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 两眼一睁 忙到熄灯(求票)
    看看王孝兵双手比划出的裂缝足有一尺多长,王子君的眉头紧皱,一颗心悬了起来。前世的此时,他已经到了烟之南那个村里的学校,而王孝兵比划出来的裂缝,当年的烟之南也有。

    尽管当时在烟之南他情绪消极,萎靡不振,但为了学生还是找过村里的支书,村民也同意集资修一下学校,因此,钱并不是问题。结果那村支书毫不客气的说,嗯,钱不是问题,问题是没钱,又把王子君的提议给否决了去。

    看看王孝兵期待的面孔,王子君心里有些感动,不管怎么说,比当年那个烟之南村里的支书要强得多。

    “整修一下需要多少钱?”王子君沉吟了一下,直接了当的问道。

    “王书记,也就万把块钱吧。”王孝兵见王子君没有一棒子给打死,心里不由得大喜。

    万把块钱,对于乡政府来说,也不是一个小数目。眼下虽然乡财政宽裕了一点,拿出万把块钱倒也不是太沉重,问题是,他王子君不光是红岭村一个村的党委书记,如果全乡几十个行政村都来张开口要钱,他又怎么吃得消?

    这么一想,王子君心里有些无奈,暗暗感叹,乡里没钱,就算自己有再多的雄心壮志,也只能搁浅,看来,发展经济才是硬道理啊。

    想到经济发展,王子君不觉就走了神。王孝兵眼巴巴的盯着王子君,生怕王书记嘴里又说出个不字来。

    “王书记,你要实在为难,给俺村里五千也行,剩下的再动员动员村里的老少爷们捐点,也能把这活给玩下来!”

    “老王,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百年大计,教育为本嘛。因此,你能主动提出改造校舍,这一点我得对你肯定,我得大力支持你。只是,眼下咱乡里财政吃紧,西河子乡又有这么多行政村,我得统筹安排一下。这样吧,你给我一个星期的时间,一周以后我会给你一个答复。”

    王孝兵见王子君说得合情合理,知道话说到这个份上,已经很不容易了,连连点头道:“谢谢王书记,我等您给我好消息。”

    又和王孝兵闲扯了几句红岭村的事,王子君看看表,时间已经差不多了,一拉王孝兵道:“伙上的饭菜估计差不多了,咱们一块吃饭吧,边吃边聊。”

    “王书记您忙吧,现在天还早,我一会就到家了。”王孝兵赶忙站起身,准备告辞。

    “哎呀老王,你这话就不对了,去你村里你请客,到我这里,你可得听我的。”王子君说话之间,就从办公桌后走了出来,哈哈大笑道。

    王孝兵当然不想走。倒不是一顿饭的事情,而是觉得跟王子君一块进餐,那也不是谁想去就去的事情。因此,假意推辞了一下,就愉快的答应了。

    “老王,你先等会儿,我去去就来。”王子君示意让王孝兵坐下,转身朝赵连生的办公室走了过去。

    赵连生的办公室一样虚掩着,但是里面传来的说话声足以证明赵乡长这里有客人。王子君敲了敲门,高声道:“赵乡长,忙着呢?”

    不待赵连生答话,王子君就推门而入,房间里包括赵连生在内的四个人都下意识的站了起来。王子君主动来自己办公室,这是赵连生根本就没有想到的。愣怔片刻,就大笑道:“王书记,您有事打个电话我就过去了,您,您还亲自来我这儿了!”

    “哎,生命在于运动,咱俩离得这么近,几步远的距离打电话,是不是有点太官僚了?”王子君说完,顺便在其他人脸上瞅了几眼,看来人的衣着打扮,应该是其他村里的村干部。

    赵连生见王子君的目光看向这三个人,哈哈一笑,赶紧介绍道:“王书记,这是咱们乡张家屯的三位当家人,张支书、张村长、张会计。”

    对于一个村里班子同宗同族的事情,王子君并不稀奇。因此,并不吃惊。对着他赶紧站起来的三人笑笑道:“这两天老说上你们那里看看,也不知道忙活啥了,天天都是两眼一睁,忙到熄灯。你们倒是先来乡里了,这样好啊,有事多沟通。”

    张支书是个六十多岁的人了,对于乡里刚来的这个一把手也是久闻大名,一听这话,心里更觉此人老道,一张干树皮的脸上堆满了笑容,赶紧邀请道:“王书记啊,您要是能去俺村里看看,估计高兴的不是俺仨人,还有俺村里几千口老百姓。”

    和村里干部打交道,在表面上,一定要给他们足够的尊重。有人说,当得了乡长县长省长,不一定能当得了村长。这话虽然有些夸张,说的倒也是实情。大的不说,单单说农村工作两台戏“计划生育宅基地”,如果村干部不给你配合,能瞒瞒,能哄哄,累死你你都别想从村里摸出个实情来。如今,从中央到地方都在反复强调要重视三农工作,如果村里的老百姓时不时的给你弄一出上访,开上几辆农用三马车,突突突突的往政府门口一静坐,那都给你闹大了。

    基础不牢,地动山摇啊!

    因此,王子君还是很看重和村里的干部协调好关系的。笑吟吟的和这三个村里的顶梁柱打了招呼,然后很是随意的问道:“你们三位领导如此声势来乡里,恐怕是有什么事情吧?” 还是不得不承认王子君越来越有一把手的气度了,几句话的功夫,就把自己的气场给压制了一半。尽管,这压制主要靠的是他的书记光环,但是他对于这位年轻的书记,却是越来越不敢小视。

    张支书当干部多年,接触过各种各样的领导,听王子君这么一问,开口道:“王书记,不瞒你说,我们来乡里主要是来告状的。”

    “是这样,昨晚上有几个小贼把他们村东边树林的树伐了十几棵,张支书是来报案的。”赵连生冲张支书挥挥手,脸上显出来一丝严肃。

    原来是这样。王子君心中一动,并没有接着问下去,而是转移话题道:“赵乡长,那这件事你跟进一下,让赵所长务必以最快的时间破案。”

    “我已经跟子跃打过招呼了。”赵连生眉头一皱,但是随即就换成了一副笑脸。

    “好,正好赶上饭点了,我特意安排伙房加了几个菜,本来是请赵乡长的,赶得早不如赶得巧哇,你们仨领导是闻着味儿来的吧?哈哈……”王子君边开玩笑,边站起身来。

    王子君请自己吃饭?赵连生闻听此言,心思陡转,而张支书三人彼此对视一眼,也连忙感谢书记大人的招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