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三六章 是条龙,也得给我盘着
    周爱国坐在硬硬的椅子上,再也没有了先前意气风发的模样,犀利的眼神也是灰蒙蒙的,这三四天来,真是让周爱国彻底见识了一把什么叫人情冷暖,什么是世态炎凉。

    自从他的刑警大队大队长被免职之后,原来的狐朋狗友都像是从人间蒸发了似的,先不说很多同事对自己淡漠了很多,就是那次妻子忘了带钥匙,来单位找他,那门岗值勤的小兵愣是没给她一个好脸色。

    对于自己落得这番遭遇,他心里自然明白是为什么。不过,他到现在也不后悔什么,作为一个热血沸腾的男人,他觉得巴结领导是必要的,但是,对于帮助过自己的王子君,有些原则他不能碰,那会有违他做人的良心。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还会这么做的。周爱国一个人呆着的时候,心思就转到了江园那顿宴请,只觉内心里豪情万丈。

    “周指导员,所长让你去开会。快点啊,就等着你了!”办公室那漏风的门,啪的一声被人推开了,一个穿着联防队员服装的年轻人皮笑肉不笑的对周爱国说道。

    这人冒冒失失的进来,当然是极不礼貌的,依着周爱国原来的脾气,早就劈头盖脸的训斥一顿了,但是现在,他什么都不说,把这些小事都忍下了,先不说他自己此时正处于人生的低谷,单单看看派出所所长杨而成的态度,又怎么能怪其他小兵怠慢自己呢?

    想不到自己有朝一日,居然会沦落到来当杨而成的属下!周爱国自嘲的笑了笑。唉,真是风水轮流转,明年到俺家啊。

    当年,这杨而成因为工作不力,被自己狠狠的熊了一顿。恰恰又赶上局里的双向选择,即:兵挑将,将挑兵。当时,周爱国年轻气盛,从工作实际出发,提出来一个口号,刑警队不养闲人,不养庸兵,要的是精兵强将,流血流汗不流泪,掉皮掉肉不掉队。因此,这杨而成理所当然的被拿下了,灰头土脸的调离了刑警队,熬了这么多年,没功劳也有苦劳,总算弄了个派出所所长借以安慰。现在自己来到他这地盘上当兵,能让你周爱国舒坦了,那就太不正常了!

    周爱国心里这么想着,又想想王子君的意气风发,不觉受了几分鼓励,该死鸟朝上,不死万万年,我怕他杨而成干什么!

    想到这里,周爱国还是昂首挺胸,抬脚走进了杨而成的办公室,刚刚进来,就听见杨而成正大声骂人:“他娘的,你们就不会悠着点花?真想有了一顿充,没了敲米桶啊?这五十块钱可是咱所里一个星期的办公经费啊,你们咋能一顿给我吃完了?啊?饭桶啊还是要饭的?……,你们几个都给我听着,想干,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干活,不想干的话,趁早给我滚蛋!”

    五十块钱,这几个字就好似一把尖刀刺进了周爱国的心头,他已经明白这杨而成是在骂谁了。

    这五十块钱的去向,周爱国是知道的。他来派出所报到的第一天晚上,就被杨而成派了出去,说是让他蹲点,靠山村经常丢牛,让他带两个联防队员在那里盯着。

    心中虽然多少有些不痛快,但是干啥吆喝啥,这点规矩周爱国还是知道的。因此,周爱国也不推辞,领了命令就蹲点去了。不过当他在夜晚蹲守的时候才知道,这丢牛的事情,最早的一起,也是去年的事情了。杨而成让自己在这里蹲守,其用意根本就不是让自己破案的,目的只有一个,变着法儿的折腾他呢。

    知道真相之后,周爱国只觉心里窝了一肚子火,不过,他还是忍着坚持到了天亮,人在屋檐下,低低头死不了人的,这口气,他周爱国忍下了。

    人是铁,饭是钢,辛苦了一夜,周爱国当然一无所获。第二天早上,农民兄弟开始下地干活之后,周爱国就带着两个联防队员去吃饭,这五十块钱,就是那个时候花的。

    办案的时候花钱吃饭,这原本就是天经地义的,没想到这杨而成对着两个联防队员大吼大叫,这番用意当然是一目了然的。

    心中念头闪动之间,一股怒意就从周爱国的心头升了起来。门也不敲,径直就走了进去。

    杨而成三十多岁,瘦小的身躯配上头顶的大盖帽,给人一种沐猴而冠的感觉。黝黑的脸膛,一对不大的眼睛却是贼光发亮,周爱国曾经坏坏的想,长成这副模样,好歹这皮囊是爹娘给的,不怪你,但是你再跑来当警察,就是你的不对了,试问,就这种贼眉鼠眼的面孔,怎么让人民群众从你身上看到正义感呢?

    “周爱国,你怎么回事?也不是第一天上班了,连这点最起码的礼貌都不懂,你记好了,进我这屋里来,必须得先敲门,你出去,重新敲门进来!”杨而成看着推门而入的周爱国,越发的恼火,丝毫不给面子的大声吼道。

    推门而进在乡下也算不了什么,杨而成这番的较真当然不是为了这个细节,他就是想给周爱国难堪的。此时的他,恨不得将眼前这个家伙狠狠的揍上一顿,但是最终他还是没有开口。

    “听到了没?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出去,我让你重新敲门进来!”杨而成此时更加起劲了,本来就对周爱国就有宿怨,如今机会可是来了,逮住个折腾这鬼孙子的机会,他岂能白白放过?更何况他周爱国前脚调来,魏公子后脚就来电话了,吩咐他,要特殊对待一下的。

    看到周爱国不动,杨而成嘿嘿一笑道:“呦呵,到底是刑警队出来的,谱儿摆得还挺大的,周爱国,你真以为你还是刑警队的大队长啊?周大队长,你给我醒醒吧,这里是派出所,在这里,我不管你以前是干什么的,但是现在,你必须得听我的。”

    杨而成说话之间,端起茶杯喝了口水道:“我还以为你刑警大队长有什么本事呢,原来也是酒囊饭袋啊,我让你人尽其才,各显其能去了,你抓的偷牛贼呢?在哪儿了?你没找到一条线索不说,倒是弄回来一张五十块钱的饭条子,哼,你以为你是谁啊,办个屁大点的案子就敢胡吃海喝?”

    周爱国何曾这般被人羞辱过?一张脸憋得通红,手指攥得咯咯作响,身体都气得浑身发抖了!

    “怎么?不服气啊?不服气你别来啊,你继续干你的刑警队长去,老子还告诉你了,在老子这片地儿上,是龙你得给我盘着,是虎,你也得给我规规矩矩的卧着!哪有你张牙舞爪的地儿!”

    “你说什么?”实在忍不下去的周爱国,猛的上前一步,双眼紧紧地盯着杨而成,眼里都充血了。

    杨而成从心中就对周爱国有一种本能的惧怕,此时看到周爱国这幅模样,只觉汗毛都倒竖起来了。

    “你要干什么?你想要干什么?你想打我是不是,好啊,那你打呀,不敢打你周爱国就是小娘养的!”杨而成色厉内荏的一把抓住周爱国的拳头,大声的吼道。

    周爱国此时再也忍不住了,他拳头一伸,一拳就打了出去。周爱国作为刑警大队长,那可是练过的,就这一拳,就把杨而成打倒在了地上。

    杨而成倒地的瞬间,就大声的喊道:“打人了,周爱国打人了!”

    在杨而成的吼声之中,几个联防队员跑了过来,将他们两人七手八脚的拉开了。

    “将周爱国给我铐起来,我要带他去局里,我要找魏局长去评评理。”杨而成看到有人进来了,声音叫得越发的响亮,不过,这些联防队员虽然有心巴结一下杨而成这个所长,但是面对周爱国那炯炯有神的目光,还是没有一个人敢动。 半./浮生~  更新快

    “周爱国,我跟你没完,我得让你为你的冲动付出代价,一个指导员你嫌窝囊不是?连这个职位你也保不住了!”杨而成指点着周爱国,气急败坏之下,嘴里恨恨的吼道。

    心中升起了一丝后悔之色的周爱国,缓缓的走出了杨而成的办公室。他心中清楚,这件事情一出,他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眼下魏晓金正拿着放大镜弄自己的事呢,这杨而成这么一告,无疑给他找了个借口,这个指导员可能就真的当不成了。

    就在周爱国心里黯然之际,一个联防队员跑了过来,口里汇报道:“杨所长,杨所长,局里刚才来了电话,说魏局长马上就要到了。”

    正在大声喝骂的杨而成,听到魏局长要来,越加的得意,他骂骂咧咧之间,更是大声的吩咐道:“通知所有在家的人,都给我在门口候着,排成两队,夹道迎接魏局长。”

    对于这种事情,周爱国本不想来的,但是仔细想想,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事已至此,干脆他娘的撕破了脸皮,大弄一场,大不了这个警察,老子不干了。

    二十分钟之后,两辆桑塔纳车从远处飞驰而来,跑在前面的并不是魏局长那辆带警号的桑塔纳,而是一辆黑色的桑塔纳轿车。随着两辆车停下来,就见魏云龙和一个中年人走了出来。

    杨而成一见到魏云龙,那就好像见到了亲爹一般,两腿立马就跑了过去。嘴中更是热情无比的说道:“魏局长,欢迎您来视察工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