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零二章 将爱进行到底(泣血求票)
    王子君有点猝不及防,像是冷不丁的被秦虹锦推入了一条爱河,秦虹锦绵软的身躯当然是有温度的,王子君不是神,他是一个人,一个再健康不过的男人,他青春勃发的身体如何承受得起如此汹涌的前潮?从秦虹锦扑进他怀里的那一刻起,他就无法保持先前的矜持和平静了,他无法抗拒那来自一个女孩子炽烈的情感的感染!

    搂着怀里的软玉温香,王子君只觉血脉喷张,浑身骨胳都在嘎吱作响,情不自禁的伸出手去,把秦虹锦的脸捧进手心,一股淡淡的好闻的香飘入了他的鼻腔。他亲吻着她的秀发,就像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年。怀里的秦虹锦幸福地呢喃:“王子君,我喜欢你!真的好喜欢你!”

    在感情方面,女人常常就是这般的不可理喻,喜欢上一个人,就会莫名的傻笑,莫名的哭泣,哪怕他再怎么无动于衷,也会死心塌地,坚持到底。

    秦虹锦怕冷一般埋进王子君的怀里,冰山似的身心彻底融化,她万分的珍惜这次情感的邂逅,心底回荡起一声悠远的叹息:我为我心爱的人燃烧到这般模样!

    王子君看着秦虹锦狼狈而可爱的娇小身躯无助的蜷在怀里,舌头咬住了她的耳垂,她仰起脸,舌尖在他的唇上滑过,相拥、相吻,舌尖引领着灵魂在空中飞翔,浑身颤栗,王子君告诉自己:我不是神,我是人;我不是君子,我是小人;我不是和尚,我只是王子君……

    一场缠绵的鏖战发生的那一刻,多少都带着些暴力的意味---进攻与承受,唇枪舌剑,你来我往,紧张而激烈,较真而漫长,迂回曲折,荡气回肠,在这激情的热吻中,王子君开始迷醉,开始心猿意马,心里残存的一丝理智早已不知去向,一双手开始不安分的在秦虹锦滑滑的后背上下游走......

    正当王子君意乱情迷的时候,突然觉得一滴冰冷的水滴,滴到了他的脸上,冰冷的水滴,像是一场冰凉的雨,激灵灵的浇灭了王子君身体里燃烧的火焰,那只伸进秦虹锦衣服里的手,更是赶紧缩了回来。

    王子君的感觉,自然瞒不过秦虹锦,心里有些顾影自怜,猛的抬起头来,一把将王子君推开道:“你是不是嫌我脏?你是不是觉得我明天就要成为那宋铁刚的女人?啊?你说,你快说呀……”

    看着已经醉了的秦虹锦,王子君这才明白了她今天反常的表现。想想作为一个女人,做出这种决定所要背负的巨大压力,王子君觉得大为不忍,一把将那秦虹锦抱入怀中,喃喃着说道:“我喜欢你,我只是不想这个时候得到你,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会妥善解决的。”

    抱着醉得不省人事的秦虹锦,王子君走进了一家宾馆,他不知道秦虹锦住在哪里,也不想知道她住在哪里,他只想抱着这个女子,让这个劳累了很长时间的女人,在自己的臂弯里安然入睡,静静的睡上一整晚……

    秦虹锦醒来的时候,就觉得浑身一阵的酸疼。这些天来,她一直在忙君诚量贩开业的事情,跑各种手续,协调方方面面的关系,她太累了,累得只想饱饱的睡一觉……

    缓缓的睁开眼睛,秦虹锦发现自己睡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心里大吃一惊,赶紧看看四周,愕然发现自己只穿了一件薄薄的内衣,裸了半截儿酥胸!

    “睡醒了?你睡得可真够香的,这段时间累坏了吧?”手中端着一个食物托盘的王子君,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走了进来,把托盘往小桌上一放,王子君关切的对秦虹锦问道。

    看见这个气宇轩昂的男人,秦虹锦猛的想起来昨天晚上的情景,想起来她一头扎进王子君的怀里,想起来王子君的热吻,想起来他拒绝了她的情意,脸一下子涨得通红……

    重新装扮整齐的秦虹锦,在王子君的陪伴下,把自己的那份早餐吃了个干干净净。将雪白的饭碗在桌子上一放,秦虹锦无意中看到王子君脸上一闪即逝的一丝笑容。

    “你笑什么?坏蛋!”

    王子君笑什么,她心中自然清楚,但是此时,却不是说这话的时候。看着脸色绯红的秦虹锦,王子君赶忙正色的说道:“我笑今天的包子跟豆浆呢,不错。”

    秦虹锦哪里会不知道这家伙是在逗她玩呢,一时也拿他无可奈何,只好由他去了。袅袅亭亭的站起身来,来到那偌大的落地窗前,素手轻轻地一拉,窗外的风景一览无余的呈现在眼前。

    暖暖的阳光,一下子扑了进来,疏疏密密地洒了一地,美美的享受着日光浴,后背突然被人抱紧了,秦虹锦只觉有些幸福,那是她喜欢的这个男人的气息。

    “现在几点了?”

    “十点一刻,怎么了?”王子君从后面拥着她,轻声的问道。

    十点一刻?那岂不是说自己已经迟到了?君诚量贩八点准时开门,这可是她定的规矩。 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书屋

    王子君看着秦虹锦手忙脚乱的样子,哪里会不知道这丫头想什么,若无其事的笑道:“量贩那里你不用担心,看你睡得正香,没忍心叫醒你。刚才我已经去过了,都安排好了,你就放心吧,秦总。”

    秦虹锦看他一脸轻松的样子,这才大松了一口气,嘴里还是又娇又嗔的埋怨道:“你也不叫醒我,开业第二天就迟到,这让我怎么去管理嘛,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啊?”

    “怎么?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了?昨天你可是缠着我不让我走的!”王子君假装生气道。

    “不是这个意思,我巴不得天天粘着你呢。说吧,接下来咱们该干什么?”秦虹锦往王子君脸上亲了一下,柔声的问道。

    “该干什么干什么,这还用说啊?”

    秦虹锦听出王子君话意里的调侃之意,脸色一红,呈现出娇羞之态,一对柔弱无骨的小手捶打在王子君身上,佯装生气道:“别揪住人家的小辫子不放好不好?再这么说我,就是看不起人了啊!”

    “那咱们先去街上溜达溜达,两小时后,去景程饭店,我约的人在那里等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