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四三章 你是我一个人的拼命三郎
    一般书记县长下来,所去乡镇的领导班子都会早早的在两乡交界处迎接,这是官场里一条不成文的规矩。不是为了别的,就冲着一个懂事明理。别看领导见了这等场面会劈头盖脸的吵你一顿,说此举大可不必,但是心里还是很受用的。只是这一次,孙良栋临行前特意交代,不让通知任何人,包括西河子乡的党政办。

    在**十年末期的乡下农村,一辆小车都不常见,现在一下子来了这么一溜乌龟壳,引得路下纷纷驻足,停下来看热闹。

    就在这车队刚刚停在西河子乡政府门口时,一辆警车刚好在他们前边停了下来,因为从不同的方向而来,所以警车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后面跟了一队县里的领导。

    警车呼啦打开,蓬头垢面的陈云帆一下子被推了下来,如果不是他事先有所防备,恐怕一个狗啃屎是免不了的。踉踉跄跄的陈云帆在勉强站直了之后,就看到身后一排小轿车钻出来一个个风度翩翩的领导。

    作为记者,陈云帆的目光当然是犀利的,那一瞬间,陈云帆就断定这些人应该是政府官员,嗷的叫了一嗓子,就冲了上去。

    “各位领导,警察打人了,这光天化日之下,还有没有王法啊!”

    孙良栋等县委常委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们居然在西河子乡政府门口遇上了这种事情,一时间,心里就有些疑惑,这是怎么了,电视里经常见到的拦轿喊冤,莫非就是这等场面?

    钱学斌和洪安泽两人彼此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惊喜,暗忖,真是打个瞌睡送枕头的就来了,有了这种事情,我看你王子君还有什么可说的!

    害怕这种事情被别人云淡风轻地揭过去的钱学斌,大步流星的来到陈云帆身旁,温声安慰道:“同志,有什么事情你尽管说,每个党员干部都是人民公仆,我们会还你一个公道的。”

    胡大发已经带着几个联防队员追了过来,但是不等他们挨近那陈云帆,满脸正义的钱学斌就厉声的喝问道:“你们要干什么,作为一个执法部门,执法手段居然如此粗暴,性质太恶劣了,今天这个事情,县委县政府一定会责成有关部门调查清楚,该处理处理,给人民群众一个交代!”

    孙良栋眉头一皱,心中升起了一丝不悦,这钱学斌二话不说,上来就拍板表态,做得就有点过了,那县委县政府岂不你想代表就代表的?那我这个县委书记该往哪儿搁呢?

    人活一辈子,区别是生下来就定好的。有的人是辣椒苗,有的人是冬瓜苗,各有各的前程各有各的道儿,冬瓜长不成辣椒,辣椒长不成冬瓜。难能可贵的是,你得分清自己是辣椒还是冬瓜。一句话说到家就是你得摆正自己的位置再说话,你他娘的一个副书记,怎么能代表得了县委县政府呢?我本人不在,你吹吹牛也就罢了,这当着我的面儿你都敢放这种屁话,这不是分明不把我这个一把手放在眼里嘛。

    孙良栋虽然心里大为不悦,表面上却不好跟钱学斌计较什么,毕竟,今天他是来乡里看粮油深加工项目的,不是为了跟其他常委们计较这些弯弯绕的。

    英雄的胡大发,此时已经意识到了大事不妙,就算这件事情是所长交代给他的,但是打人就是不对的,现在这个官架子十足,还有点面熟悉的领导,一说话就提到了县委县政府的高度,恐怕就是在洪北县的县委领导了。

    唉,这能是谁呢。

    胡大发其实是个十足的电视迷,晚上只要不出去巡逻,值班时间基本上都是抱着电视看了。只是,这新闻播出时间都让他用来屙屎撒尿打牌去了,哪里顾得上管这些掌管县里大权的胖脸究竟姓甚名谁呢。只觉钱学斌面熟,愣是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这张脸。

    就在这时,听到消息的西河子乡纪委书记左运昌跑了过来,他一看这阵势,心中就有点发慌,但是作为乡里在家的领导,他还不得不硬着头皮迎了上去。

    “孙书记,牛县长。”左运昌就好似一个拘谨的小学生,恭恭敬敬的向领导们问好。

    两位领导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但是钱学斌却来了劲,他一指大口喘气的陈云帆,厉声的喝问道:“左运昌,你们乡里的工作是怎么做的,为是征地就非得使用这种强制手段?你看看,你过来看看,这就是老百姓的脸,我看,你们纯粹是官大衙役横,工作太武断了!”

    “我们每次开会都反复强调,乡镇处于最基层,要带着感情去做工作,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问题是,我们的每一名干部职工,都要把老百姓看成自己的衣食父母,而不是管理对象,你们就是这么做的?同志们,咱们能不能换位思考一下呢?如果今天挨打的是你自己的亲人呢,你心里的感受是什么样的?他王子君太能发号施令了,你马上派人把他给我叫来,如果他交代不出个子午丑来,这个一把手就别干了!”

    对于征地这里边的周折,左运昌知道的并不清楚,此时见钱学斌话说得如此难听,再看看灰头土脸的陈云帆,脑袋嗡了一下,暗叫了一声不好。

    对征地户用点手段,这再正常不过了。只是,这王书记偏巧碰上盯子户了,而且,还正好让县领导撞个正着,这下,恐怕王书记要栽了!

    对于王子君这个年轻的书记,开始的时候左运昌还有点看不起,嘴上没毛,办事不牢啊。仗着自己有点家庭背景,到基层镀金来了!这是当今一大特色:拼爹一族嘛。但是随着王子君将一个个棘手的问题妥善解决,左运昌对于王子君的印象不断好转,尤其是西河子乡二十所小学的翻新,这王子君能坐做心不动、口不馋、手不沾,更是让左运昌大为惊叹,这年轻人不简单呐!

    “钱书记,这件事情……”左运昌脸色变幻之间,赶紧解释道。

    “不要给我解释这些,这些话孙书记不喜欢听,牛县长也不想听,我们做工作,不是光看政绩,还要看看社会效应。三个有利于怎么说的?凡事要看人民群众高兴不高兴、满意不满意,答应不答应!你们是怎么做的?啊?”

    “今天,我先在这儿表个态:不管此事涉及到谁,一经查处,绝不手软,一定要给我们这位农民兄弟一个明确的交代,县委县政府也要以这次事件为契机,在全县干部中敲响警钟,以此为戒。招商引资可以发展经济,发展经济才是硬道理,这一点无可非议。但是,需要强调的是,我们要的不仅仅是金山银山,我们还要人民群众这个靠山!您说是不是孙书记?”钱学斌的话语,说的正气凛然,最后又把球踢给孙良栋了。

    “这个卑鄙的家伙,真够狡猾的。”孙良栋此时也只有叹了口气,钱学斌已经讲话说到这种份上,自己不表态也不行了,再说常委会之前,自己也答应了钱学斌的,就算是对他支持自己的回报吧。

    心中主意打定,孙良栋就咳嗽了一声,一脸凝重道:“同志们,发生这样的事情,我很痛心哪。县委县政府一班人,本来是乘兴而来,要表扬一位好干部的,却没想到见到的竟是这么一副场景,我的心情十分沉重。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再耐心的做做思想工作呢?为什么就不能先讲理、后处理呢?这些农民兄弟是党委政府的敌人么?”

    就在县委书记发表着语重心长的讲话时,那已经喘过来气的陈云帆已经大声道:“说得好!领导,我是都市报的陈云帆,我要向您举报你们后屯村对我非法拘禁,几个警察来了不但不解救,还对我动用私刑!”陈云帆气愤的说着,手指指点着战战兢兢的胡大发,脸上都是忿恨之色。

    正讲得慷慨激昂的孙良栋,一听这陈云帆的身份居然是记者,猛然觉得自己的脖子像是被掐住了似的,半响都喘不过起来。

    自己批判了这么半天,他娘的根本就没有人家王子君什么事,村民违法拘禁人,他倒是有点领导责任,而乡派出所的事情,那就只能找县公安局了。

    他的脸色不好,钱学斌的脸色更不好,正得意的他在陈云帆这一嗓子喊出来之后,将他钱大书记的宏伟计划,给弄乱套了。尽管他刚才讲的话都不错,但是那份谋划已久只等实施的计划,可就被搅和得面目全非了!

    他们两个脸色不好看,县长牛万晨却是扬起了笑容,他跨前一步扶住陈云帆道:“记者同志,让你受委屈了,你放心,县政府会针对此事尽快处理,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面对这么多领导的关心,陈云帆激动不已,想到刚才二话不说上来就挨了一顿揍的窝囊劲儿,他大声的说道:“领导,就是他先动的手。”说话之间,一指胡大发道。

    就在现场有点混乱之时,王子君带着张民强赶了回来,一看现场的情形,王子君就赶紧迎了上去。

    “王书记,这是怎么回事?”牛万晨不待孙良栋说话,就沉声的问道。

    王子君看着斗志昂扬,一副不报此仇誓不罢休的陈云帆,心里偷偷的乐了,但是嘴里却低沉的说道:“牛县长,今天我带着乡里的干部去后屯村处理征地的事情,他们村长说抓了一个小偷,要移交给派出所,在移交的过程中,乡派出所的同志可能对小偷怨恨太深,直接动手了,这件事情被我制止了,让他们先带人回来,等处理完征地之事,我再和派出所商量一下怎么处理这两个打人的同志。”

    王子君说到这里,万分委屈的说道:“孙书记,牛县长,两位领导也知道乡派出所虽然名义上应该在乡里领导下开展工作,但是实际上,作为乡政府,我们对派出所的约束力太小了,他们也是受县局直接领导的,关于这一点,乡里也没有办法。”

    牛万晨和孙良栋对视一眼,知道王子君说的都是实情,如果拿这件事情和王子君说事,也说不过去,再说,作为县里的领导,他也不希望把西河子乡派出所误打记者的事情弄大了,万一上纲上线给扯到行政乱作为上来,作为县委书记,他能好过了?

    临时工吗?用来顶罪再合适不过了,更何况他们还真的是联防队员呢。

    “王书记,你派人将陈记者安置一下,至于这件事情嘛,你们乡里酌情处理,我看那乡派出所的所长,干脆调离算了。”孙良栋很是老辣,直接将问题推给了王子君。

    王子君虽然不想和这个记者再纠缠什么,但是对一把手踢过来的皮球,也只能硬着头皮接过来。

    这一件小小的风波,很快就过去了。重新提起来兴致的县委一班人,在王子君和张民强的一路陪同下,对粮油深加工项目的用地情况进行了现场检查。

    当天,在洪北县的晚间新闻上,第一条就是孙良栋带领县委四大班子领导到西河子乡进行调研,在画面上,孙书记兴致勃勃的和后屯村的孟支书亲切交谈,不时的比手画脚说着什么,显得很是平易近人。

    在孙书记的身后,县长牛万晨笑容满面,不断地冲四周频频点头,时而聆听,时而指点江山,而站在他们身后的副书记钱学斌,脸色却并不是那么好看。

    和领导的实地视察相比,西河子乡派出所长赵子跃的停职决定,就好似一块投入大海的小石头,消散在了无尽的大海里。

    走出县政府的大门,王子君就觉得自己浑身上下一阵轻松,随着征地的顺利完成,粮油深加工项目的动工也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中,虽然有张民强和裘加成盯着,但是王子君还是忙得手脚不着地。

    县里的领导们为了表现出对于这个粮油加工项目的重视程度,专门建立了一个周汇报制度,每一周,王子君这个书记都要进县里亲自给领导们汇报一番。

    已经是深秋了。金黄金黄的落叶轻轻的颤抖着,从树下簌簌落下来,将快乐的涟渏扩散到每一个人的心里。王子君从县政府出来,只觉天是蓝的云是白的到处都是秋高气爽的气息,站在满是落叶的大街上,长长地吐了一口气。

    “叮铃铃……”

    清脆的铃声,从王子君的皮包之中响了起来。听到这铃声,王子君就找了一个人少的地方,把那大得好似砖头一般的大哥大拿了出来。

    打电话的是秦虹锦。电话那头,秦虹锦的声音幽幽的,充满了一种艾怨,柔情似水,缠缠绵绵的说了一通我好想你之类的情话之后,又娇又嗔的对王子君汇报道:“亲爱的,现在咱们买的几支股票已经涨到十五块了,咱们出不出手?”

    十五块?王子君的心里一喜,尽管这几支股票要疯长是意料之中的,但是一旦在现实生活中得到验证,还是让他觉得欣喜不已。

    “哎呀,你个小东西,着什么急啊?先稳住了,不要急于出手,股市还在涨,我觉得这几天可能会掀起一个**,等到了二十块的时候,你就开始卖出吧,千万不要再等了!”

    此时,在电话的那一头,一身纯白毛衣勾勒出曼妙身材的秦虹锦,正用那涂了红色指甲油的纤纤素手拿着一部小巧玲珑的电话,耳语似的呢喃着,满脸都是笑容。

    在她办公室门口,一个是她助理的短发年轻女子,一看老总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识趣的停下来了。在她看来,秦总什么都好,做生意英明果断,对待公司的工作人员,也是很有一种旁人难及的亲和力,只是有一点,让她这个助理觉得十分可惜。

    在她看来,眼前这个生意场上纵横驰骋的女人,本应该是一个个高高在上的女王,可是看她现在这副打电话的模样,那分明是一个沉浸在爱河之中,智商几近为零的傻傻的小女人!

    什么男人有这么大的魅力,将秦总迷得晕头转向,打电话的时候,连大声都不舍得用?

    “嗯,我知道了。你工作起来不用那么拼命,你只是我一个人的拼命三郎,你记得吗?对了,前天听一个养生专家说冬天吃萝卜最好了,你让你们伙上的厨师多弄些羊肉,炖萝卜汤喝。”秦虹锦轻声细语的叮嘱道。

    十多分钟的时间,就在这种叮嘱之中过去,对着电话聊聊我我了半天,秦虹锦才从你侬我侬的私语中醒过神来,恋恋不舍的挂了电话。

    脸色有点红晕的她过了半天,才缓缓的坐了下来,不经意间看到助理那似笑非笑的眼神,聪慧的女子立刻明白了这助理的意思,杏眼圆睁地看了对方一眼,然后沉声的吩咐道:“对不起,我提醒你一句:进我的办公室,任何人没有特权。你去通知一下策划部,就说东苑那边准备加盟的那个店,暂时先缓一缓。”

    助理赶忙点头,难为情的站起身,歉意的说道:“秦总,对不起,事情紧急,我没敲门就进来了。您放心,下不为例。我这就去,不过您提前也得有个心理准备,要加盟咱们的那个胖子,可是个牛皮糖一样的主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