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五二章 让马儿跑 先让马儿吃饱草
    申兰龙一听王子君这三个字,身体也是一颤,又是这个王子君!不对啊,常委会不是已经决定调离他的职位了么?

    “怎么?常委会的决定不是刚出来不久吗,怎么还弄这一出朝令夕改的事啊?”申兰龙嘴上替洪建国打抱不平,心里却暗暗为自己叫屈,这洪建国是一块烂泥巴了,估计这次是走不掉了!

    “朝令夕改?你觉得县里的领导愿意改吗,不改是因为没有办法!王子君昨天晚上联合谢春来突然发力,一举把钱少方一伙人一网打尽了,硬是在县委家属院里,当着孙书记钱书记五六位常委的面,大摇大摆的把钱少方给带走了!”

    “杀人栽赃,估计这钱少方是出不来了!我现在才算明白了,大家都觉得‘春风得意马蹄疾’不是一句好话,那是因为这话后边还跟着一句‘一脚踩空摔死你’啊。”洪建国一口气说完这些,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只觉心里一阵发冷。

    此时的申兰龙,也觉得嘴唇有点发干,这王子君真是一个猛人哪,在这种情况下,常委会虽然有了决议,但是也只有被搁置下去,不然的话,昏庸这个词,可就戴到孙良栋等人的头上了!

    “那钱书记这次也难逃干系啊!”洪建国感慨了一句,幽幽的叹道。

    申兰龙的神色,变得更加的难看,因为他的靠山就是钱学斌,现在出了这种事情,那钱学斌一倒台,他申兰龙前期的投资可不就栽了?

    儿子杀人,变相承包建设项目,制造豆腐渣工程,不论是哪一条,都能把他从现在的官位上摔下去,更何况,依着王子君打蛇打七寸的性格,那肯定会把钱少方跟钱书记联系起来。

    “洪老弟,想开点儿,以后你有的是机会。”申兰龙也没心思和洪建国唠嗑,勉强带了笑脸,说了句安慰的话,就抽身从洪建国的办公室里走了。

    “洪书记,我们将里边都收拾好了,您还有别的吩咐没有?”在洪建国的内间里帮他收拾衣物的两个女同志,根本就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一身疲惫的从里间钻出来,讨好似的给洪建国汇报道。

    “怎么收拾的,就怎么给我放回去。”洪建国此时就觉得一股无名火从心里升上来,冷冷的噎了一句话,就阴沉着脸走了出去。

    老徐看着一脸委屈的两个办公室干事,苦笑一声,安慰道:“按洪镇长的吩咐办,小张,你去找个锤子,咱们再把这牌匾定上去!”说话之间,指了指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取下来的牌匾:鹏程万里。

    小张一脸无奈的看着白白的墙,他是个玩弄笔杆子的,哪里弄得了这东西?费了八辈劲儿好不容易弄下来,八成又做了无用功了!

    不过,再怎么心烦又能如何?此时主任有吩咐,也只能答应一声,再重新把这牌匾订上去了。

    洪北县政坛的变化,牵动着每一个人的神经,而钱少方杀人的事情,更是被传的沸沸扬扬。一向强势的钱副书记,在不少人的嘴里,已经开始变成了前副书记。

    和洪北县以往办的每一件案子相比,这件案子从立案到起诉,简直就是神速,只是短短的时间,这件案子的审理结果就下来了,钱少方被一审判处了死刑。

    钱副书记虽然不服,判决后就上诉了,但是不管是官场中人还是普通老百姓,都不看好这钱副书记的上诉,人们更加关注的,并不是这件即将落下帷幕的案子,而是钱副书记究竟该脚落何处,这才是人们天天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笑料。

    “孙书记,你找我?”王子君来到县委办公室,笑吟吟的朝着孙良栋说道。

    面对笑得一脸无邪的王子君,孙良栋恨得牙根痒痒,甚至有些心绞痛了,但是表现在脸上的,却仍然是一脸阳光。

    近段以来,接连发生的事情,让他这个县委一把手脸上无光,市里的主要领导先后打来了电话,二话不说,狠狠的训了一顿,尤其是主抓政法工作的窦明乐,更是直截了当的问他,还能不能掌控洪北县的局势!

    妈了个逼的,如果老子掌控不了局势,那下边的话岂不是别占着茅坑不拉屎,赶紧靠边站呢?心中虽然暗骂不已,但是他嘴里还是赶紧陪着笑,一边辩解说自己受了蒙骗,一边拍着胸脯向诸位领导全力保证,一定会戴罪立功,尽全力处理好这一系列的事情,给领导交一份满意的答卷。

    而处理好这些事情,那首要问题,就是要好好的安抚一番王子君这个受害者了。

    “子君来了?快坐吧!”一般情况下,就算副县长来自己的办公室汇报工作,这孙良栋都不会欠一下屁股的,这次却为了王子君大大破例了,不仅站起身来,还走出办公桌,伸出双手握着王子君的手,热情洋溢的客气道。

    孙良栋对自己如此的客气,王子君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尽管从内心里对孙良栋很是有点鄙视,但是他的胸襟早已不是二十多岁心高气傲的小伙子,知道此时再和孙良栋闹得不愉快,对于自己来说也没什么好处,因此,王子君的脸上立刻挂了一副受宠若惊的表情。

    “子君书记啊,最近让你受委屈了,你看,我这是领导无方,听信了小人哪,那件事情……”孙良栋一脸歉意的看着王子君,后悔不迭的说道。

    王子君不等孙良栋把安慰的话说完,就一口截住了,情真意切的说道:“孙书记,要说受委屈,我以前不理解,多少有些郁闷,但是,当我看到孙书记您运筹帷幄,引蛇出动,不动声色之下,就把这件事情的真相大白于天下了,我受这点委屈,又能算得了什么呢!”

    看着一脸真诚的王子君,孙良栋开心的笑了,这人哪,响鼓不用重锤敲,他最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了,王子君这两句话,一下子就把自己从识人不明的庸官拔高到了运筹帷幄的层面上来。

    好!这一招实在是高哇!

    心中对王子君的机灵颇为满意的孙良栋,主动扔给了王子君一根红塔山,夸赞道:“子君书记啊,看着你这个小伙子政治上越发成熟,我心里很欣慰啊。作为党员领导干部,一定要有识大体,顾大局,舍小利,为大义的胸襟,这一点,你比那些干了四个多月了,虽然只是短短的一段时间,却把自己的命运,甚至一些和自己密切相关的一些人的命运,也随之改变了。

    “咦?”

    就在王子君沉浸在往事的回忆中时,一个跺脚搓手的身影突然映入了他的眼帘,看着在凛冽的寒风中冻得瑟瑟发抖的伊枫,王子君朝着小曹一挥说了声,停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