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以毒攻毒(泣血求推收)
    新的一天又开始了。明晃晃的太阳扔得一地,踩在上面,让人直觉秋高气爽。

    让西河子乡所有干部大失所望的是,在他们想像中,本该斗得你死我活的两个人,正笑眯眯的走向了会议室。

    早就预料会有一场暴风骤雨的乡干部,此时一个个脸色诧异,揣着一肚子的好奇,但是事实却是不折不扣的摆在那里,这两个人亲亲热热的走在了一起。身后还跟着张民强、裘加成等人,一个个也是满面春色,不时的和身边的人打招呼。

    当王子君和赵连生两人跨进会议室里时,本来正窃窃私语的会议室瞬间变得鸦雀无声,所有的目光,都投到了王子君和赵连生的身上。

    张民强并没有按照惯例坐在主席台上点名,而是在台下不声不响的找了个位置坐下,将偌大的一个主席台留给了一二把手。

    “同志们,今天是节后上班的第一天,也是一个值得庆贺的日子,下面,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赵乡长病愈归来。”王子君朝着下方看了两眼,就大声的宣布道。

    会议室里响起一阵雷鸣般的掌声,作为当事人,赵连生更是从座位之上站起身来,对大家的关心表示感谢。

    这一次集合,用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赵连生安排了一下近期的工作,当然,也重点布置了加强学习,提高素质的全乡干部理论学习活动。

    会议上,书记乡长一团和气,仿佛西河子乡党委政府就是一块撼不动的硬铁一般,众志成城,毫无间隙。

    乡镇工作处于最基层,最主要就是面对农民群众。作为乡里的一把手,更是有千线一针之说。随着各项工作的逐步开展,王子君几乎每天都是在忙忙碌碌中度过。

    这天刚吃过午饭,王子君正在办公室的套间里斜躺着,朱常友一反常态,不敲门直接进来了,“王书记,快,出事了!”朱常友满头是汗闯了进来,白色的衬衫几乎浸透了大半。

    王子君心里就有些不快,这书记的办公室套间是随便你进的吗?按说,朱常友这个人定力也可以啊,出了什么事呢,能让他这般的大惊失色?

    “常友,遇事首先要举重若轻,从容淡定,遇到复杂场面,你自己先乱了阵脚,我还怎么指着你妥善处理呢?”王子君将手里的书放下,劈头盖脸的训斥道。

    “王书记教训的是,我以后会注意的。卓长伟和林江伦打起来了!”看王子君一脸散漫之气,严肃中显得随意,一副大权在握,波澜不惊的模样,朱常友也镇定了下来,胡乱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气喘吁吁地给王子君汇报道。

    林江伦和卓长伟打起来了?王子君心里吃了一惊。林江伦是乡里一个包村干部,王子君只是听说过这个名字而已,但是卓长伟可是王子君任命的财政所长,在很多人眼里,那就是他王子君的嫡系。

    眼下,卓长伟上任还没两天,就和人打起来了,这等事情,岂不等于挑衅他的权威吗?这打狗还得看主人呢。

    “知道是因为什么事么?”王子君沉吟了一下,漫不经心的问道,指指床边的一张转椅,示意朱常友坐下。

    朱常友很是谨慎的坐了半边身子,这才小心的说道:“中午的时候,林江伦去饭店吃饭,正跟一桌人口无遮拦的说着长伟老婆,估计有些添油加醋吧,偏巧让隔壁的长伟听见了,受不了刺激,就和林江伦打起来了。”

    对于卓长伟老婆的事,王子君当然清楚,如果不是卓长伟的老婆和李元意乱搞,卓长伟也不会挺身而出举报李元意。眼下李元意落马被抓了,因为有孩子,这两人并没有离婚,不过,心里的阴影却是留下来了。试问,有哪个男人被老婆给戴了绿帽子之后,还能洒脱自如的一笑而过呢?

    “现在那俩人怎么样了?”

    朱常友看着王子君阴冷的脸色,心中一颤,赶忙道:“乡派出所的赵所长正好经过,把他们两个人都带到派出所去了。”

    赵子跃,猛一听到这个名字,王子君点燃一支烟,倾颓在沙发上,嘴角露出了一丝捉摸不定的笑意:“他出现的可真够及时啊。”

    朱常友看着神色变幻莫测的王子君,小心翼翼的问道:“王书记,我看,这两人打架打得太蹊跷了,您说,会不会是受赵乡长指使的……”

    “常友,你把我的提醒记好了。以后,千万要沉住气。看透而不说破,不利于团结的话不说。”

    尽管挨了一把手的批评,但是,朱常友却分明能出了这话里的爱护之意。

    “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这个林江伦,非要往长伟伤口上撒盐,真是太可恶了!”王子君狠狠的抽了口烟,幽幽的说道。

    见一把手动了怒,朱常友赶忙道:“王书记,别看那林江伦是一瘫扶不上墙的烂泥,但是他哥哥林江河可是县委组织部的副部长。”

    县委组织部的副部长?那在县里可是有实权的人物。从全县范围内来看,尽管和自己同属正科级,但是论及实权,那可比自己这个党委书记牛气。

    朱常友看着面色阴冷的王子君,心说,这一次赵乡长出手可够狠的,不显山不露水的制造了一场打架事件,还把组织部副部长林江河的弟弟拿来当枪使了,如果王书记识趣的话,要想不得罪林江河,那就只有将卓长伟严肃处理了。

    卓长伟是书记刚刚树起来的,这屁股还没暖热呢,如果因此被抹下了,对于王书记的威信,不啻于一个严峻的挑战。

    就在朱常友心里胡思乱想之际,一阵敲门声传了过来。王子君清晰的说了声进来,乡派出所长赵子跃已经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

    “王书记,我来汇报工作。”赵子跃来到王子君的面前,恭恭敬敬的打了声招呼。尽管他是赵连生一派,但是,有了上次挨耳光的经历,现在面对王子君这个年轻书记,也不敢有丝毫的失礼。

    “赵所长来了?坐吧。”王子君看赵子跃一脸严谨的模样,哪里会不知道他来见自己的目的?不过,王子君却装作浑然不觉的对朱常友道:“常友,给赵所长沏杯茶。”

    朱常友眼光闪烁,拿出一个一次性的纸杯,倒了一杯水放在赵子跃跟前。

    “王书记,有件事需要给您汇报一下。”赵子跃客气的朝着朱常友点了点头,一本正经的对王子君说道。

    被王子君当众打了一记耳光,接着,刘根福又被整下台,给了赵子跃一种直觉:这个敢打自己耳光,敢把属下一脚踹下台之人,为人处事绝对不会心存淳善,因此,重新面对王子君时,心里就有一种本能的恐惧。

    作为赵连生的结拜兄弟,赵子跃觉得自己身上像是被贴了标签,无论他再怎么努力,都很难再去改换门庭了,与其费劲两头讨好,倒不如一杆子捅到底来得痛快。

    王子君一脸温和地看着赵子跃,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是不是派出所有什么大行动需要乡里支持啊?子跃,我来的时间不长,通过接触,对派出所的工作还是比较满意的,有啥需要乡里支持的,尽管说话,党委政府就是你的坚强后盾。”

    打死赵子跃,他也不会相信王子君不知道他此行的目的。但是此时,看王子君云淡风轻的模样,却是让他心里佩服不已,这等事情如果让自己碰上,估计早就坐不住了,没想到这王子君竟像没事儿人一样。

    “谢谢王书记支持。”赵子跃端起水杯喝了一口,这才接着道:“王书记,今天接到举报称有人在饭店打架斗殴,过去一看,是咱乡院里的卓长伟和林江伦,当时还有不少群众围观,我怕影响不好,就直接把他俩带到派出所去了。这不,我来请示您一下,对这两个人该怎么处理?”

    朱常友坐在一旁听着赵子跃的汇报,心里不由得暗骂这家伙狡诈,你这哪里是汇报工作,这简直是在将一把手的军嘛!你不是要提拔他吗,最起码是察人不明嘛。 http://

    “干部打架?胡闹!”王子君刚才还笑眯眯的脸上,立刻变得冷若寒霜,一掌拍在桌子上,将桌子拍的山响。

    看着王子君气愤不已的模样,朱常友只觉喉咙被紧紧的揪住了:哎呀,我的王书记哟,您可千万别上了人家的套儿,这事不管你怎么处理,出力不讨好不说,最后还会弄得你无法收场的。

    和朱常友的心怀忐忑相比,赵子跃神情凝重,但是眼角里却隐藏着一丝冷冷的笑意。

    “子跃,你办事一向果断利索,这件事你觉得棘手,主要是顾忌乡里的态度,对吧?我先对你支持党委政府的工作表示肯定。今天,当着常友的面儿,我在这儿给你撂句话:整个西河子乡,不管是谁,任何人都无权干扰司法公正。卓长伟和林江伦都是乡里的干部不假,以后的全体会上,我会教育他们这是后话,暂时不说。”

    “至于他们下班时打架,那纯粹就是一个社会人了,因此,我希望你和乡派出所的同志,一定要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将这件事情妥善处理了。”

    刚才还胜券在握的赵子跃愣住了!

    王子君的声音就像他平常的声音,他的神情也一如他平常的表情,可是赵子跃却像是听到了面对全世界的庄严宣告,直把他听得后背一阵发凉,按照赵乡长的估算,这个套儿王子君一定会中招的,没想到,这家伙比他们设想的要狡猾得多,大义凛然的话说了一通,又将这个烫手的山芋,一脚踢到了自己手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