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一五章 抬头看路 埋头拉车
    “朱常友九十四票,王六顺三十二票,林江伦十五票……”

    随着左运昌那抑扬顿挫的声音在大会议室里响起,西河子乡关于副科级的两个推荐名额,终于尘埃落实,有了结果。

    王子君静静地坐在会议室的主席台上,面无表情的看着下方,他的情绪平静,丝毫看不出喜悦和生气之色。不过和他相比,坐在他旁边的赵连生是猛劲的抽着烟,烟雾缭绕之中,看不出他到底在想什么。

    其实,这个结果,赵连生在王子君把确定十八个民办教师转正名额的任务交给朱常友之后,就已经知道了结果。但是,预测是一回事,事实又是另外一回事,现在,眼睁睁的看着原本胜券在握的党委秘书人先被人抢走了,他心里还有挺难受的。

    赵连生不高兴,只是因为自己的掌控力被挑衅了;这么多天来,早就以党委秘书自居的王六顺,此时就更郁闷了,整个人眼眶发黑,眼神暗淡,没有丝毫神采,心里恶狠狠的骂娘:“这算什么狗屁公开竞争,这简直就是他娘的欺负人!”

    可是,再欺负人又能怎么样?谁让他的主子没有办法给他弄来那么多让所有乡干部都怦然心动的民办教师转正指标呢?

    “王书记,赵乡长,结果已经出来了,朱常友同志得票九十四票,远远超过其他人。”左运昌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一脸严肃的向王子君和赵连生说道。

    王子君点了点头道:“既然结果已经出来了,那就按实施方案进行。李委员,接下来的事情,就由你负责,把这两个副科级干部选任的过程以及实施方案,形成一份书面材料,抓紧时间上报给县委组织部。”

    对于公开选任这件事,李秋娜开始时候还有点抵触,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领导关注这件事情,她突然意识到这实际上也是她负责的这个组织部门的政绩,她完全可以借助这个平台,让自己闪一下光的。对于一个有政治抱负的女人来说,这可是十分难得的。

    “同志们,经过我们精心组织,竞选演说,民主投票这几个程序,这两个副科级干部算是有了结果。通过这次公开选任,让我见识了我们乡里的很多年轻干部,素质都很高,都是非常优秀的。我相信,把我们参加选任的任何一个同志拉出来,那都是好样的!因此,我希望大家再接再厉,保持这种昂扬向上、积极进取的心态,尽管今天获胜的不是你,但是至少,你在公选这个平台上展示过你的精彩,总有一天,你会脱颖而出,独挡一面的。因为,机会总是给有准备的人留着的!”

    坐在台下落选的人,尽管知道这些话都是书记大人的安慰之言,却有一种润物细无声的效果,像一缕清新的风,悄悄的挤进大家的心里去了。

    “作为乡里的领导,对于这次提拔的名额,我很为难,赵乡长也很为难,我相信所有的班子成员都很为难,因为,大家干工作的积极性,党委政府是有目共睹的,如果依着我们,那我想把大家都推出去,因为,我们是一支素质过硬的干部队伍,我们积极向上,我们作风优良,我们敬业奉献,我们关键时刻能拉得出、冲得上!”

    尽管心里对王子君恨得牙根儿痒痒,但是赵连生对王子君的这番话还是带头鼓了掌,毕竟,这番话说得还是颇有水准的,张弛有度,收放自如,也算是给他曾经的许诺解了围,他也可以一扫多日笼罩在心头的阴霾,坦然的面对西河子乡的中层干部,他可不想全都得罪了。

    看着下方那逐渐有些好转的氛围,王子君哈哈一笑道:“可惜啊同志们,我不是组织部长。”

    台下迅速响起一阵善意的哄笑。

    “不过,作为西河子乡的党委书记,我有责任把同志们都推出去,我本人也在这里表个态,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帮助优秀的同志走向重要岗位。这是我作为一把手的责任,也是我的义务。”

    “可是,我们西河子乡的名额就这么一点,僧多粥少,根本就不够大家分的,怎么办?难道非得让同志们都排长队,无休无止的等下去么?”

    几个野心勃勃的年轻干部坐在台下,心思被王子君的讲话揪得紧紧的。

    “同志们,人生最关键的几步就是你年轻的时候,你无助的等啊等啊,等到最后,末班车来了,同志们的年龄也熬过岗了!一步晚点,所有的抱负成蹉跎啊同志们。我们得想办法尽早让同志们搭上这班车!咱们乡里没职位,我们可以走出去啊,其他乡里有,县直各局委有。年轻干部这么多,副科级职数是有限的,那么,我们怎么才能让组织用我们西河子乡的干部呢?”

    王子君的这一段话,让台下在座的所有年轻干部,全都沉默了。王书记说的这番话,都说到他们心里去了。在西河子乡混了这么多年,副科级就像一个挂在一回。

    “龙头带动,发展特色农业。”

    看着自己写在笔记本上的九个大字,王子君眉头微蹙着,沉思了好半天,脸上才有了一丝笑意。

    “王书记,县里来了通知,说香港正虹财团有意在咱们江市投资一个大型的粮油加工厂,让咱们各乡镇都做好准备,随时等待正虹财团的代表来参观考察。”裘加成走进王子君的办公室,小心的汇报道。

    正虹财团?王子君沉吟了瞬间,就沉声的说道:“裘乡长,这可是一个好机会,如果能让这个粮油加工厂在咱西河子乡落地生根,那对于咱们来说,将会带来一个飞跃式的发展。”

    看着王子君那张意气风发的面孔,裘加成心里暗道:这么好的事情,哪里会落在我们的头上?先不说江州市的各县区,就是江州市区,恐怕也会千方百计,把这个项目弄过去,放在自己的地盘上。

    裘加成神色的变化,自然瞒不过王子君,他呵呵一笑道:“裘乡长,这件事情你先去粮油厂那边安排一下,其他的我再想想办法。”

    在裘加成离去之后,王子君慢慢的沉吟了起来。西河子乡和洪北县的情况,在他的脑子之中不断的闪现出来。

    笃定沉思之后,王子君蓦然发现不但他们西河子乡,就是整个洪北县,也没有什么大的优势。尽管县里招商引资的口号喊得很响,但是折戟沉沙的可能性很大。

    难道就只能放弃这个项目么?王子君不觉就将一支烟放在了自己的嘴边,点燃了,倾颓在沙发上,眯了眼睛,努力的搜寻着智慧之海,期望能找到一点可以实施的对策来。

    几天的时间过去了,王子君除了日常工作,就是调研一些西河子乡的基本情况,乡里倒也显得风平浪静。

    “王书记,县里来了新通知,那粮油项目不用再准备了。”裘加成匆匆来到王子君的办公室里,轻声的汇报道。

    王子君正在那里奋笔疾书,听到裘加成的话,并不觉得意外,轻轻地点了点头,就把手里的钢笔放了下来,笑着问道:“怎么,出师不利么?”

    “是,听说正虹财团的代表,已经把咱们县排除在外了。”裘加成沉吟了一下,接着道:“听说负责招商引资的胡副县长,因为这事弄得很没有面子。”

    王子君点了点头,活动了一下自己久坐不动的手脚,淡淡的说道:“县里不行咱们自己就去试一试。”

    王子君的话,差点让裘加成以为自己听错了,这县里都谈不拢的事情,凭咱一个小小的西河子乡就能搞定么?他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王子君说走就走,和赵连生打了一声招呼之后,就带上小曹和朱常友朝着江州市飞弛而去。

    正虹集团的谈判人员就住在江州大酒店之中,当王子君带人感到江州大酒店时,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多了。和小曹简单的吃了午饭之后,王子君就到前台打听正虹集团所住的房间。

    也许是因为正虹集团这些天实在是太热了,负责前台招待的女服务员一听说要找正虹集团,就直接给王子君指明了道路。

    “这位先生,正虹集团的人很不好见,您不妨得前做好心理准备啊。”女服务员看着眼前这个衣着光鲜,气宇轩昂的年轻人,本能的就有些好感,下意识的对王子君提醒道。

    “谢谢。”王子君冲着那女服务员轻轻一笑,就朝着楼梯走了过去。朱常友看到王子君向上走,也拿着王子君的包跟了过去。

    这江州大酒店不愧是江州市里首屈一指的大酒店,里面的装修豪华程度几乎算得上是奢侈了。朱常友第一次来到这种规格的大酒店,心里有些自嘲的笑笑,感叹自己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有点目接不暇的感觉。

    就在王子君他们上楼之时,几个人正从楼梯上走了下来。走在最前方昂首而下的,是一个头顶微秃的中年人,在他的身后,一看就是政府的工作人员,前呼后拥的跟了下来。

    那中年人和上楼的王子君正好碰在了一起,王子君看着来人众多,就朝着旁边让了让。

    那中年人根本就没有理会王子君,只是对他身后的人说道:“下边那群县区的人也不知道是干什么吃的,这么好的一个机会,愣是让他们给丢了,回去之后,非得好好说说这件事情不可!”

    王子君看着下楼而去的人群,开始猜测这下楼之人的身份,将自己心中江州市的领导对了对号,王子君就跨步来到了正虹集团所在的楼层。

    “先生,请问您找谁?”刚刚走到楼梯口,王子君就看到一个方桌,方桌上摆着一个座签,写着正虹集团接待处几个字。坐在桌子后面一个穿着小西装的年轻女子,在看到王子君的瞬间,就笑吟吟的站起来道。

    王子君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个身穿职业套装的女子,心里暗赞这集团真是财大气粗,连一个前台接待都是这么训练有素。当即朝着那女子点了点头道:“我来找你们正虹集团的赵总。”

    “请问,先生您有预约么?”女子冲着王子君嫣然一笑,不卑不亢的问道。

    在这女子嫣然一笑的瞬间,王子君就猛然发现,这女子竟是一个绝色的佳丽,不但明眸善睐,而且那精致套裙之下遮掩了一半的美腿,更是有种精雕细琢的白皙、光滑与神秘,看在眼里,忍不住被勾起无尽的遐思。

    “清婉,什么人啊?”洪亮的声音之中,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走了过来。这男人一身西装革履,皮鞋擦得油光锃亮,白净的面孔上驾着一副金丝眼镜,漫不经心的朝着王子君两人上下打量了几眼,脸上带着一丝高高在上的傲然。

    “张总,他们刚刚来。”被称为清婉的女子恭敬的看了张总一眼,淡淡的答道。

    “哦?”,张经理朝着清婉点了点头,就扭头朝着王子君两人道:“你们是什么人?来这里有何贵干?”

    不待王子君开口,朱常友就赶忙解释道:“我们是洪北县西河子乡的,这是我们的党委书记王书记。我们来,是想和正虹财团谈谈有关兴建粮油厂的事情。”

    “洪北县的人早就被我们打发走了,你一个小小的什么乡,怎么和我们谈合作?赵总目前正在休息,不能会客。你们还是回去吧。”那张总一听是洪北县的某个乡,脸上带了一丝不耐烦,像轰苍蝇似的,冲王子君两人挥了挥手。

    王子君看着那张总一副不屑的样子,心里就有些不悦,一把拦住了正要说话的朱常友,不客气道:“我就是冲着正虹集团的名气来的。我以为大集团肯定有大气魄。今天实地一看,还不如猛一听说呢。和这么一个没有企业文化的暴发户的公司合作,你还别说,你求着我我还不来呢。”

    这张总自从来到江州市之后,一直都被市里、县里大大小小的官员当财神爷一般的供着,到他这里,不管你是哪个级别的领导,一律是笑脸相迎,小心翼翼,哪有像王子君这么说话的?而且,竟敢指责正虹集团没有企业文化!这,这简直是对正虹集团极大的侮蔑!

    “你,你说什么?”张总白净的脸色开始涨得通红,手指指点着王子君,厉声的说道。

    对于正虹集团的合作,王子君本来还存着几分心思,但是此时,一看他们这种以大欺小,高高在上的模样,心思就淡了许多。心中暗自思忖:凭着自己这份按照当年全国粮油龙头企业的发展轨迹写的企划书,且不说有人投资,就算他自个单干,也能把乡里的粮油厂经营得红红火火,只是,这么做也有弊端,发展的速度缓慢,而且不利于实施政企分开。

    “我说的话,你应该听得很清楚,咱们走。”王子君硬绑绑的顶了一句,扭头就朝楼梯方向走去。

    那被称为清婉的前台招待看王子君要离开,赶忙道:“两位先生请留步,我看你们也是为了粮油加工厂项目而来的,我们赵总现在真的没空,不如这样,你们先把做好的策划书给我一份,我也好给我们赵总转达一下。”

    看着这个足足有一米七的长腿美女低声细语的样子,王子君沉吟了瞬间,还是将那份策划书拿了出来,然后转身就朝着楼梯口走了。

    “什么玩意嘛,拽得跟着二五八万似的,不就是一个乡巴佬嘛,还这么横!”那张总的脸色十分难看,不等王子君走下楼梯,就恨恨的说道。

    主辱臣死,现在的朱常友,早已经对王子君死心塌地,听见自己的主子受辱,火气腾的一下就上来了,就在他扭头准备和那小子动手之时,手却被王子君一把抓住了。

    “常友,咱们走,跟这种没教养的小人生气,纯粹是跟自己过不去。你放心,这正虹集团里多几个这样的人,离破产的日子就不太远了!”王子君懒得和这种人计较,实在是丢身份。 /~半clubs浮生:.无弹窗++

    正当王子君两人走下楼梯口时,一个穿着睡衣的中年人揉着惺忪的眼睛走了出来,不快的问道:“刚才外面吵什么?”

    那个在王子君面前嚣张不已的张总,一见中年人出来,就赶紧迎了上去,脸上都是谄媚的笑容:“赵总,来了两个不知深浅的乡下干部,口口声声的嚷着想和我们谈合作,一看就不够资格,怕扰了您午休,把他们赶走了。”

    被称为赵总的睡服中年人朝着前台的女子看了一眼,目光落在那份用工笔正楷所写的策划书上。这赵总也是爱好书法之人,一惊之下,顺手拿起那几页策划书看了起来。

    张总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在他想来,自己的老板可是哈佛毕业,哪里会看得上一个乡下小干部的策划书呢?这就等于大鱼大肉山珍海味吃腻了,冷不丁的看到一碟淡而寡味的老咸菜,好奇心难免是有的,只是终究捧不到桌面上来。

    “他们人呢?”全神贯注的赵总在看完这策划书的最后一页,猛地抬起头,大声的朝着张总问道。

    “赵总,那两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已经被我赶走了,就凭他们还想见您,真是驴不知道脸长!”张总一边说,一边陪笑道。

    “啪”,不等那张经理说完,赵总的手掌就狠狠地砸在了桌子之上,他用手一指张经理的鼻子道:“你赶紧将赶走的客人给我请过来。不然的话,你就不用在我正虹集团干下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