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三零章 等你回家
    王子君走进江园院子的时候,四个已经准备好的迎宾小姐躬身说了声欢迎,高挑白皙,身姿挺拔,个个像芭蕾舞演员,不过王子君在前世对这种迎宾方式司空见惯,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就走了进去。

    “哈哈哈,王书记,你老兄真是神速,我刚才还跟魏总打赌,他说你至少得一个小时,我说你半小时内绝对能赶到,看看,还是我赢了吧?”一阵大笑声中,周爱国迎了上来。

    看着一脸热情的周爱国,王子君哈哈一笑道:“你老兄召唤,我马不停蹄的就赶紧来了,你看汗都出来了!”说话之间,王子君就朝周爱国伸出了手。

    王子君的话,让周爱国觉得倍有面子。眼前的王子君虽然还是西河子乡的党委书记,但是经历了这几个月的磨砺,却让王书记的地位扶摇直上,一些好事之人甚至把他排在了几位副县长名后,一举成为洪北县正科级干部中最有实力的人选。

    而他周爱国,虽然仍然是风风光光的刑警队大队长,但是对于官场中人来说,自己仍然是没有入品,直到现在,连个副科都没捞着。

    心中念头闪动之间,周爱国对于王子君更热情了几分,谈笑之间,两人就走到了富贵厅。

    还没等两人推门,一脸笑容的魏晓金就从里面走了出来,伸出双手和王子君一边握手,嘴里一边笑道:“王书记,多日不见,风采更健哪,用个时髦的话来说,真真是帅呆酷毙啊!”

    对于魏晓金,王子君心里有种本能的反感,但是嘴上,还是客气道:“魏总才是风度翩翩,一表人才呢,不折不扣的钻石王老五啊!”

    王子君说话之间,就阔步进入了富贵厅。这富贵厅乃是江园饭店最大的一个包间,正墙上,一副足足有五米见方的十字绣牡丹图悬挂在正中间,怒放的牡丹花大概有着花开富贵的寓意。

    包间正中的圆桌,足足能坐得下十几个人,但是此时,却是只放了三把椅子。在魏松金和周爱国的殷勤相让之下,王子君才在圆桌的首席坐了下来。

    “啪啪啪”

    魏晓金轻轻地击打了手掌三下,早就在外面准备好的四个着旗袍的服务员每人托着一个精致的鎏金托盘走进了包间,只是顷刻功夫,八个凉菜就已经出现在了三人的面前。

    “这江园虽然是咱们洪北县的第一饭店,但是要说起味道来,倒也是一般般,有的菜还比不上街头巷尾的小地摊儿。我决定请王书记喝酒的时候,倒也费了一番思量,最终还是定在这里,因为在这个洪北县,江园的规格响当当的摆在这里,依着您王书记的身份,我只好选在这里了,还请王书记别觉得委屈才是。”

    魏晓金在洪北县,也算是小衙内之中的一员,平时也是属螃蟹的主儿,人有些傲气,但是,做为一个生意人,魏晓金又比单纯的小衙内们,多了一丝精明,在需要投资的人身上,这魏公子的表现还是十分不俗的。

    王子君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并没有接魏松金的话茬儿,但是在心里对魏松金的防范却更多了几分。魏松金带的酒也不是市面上流行的茅台和五粮液,而是一箱连包装都很陈旧的江州大曲。

    “王书记,我这个人有两大爱好,除了爱交朋友就是喜欢喝酒,来,很高兴又见到王书记,咱们共同举杯,为咱们的友谊!”魏晓金一端酒杯,豪爽的邀请道。

    这人一上了酒桌,几杯酒下去就可以称兄道弟了,王子君对魏晓金也不是初次见面,虽然内心里并没有太多好感,但是还是轻轻的端起了酒杯,和两人一饮而尽。

    “王书记,说实话,在咱们洪北县这些政府官员里,我还是挺佩服你的,在我看来,你才是咱们洪北县干部之中最有本事的。”魏晓金一边夹着一片藕片,一边朗声的说道。

    “对于杨云兵那小子,我看他不顺眼已经很长时间了,却一直拿他没办法,不管这家伙再怎么飞扬跋扈,却一直在那位置上坐着。老天真是助我啊,他得罪了您之后,现在怎么样?嘿嘿,农业局主任科员,没有把他双开就很不错了!”

    王子君对于杨云兵的事情,已经没有了太多的关注,不过此时,魏晓金又旧事重提,无非是一个用意,讨好一下自己。

    王子君淡淡一笑,嘴里却不无可惜的感叹道:“唉,官场中人嘛,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纪委查到了杨云兵局长,谁也救不了他。没听人说嘛,隔着墙头撂砖头,砸着谁谁倒霉!不过,作为一个财政局长,调到农业局弄个虚职,多少有点亏。”

    王子君的这番同情让魏晓金一脸吃惊,但是随即就明白了,暗恨自己一张快嘴,谁说那杨云兵倒霉是因为得罪了人家王书记呢证据呢?谁能证明呢?

    周爱国在一旁听了,心里也是感叹,这王子君城府真够深的。明明是他对杨云兵下的手,自己却是一脸无辜的样子。魏晓金暗恨自己说错了话,脸色就有些尴尬,好在还有周爱国刻意的活跃气氛,酒场上的气氛这才渐渐趋于融洽。

    “王书记,我知道你喝酒不过量,但是这杯酒你无论如何也得喝了,这可不是普普通通的酒,这是为了庆祝咱们周哥马上就荣升为公安局党委委员的庆功酒,来来来,一块干了!”魏松金说话之间,再次将酒杯端了起来。

    那大大咧咧的周爱国一听这话,脸上笑得更加灿烂,赶紧将杯子端起来道:“这件事八字儿还没一撇呢,晓金,你要说庆祝,传出去会让人家笑话我的,要说庆祝,咱还不如庆祝魏局呢,不,应该是魏书记,魏局将要成为咱县里第一个由公安局长提上来的政法委书记!”

    周爱国的话,透露了两个信息,一个是周爱国的党委委员没有宣布,但是也到了火候;另一个就是魏晓金的老爹,就要更上一层楼了,兼职洪北县政法委书记。以前政法委书记这一角都是由抓政法的副书记洪兼任,现在看来是要分开了。

    对于自家老爷子将要跨入县级领导的行列,魏晓金显得很兴奋,笑嘻嘻的端起酒杯道:“哈哈哈,同喜同喜,周哥你也不用太谦虚,我听我爸说了,这党委委员的事情局里已经上报了,只等县里下批文了,你放心,县委组织部那里不会有什么枝节的。”

    面对这种让两人都欢喜的事情,王子君自然也不能扫兴,他也笑吟吟的端起酒杯,说了声恭喜,就和两人干了一杯。

    因为王子君的酒量是“选择性”的不行,所以同端了几个酒之后,接下来倒也风平浪静,三人说的都是本县的一些轶闻趣事,倒也其乐融融。

    酒过三巡之后,魏松金的脸上已经有了一丝淡淡的红晕,那双不大却炯炯有神的眼睛里,却多了一丝光亮。

    “王书记,兄弟我这辈子在仕途上,恐怕是没有什么建树了,反正我这个人崇尚自由,受不了这样那样的约束。兄弟我喜欢发财,而且喜欢和自己的朋友一起发财。”

    魏晓金的话一开口,王子君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但是他还是装作不动声色,没有接他的话茬儿,而是端起酒杯道:“魏总的创业经历,我在西河子乡也听说过不少,现在,魏总已经是咱洪北县鼎鼎有名的企业家了。酒逢知己千杯少,我看,以后咱们有机会了再接着喝吧,我今天还有点别的事情,喝了这一杯酒咱们就结束吧。”

    见王子君对自己有些若即若离,魏晓金的眼神里寒光一闪,不过随即,他脸上的笑容就变得更加灿烂了,调侃道:“王书记,有什么事情比咱们兄弟叙旧还重要呢,是不是哪个小妹妹在等着你呢?”

    作为刑警大队长,察言观色可是周爱国的老本行,此时见两人说说笑笑,但是气氛却不那么协调,当下赶忙道:“王书记,就冲您这条件,那漂亮的妹妹排成队,也是情理之中啊。唉,年轻就是好啊,不像我,天天有你嫂子盯着,别说有小姑娘等了,就是有老姑娘等我也不敢去啊。”

    周爱国的玩笑话引来两人哈哈大笑,刚才有点冷场的氛围,一下子又缓和了。三人再次端了一杯之后,王子君就把酒杯一放,坚决道:“不行了,我就喝这么多吧,再多就走不出去这个门了。”

    王子君的语气里,带着不容置疑的意味。

    “好,不喝咱们就闲聊一会儿。王书记,这次请您喝酒,一是为了给爱国哥庆祝庆祝;这二来嘛,是兄弟我有事相求,想麻烦王书记您帮个忙。”魏晓金一见王子君作势要走,仿佛下定了决心,非要将这件事弄成一般,沉声的对王子君说道。

    该来的,还是要来,心中已经打定主意的王子君,笑容灿烂的说道:“以魏总您在咱们洪北县的关系,还能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您可不要在我脸上贴金哪!”

    “王书记,我也不给您绕弯子了,这么说吧,西河子乡那二十所小学的改造工程,我想接下来。当然,我也不会白接,这工程款,我给王书记您一成。”魏晓金性急之下,也没心思和王子君兜圈子了,索性直截了当的把目的说了出来。

    对于建设工程,王子君不懂,但是这里面有多大的利润空间,他想想都能猜出来。二十所小学拨款是不少,但是按部就班的建设的话,这里面的利润顶多也就是一成多点儿,这魏晓金一开口就给自己一成的利润,那他再老老实实的干工程的话,恐怕利润就等于零了。

    经商的人有个规矩,无利不起早。这魏松金可不是那种办好事不留名的活雷锋,依照王子君对魏晓金的了解,这家伙干的就是皮包公司,恐怕将这个工程包下来,接着就会转出去,这么一折腾,这工程款不知道要剥多少层皮呢。

    在这种情况之下,哪里还能盖得出质量过关的工程呢?恐怕一堆豆腐渣工程,将会在这层层转包之中顺理成章的出炉了。

    “魏总想要支持我们西河子乡的建设,我举双手欢迎,至于什么提成,魏总说得太那个了,兄弟之间莫谈钱,谈钱伤感情。”王子君的话一出口,魏晓金的脸色就有了明显的喜色。

    “这样吧,你去找赵乡长,经过党政联席会研究,乡里已经把这件事交给了赵乡长负责,我听说魏总也做了不少工程,我相信,就算公开投标,魏总也会独占鳌头的。”

    公开投标,这四个字一出,魏晓金那喜不自禁的脸上就晴转阴了,直到现在,他才知道王子君说这话的意思。

    让自己参加公开投标?他娘的自己连标书那玩意儿都没整过,拿什么去投标?看着若无其事的王子君,一股怒气从魏晓金的心头升起。

    “王书记,王哥,兄弟现在求到你跟前了,怎么,连这点面子都不肯给么?”魏晓金的声音里有点阴冷。

    王子君听得出魏晓金语气里的威胁之意,他淡淡一笑,像是没有听懂魏晓金的意思一般:“魏总,交情归交情,公事是公事,这两码事还是别混为一谈的好!”

    “多个朋友多条路,王书记你这么说,岂不是不拿我姓魏的当朋友么”魏晓金说话之间嚯的一下就从椅子上站了身来。

    王子君看着有点气急败坏的魏晓金,心里对他的评价更低了几分。

    王子君仍然无动于衷的在自己的座位上坐着,嘴里却不卑不亢的说道:“多个朋友多条路,这话不错,但是并不是每条路都是那么好走的,只怕我遂了你的心,我要走的那条路就是死胡同了!今天,多谢魏总的盛情款待,我还有事,先走了。”

    当王子君说到有路也是死胡同时,魏晓金的脸色就有些难看,眼里一丝冷绝闪过。

    王子君的眼眸,同样冰冷,对于这种光顾自己挣钱而不顾学校孩子死活的家伙,王子君当然不会配合。

    “哈哈哈,好,王书记说得好,周哥,你说王书记是不是一个会把人逼到死胡同里的人呢?”气愤之下的魏晓金,一屁股坐了下来,一口喝干了杯子里的酒,恨恨的说道。

    周爱国见两个人较上劲儿了,心里正想着该怎么调停,却没想到,魏晓金又把话头绕到自己身上来了。

    那一瞬间,敏感的周爱国就明白了,他将会面对一次抉择:一头是王子君,另一头就是魏晓金了。

    说心里话,周爱国不想得罪魏晓金,但是王子君怎么说都对他有恩,嘴唇咬动之间当他,最终还是沉声的说道:“晓金,我看王书记不是那种人,他不是那种非把人逼到绝路上的那种人。”周爱国的声音不高,却很坚定。

    王子君自然明白魏晓金逼着周爱国说话的意思,但是他丝毫没有理会,直到周爱国把话说完,他才轻轻地点了点头。周爱国不知道,正是他这句话,让王子君开始把他当做一个真正的朋友。

    在王子君看来,朋友有很多种,以往他和周爱国虽然也有交情,但是大多停留在酒肉朋友的阶段,而现在周爱国站在他立场上的这句话,让他从内心里多了一种认可。

    “周哥,你这话我可没听懂,你能不能再说一遍?”魏晓金的脸色,变得更加的阴冷,声音也变得越发的冰寒冷彻。

    周爱国知道自己说下去的后果,但是他也有自己的原则。面对魏松金逼过来的眼神,周爱国思忖片刻,还是毅然决然的点了点头道:“晓金,我是说,王书记不是不想帮你,他也有他的做人原则。”

    “好,既然连周哥都这么说,那你就跟着王大书记混吧,周哥,我会用事实给你证明一切的。”说话之间,魏晓金从座位上站起身来,脸上挂着一丝讥讽的笑意:“王书记,我会给你证明,抬抬手,大家一起走;有时候,把路走绝了,对谁都不好看!”

    丢下这句话,魏晓金恼火的扬长而去,还不待他走远,王子君的话就从身后传了过来:“我拭目以待!”

    在魏晓金生气的离开之后,周爱国重新坐下来,端起跟前的酒杯,一口就灌下去了。

    王子君也端起酒瓶,给自己倒了一杯,跟周爱国碰了一杯道:“你放心,一切有我呢。”

    周爱国担心什么,王子君心里清楚。魏晓金乃是周爱国顶头上司的儿子,得罪了他,对周爱国来说,当然不是一件好事。

    “没事儿,按说我得给你道歉,这魏晓金非让我约你吃个饭,我根本就不知道这家伙会整出来这一出!你知道吗,那江沿桥就是魏晓金修建的,这才多长时间哪就出现了裂纹。给孩子修学校不是件小事情,就是你想答应,我也会阻止你的。”

    周爱国赶紧给王子君作解释,王子君点点头,没有说话。

    洪北县通往江市的路,经过若干年的风雨冲刷,路况越来越糟,几百里路的一路颠簸,让王子君觉得浑身都快散架了似的。从汽车站下车之后,王子君打了辆出租就心急火燎的往家里赶。

    这次回来,王子君主要是为了庆祝老爸的生日,当然,也想顺便密切一下他和林书记的联系。尽管他这个乡里的干部不入流,但是,多在大领导眼皮子底下露一下头,那肯定也有好处。

    林泽远以后的前途无疑是远大的,现在,自己已经渐渐入了林泽远的法眼,如果能够抓住这个机会,那以后的路将会越发的宽广了。王子君心里暗暗的想道,尽管自己的身后还有王氏家族支撑着,但是凭着爷爷的影响,最多也就是让他在江省混下去。

    随着西河子乡在自己的掌控之下慢慢的改变,王子君那本来只想改变自己的人生,改变自己家族命运轨迹的想法,渐渐变淡了,一个更大的想法,开始在他的心头酝酿开来。

    “怎么回事?车怎么不走了?”王子君正想着怎么到林泽远家里的时候,他坐的出租车突然停了下来。

    “嗨,堵车了。”三十多岁的司机扭头朝着王子君一笑道。

    堵车了,王子君简直不敢相信,要说二十年之后,江市的路总是处于瘫痪状态,王子君相信,但是现在会堵车,王子君真是觉得有点不可思议,整个江市才有多少车呢。

    看着王子君一脸的疑惑,司机一脸苦笑的解释道:“都是来这里扎堆买股票的,听说现在股票涨的很厉害。”

    股票?王子君的心里一动。前世的一个记忆,立刻出现在他的脑海。随着这个记忆越加清晰,王子君有些心动了。这个时候,江市的股市才刚刚开始,虽然原始至极,但是接下来,就有一个疯狂的涨潮期,尽管这涨潮就像昙花一现一般,但是至少这个过程却是不能少的。前世里,王子君的一个朋友,就因为这次涨潮,过上了一辈子衣食无忧的生活。

    在当时,对于股市的交易还不是很严格,就是领导干部,也能炒股,既然有重生的这个优势,如果丢掉这个挣钱的机会,那实在是太可惜了。

    心中念头闪动之间,王子君就有些坐不住了,将打车的钱递给司机道:“不用往前走了,我在这里下车。”

    在司机诧异的目光之中,王子君走进了这个名叫赵家胡同的股市交易地。看着上面原始的大黑板上标的股价,王子君那颗平静的心,也忍不住颤抖了。

    华野化工!这不是当年自己那个发了一笔横财的同伴买的那一支股票么?听他说,这个股票可是从两块涨到三十。带着一丝按捺不住的激动,王子君顺着黑板往后看,他的呼吸都快停滞了:股价两块。

    现在的股价还是两块!那岂不是说,自己还有挣钱的机会?

    心里有点热血沸腾的王子君,猛的意识到一个事实:发财的机会来了!心中念头闪动之间,王子君就走到了注册股票交易的地方,给自己注册了一个交易证。

    半个小时过去了,王子君看着手里买到的五十股股票,忍不住自嘲的笑了起来。自己真是高兴过头了,就凭自己身上带的这点钱,就是再怎么翻番,又能赚多少呢?

    冷静下来的王子君,顷刻之间有了决定,看着前方通往不同方向的路,王子君挥手想要拦截一辆出租车。可是就在他挥手的时候,一个可怕的想法,突然出现在了王书记的心头。

    没钱了,自己一分钱都没有了!王书记看看手里的股票,想想自己的口袋空空如也,挠挠头,干笑起来,刚才这一激动,把钱全都换成股票了!

    这股票虽然是好东西,而且还会成倍的接着涨,但是问题是现在,它不能当钱花啊。

    唉,算了,走走路看看夜景也不错。摇摇头的王大书记,决定先坐上出租车,到了君诚量贩,让秦虹锦出来付车钱就是了。打定主意之后,王书记就慢条斯理的边走边等车。

    “叮铃铃……”

    一阵清脆的自行车铃声从身后响起,王子君扭头看过去,但见几个清纯秀丽的女大学生,正骑着自行车从他的身后飞驰而过。

    “颖儿,你那剧本写得真棒,别说那心高气傲的夏陆风了,我看,就是咱们赵老师都被震住了,这一次,我看咱们不拿奖都难哪!”

    “你不看颖儿是谁啊,颖儿可是咱班的大才女,大才女,我看,今天你请客算了,也算提前庆祝一下嘛!”

    “你呀,就知道吃!减肥都是吃饱了之后!”

    清脆的笑声之中,身穿着嫩绿色小风衣的林颖儿蹬着她那辆小巧的自行车飞驰在马路上,轻风吹动长发,更显得几个女子神采飞扬。

    虽然这剧本大部分不是自己改的,但是听到同学们的夸奖,林颖儿还是很高兴,心中情不自禁的想到了那个气宇轩昂的王子君。这家伙现在在干什么呢?说不定他正在哪个村里和农民伯伯们谈心呢。

    心中念头闪动的林颖儿,想当然的给王子君同学安排了一个不错的去处之后,心里偷偷的乐了。正当她想入非非的时候,猛一抬头,恍惚看见那个讨厌的家伙正向自己招手呢。

    “林颖儿,林颖儿……”

    王子君看到林颖儿,立刻像是碰到了救星,别的先不管,咱借点回家的钱再说。

    不会是幻觉吧,自己刚刚想到他,他怎么就冒出来了?林颖儿脸色涨得通红,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欣喜不已的林颖儿赶忙将车在王子君面前停下,欢快的问道:“王子君,真的是你么?”

    王子君淡淡的笑着,嘴里反问道:“可不是我么?”

    林颖儿看看一块儿结伴回家的同伴,脸上有些羞涩,王子君见状,赶紧老老实实的说道:“当然是我了,我今天回家。”

    “你刚回来就来找林颖儿,是不是对她有什么想法啊?”一个身材娇小,留着齐耳短发的女生,一见这男孩子长得一表人才,不等林颖儿开口,就调侃道。

    这女生虽然人长得娇小,身材却是玲珑有致,尤其是胸前那对小兔子,更是高耸不平,让人一看难免心潮澎湃。

    王子君看看这仿佛小辣椒一般的女孩子,呵呵一笑,老老实实的说道:“不是,我也是碰巧了。”说话之间,他就对已经被同学的调侃羞红了脸的林颖儿道:“颖儿,带钱了没有?”

    当时的大学女生,思想还不如现在这么解放,一个个虽然憧憬着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但是一旦真的面对,那还是会脸红的。

    林颖儿也不例外,同学的一句话像是戳破了她的心事一般,此时听到王子君问她,本能的点了点头。

    “先借我二十块钱,嘿嘿,一不留神把钱给花光光了!”王子君不以为然的笑着,但是一张手已经伸到了林颖儿面前。

    不管是林颖儿本人,还是她那些同学,此时一个个全都目瞪口呆。谁也没料到,这个高大帅气的男孩,找颖儿居然是为了借钱。

    一呆之下,林颖儿将自己的钱包掏了出来,然后就把钱递给了王子君。

    “颖儿,我回头就还你。”

    听着这还在耳边环绕的话,看着那绝尘而去的出租车,林颖儿不由得咬着嘴唇,心中暗骂道:“这个死东西……”

    一会儿功夫就到了君诚量贩。从出租车上下来的王子君,看着眼前熙熙攘攘,人头攒动的君诚量贩,一丝欣喜之意油然而生。

    虽然还不是客流量最多的时间,但是从超市门前那成排成排的自行车来看,就足以看出来君诚量贩的生意是如何的火暴。这也难怪,毕竟是江市的第一家量贩,价格便宜而且品种繁多,客流少了才怪呢。

    看来,这秦虹锦打点的还不错。

    虽然是晚上了,量贩里一排排连在一起的灯管还是将量贩照耀得好似白昼一般,身穿着绿色工作服的服务员,在一排排货架的四周不断地走动,偶尔向顾客解释着什么。

    看来,这服务员的态度还不尽如人意。顾客是来这里买东西的,不是来听你讲课的,更不想让你像只眼睛似的在后面盯着。以后,还得交待服务员注意,除了最起码的礼貌,不得主动跟顾客询问想要什么。如果顾客只是来这里消遣一下呢,你也得让他有舒心的感受,他喜欢上了这里,下次肯定还会再来的。

    王子君在购物的人流中观察了一会儿,心里暗暗有了打算,脚步就朝超市的办公室走去。

    “老东西,你敢偷东西!”

    正当王子君想要上楼时,一声大吼突兀的在量贩之中响起。

    本来就热闹非常的量贩,在这瞬间,就是一阵的沉静,不过随着这瞬间的沉静,不少人就循着声音发出的方向看了过去。

    王子君呆了一呆,也随着人群朝着那个方向看了过去,就见在收银台的外围,一个保安两手死死的抓住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一脸的得意。

    对于在量贩里偷东西的事情,王子君也见过不少,不过此时看到被抓住的是一个老人,他的眉头还是本能的皱了一下。

    “你撒谎,我没有偷!”老太太的神色也很激动,青筋暴露的双手奋力的想要挣开,只是,那保安如何肯依?

    “你没偷这是什么?你的小票上明明写着食盐三袋,你包里为什么会有五袋?”那保安得意的晃了晃手中的食盐,大声的说道。

    “这两袋食盐是我买香油的赠品。”老太太一听这话,更是着急,不过脸上却是理直气壮。

    那保安一听这话愣住了,赶紧冲着收银员喊道:“小郑,咱们买香油还有赠品么?”

    “有过,不过是三天前的事情了。”收银员稍微沉吟了一下,就一口咬定道。

    那保安立刻像是上足了发条的闹钟一般,底气十足的冷笑道:“你这老太太,偷东西就偷东西吧,还拿这理由来搪塞我!我告诉你,今天你必须加倍赔偿,不然的话,别怪我抓住你在这里示众!”

    “我没偷,我真的没有偷,这真是搞活动的。”老太太说话之间,眼泪就从她的眼眸之中流了下来。

    “哭什么哭,偷了东西还哭!你别倚老卖老好不好?只要是偷了东西,任何人都得同样对待!”那保安一边晃着手里的食盐,一边劈头盖脸的训斥道。

    “我说过没有偷,就是没有偷,就是警察来了,我也没有偷!”老太太猛地抬起头,气愤的说道。

    “人证物证都在,你还敢狡辩?要我看,我们量贩前两天丢的两桶油八成也跟你有关!小王、小赵,你们把她拉到门口,让大家都看看!”那保安越说越起劲,冲身后的两个年轻保安吩咐一声,就想把老太太往外拉。

    王子君站在一旁,沉喝一声道:“够了,把人放开!”

    七嘴八舌的顾客一听王子君的话,纷纷让开了一条通道。那保安看看半路上冒出来的王子君,嘴里不三不四的嘟囔道:“你是哪根葱啊,来我们这里充什么大瓣蒜!”

    “在这件事还没有完全调查清楚之前,你就敢口口声声说老人家是小偷,这是不是太武断了?”王子君看着那保安,沉声的问道。

    那保安冷哼了一声,不快道:“没有调查?谁说我没有调查,她偷了东西还说什么做活动的商品,我不是问了么,这个促销活动三天前都已经结束了。”大汉说话之间,又朝着王子君上下打量了一眼,冷冷的说道:“莫不是你就是她的同伙吧?”

    “你应该到老人家拿货的地方查一查,看看是不是有还没有完全收起来的活动贴,就算老人家拿错了,你也不应该这种态度。”王子君说话之间,一伸手就将那保安抓老人的手扒拉开了。

    “小子,你找打!”那保安大概觉得众目睽睽之下,自己的尊严遭遇了挑战,一卷袖子,就准备和王子君干仗了。

    “朱子朝,你干什么?”清脆的声音之中,已经换了一身干练小西装的秦虹锦,此时更显现出来一个白领丽人的风采,一边说,一边快步从楼上走了过来。

    那叫朱子朝的保安一听到秦虹锦的声音,脸上立刻露出了微笑,恭恭敬敬的汇报道:“秦总,我们保卫科刚刚抓到了一个偷东西的老贼,正在这里处理呢。”

    秦虹锦朝着老太太看了一眼,眉头就是一皱,不过当她看到站在老太太跟前的王子君时,眼中却是闪现出了一丝的喜色。

    “子君,你回来了。”秦虹锦声音轻柔。

    冲秦虹锦点了点头,王子君淡淡的说道:“这老人家既然说她是按活动商品拿的,虹锦,你跟我一起去看看。”

    秦虹锦点了点头,然后快步走到那老太太身前道:“大娘,咱们去看一看。”

    中年大汉看到自己服服帖帖的秦总对这个年轻人如此的客气,心里一惊,依照他多年为人处世的经验,此人的地位肯定非常了得!

    看着走在前方的老太太、王子君和秦虹锦,心里像揣了一只小兔子似的惴惴不安。

    走到货架前一看,那排香油货架上挂着的促销黄牌正在半空中飞舞,那大汉的心一下子沉入了谷底。

    瞬间就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的秦虹锦,迅速明白过来。那秦虹锦的反应也是出奇的快,低声对服务员道:“去拿一个八折卡,再拿一条床单过来。”

    说话之间,她就来到老太太的身前,诚恳的说道:“大娘,这搞活动的价格,是我们的服务员没及时收取,给您带来了不便,我代表量贩里的工作人员,给您老赔礼了!这是我们超市的贵宾卡,您享受优惠!这条床单,给您道歉了!”说话之间,秦虹锦就很是郑重的对着那老太太弯下了腰。

    一场风波在秦虹锦的处理下,很快就摆平了,老太太拿着秦虹锦赠送的八折卡和那床单,也离开了超市。围观的顾客,对于秦虹锦的处理也觉得很满意,一个个都散开了。

    朱子朝在秦虹锦道歉之时,就已经坐立不安了,心知这次恐怕是惹大祸了。不过此时,秦虹锦可没有时间理会他,她的心思都在那翘首以盼的王子君身上。

    “刚才的那件事情,只是凑巧了。”秦虹锦说话之间,泡了一杯酽茶放在王子君跟前,光闻那香气,王子君便已醉了三分,看向秦虹锦的眼神,也多了一丝柔和之意。

    说起来,此时的秦虹锦也很是懊恼,这量贩不管怎么说,都有着王子君的一半,这王子君轻易不来,一来竟碰上了这种事情。 -/

    王子君看着浑身上下充满了干练的秦虹锦,轻轻一笑道:“我知道这只是凑巧了,不过,你有没有看出我们量贩的不足之处?”

    “我等一会儿就吩咐下去,加强对服务员的培训,确保顾客是上帝。另外,再把保安队长朱子朝开除了。”秦虹锦沉吟之间,就做出了决断。

    “这倒不用,你不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就算你今天处理了一个朱子朝,还会有更多的朱子朝出现。咱们眼下需要做的是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王子君端起水杯喝了一口道。

    从根本上解决,秦虹锦的脸色凝重起来,她在一边缓缓的坐下,轻声的问道:“你想要怎么解决?”

    “虹锦,对于量贩以后的发展,你想过没有?”王子君朝着秦虹锦看了一眼,轻声问道。

    “我想了不少,我觉得江市这么大,咱们一家量贩很显然难以顾忌这么大的地方,我想,干脆多开两家,遍地开花,统一经营,就可垄断江市的零售市场。”说到这里,秦虹锦脸色变幻之间,秀美的眉头皱了皱道:“现在在红旗路那边,听说也开了一家超市。”

    秦虹锦本来就风姿绰约,十分的出众,再加上此刻聚精会神的思考问题,那专注的神情更是让人怦然心动。王子君近距离的挨着她,只觉她身上很香,刚开始还不觉得,待了一小会儿,就觉得晕头转向,内心里有些热浪鼓涌,一股生理的本能从身体的某个角落暗暗的升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