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二七章 主角我来当
    “黄书记,这是我们西河子乡的乡长赵连生同志,连生同志不但工作经验丰富,而且踏实肯干,身先士卒,给我分担了不少工作,要不是和连生同志搭班子,我这个党委书记可不会像现在这样轻松啊。”王子君在赵连生上台之时,就笑吟吟的向黄岩平介绍道。

    听到王子君用领导的语气介绍自己,赵连生就像吃了苍蝇一般的难受,但是此时,他又挑不出什么毛病来,党领导一切,这是自上而下的规矩。王子君的话无可挑剔,更何况在这番介绍里,王子君对自己可是极尽夸奖之能事。

    黄岩平可没有心思理会他们两人之间的纠葛,听了王子君这番介绍,心里大为感动,更觉这个年轻的党委书记胸怀坦荡,非一般政客所比拟。看到赵连生走了上来,高兴的笑道:“好,有你们两人的齐心协力,这个粮油深加工项目一定会得到长足发展,好了,你们两个是乡里的一二把手,干脆一起来签这个约算了。”

    大领导一定调,像孙良栋这种小书记自然没有反对的余地。耽误了几分钟的签约仪式,再次在众目睽睽之下开始了。

    随着两道黝黑的粗笔霸气十足的将城关镇的字样涂掉,这件让洪建国忙活了三天的签约仪式,就和城关镇彻底没有了干系。折腾了几天累得要死要活的城关镇的干部职工,此时就像膨胀的气球撒了气,一个个有气无力,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洪建国已经退到了边缘,他的心在淌血,但是他还是装作若无其事的看下去。

    就在此时,县长牛万晨悄悄的来到了他的身后,看着一脸微笑的县长,洪建国终于找到了一丝慰藉。不管怎么说,县长大人能在这个时候过来安慰一下自己,好歹也算是个安慰奖吧。

    “建国,你没事吧?”牛县长声音温和,宽厚的手掌,轻轻地拍了拍洪建国的肩膀。

    洪建国立刻像是感受到了春天般的暖意,牛县长在他眼中的高度旋即拔高了许多。洪建国的眼里泪光闪烁,嘴上笑着说:“牛县长,没事儿。”

    牛万晨看着上方正在签约的王子君等三人,沉吟了一下道:“建国,这签约仪式乃是咱们整个洪北县的大事,不论如何,这件事情都不能办砸了,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是,你事先准备好的一切,还要按照原来的计划进行下去。”

    洪建国在这一刻才弄明白了牛万晨的意思,感情这县长大人不是专程来安慰自己的,而是怕自己关键时刻掉链子,将那些安排的庆祝仪式,都给搅黄了。

    说实话,洪建国还真揣着这种想法,但是此时看着牛万晨那皮笑肉不笑的脸,想了一下,还是老老实实的答道:“牛县长您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牛万晨轻轻的点了点头,朝着他不远处的地方走了过去。不过他并没有走远,洪建国清楚县长这么做,就是在给他施展压力。

    洪建国有些无可奈何,转念又想起来父亲平时教导他的话:凡事要以领导答应不答应、高兴不高兴、满意不满意为最高准则,永远不要指出领导的错误,就算领导说错了话,办错了事儿,你也千万千万不能去较真儿,去纠正,你唯一要做的,就是学会努力寻找领导错话之中隐藏的真知灼见。

    无可奈何之下,洪建国来到办公室主任身前,说了句照常执行,就扭过了脸去。

    签约台上,赵连生苦着脸将那签好的合约和赵总进行了互换。两人的手更是紧紧的握在了一起。而黄岩平、孙良栋、王子君三位书记,却站在他们的身旁,热烈的鼓起掌来。

    “祝贺!祝贺!热烈祝贺……”

    清脆的童声在台下齐刷刷的响起,为了今天的签约仪式,这三百个孩子专门停课两天用于排练了,在老师的示意之下,同时举起了手中的花环,将那由洪建国亲自拟定的祝贺之词,大声的念了出来。

    听着这掌声雷动的祝贺声,洪建国的脸都快发绿了。按照他的计划,这在台上接受祝贺的,应该是他自己的,而现在,自己努力所作的一切铺垫,倒成了为别人作嫁衣裳。看着和赵总站在一起的赵连生,这位镇长同志的牙齿咬的咯咯作响。

    就在这时,两个美丽的礼仪小姐双手捧着一瓶香槟走了上来,她们笑颜如花的用四根犹如白藕一般的手臂,将那瓶香槟轻轻地送到赵连生的手中。

    开香槟祝贺,这是洪建国镇长从港台电视剧里看到的节目,为了上这个小节目,他从镇财政专门批了两千元办这件事情。为了练习开香槟,他更是从自己晚上睡觉的时间之中挤出了一个小时对着电视之中的镜头进行练习,现在练习的水平在他看来,更是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可是这么多的准备,都没有用了。

    看着赵连生笨拙的拿着香槟瓶不知道怎么办的情形,洪建国镇长在心中大骂的时候,更是充满了得意,心说乡巴佬就是乡巴佬,这香槟你他娘的就是打不开。

    王子君笑吟吟的接过香槟,轻松地将香槟盖子打开了。喷洒出来的酒水让签约的气氛达到了顶峰状态。

    “轰!”

    礼花在空中响起,虽然是白天,但是礼花的光芒依旧灿烂。洪建国此时所站的地方,正是礼花最为灿烂的所在,看着自己让人花大价钱买来的礼花,洪建国心里那个痛啊,真是一波刚过又来一波。

    一阵喜庆的锣鼓敲起来,伴随着《今天是个好日子》的歌声,江州市歌舞团的文艺演出开始了,整个会场掌声雷动,鞭炮齐鸣,半空中那五颜六色的气球和迎风飘扬的彩带,将这场签约仪式推向了**。

    黄岩平犹如众星捧月一般坐在最中间,而西河子乡的党委书记王子君就坐在他的一侧,笑得最为灿烂,他们和洪北县的各位领导一起,兴致勃勃的观赏了这次歌舞表演。

    麻痹的,为了这场文艺演出,我们城关镇还花了一万多,那王子君的位置本来是留给老子的。洪建国心中虽然在呐喊,但是此时,也只能打掉牙和血吞了。

    一场轰轰烈烈的签约仪式结束了。黄书记带领着市里的领导重新返回了江州市,而正虹集团的赵总也带着他的随从们和黄岩平他们一起离开了。

    客走主家安,孙良栋看着黄书记笑容满面的离开,知道这次自己算是险险的过了关。不过在他的心里,还是对想出这个馊主意的钱学斌很有怨意。

    “王书记,这件事情,你们务必落实好,有什么困难,去县委找我。”孙书记除了和王子君交代了一句之外,就登上了他的小汽车,朝县城赶了过去。

    其他的县委常委,也都准备登车而去。刚才在台上风光不已的赵连生乡长,却在第一时间来到了钱学斌书记的车前,不过,还没等他解释,钱书记就毫不客气的送了他一个字:“滚!”

    说完,钱书记的车就绝尘而去,不知道是不是有意的,小汽车的车轮在和平地摩擦之间,刮出来一大片黄土,正好扑了赵大乡长一脸。

    赵连生看着飞驰而去的小汽车,心中冰冷无比。而此时和他好似难兄难弟的洪镇长,正应对着几个请来助兴的负责人。

    “洪镇长,签约仪式也结束了,您看,这演出费,您什么时候给结一下……”

    洪建国恨不得想要打人,但是看着一张张围上了的脸,一时间,他的头发蒙了起来。正虹财团粮油深加工项目的签约,终于落下了帷幕,因为有市委书记的参加,这件事情很快就会报纸上有字、广播里有声、电视里有影,很快就会传遍整个江州市的。而自己,则是这个仪式里最为丢人、最为赔本、最为悲催的跳梁小丑了!

    因为这个仪式上出了差错,两两相抵,也算不上什么好事,因此,洪北县委对于这件事情处理的很是低调。不过,听说洪建国镇长再一次面对要账人的时候还是暴了粗口,至于粗口的内容,则是无从知晓了。

    有了先前的谈判,这粮油加工项目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不过此时负责这件事情的,已经不是赵总了,而是一个姓孙的经理。这孙经理是香港人,坐起事情来很是认真。

    签约之后的日子对于王子君来说很是惬意,这一次招商引资,把他的声望又提到了一个崭新的高度,而作为乡长的赵连生表现得很是低调。副书记张民强则开始向王子君靠拢了。

    “王书记,您忙着呢?”朱常友笑容满面的走进了办公室,轻松的朝着王子君说道。

    朱常友这几天都很高兴,他的党委秘书的任免文件已经下来了,从批文正式下发的那一刻起,他朱常友就成为了乡党委班子中的一员,响当当的副科级实职。

    随着他职务的明确,朱常友对王子君也是越发的尊敬,他心中清楚的很,如果不是王子君的话,自己还不知道在办公室蹲多少年的冷板凳呢。

    轻轻地放下笔,王子君伸了伸懒腰道:“常友来了,呦,这身西装不错,嫂子给你买的吧?”

    提到这身西装,朱常友的嘴巴不由自主的咧开了,不过他嘴中却是谦虚的说道:“这西装我穿着都别扭,要说穿西装还是王书记您这身材,穿上去显得玉树临风,不过这娘们儿给买了,我不穿浪费了又不行。”

    朱常友在乡里还有个名声,那就是怕老婆,不过随着他乡党委秘书的提拔,看来,在家庭中的地位,也开始有了不小的变化。

    打了两句哈哈之后,朱常友主动的说道:“王书记,民办教师转正的事情已经差不多了,您看您还有什么指示?”

    这种事情虽然不大,但是对于一些民办教师来说,却是决定命运的机会,王子君沉吟了瞬间,这才淡淡的说道:“这种事情,你自己看着办就行了,但是有一条你要记住了:兼顾公平,统筹把握。”

    王子君的话,就跟没说似的,但是朱常友却心领神会了,在这件事上,不送人情肯定是不行的,但是,就算送人情,也得做到滴水不露,让人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看着朱常友的笑容,王子君心中暗暗感叹,他也知道自己这样做对某些人来说是不公平的,但是作为一个乡镇的一把手,他不能眼里容不下半点沙子,有道是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这一点人情世故,王子君还是得有所考虑的。

    “还有一件事,王书记,县教育局已经将咱们乡整修校舍的第一笔款给拨下来了,乡教育组组长李长兴想请您吃顿饭。”

    因为在改建小学校的工作上,李长兴出力流汗,表现出色,王子君回来之后,就把他给扶正了。因此,这李长兴对上有王子君支持,对下也有一定的威信,教育组的工作,倒也有声有色,开展得有条不紊。

    李长兴请吃饭,王子君沉吟了一下,点了点头。虽然对于喝酒王大书记依然没有太大的兴趣,但是身为乡镇领导,喝酒应酬是必不可少的。

    好在,这一次请客的是李长兴,自己想喝多少喝多少。前天县委组织部来宣布朱常友的任免文件时,下来的那个副部长才叫真正的海量,拉着王子君的手,老兄老弟的说了半天,硬是把王子君喝了个人仰马翻,难受了两天。

    “嘀嘀嘀”

    王子君的传呼机响了起来,拿起传呼机,王子君看到了一串属于江市的号码。不过这几个号码很是陌生,一看就不是家里的。

    看王子君拿起电话,朱常友很是识趣的告辞道:“王书记,我先去通知李长兴一声,说您有空了,估计得把这家伙高兴懵了!”

    王子君一边拨电话,一边点头,在朱常友退出他的办公室之时,那边的电话已经拨通了。

    “喂,您好,这里是君诚量贩。”温软的女声从电话那头传来。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王子君就知道打电话的是谁了,他轻笑一声道:“我是王子君,你找我有事啊?”

    那边在王子君的话音落了之后,就是一阵的沉默,好一会儿才听秦虹锦不无怨艾的说道:“王大书记,您总不至于每天每夜都是日理万机吧?您可千万别忘了,您还是君诚量贩的大股东呢,你这一走就是十几天,连个电话都不打,你就不怕我携巨款逃跑啊?”

    “你逃跑才好呢,你一走,我就让警察把你抓起来,然后这量贩就归我自个了!”秦虹锦算得上是和王子君接触最为密切的女孩子,似乎就差那么一点儿,就突破了最后一道防线,两个人对这层窗户纸一般的关系彼此都心照不宣。因此,听电话里秦虹锦又娇又嗔的吓唬他,王子君脸上笑着,嘴里却毫不客气的故意气她。

    “你就那么盼着我逃跑啊?你这个见利忘义的坏家伙!对了,我有点事想跟你当面谈一下,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作为一个单位里的一把手,王子君的时间完全可以自由掌握,没有人去考你的勤,更没有人敢追究你是否早退或者迟到。对于返回江市,王子君早就有了计划,此时听秦虹锦这么一提,就顺口答应道:“我这两天正准备回去一趟,到时候咱们再细谈吧。”

    听王子君说这两天就回来,秦虹锦也没有在这件事上作过多的纠缠,而是跟王子君大致的说了一下超市的经营情况。从秦虹锦汇报的情况来看,秦虹锦的经商头脑得以充分的体现,这女人不仅人长得漂亮,做生意也是有条有理,十分的能干。

    李长兴请客的地方,还是在红杏饭店,这也怪不得李长兴,不管怎么说,这红杏饭店在西河子乡的名声可是首屈一指的。

    红杏饭店的老板娘热情无比的将往王子君迎入了饭店之中,虽然这女人只是一个做生意的,眼光却十分的老辣独到。她当然知道这个年轻的王书记在乡里的地位,如果他对自己的饭店有意见的话,那会大大影响自己的生意,甚至有可能一声令下就足以让自己关门大吉了。

    还没走进包间,李长兴就带着乡教育组的一班人迎了上来,客客气气地将王子君让到了首位,然后就开始吩咐让老板娘上菜。 360搜索:.☆//☆

    随着王子君在这里吃饭的次数增多,大多数的乡干部都了解了王子君的口味,这一个个菜端上来,王子君吃惊的发现这些菜居然都是自己爱吃的。

    看着笑吟吟的李长兴,王子君心中暗道,这当官就是好啊,身边总有形形色色的人心甘情愿的围着你转,而且,似乎总有那么几个有心人,总是觉得研究你的兴趣爱好比研究如何搞好工作还重要,自己的眉头一舒一皱,一颦一笑,全都牢牢的记到心里了,这份贴心的程度,几乎快要撵上自己的老妈了。

    “我的酒量有限,这第一个酒咱们同端,剩下的,我就随意了。”王子君端起杯子,笑吟吟的说道。

    王子君刚才说的话要是放在朱常友的身上,李长兴一定会不依不饶的打打酒官司,但是从王子君嘴里说出来,那效果就不一样了。不管是教育组的人还是朱常友,都很是默契的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两个多月的乡党委书记的生涯,王子君也渐渐的进入了这个角色之中,虽然他不怎么喝酒,但是这顿酒依然喝得热火朝天,热闹非凡。在李长兴发动自己一帮属下对着朱常友进攻之时,李长兴小心的朝王子君凑过了头。

    “王书记,我还有件事向您汇报。”李长兴说话之间,双手递给了王子君一根红塔山。

    顺手接过红塔山,王子君心中暗道,这李长兴三番五次的非要请自己吃饭,目的恐怕就在接下来要说的事情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