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五三章 顶替门
    吉普车在伊枫的身前停了下来,此时的伊枫,上身穿着色彩明艳的黄色羽绒服,下边穿了一条牛仔裤,臃肿的冬装,依旧掩饰不住她美好曼妙的身材,只不过,那精致的小脸像是被呼呼的北风吹干了,但不难看,她好像有点冷,偶尔哆嗦一下像要哭出来。

    “你这是要去哪儿呢?我送你吧。”王子君朝着伊枫一笑,淡淡的说道。

    “去县城,公交车很快就会来了。”伊枫看到王子君,一时有点心酸,脸色更红了几分。

    “正好,我也要去县里,跟我走吧。”王子君朝着伊枫招手,示意他上来。

    听到王子君说要去县城,伊枫也没有犹豫,直接上到了吉普车之上。这些天因为忙西河子乡的事情,所以王子君有些天没有见过伊枫,此时看着她有点发抖的样子,就关心的问道:“你去县城是想回家吧?”

    “嗯,我妈打电话让我回去一趟。”伊枫看着王子君,轻声的说道。

    “对了,我听说法院招人笔试成绩已经出来了,考的怎么样?”王子君突然想起来自己给伊枫提到过的法院招录,笑着问道。

    “还不错,我报了省法院,笔试成绩第一名。”伊枫轻描淡写的说出来,眼里却有一丝说不出的骄傲。

    第一名?王子君还真没有看出来,这丫头还有这等的真才实学。他王大书记曾经偏执的认为,这世上的女人大致分两等,要么才华横溢,要么容貌出众。当然,有才的不那么养眼,养眼的不那么有才。像林颖儿这种小才女,人又长得漂亮,那是极其罕见的。没想到,伊枫的内秀又让他王大书记大跌眼镜。心里这么想着,嘴里不由得感叹道:“考得好啊,考得真不容易!”

    小曹一直在专心开车,此时听到王子君赞扬,也凑趣道:“伊老师,听到您的成绩,我可真是服了您了!我这辈子,可从来没有考过第一名呢,小时候不知道学习,一看见书都头疼,后来知道学习了,又不用上学了,所以呀,我总结了一个小秘方,我借了一本代数课本,晚上失眠的时候,只要翻开课本,只要看上一眼,眼皮立马就开始打架了,半小时后就呼呼的大睡了!”

    伊枫和王子君两人都被小曹这句调侃逗笑了。伊枫又感叹道:“唉,我这还需要面试呢,能不能考上还不一定,我这个职位只要一个人。”伊枫说到这里,脸上有点患得患失。

    “去得成,肯定去的成。”王子君轻轻一笑,满有把握的安慰道。

    在伊枫和小曹想来,王子君是在鼓励伊枫,但是实际上,他们并不知道,这个男人并不是给他们开玩笑的,别说伊枫的成绩拔尖考了个第一名了,就算伊枫是最后一名,王子君也有本事把她弄到省法院的。

    吉普车的暖风吹着,伊枫冻透了的身躯渐渐恢复了过来。看着身旁这个朝思暮想的王子君,伊枫心里真是百味杂陈。自从那个彩霞满天的傍晚,自己把初吻主动献给了这个男人之后,这个可恶的家伙根深蒂固的住进她的心里了,只是这坏家伙像是心血来潮跑到她这里蹭了一顿饭,吃饱喝足之后一抹嘴就走人了,再也不肯给自己流露半分的爱恋。

    自己考法院,不就是想表现一下给他看看的?

    伊枫的这番表情变幻,王子君看在眼里,心里当然知道这女孩什么心思。只是,他这般冷落伊枫也是善意的,他不想再跟伊枫有过多的纠缠,伊枫是个好女孩,已经有了秦虹锦,自己不能再给她承诺什么,又何必惹她伤心呢?

    车上的气氛,不知道怎么就冷了下来。小曹似乎也意识到不对劲,不再说话,只是专心开车,为了不让车后坐着的两个人尴尬,小曹随手打开了音乐,碰巧播放的是《朋友别哭》。

    大概这曲目本身就是用来让人伤心的,音乐渗进伊枫的心里,就像海水渗进有裂缝的船舱里一样,一点一点的上升,一曲未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孤独袭击了伊枫,她只觉得自己在内心里弱弱的喊了一声“子君”,心里便空荡荡的了,这一声呼喊似乎还有回音,撞得她的骨头都疼了,痛楚瞬间就辐射了全身,伊枫被心里的伤感呛着了鼻子,有种酸酸欲哭的感觉。

    “你回家吗?”王子君看了看沉默不语的伊枫,心里多了一丝不忍,声音不觉就轻柔了几分。

    “我去江园”,伊枫嘴中轻轻地吐出了这两个字之后,就将头扭向了车窗外,她紧紧的咬着牙,一滴晶莹的露珠,在她的眼角不断地闪烁。

    江园作为洪北县最顶级的饭店,此时的停车场上,已经停满了各种各样的车辆,越加寒冷的天气不但没有让江园火爆的生意降温,反而更加热闹了。

    伊枫拉开车门,平静了一下自己的情况,微笑着跟王子君道了声再见,就准备下车了,刚打开车门站定了,就听一个喜悦的声音传了过来:“枫儿!”

    伊枫一回头,就见爸爸妈妈骑着自行车赶了过来。刚刚觉得心中委屈的伊枫,此时见到亲人,眼泪竟差点流下来。

    “王书记啊,谢谢您送伊枫回来!”伊父一看到王子君,就热情的说道,手里赶紧撕开一盒刚买的烟,想给王子君递烟。

    面对伊父的热情,王子君赶紧从车上走了下来,礼貌的说道:“伊叔,您不用客气,我来县城办事,顺路把伊枫捎过来了。”

    “王书记,这都中午了,您要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咱们就一起吃吧。”伊父拿出打火机就要点烟,却被王子君热情的夺过来,主动为伊父把烟点着了。

    “爸,人家是领导干部,整天日理万机的,哪有空儿跟你这平民老百姓一块吃饭呢?”伊枫的脾气上来了,语气里有些怨艾,低声的对爸爸说道。

    不爱应当是理直气壮的,用不着这么慌里慌张,束手无策,王子君对于伊枫的负气,心里当然知道原因,只是,本着对伊枫负责的态度出发,他只能装糊涂了。他本来是没有和伊父吃饭的想法,但是,看伊枫的眼皮耷拉着,神情有些伤感,心里更觉不忍,下意识的点头道:“我也没什么急事,那我就叨扰伊叔您一顿好了。”

    没想到王子君会爽快的答应下来的伊枫,惊讶的抬起头,立刻变得笑颜如花。轻轻的搀起母亲的手,又说又笑,马上就变得像愿意得到满足的小孩儿一般。

    “王书记,小枫还小,你们认识,有什么地方给您添麻烦了,您可得多多担待啊!”伊父抽着烟,小心的说道。

    王子君笑着答应,不自觉的就带了一丝长辈的派头,这让搀着母亲的伊枫有些恼火,回头冲着王子君吹胡子瞪眼睛的怒视了几眼,王子君也被伊枫的表情逗乐了,心情不觉好了许多。

    “伊老师”,一个三十多岁的小伙子,梳着小分头,那一种居高临下的气势,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他手里有点小权利似的。

    伊枫看到那人,点了点头,但是伊父却上前一步,赶紧让烟道:“孙科长您好,您看,让您久等了。”

    孙科长有点不耐烦的接过伊父的烟道:“老伊呀,不是我说你,你以后也得有时间观念,让宋局长和李厂长俩人等你们,你觉得好意思啊。”

    伊父当着王子君的面被人训斥,脸上就有些挂不住了,只是,这孙科长在厂子里位高权重,又是李厂长的红人,虽然觉得他有些狐假虎威,却也不想得罪他,赶紧笑着打哈哈。

    “是,孙科长,您提醒的对,以后我一定改,一定改。”

    那孙科长很是不屑的看了伊父一眼,心说得了吧,还有以后?哼,想得美,就这一次,就已经把你捧到天上了!他的目光在伊父的脸上掠过,就落在了伊枫的身上,看着面容精致如瓷的伊枫,眼睛不觉就亮了许多。

    “你就是伊枫吧,听说你考了省法院的第一名?嘿嘿,不错啊!”说话之间,那孙科长就伸出手去,想要和伊枫握手。

    伊枫见这人年纪轻轻的,对老爸居然没有丝毫的尊重,心里就有些厌恶,此时见他的脸又笑成了一朵肥腻腻的鸡冠花,更是想竭力的躲开他,这么一想,就犹豫着站住了。

    就在伊枫心中忐忑之时,王子君的手掌已经伸了过来,主动和那孙科长握了握手,招呼道:“孙科长,你好。”

    被王子君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家伙给拦住了,孙科长的心里就有些窝火。随手从衣袋里掏出来一张手纸,赶紧把手擦了擦,淡淡的点了点头。

    孙科长不知道王子君的身份,他这番看不起王子君的动作却把心里的鄙夷表达得十分到位了。伊父看孙科长一副狗眼看人低的作态,有心想要跟他解释一下,嘴里本能的插话道:“孙科长,这是王……王……”

    伊父刚要解释,王子君已经轻轻地挥手道:“伊叔,没事儿,别往心里去。”和孙科长这等小人物,王子君根本就不放在眼里,更没有闲情跟这种人生气。

    在孙科长的带领之下,王子君他们很快就来到了一个叫和谐厅的雅间,此时,这个房间里,只有两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坐在那里,两人一边喝着茶,一边聊着天,显得其乐融融。

    “宋局长,李厂长,老伊一家都来了。”孙科长此时已经没有了先前的冷言相对,刚才挺直的腰,也在刹那间弯了下去。

    “嗯,老伊来了?坐吧。”坐在外侧的中年人朝着伊枫等人扫了一眼,然后随意的一挥手,淡淡的说道。

    “谢谢厂里了,谢谢领导了。”伊父见到中年人,也很是敬畏,本能的弯了弯腰,这个人可是主宰全厂工人命运的一把手啊。

    李厂长点了点头,转过身继续对那宋局长耳语起来,好像根本就没有看到伊父进来一般,倒是那宋局长,倒是饶有兴趣的朝着王子君他们看了一眼。

    “老李,来,你来说吧。”宋局长从自己面前的红塔山烟盒里抽出来一根烟,随即对李厂长淡淡的说道。

    李厂长点了点头,然后满脸笑容的朝着伊父道:“老伊啊,你可生了一个好女儿啊,省法院报考笔试第一名,不错不错,说出去,咱们整个甲醇厂都有光啊。”

    王子君看着笑吟吟的李厂长,心中暗自冷笑,心说怪不得请伊父一家来江园吃饭呢,原来这事情的弯弯绕在这里呢。

    “多谢厂长夸奖,这孩子除了学习好点儿,其他的都很一般,很一般。”伊父也没想别的,爱怜的看了女儿一眼,就满脸笑容的谦虚道。

    “老伊,你也不用太谦虚,这年头,不是谁想考就能考得上的啊。我说句实话,不是故意冷你的心,这闺女虽然笔试成绩不错,但是,那省法院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考得上的。你应该知道吧,接下来就是面试了,你觉得凭你的能量,有把握让闺女顺利通过面试么?”

    伊父一听这李厂长的话,心里咯噔一下,倒愣住了。李厂长也不等伊父张口,接着道:“别怪我说话不好听,说实话,你老伊恐怕是没有这个本事的,要是有,我这个位置,那就是你的了!”

    看到伊父低着头不说话,李厂长又道:“面试通不过,那就是白考,这大好的机会就浪费了。我就想着,与人方便,与己方便,现在,你的机会来了,咱们宋局长看你也不容易,就给你出了个招儿,你听听,看看有什么意见?”

    宋局长一听李厂长提到自己,脸上多了一丝平易近人。冲着伊父点了点头,但是,那长期以来养成的骨子里的高傲,却是怎么都掩饰不住的。

    伊父活了这么大年纪,也不相信世上会有免费的午餐。在李厂长说话之间,眉头紧皱,反复揣摩着他说这番话的用意。

    见伊父沉默不语,李厂长的那张胖脸上就有点不好看了,心中暗骂,老东西,你给我装什么装,等这件事情过了之后,我再给你一个教训,让你知道知道我姓李的厉害。

    心中暗自下定决心,但是脸上的笑容,却是变得越加的灿烂了:“老伊啊,听说你闺女还在乡下教书?一个女孩儿家的,十天半月才能回来一次,你们老两口就是想见姑娘一面,也不是件容易的事。这还是小事,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以后找对象,你总不能找个村里面的女婿吧?你说是不是?”

    伊父不自觉的点了点头,对于女儿的工作,他可是费了不少的心,但是从下面调到县城,对于他这个普通的家庭来说,那实在是一个太为难的事情。

    “这年头,你自身有本事也白搭,还得有门路。不然,就算你考个第一名,面试不过关,照样进不了省法院。老伊啊,有一句老话不知道你听说过吗,量体裁衣,看锅吃饭,自己有几分本事,自己得掂量掂量,知足常乐,贪多嚼不烂哪。宋局长在省里有门路,往省法院送个人,对于宋局长来说,那就不是你能别的了。”李厂长说到这里,讨好的朝着宋局长点了点头在得到宋局长的肯定之后,李厂长又循循善诱的接着道:“宋局长家的千金,和你闺女年龄差不多,对象在省里,如果不去省里工作,就成两地分居了。本来,安排到别的单位那是松松的,只是这丫头偏偏相中了省法院。老伊啊,我看不如这样,让你家闺女把这个面试名额让出来,宋局长呢,也不白着你老伊,想方设法把伊枫调到县城的小学来。”

    “老伊,你仔细想想,你们要了这名额也是浪费,还不如成人之美,这么一来,不但成全了宋局长的女儿,还能让你闺女轻轻松松的调到城里来,这一举两得的事情,你何乐而不为呢?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李厂长说到这里,就从烟盒里抽出了一根烟给自己点上,潇洒的吐出一道烟圈儿,静等着伊父的答复。

    “这成绩是伊枫考的,怎么让啊?”伊父此时已经有了一点动心。

    “这种事情就不用你担心了,老伊,宋局长已经弄好了,只要你们这边点了头,这个世上就会有两个伊枫。”李厂长轻轻地晃动着自己短粗的手指,显得胜券在握。

    伊父的目光和伊母在半空中交流了一下,又朝着伊枫看了一眼,嘴里那烧到了手指的烟头,还在不断的冒着股道道烟圈儿。

    王子君冷冷的看了那李厂长一眼,就准备开口,他可不能等伊父稀里糊涂的答应了这种事情。

    “我不答应。”伊枫淡淡的声音,说得掷地有声,带着一丝斩钉截铁、不容置疑的意味。

    李厂长的脸立刻就阴了下来,伊枫的断然拒绝,让他觉得颜面扫地,更何况,他这是为宋局长办事的。宋局长虽然是个副局长,但是在某些方面,那也是能帮助自己搞定很多事情的。

    “老伊,你丫头说的话,能代表你的意思吗?”

    虽然嘴里依旧亲热的叫着老伊,但是一股威逼之意,却是显而易见的。

    在李厂长那充满了威逼的眼神之中,伊父的脸上一阵忧郁。而那宋局长的脸色,更是变得阴沉了许多。

    “爸,我已经是大人了,我的事情我作主,任何人都无权干涉!”伊枫猛的站起身来,肩膀轻轻地颤抖着,但是声音,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坚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