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有为才能有位(泣血求推收)
    王子君大口大口地往嘴里扒拉着饭,其他人大眼瞪小眼的在一旁看着,虽然老爷子已经发了话,但是话是那么说了,却没有人敢贸然去做。

    苏英偷偷的冲王子君竖了竖大拇指,向敢于挑战权威的表哥致以最高的敬意。

    老爷子看王子君风卷残云般的把最后一粒米扒进嘴里,脸上露出了一丝难得的笑意,不知道老人的笑究竟是因为孙子能吃,还是因为他所表现出来的胆识。

    “报告爷爷,王子君颗粒归肚,吃饭完毕!”王子君一离开饭桌,就以立正的姿势,调皮地给爷爷敬一个礼。

    在场的人都笑了,爷爷也笑了。王光荣却在一旁皱了皱眉,暗道,儿子这是怎么了,才去西河子乡一个月,怎么就从一个温文尔雅的书生变得有些气了?不过,当他看到老爷子一脸笑意的点头说好之时,也只能将这点纳闷放在自己心里了。

    在王爱红跟两个嫂子麻利的动作之下,饭桌很快被收拾干净,放上了两盘切成小块小块的西瓜,上面还插了牙签。一边的茶几上,也放上了沏好的茶。

    “爸,您看,我差点给忘了,孙省长让我给您带个好,还说明天就过来看您。”王解放小心地对老爷子说道。

    孙省长这三个字传到耳中,王子君的眉头就是一皱。前世,就是因为他的失败,才让王家在老爷子去世之后跟着败落了下去。有一次王解放得了一场重病,王子君去看他时,对于眼下还像救世主一般的孙省长,他气不打一处来,破口大骂。

    老爷子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当年他在台上的时候,孙省长才初露头角,现在情况变化,彼此的地位,都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见老爷子没有说话,王解放的眉头不觉皱了一下,心里有点失望,却也不敢向老爷子提出异议。

    “林书记还好么?”老爷子沉吟片刻,突然发话。

    “林书记还是那样。”王解放说话之间,嘴角浮现出一丝不屑。作为省长身边的红人,再加上老爷子的影响,他有自傲的本钱。

    王解放说的云淡风轻,可是王子君却知道这个林书记不但后台强硬,而且自身手段也很高明,孙省长这种在江省经营了多年的人,都在他的手里黯然下台。当然,这也跟孙省长手下不干净有很大的关系。

    想到林书记以后的飞黄腾达,王子君虽然知道要想让家族兴盛,不能总靠外力,但是有用的资源,还是多掌握在手中一些比较好。

    想到林书记,王子君不由得想到了自己临之时所做的一些计划,不觉就有点失神。

    “子华,跟你爷爷说说你在政府办公厅的工作。”王解放见老爷子孙省长反应冷淡,当下转移话题,赶紧对旁边的儿子提醒道。

    王子华今年刚大学毕业,被王解放直接安排到了省政府办公厅,有道是朝里有人好做官,有王家这棵大树罩着,再加上他本人极善察颜观色,能大能小,能屈有伸,倒也混得风生水起,颇有几分成色。

    不过,王子华在老爷子面前却很拘谨,见爸爸给自己丢了个眼色,赶忙站起身来,毕恭毕敬的说道:“爷爷,我在办公厅上班这一个多月以来,主要是学习了,边学边干,边干边琢磨,前些天,受到过李副厅长的一次通报表扬,处长说,最近准备给我压压担子,让我暂时担任副科长,主持科室工作。”

    王子华似乎是有备而来,按照苏英的猜想,这一番汇报不知道在家里练习了多少回。

    王解放听着儿子的汇报,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对于王子华的表现,他有些得意,尽管儿子的成绩大多都是靠王家的颜面挣来的,但是,也有儿子自身的努力不是?

    “爸,子华这孩子聪明,又踏实肯干,孙省长说了,等他摔打得差不多了,就给他当秘书。”王解放大手一挥,又放出了一颗炸弹。

    “给省长当秘书?嘿嘿,子华这孩子日后可是前途不可限量啊!”苏顺新的脸上有一种说不出的生动。

    “哼,给省长当秘书,他还嫩得很,记住一句话,凡事欲速则不达,任何时候,都要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地走,靠自身能力说话!”就在王子华踌躇满志时,老爷子突然一脸不悦的发话道。

    老爷子的话,仿佛一盆冷水,一下子泼在王解放的头上,尽管心里非常扫兴,却不敢对老爷子的话有丝毫的反对,嘴唇碰了碰,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只是吃力地挤出一丝生硬、干巴的笑,小心翼翼的说道:“爸爸教训的对,儿子记在心里了!”

    “嗯,这样吧,你给办公厅打个招呼,他一个刚毕业的学生娃主持工作,拿什么来服众?那个副科长就算了,子华还需要学习,他得放下架子,扑下身子,真正把自己融入到工作中去,在实际锻炼中摸爬滚打,才能有真才实学,才会有立足之地,有为才能有位嘛。”老爷子挥了挥手,脸色生寒的说道。

    王子华被老爷子说得无地自容,绯红着脸像个办了错事的孩子,恨不能找个地缝儿扎进去。因为老爷子的发话,其他人也是一脸尴尬,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王子君看着二叔一脸怅然若失的模样,暗忖二叔虽然小事精明,但是在大事上,还是有些急功近利,拔苗助长。在他看来,老爷子虽然是在批评王子华,但是实际上,却是对他爱护有加。王子华刚进入一个单位,现在就让他上位,未免有点太急躁了。

    “子君,你到那个什么乡一个多月了,也跟爷爷说说你的工作情况吧?”王解放看着一脸淡然的王子君,神色一转,突然对王子君说道。

    王解放的话一出口,王子君就明白了。二叔哪点都好,就是见不得自家的东西比别人的差。他筐里从来就没有一颗烂杏,就算有,那也是邻居给传染的了。

    “二弟,算了吧,子君才到那西河子乡一个月,有什么好说的。”就在王子君沉吟的时候,王光荣开口了。

    王子君扭头看了看老爸,一般情况下,对于官场的事情,他很少插话,这次打断王解放,明显是想替儿子解围的。

    “哎,大哥,不论好坏,跟老爷子说说总不为过吧?要是子君去那小地方被人欺负了,我可不答应!子君,跟你爷爷说说,你那乡里的工作开展得怎么样了?”王光荣虽然是大哥,但是因为在政治上没有地位,因此,王解放这个当人事厅副厅长的弟弟,根本就不把大哥的话放在心上。

    面对弟弟的步步紧逼,王光荣神色一变,当下就准备豁出去宁可挨老爷子一顿训斥,也不能让儿子为难,他担心儿子面对这样的发问会措手不及。这短短的一个月,情况还不熟悉,他能有什么工作可开展呢?

    “二哥,平时大家都忙,今天难得聚聚,别光聊工作了。”王爱红见两个哥哥想起争执,赶紧出来打圆场。

    老爷子听着两个儿子的对话,一直微闭着眼睛一言不发,此时听王爱红这么一提醒,准备开口说话了。

    王子君一直留意着老爷子的神色,见状赶忙开口道:“爷爷,这一个月,我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回来给您当面道歉!当初您让我去这个穷乡僻壤,我怨气冲天,牢骚满腹,但是,等我真正的进入工作以后,我才理解了您的良苦用心,您把我放到那里是放对了!”

    老爷子有些激动的频频点头,眼睛眯着,里面却藏着许多内容,王子君眼里早已是泪花闪闪了,重生这一世,这一声道歉来得太晚了!

    直视着老爷子的目光,王子君继续有条不紊的汇报道:“西河子乡地处平原,除了红岭村等少数几个村挨着红霞山之外,大多数村庄都是……”

    这些天,王子君几乎跑遍了西河子乡的角角落落,关于西河子乡的各种材料,更是看了不少。此时,尽管他只是大致的介绍西河子乡的概况,但是不经意间,也把他这些天的所思所想体现了出来。

    看着从容镇定侃侃而谈的王子君,就是以王解放的挑剔的眼光,也觉得此刻站在自己面前的,不再是一个家族的小辈儿,而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官场中人,一个掌控一方运筹帷幄的乡党委书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