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二八章 一箭双雕
    见王子君没有表示,李长兴接着道:“王书记,现在县教育局已经将二十所小学改造建设的资金拨了一批过来,催促我们尽快开工。我和老赵也觉得应该开工了,就是还有一件事我心里没谱儿,想请王书记帮忙。”

    对于学校里的事情,王子君一向都是尽最大可能支持,点点头道:“你说。”

    “王书记,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这施工的工程队不好找,咱们这工程小,也不值当的招投标。因此,咱教育组想麻烦王书记给帮帮忙,把这个工程队给定下来。”李长兴一边说,脸上的笑容就像厚实的鸡冠花一般绽放开来。

    找施工队?王子君一听这话就明白了李长兴的心意。这年头,只要一听说有工程,那建筑公司就会像闻到肉味的苍蝇一般飞过来,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各种各样的公关手段层出不穷。分管这种事情的人如果操作得好,从工程承包这个环节里捞点实惠,充实一下腰包,那几乎是顺手牵羊的事情。

    王子君不傻,他当然知道李长兴说这话的意思。他哪里是在求自己?这分明就是在变相的讨好自己!这份礼送得巧妙啊,不显山不露水,间接的就把自己的心意表达到位了。只是,这种事情,王子君不想沾,也不愿意沾,他本人并不缺钱,吃人嘴短,拿人手软,至少他目前还不想被金钱俘虏,他觉得只有这样,才能在金钱的诱惑面前站得伟岸如山。

    正准备开口拒绝,王子君又看到了李长兴那笑容灿烂的脸,心里猛的想起来自己前世之中那所小学的改建,就是因为官商勾结,让那所寄托着无数孩子求学梦的新学校,在投入使用了五年之后,就成了一堆危房了。

    李长兴这个人本质并不坏,但也不是一个能坚持原则的主儿。如果改建学校的事儿搞砸了,处理他是小事,弄出一堆豆腐渣工程来,那再后悔就来不及了。想到这里,王子君就沉声的说道:“好,这件事情就由乡政府出面,替你把工程队定下来。”

    江园饭店的包间里,赵连生几个人正喝到兴头上,不过这一次坐在上首的并不是赵连生,而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

    “钱少,我再敬您一杯。”赵连生的脸上,已经没有了在乡里时的高高在上,他恭敬地端起酒杯,冲着那年轻人满是笑容的说道。

    被称为钱少的年轻人虽然也是满脸的笑容,但是那一丝高傲之意却是一目了然的。他轻轻地端起了酒杯道:“连生哥,你这个当哥的给我倒酒,实在是折煞我了,来,咱弟兄俩同端一个。”

    水晶的酒杯,轻轻地碰在了一起,赵连生将酒杯里醇厚的五粮液一口倒入口中,只觉热火烧心,腹腔里升起一丝暖意。将酒杯放下,赵连生就朝着对面那钱少的酒杯看了过去,就见那钱少的水晶杯里,依旧留着一半。

    赵连生的脸色一变,但是随即就好似什么也没看见一般,诚恳的说道:“钱少,我这两天实在是背透了,想让兄弟帮忙安排一下,我想见见钱书记,给他老人家汇报汇报工作。”

    年轻的钱少虽然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但是心里却是清楚得很。赵连生好像在前几天的签约仪式上得罪了自家老爷子,现在求着自己引荐,无非是想要给老爷子解释一下。

    对于这种事情,钱少还是愿意帮他一个小忙的。但是,他可不会那么爽快的答应下来,想了片刻,敲了敲杯子道:“连生哥,不是兄弟不想帮你,老爷子这两天有点忙,我都很少见到他的。”

    赵连生的心情,一下子又跌入谷底。低三下四的请这钱大公子吃饭,已经是他能想到的最后的手段了,如果连这个也是徒劳无功的话,那只能说明一点:他已经被钱学斌给彻底的抛弃了。

    自从王子君来了之后,他在西河子乡的地位每况愈下,一旦没有了上边的支持,这种情形将会变得更加的举步维艰。作为一个有野心的实职正科级,他不能小富即安,小进则满哪。

    想到这里,郁闷之下的赵连生将手里的烟猛吸一口,却听那钱少再次说道:“连生哥,你这个要求有点为难老弟了,不过,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连生哥束手无策,这样吧,明天老爷子可能要回家吃饭,依我看,赵哥你不如在我家里凑合一顿饭得了。”

    凑合?这两个字说得很是轻巧,但是听在赵连生的耳中,却犹如天籁之音。他知道,有这位钱大公子出马,自己向钱副书记说明情况的机会就没跑了!

    身处官场,赵连生对这点捷径还是知道的。对领导本人接触的可能不多,可以从他身边的人身上下手啊,这叫迂回曲折,却在很多时候,能实现事半功倍的效果。

    心中欣喜的赵连生一把端起酒杯道:“钱少,来来来,我再敬兄弟一杯。”

    那钱少看着赵连生欣喜万分的模样,暗道,难怪人家说他赵连生像条狗,丢给他一根剩骨头,他就会摇尾示好!心里虽然很是鄙夷万分,但是口中还是亲热无比的将那半杯五粮液给干了下去。

    钱少大名叫钱少方,乃是县委副书记钱学斌的大儿子,在县财政局挂着个名字,却吊儿啷当,根本就没去上过班,他的主业就是承包一些工程挣钱。

    因为有钱学斌这个老子罩着,这钱少方做起生意来自然是顺风顺水,没经历过什么磨难。不管是哪个部门的大小工程,只要钱家大少有兴趣,那都可能被插手一番。

    钱少方一边将手中的酒杯放下,一边咂了咂嘴,喃喃自语道:“这五粮液他娘的就是好喝,咱们江州大曲虽然不错,但是怎么喝都品不出这五粮液的味道来,不过,就是他娘的太贵了!”

    “咱们洪北县谁不知道您钱大少年纪轻轻,就身价百万了?别人可能喝不起五粮液,对您来说,拿这五粮液泡澡按摩,估计您连眼都不会眨一下的!”坐在下首的王六顺一边嚼着一块牛肉,一边含糊不清的说道。

    对于这恭维的话,钱少方估计早都听腻了,但是,王六顺的这番话仍然让他很是受用。哈哈大笑着说道:“小王,你可真会说话,不过说实话,我都快穷疯了,这五粮液还真是喝不起了,他娘的今天整个洪北县都没有什么项目,真是扫兴!”

    论年龄,王六顺比钱少方足足大了十岁,被一个比自己小十岁的家伙喊小王,王六顺心中就有些郁闷,不过随即就想开了,这才像自己人嘛。更何况自己的大老板有求于人,说话还客气了三分呢。

    赵连生看着钱少方那张长着两颗青春痘的脸,沉吟之间,一个计策就出现在了他的心头。西河子乡争取来的二十所小学改建专款的事情,他虽然不直接管理,但是也是知道的。对于这二十个小学改造专款的拔付,说实话,他心里对王子君有点佩服。能在这个关口要过来这么一大笔专项基金,那也不是谁都可以办成的。

    不过有一点,他心里也清楚,这是王子君争取来的政绩,他绝对不会让自己染指的。想到王子君,赵连生的心里就有点发寒。一场场有形无形的斗争,让他见识到了王子君的老辣,这个年轻人不可轻视啊,别看面孔嫩,但是心计却是老辣独到。

    老书记在位的时候,凭借着自己的本事几乎快要将老书记架空了,想当年,自己是如何的春风得意,掌控力几乎是不容质疑的。但是眼下却不同了,随着这个年轻书记的影响力越来越大,赵连生甚至觉得他这个乡长的位置已经江河日下,开始摇摇欲坠了!

    你不是不让我参与么,那老子就给你添点堵。一股强烈的嫉恨之心,冲击得赵连生的心口都是痛的。

    “钱少,要说挣钱的门路,我倒是有一个。”赵连生将酒杯端起,幽幽的说道。

    钱少方没有端酒杯,而是漫不经心的一挥手道:“赵哥儿,你不会说你们乡新落户的那个粮油深加工的项目吧,我也知道那是一块大大的肥肉,只是可惜,我家的老爷子发话了,我要是敢插手这上项目,他就把我的腿给打断了!”

    赵连生看着钱少方眼里深深的不甘,对于自己的老领导不由得又佩服了几分。这粮油深加工项目乃是港资,更是市委大佬关注的焦点,尽管从这个项目的旮旯缝儿里弄点小钱,都足以让人一辈子衣食无忧,但是,这里面的风险实在是太大了!

    老领导能够对钱大少爷这么要求,由此可见他老人家的眼光看得不是一般的长远。

    心中对自己的老领导大加赞扬,赵连生的嘴上更是说的漂亮,隔空猛拍了钱学斌一通马屁之后,赵连生呵呵一笑道:“老弟啊,粮油深加工那个项目老领导知道动不得,你赵哥我同样明白这其中的道理,咱们弟兄俩这么多年的交情,我怎么会把你往火坑里推呢?”

    钱少方虽然主要靠打着老爹的幌子招揽工程挣钱,但是本人倒也不是个糊涂之辈,听赵连生这么一说,心里旋即明白过来。

    有钱就是娘,兜里揣着人民币,那揣的就是底气。钱少方见赵连生说话有些吞吞吐吐的,当下赶紧握住那半瓶五粮液瓶,满满的倒了一杯端给赵连生,自己又倒了一杯道:“赵哥儿赵哥儿,兄弟是个实诚人,就是有个糊涂脑袋在头上顶着。还请赵哥儿指点一二,有什么好处,兄弟绝对少不了赵哥您的。”

    “看兄弟你说的,这就跟赵哥儿见外了!现如今,都是信息时代,我把这个信息透露给兄弟,不就是为了让兄弟挣钱挣得更加爽快?”

    两人说笑之间,关系不觉就更亲近了几分。一杯酒下肚之后,赵连生这才慢条斯理的说道:“我们西河子乡,近来可并不是一个项目,粮油深加工项目老弟你不能动,但是修建二十所小学的工程,我相信你一定有兴趣。”

    修建二十所小学?钱少方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他虽然就开了一个皮包公司,却也清楚建筑工程的利润,特别是二十所小学这么大的工程,只要转手出去,五六万那轻轻松松就赚到手了。

    在九几年,公务员的工资才二三百块钱,五六万块钱,那算得上是一笔沉甸甸的进项了。

    “哈哈哈,我就说嘛,赵哥你就是兄弟的福星,今天这句话就应验了,老哥,别的不说了,兄弟我敬你三杯,谢谢老哥将这件工程交给我。”钱少方想通了其中的关节,立刻来了精神,酒杯一端,就准备给赵连生倒酒。

    赵连生看到钱少方果然入壳,心里好不得意,但是他却是一捂自己的杯子道:“钱老弟,咱哥俩儿的交情没的说,这件事我这个当哥的肯定会竭尽全力,不过,兄弟,现在哥哥我还作不了主啊。”

    钱少方虽然主要把精力放在经商之上,但是对于洪北县的风吹草动,心中也是清楚无比,王子君的到来,整个洪北县都传遍了,他自然清楚。

    “你是说,这件事还得让那个王子君点头同意?”钱少方放下了酒杯,淡淡的说道。

    “不错,就是得让王书记点头同意了,这笔专项基金就是他要过来的。”赵连生说到这里,牙齿都有点泛白光了。

    老爹有什么样的高度,衙内就有什么高度,钱少方虽然听说过这王子君和自家老爷子闹过一些不愉快,但是在他看来,只要自己伸伸手,这王子君还是会买帐的。不管怎么说,老爷子还在县委副书记的位置上坐着,有几个体制中的人愿意得罪主管官帽子的县委三把手呢?

    大不了多扔给他几个钱儿,问题就解决了。心中打定主意的钱少方再次端起酒杯道:“王子君那里,我会打点好的。赵哥儿,你这份心意,兄弟表示一下感谢还是不能少的。”说话之间,钱少方拿起酒瓶就给赵连生倒了三个酒。

    眼见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赵连生心里就偷偷的笑了。畅快之下,端起酒杯和钱少方痛痛快快的连干了三个,因为有了共同的利益,钱少方也放下了架子,再也没有了刚才的拖泥带水,这场酒喝得宾主尽欢,两人都带了些许的醉意。

    一行人喝完了酒,就在江园饭店的门口依依惜别,赵连生等人上了派出所的警车,负责开出的赵子跃呸了一声道:“什么玩意儿嘛,不就是仗着自己老子是副书记么?如果我处在他的地位,老子比他干得好。这年头,能不能混得风生水起,哪里还看个人能力?分明就是拼爹嘛。”

    赵子跃对钱少方有意见,主要是因为在刚才倒酒之时,那钱少方大大咧咧的端坐在那里不说,接过他双手递上的酒杯却只是沾了沾嘴唇,根本就没有喝干的意思。虽然赵子跃在县里不算什么,但是在西河子乡也是得意惯了的人物,当时虽然不敢说,却把钱少方的傲慢给记在了心里。

    “子跃,这话自个儿心里知道就行了,千万不要乱说,隔墙有耳,钱少方那家伙,可不是你能得罪的。”赵连生皱了皱眉头,朝着赵子跃严厉的训斥道。

    对于赵连生这个拜把子兄弟,赵子跃还是很尊敬的,被赵连生训了几句之后,赵子跃嘿嘿一笑道:“大哥看您说的,我也就是在您跟前发发牢骚而已,在外人跟前,我嘴上岂能没个把门的?说实话,我就是看不惯他那种样子!”

    “大哥,那么一个吊儿啷当的家伙,您还把一块肥肉扔给他,真是糟蹋了。”赵子跃开动小车,随意的说道。 360搜索:.☆//☆

    “交给他?哼哼,我只不过是给某些人添点堵而已,省得他得意忘形,再他娘的折腾人折腾得变本加厉!”赵连生点起一根阿诗玛,深深地吸了一口,发狠道。

    某些人,这三个字一出口,面包车里就是一阵沉寂。这两个以往在西河子乡说一不二的人物,一时都沉默下来,这三个字所代表的人物,就好像一座沉重的大山,无所不在,结结实实的横亘在他们心里。

    王六顺从上车之后就没有说一句话,他不愿意插嘴,不仅仅是因为他的身份没有达到,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这西河子乡修建小学的事情。作为一个西河子乡的人,王六顺虽然为人不怎么样,但是对乡里还是很有一些感情的,对于赵连生将这么一件有利于西河子乡的事情介绍给钱少方,他心里觉得憋气。

    钱少方是什么人?他虽然接触不多,但是心中却清楚的很,一旦让这个钱大公子掺和到这个工程中来,那最终的结果想想都知道是什么样子。

    工程质量不合格,豆腐渣工程,这些字眼儿不断的在他脑子里闪现,想到自己的儿子有可能要坐在这种学校里上学,王六顺的心中,就涌起了一丝对赵连生的不满。

    不过这不满,他也只能隐藏在心中,不敢说出来。

    小车平稳的在西河子乡政府的门口停了下来,已经有几分醉意的赵连生摇摇晃晃的走了下来。一个酒场办妥了两件事,心中很有成就感,嘴里哼着小调回房间里休息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