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二零章 偷梁换柱
    小会议室里的烟雾越来越大,常委们只顾着闷着头吞云吐雾,一言不发。孙良栋坐在会议桌的居中,也沉默着,只是他此时的沉默更多了几分无奈。有那么一瞬间,孙良栋几乎有点怀念涉及到干部任免工作的常委会上的气氛了,一旦涉及到自己推举的人选,那几乎是剑拔弩张,针尖对麦芒,每个人都是提溜着心劲儿来开会的。

    这会儿,倒是哑巴了似的。见没有人主动开口,孙良栋知道,如果自己不点将,那这帮人是无论如何不会主动开口了。作为一个班子的老大,他对自己的掌控力很自信,如果连个县委常委会的节奏都掌握不了,那就是天大的笑话了。

    “钱书记,你是咱们洪北县的老书记了,你说说,咱们现在应该拿出什么样的应对方案来?”

    钱学斌正低头沉吟,冷不丁的听到孙良栋第一个朝他发问,心里欣慰的同时,又有点忐忑。说实话,他心里是有点想法的。只是,他不想出这个风头,出头的椽子先烂,这句话对于天天如履薄冰的政府官员们来说也是不无道理的。

    钱学斌从政多年,当然知道这个理儿。他可不会傻不啦叽的在这种时候卖弄自己的计策,一旦常委会真的按自己的方案通过了,将来如果能把正虹集团留在洪北县,那政绩就是集体决定的结果;如果有了闪失,那就是他钱学斌一个人的罪过了。

    对于这里面的关窍很是清楚的钱学彬,缓缓的抬起头来,轻轻的呷了口水,慢条斯理道:“既然孙书记让我抛砖引玉,那我就从我分管的这块工作上谈谈一点浅见。把正虹财团的投资招过来,是目前我们整个江州市工作的重中之重,这件事,我觉得应该提到讲政治的高度来抓,这就需要我们全体党员干部提高对这件工作的认识。只有认识提高了,才能群策群力,出主意,想办法,才能把工作落实到家。”

    钱学斌引经据典讲了一番自己的见解,却是一些形而上学的东西,根本就不解决实际问题。听得坐在中间的孙良栋头皮直发麻,心里像爬满了一堆小虫子似的,又痒又麻,偏偏还让你抓不住,挠不着。这钱学斌就是主抓党群的副书记,做好党员干部的思想工作那是他的老本行。

    听着钱学斌的这番套话,孙良栋虽然心里恼火,嘴上也不好说钱学斌纯粹是扯淡的废话。这孙良栋的发言没有说到点子上,却给其他常委们带来了指路的效果。他娘的,大的方案咱拿不出,咱可以从小处着眼,联系自己分管的工作说说啊。至于总的实施方案,那还得你孙良栋和牛万晨去拿。

    孙良栋苦笑着,不经意的朝县长牛万晨看了一眼,竟意外的发现这个跟自己总是不肯同步合拍的县长,破天荒的冲自己笑了一下。两人的目光对视了短暂的时间,颇有些同病相怜之感。

    门轻轻地被推开了,孙良栋的秘书连锦山小心的走了进来,他蹑手蹑脚地来到孙良栋的身旁,低声的耳语了几句。

    “什么,你说的都是真的?”一向沉着的孙良栋,此时也有点沉不住气,一脸吃惊的问道。

    “千真万确,是市委办公室刚刚传来的消息。”连锦山很是小心的说道。

    “好啊,哈哈哈哈……”孙良栋一拳砸在桌子上,大声的笑了起来。

    各大常委看着喜形于色的书记,心里奇怪这班长今天是怎么了,丝毫不掩饰的哈哈大笑了。

    “各位啊,给大家宣布一个好消息。咱们不用再坐在这里费脑筋了,刚才,市委办公室已经传来的消息,说是正虹财团已经有了决定了。”

    孙良栋说到这里,故意停顿了一下,双眸朝四周逡巡了一番,给人一副高深莫测之感。

    不论是县长牛万晨还是其他人,一听这个消息,紧绷的神经也都松了口气。这对于他们来说,几乎就是一种解脱。谁也不必再为担责任的问题处心积虑的想辙儿了。

    “落户在哪儿了?孙书记,你就别卖关子了。”钱学斌很熟悉孙良栋的这个动作,见他高兴,赶紧适时的接过了话茬儿。

    “西河子乡,哈哈哈,是咱们洪北县的西河子乡。王子君这小子不错啊,不仅仅是放炮,还能招商引资。听说这家伙亲自跑到江州市正虹财团见了面,人家才决定要将这两个亿投到咱们洪北县。”

    孙良栋的兴奋是由衷的,一时有些眉飞色舞,下面的常委们一个个也是满脸喜色,这两个亿的项目落在西河子乡,那不就是落在了洪北县么,这西河子乡可是洪北县的一部分。

    “牛县长,西河子乡虽然已经拿下了这个项目,但是仍然要引起我们县委县政府的高度重视,依我看,咱们不妨成立一个招商引资促进工作领导小组。这个组长由我负总责,你来当副组长,在座的各位都是领导小组成员,务必要动员好各方面的力量,为正虹财团的粮油加工项目落户咱们洪北县保驾护航,特事特办,全力做好服务工作。”

    孙良栋头脑清晰,只是瞬间功夫,一个领导小组就在他的授意下形成了。虽然他自己给自己封了组长算是将这件事情拿了大头,但是,对各位常委来说,也算是利益均沾。

    对一把手的提议,自然不会有人提出反对意见。看着烟雾缭绕的会议室,孙良栋正准备宣布散会,却听一直低头抽烟的钱学斌道:“孙书记,牛县长,各位,正虹财团将粮油加工项目落户咱们洪北县,主要还是看的咱们洪北县的区位优势和粮油主产地的名气,当然,我并不是说西河子乡的王书记没有功劳,对于王书记对咱们洪北县的区位优势上的宣传,他还是值得肯定的。不过,我觉得让这么大的项目落户到西河子乡,咱们还得商量商量。”

    钱学斌和王子君的那场暗斗,在场的都清楚,听钱学斌这么一说,不论是孙良栋还是其他常委,都明白钱学斌的真实用意,无非是想给王子君上点眼药。

    不过,你钱学斌再怎么想上眼药,也不能拿粮油加工项目上啊,那可是市委黄书记亲自抓的大项目,现在好不容易落地开花了,你要是再整出什么幺蛾子来,煮熟的鸭子又飞了,到时候,这责任又该由谁来负呢?

    钱学斌看着一道道不善的目光,稳如泰山一般的笑道:“我不是说不让正虹财团的项目落在咱们洪北县,我的意思是给他换个地方。这个项目一旦落入咱们洪北县,那必将是带动咱们洪北县经济腾飞的龙头企业。西河子乡在咱们县里的位置是不是有点偏?很难起到以点带面,辐射带动的作用。”

    孙良栋虽然听着钱学斌说的头头是道,但是心中却是清楚这家伙这么说,那就是死活不想让这正虹财团落户洪北县的功绩落在王子君的身上。看着钱学斌那侃侃而谈的面容,孙良栋心中暗骂,但是脸上依旧保持着一个书记应有的风度。 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书屋

    “孙书记,手心手背都是肉,咱们洪北县的经济要想平稳发展,我觉得城关镇的中心带动作用至关重要,因此,权衡利弊,我觉得让这个项目落户在城关镇最好。”

    落户到城关镇?孙良栋的眉头就皱了起来。还没有等他开口,县长牛万晨就沉声的说道:“落到城关镇自然最好,但是在正虹集团面前我们怎么说?再说了,这个项目毕竟是人家王子君亲自拉过来的。”

    “对于王子君这个同志,我们肯定是要表扬的,但是牛县长,我觉得让正虹财团将项目落在城关镇比较好。正虹财团选择西河子乡,主要还是因为咱们洪北县的优势,而落户城关,才能将这种优势放大到最大。”主管政法的副书记洪安泽严肃的说道。

    作为最大的两个本土派代表,洪安泽和钱学斌在县委班子之中可谓是力量人物,两人一联手,就是县委书记孙良栋也会给他们几分面子。

    此时,他心里很清楚这两人的心思,钱学斌是想给王子君上眼药,将他费尽千辛万苦拉来的项目给搅黄了,顺便拉拢一下洪安泽,算得上是一石二鸟之计,而这洪安泽随口附和当然是有道理的,这城关镇的镇长不是别人,正是他洪安泽的大儿子。

    “从市里传来的消息,说正虹财团这次项目之所以能够落户西河子乡,主要还是和西河子乡的榨油厂合营,城关镇虽然占了地理位置优势,但是,这榨油厂可是从西河子乡挪不到这县城里来的。”孙良栋慢条斯理的说道。虽然他的态度没有明确,但是,这个提醒却给了所有人一个信号,那就是你们再怎么争,人家王子君还有一个西河子乡榨油厂压轴呢。

    钱学斌和洪安泽不经意的对视了一眼,钱学斌就沉声的说道:“孙书记,您说的那个榨油厂我知道,它的位置就在城关镇和西河子乡的交界处,如果正虹财团非要和这榨油厂合营,那更好办了,干脆让这个项目落户在城关镇李寨村,然后再把榨油厂直接收归县管,这么一挪,不就简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