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零九章 彩霞满天
    走出房间,王子君和伊枫都没有说话,王子君总是在不适宜的时侯沉默,弄得伊枫尴尬之下,更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哐当”

    桌子倒地的声音,从房间里传来,两个人不用看,也知道屋子里发生了什么。

    “王书记,谢谢您。”红着脸的伊枫,突然鼓起勇气,吐气如兰的对王子君说道。

    “没什么,我可是什么都没做。”王子君眼睛眯着,漫不经心的对伊枫说,一丝狡黠的笑容,在他的嘴角若隐若现。

    对于王子君笑什么,伊枫心中自然清楚。她还想和王子君说些什么,只觉一阵头重脚轻,恍惚就觉得眼前的王子君变成两个人了。

    “王书记,谢谢您,我先回去了。”伊枫说话之间,就摇摇晃晃的朝一排自行车走了过去。

    伊枫这个模样离开,要是出点事该怎么办?心中升起这个念头的王子君,看着美如幽兰一般的女子,赶忙道:“你喝了不少酒,还是先别回了,等会儿我给你找个地方休息一下,等醒过来了再走吧。”

    “不,我还得回去,下午我还有课。”说到有课,伊枫好似清醒了不少,从那排自行车之中找到她那辆凤凰自行车,不过她推着自行车的动作,都有点歪三扭四了。

    都成这个样子了还想骑车回去,王子君不想让这小姑娘冒这个险,一个破男人还好说,喝醉了在路边一趟,顶多就是损失点钱,像伊枫这么一个娇艳可人的小美女,发生点不测,可就不好说了。女人一喝醉,男人有机会啊。

    “你敢!现在,我命令你先去找个地方休息。”屡劝不听之后,王大书记有点恼火了,拿出乡党委书记的权威,毫不含糊的对伊枫命令道。

    别看这伊枫外表柔柔弱弱,但是性子上来了,真是谁的都不听,她冲着王子君笑吟吟的看了一眼,莞尔一笑道:“对不住了,王大书记,我不是党员,用不着听你的。”

    说话之间,伊枫推车就要走人,可是还没有走两步,身子就轻得像片儿纸,一股风刮过来,站都站不稳,歪歪扭扭的快要摔倒了!王子君看这模样,无奈的再次走上前去,一把抓住自行车道:“唉,真拿你没办法,既然你非要走,那我送你回去好了。”

    “不用你送,我自己会回去。”越加醉意闪现的伊枫,已经没有了以往对王子君的惧怕,她嘟囔一句,你可真啰嗦!然后很突然地把他一推,闪身便走。

    看着本来柔顺的小美女变成了这般任性的模样,王子君心中一阵苦笑,暗道这酒真不是好东西,好好的一个小姑娘,几杯酒就给灌成了这样。

    心中这么想着,王子君还是动了恻隐之心,他不能看这伊老师自己回学校。沉吟片刻,王大书记就沉声的说道:“伊枫老师,我要到你们红岭村小学检查校舍的情况,能搭一下你的顺风车么?”

    “检查校舍?搭顺风车?”迷糊得越加厉害的伊枫,在重复了一遍王子君的话语之后,就很是本能的应承道:“行,不过,你得带着我,我可能带不动你了。”

    满是红晕的脸,越加的娇憨,看着伊枫的脸,王子君心中暗道这丫头还真是不见外,也罢,我就带你一次。

    “好,我带了你。”王子君说话之间,就看到那风骚的老板娘匆匆赶了过来,不用问,一定是因为教育组那桌的问题。

    “老板娘,你告诉裘乡长一声,就说我走了。”王子君朝着那老板娘说了句,就带着伊枫朝着西河子乡外骑去。

    这两个月的时间,王子君走遍了全乡每一个行政村的角角落落。对乡里的道路已经非常熟悉,蹬起伊枫那辆大凤凰,一会功夫,就出了西河子乡政府的驻地。

    后座上的伊枫喝醉了,王子君根本就不敢走快,生怕一快,把伊枫给摔下去了。而且一边蹬,他还一边和伊枫说话,生怕她睡着了。

    “伊枫,我记得你上次见了一个对象,现在处得怎么样了?”

    “嗯”

    “你们红岭村小学建了多少年了?”

    “嗯”

    “你什么学校毕业啊?”

    “嗯”

    ……听着这丫头的嗯声,王子君心中暗笑,心说小丫头看你以后还敢喝酒不。不过心中这样想,王子君蹬动的自行车,却是更加慢了几分。

    因为是饭点,大路上并没有什么人,清风吹动,王子君瞪着自行车就是一阵的神清气爽。而乡里最近发生的事情,也好似走马车一般,在他的心头不断的闪动。

    “嗯”,就在王子君书记的思想随着自行车的车轮飞跃之时,她的细手臂突然限制住了他的腰,距离感正在一寸一寸地失控,而随着这手臂的抱紧,还有两团温热的东西,贴到了他的后背上。

    王书记两世重生,历经千山万水,自然知道那柔软的东西是什么,尽管他自认为他已经心如钢铁,但是在这饱满坚实的山峰从身后贴来的瞬间,他的身体还是本能的有了反应,只觉一股热浪在体内的某个角落升腾。

    不能这样啊,王书记想要停车将后面这位小姑娘纠正一下,就听身后的伊枫已经喃喃的自语道:“这下舒服多了。”

    听着这自语声,王子君真的没有办法了,现在伊枫喝醉了,她这样搂着自己,也是为了安全。而以她醉醺醺的模样,就算是自己叫醒她的话,恐怕也没有什么用处。

    哎,离红岭村也就是十里路的路程,忍一忍吧。

    心里有了决定的王子君,牙一咬,蹬动自行车的速度不觉就快了几分,而那本来分析西河子乡政局的脑子,更是变成了党的各种纲领文件思想,想要借此来将心中的私心杂念统统的清除。

    可是王书记很快发现自己错了,那些文件的作用虽然很大,但是自行车在路上行驶之间的磕磕碰碰,总是让他和伊枫的身体随着这些磕磕碰碰而跳动,他倒没有什么,但是伊枫那紧贴在他后背之上的身体,却是在这跳动之中,不断地摩擦着他的身体。

    王书记毕竟不是神,他就感到自己的自制力越来越差,一股火焰,更是从他的小腹之间升起,想要将身后那个娇柔的身体直接燃烧掉。

    “我不能这么做,乘人之危与禽兽有什么区别……”。王书记以坚强的党性,努力的把持着自己。

    自行车依旧在晃动,摩擦依旧在进行,十多里的路程,让王书记感到比跑上一个马拉松还要累。

    在又一次摩擦之间,王书记长叹了一声:“没有这么折磨人的……”

    迷迷瞪瞪的伊枫,艰难的睁开了眼眸,看到自己小屋之中熟悉的一切,一种懒洋洋的感觉,在她的心头陡然升起。

    再睡会,应该还早。就在伊枫心中念头闪动之时,她的目光突然落在自己床头那精巧的黛比小闹钟上,看着闹钟之上指向了五的时针,陡然一惊的她,猛的坐了起来。

    金黄色的阳光,透过窗户斜斜的照了过来,一阵阵充满了童真的诵读声,更是从前面的教室中传了过来。

    都已经下午五点了,我怎么会睡到现在?

    心中惊讶的伊枫,刹那间好似清醒了过来,今天所发生的一切事情,更好似电影回放一般在她的心头闪动着。

    今天县教育局来检查红岭村小学,教育组的李组长让自己跟着去陪酒,还有就是王书记狠狠地将那讨厌的胖科长给喝趴下了……想到王书记,伊枫的嘴角不知道为什么,露出了一丝羞羞答答的笑意。不过就在这丝笑意出现在嘴边的时候,伊枫猛的想起来自己乃是王书记送回来的。

    模模糊糊的记得自己喝醉之时的情形,伊枫就觉得一阵的难为情,心说自己这一次一定是在王子君书记面前丢尽了脸,想到这儿,她心里被烫了一下似的,又泛滥了眼泪,只不过,这泪却是亲切平和而安宁的眼泪。

    好在这小丫头已经不记得她抱着王书记的情形了,要是记得的话,还不知道会想到哪里去呢。

    王书记应该回去了,下次见到他,可得好好谢谢他。心中不知怎么很是高兴的伊枫老师,在胡乱的洗了把脸之后,就朝着自己的班级走了过去。

    虽然快要放学了,但是作为一个负责人的老师,伊枫老师当然要给自己的学生一个交代。

    “白日依山尽……”

    “黄河入海流……”

    “欲穷千里目……”

    “更上一层楼……”

    朗朗的读书声,从教室里传出,这读书声伊枫不知道听了多少回,但是听在耳中,依旧是那么的悦耳动听。

    “难为这帮孩子了。”轻轻自语之间,她就朝着教室门走了过去。

    “不对啊,这一课本来该今天下午讲得,可是我……”心中疑惑升起之间,伊枫的步伐快了起来。

    “同学们,登鹳雀楼乃是盛唐诗人王之涣的名作,这首诗不但描写了鹳雀楼的景点,更抒发了诗人积极向上的博大胸怀……”

    看着熟悉的讲台上那被夕阳衬托成了金色的身影,伊枫不知道为何陡然生出了一种要哭的感觉。

    本来要走向教室的她,轻轻的停下来脚步,一双妙目仔细的盯着那在讲台之上挥洒自如的身影,不觉就痴了……放学的铃声响了,孩子们犹如潮水般的涌了出来,对于这些往日熟悉的学生,伊枫并没有迎上去,而是躲了起来。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做,但是她却是这么做了。

    随着孩子们的离开,教室里变得空荡荡的,王子君看着熟悉而又陌生的黑板,不觉就想到了自己前世的岁月。

    小学换了一个地方,而自己的一生,也跟着改写了。

    当王子君转过身来的时候,伊枫已经来到了他的近前。两个人一下子站成了面对面,看着眼前这个救她于水深火热之中的男人,伊枫有些眩晕,她几乎没有听清王子君问了句什么,就有些情不自禁的扑向了王子君,她把头埋在王子君的胸前,一对手臂把王子君搂得紧紧的,浑身都颤抖着,两个人也不知道拥抱了多久,王子君扳过伊枫的头,终于找到了那个微翘的嘴唇。伊枫的嘴唇像炭一样通红而滚烫,王子君一触到它,全身就燃烧起来了!

    太阳刚刚坠入山脊,远处的岭头上,无数黑暗的点子跳荡起来,又轻又软,有风瑟瑟吹来,把这些点子连成一张大网,这时天光就在这张大网的作用下暗了下来。

    “时候不早了,我该回去了,把你的自行车借我用一下,过些天,我再给你送回来。”

    “不,我不让你走。”羞红着脸低着头的伊枫,突然抬起头来,温婉的眼睛亮亮地看着王子君,眼睛里有了一丝不舍之意。

    王子君见伊枫绯红着的脸,任性得像个淘气的孩子,心里泛出几分爱怜。揽过伊枫的肩,捧起那张精雕细琢的面孔,这年轻的面孔是那般的娇艳,面容焕新,盈盈着羞涩,像一朵洁尘不染的刚刚出水的芙蓉。伊枫放心的闭上了眼睛,趴在王子君的肩上,幸福的呢喃着:“我要你抱紧我!”

    “今天教育局那位什么科长就是为了改造校舍的事情来的?”

    “嗯”

    “这学校年不少了吧?”

    “嗯”

    “是该改造一下了。”

    “嗯”

    虽然伊枫已经从醉酒之中清醒了过来,但是对于王大书记的问话,依旧回答的是这一个字。

    没有办法的王大书记,看了看天边那就要落下的夕阳,再看看伊枫,脸红扑扑的,像一只熟透了还挂在枝头的苹果。在夕阳的映照下,散发着诱人的光泽,调皮的对着伊枫的脸吹了一口气,说了句有事情就去找我,就登上那辆跟他体型很是般配的自行车,朝着乡政府的驻地而去。

    已经是神清气爽的晚秋了,这时侯的天幕极其好看,大块大块金黄绸缎似的晚阳的布景全碎在了广袤的原野之上,鲜艳之极又辉煌之极。

    伊枫看着飞驰而去的王子君,轻轻的挥动着小手,那一刻,彩霞满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