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前车之覆 后车之鉴(泣血求票
    “同志们,发生这样的事情,我很痛心啊!”王子君坐在乡会议室的主席台上,十分痛心地说道。

    在官场,有很多话都是套话,这种套话虽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却是放之四海而皆准。作为一个乡党委书记,王子君觉得自己要学的事情还有很多。

    这次因为拖欠老师工资引发的上访事件,之所以能力挽狂澜于即倒,得以圆满解决,主要是李元意这三个字触动了王子君心里尘封的记忆。

    在王子君还没有离开西河子乡时,乡财政所长因为瞄上了下属卓长伟的老婆,动手动脚了不说,接触太深入了,别看卓长伟平日里老实八脚的,却偏执的认为老婆就是自己的,恼火之下,一刀捅了这个给自己戴绿色帽子的家伙。

    只不过,当时的王子君也处在风口浪尖上,被动之下,倒也听说了这件轰动西河子乡的情杀一案。

    乡财政所长的离奇死亡,像是一个导火索,随即就将他捂得很是严实的东西大白于天下了:这家伙居然贪污公款十多万元!这在那时,算得上是一件大案。就是当时已经提出辞职的王子君,也因为监督不力,背了个连带处分。

    李元意的摆手说不用,但是对于他心里正在想什么,王六顺还是能猜出来的。因此,一番思考之后,他还是给刘根福他们打了个电话。

    赵连生对于王六顺的动作,仿佛没看见一般,懒懒的往床上一躺,侧着身子,两根手指头敲着桌子当伴奏,摇头晃脑地唱上了:“小-仓-娃,我离了,登封小县……”

    赵连生有一个习惯,那就是一高兴,就喜欢扯着嗓子吼两句,尽管他唱的水平一般,但是在西河子乡,却也赢得了人们的交口称赞。

    李元意,李胖子,这次你可要好好地长点眼色,千万别搅挠了老大的兴致,晚一点回电话死不了你!

    仿佛天遂人愿一般,等赵连生美美的吼完了一段,直唱得余音绕梁,荡气回肠,那部放在床头的电话仍然安安静静的,没有半丝反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