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七七章 别惹哥 哥不只是传说
    “啪!”

    这年轻人论起身材不如王子君高大,身体素质方面更是和王子君相差甚远,这一耳光打下去,一下子把这个妒火中烧的年轻人给打醒了!

    这家伙眼里冒火般的怒视着王子君,嘴里骂骂咧咧道:“你竟敢打我!好,这一巴掌,老子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的!小子,你给我等着!”

    王子君最讨厌别人这么威胁他了,看看从超市里跑出来的十几个保安,淡淡的吐出来一个字:“滚!”

    “滚?小子,我看你今天真是活腻了!我会让你有眼不识泰山的后果的!你让我滚我就滚?你今天打了我,老子就让你在局子里过。”说话之间,那年轻人拿出一部手机就开始拨打电话:“二子,我被人欺负了,赶紧给我滚过来!”

    “范剑,你要干什么?这里可不是你撒野的地方!”秦虹锦见这年轻人出言不逊的威胁王子君,心里越发的恼火,她本来就对这个经常纠缠自己的家伙厌恶不已,因为顾忌着他身后的人物,也不敢把他惹急了,没想到这家伙越发的变本加厉了。

    “臭婊子,你神气什么?老子追你是看得起你,给你面子,你别整天装得跟嫩雏儿似的。老子告诉你,就你这几个破超市,老子过两天就让它破产了,就连你,老子也得把你玩够了,再转手倒卖到酒吧里去!”范剑指着秦虹锦,恶狠狠的骂道。

    王子君看着一脸怨毒的范剑,也没有说话,一个耳光再次狠狠地搧过去了。王大县长有些天没有和人动过手了,此时倒把这范剑当成练手的靶子了!

    “啪啪啪!”

    三个巴掌打过去,范剑的嘴角已经鲜血在淌了,刚才还大叫的范剑,立刻闭了嘴,但是那怨毒的神色,却是更多了几分。

    秦虹锦看着手掌搧动的王子君,先是一呆,随即双眸之中就闪烁出了一丝丝迷离之意。他不阳刚,却有着令人着迷的飘逸,他的另类不在表层的异端,而在内里的峥嵘!在她的眼中,这个心爱的男人永远都是那般的沉着睿智,不动声色,就是那宋铁刚,也没见过他这般的动怒过。

    但是今天,他居然动手了,不是因为别的,就是因为范剑这家伙辱骂自己了!尽管秦虹锦心里清楚,这范剑挨了打之后不会善罢甘休的,但是看着王子君不管不顾的样子,心里仍然充满了沉醉。

    她心爱的男人,为了她,居然和人动手了!

    “嘎吱”刺耳的刹车声,从不远处传来。三辆小面包快速的在君诚量贩停了下来,看到停下的小面包,范剑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

    “范公子,谁敢跟你动手,老子废了他!”从第一辆面包车里钻出来一个高约一米八的汉子,手中的铁管,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生辉。

    在这汉子下车的刹那,三辆面包车上呼呼啦啦下来二十多个小混混,一个个衣着光鲜,嘴里都叼着烟,手里的钢管和刀片比划着,眼睛斜斜的瞅着王子君。

    “三子,你小子可来了,就是这小子,你们给我打,往死里打,打死算我的!”范剑一指王子君,一脸的愤恨。

    “竟敢得罪范公子,我看我他娘的是不想活了!”那家伙说话之间,就舞动铁棒,步步紧逼,带着明显的挑衅冲着王子君走过来了,可是,还没等他走到王子君跟前,有点愣怔,脚步就停下来了。

    “揍他个狗日的!”紧跟在他身后的一个混混,舞动着手里的钢棍就准备冲过来,就在他冲过那三子的身旁时,却被那三子一个耳光狠狠地扇在了脸上。

    “冲你妈呀冲!”那混混挨了大哥的一巴掌,一下子呆住了,要知道,老大可是最喜欢他的一马当先了,今天这是怎么了?尽管捂着的半边脸火辣辣的,但是慑于三子的积威,他还是陪着笑脸,不敢动气。其他痞子一见这副情形,也都疑惑的看着三子。

    范剑看着三子诡异的动作,也意识到了这里面好像有点不对,正当他准备开口的时候,那三子已经开口道:“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您老,还请您老大人不记小人过,就把我们当个屁放了吧,我们这就走。”

    正在为王子君担心的秦虹锦,正心急火燎的召集保安过来,一见这副场景,也愣住了。她没想到这痞子居然认识王子君。王大书记自己也是莫名其妙。

    在范剑打电话时,他也打了电话,不过这电话却是打给公安局的。三子等人来的时候,王子君正在为公安的出警速度还没有痞子神速叹息时,意外的事情发生了,这范剑搬来的救兵认识自己!

    “三子,你是怎么回事,还不快点给我动手打,出了事,我担着。”范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见三子犯怵,越发的愤怒。

    “范公子,你担不起。”三子说话之间,就来到范剑的面前,低声的嘀咕了几句。

    “你说什么,宋铁刚就是折到他的手里!”范剑张大了嘴巴,难以置信的问道。

    三子心里苦笑,心说,可不就是这位爷么,若不是他的话,自己怎么会装熊呢?这三子以往是宋铁刚的马仔,君诚量贩开业的时候,他也跟着去了,亲眼目睹了宋铁刚栽了的全过程。不过这小子比较机灵,在他的那群同伴被抓的时候,找了一个缝隙躲了起来。

    因为江市没有了宋老大镇着,三子这些猴子也就各立山头,当了大王,一个个领着十几个兄弟开始雄霸一方,不过这三子在心中给自己立了个规矩,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只要沾上这王子君,有多远跑多远,咱惹不起,躲得起!

    这个范剑,本来是他目前全力巴结的对象,但是,一看发生冲突的对方居然是王子君,他当然得掂量一下轻重,分清个主次了。

    范剑气得浑身打哆嗦,他也是有背景的,只是,比起当年的宋铁刚,那还真不是一个级别的。想想整个江市关于宋铁刚栽了的传闻,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战。

    自己真是精虫上脑了,竟敢得罪这么一个煞星。不过此时,让他给王子君赔礼,他又怎么能低得下来这个头呢?

    “你们想走?”王子君看着站成一队的三子等人,追问道。

    “是,王爷,您就把我们当成屁放了就行,你要是觉得还不解气,在小的屁股上跺两脚也行,小的皮厚,您甭客气!”三子满脸的媚笑,仿佛王子君跺他两脚就是对他极大的恩赐一样。

    跟着三子混的痞子,此时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一张张脸更是都垂到了裤裆上,心说丢人啊,自己怎么就跟了这么一个窝囊的老大呢?

    “腿长在你们的脚上,该滚滚就是了!”王子君淡淡一笑,转身就朝着君诚量贩的办公楼走了过去。

    三子听到王子君发话了,一颗紧揪着的心立马放下来了,心中暗道,真是菩萨显灵了,看来俺不该遭此一劫。就在他恭敬地准备等王子君走远了好溜的时候,王子君突然转过头来道:“那辆车,我看着不顺眼!”

    三子顺着王子君的手指一看,发现他所指的乃是范剑的那一辆跑车。牙齿咬了咬,三子立刻就有了主意。

    秦虹锦不知道王子君为什么要这么说,本来特别精明强干的她,总是在和这个心爱的男人在一起的时候,脑子就转不开圈儿了。正当她满肚子疑惑的时候,就听嘭的一声,从后面传过来了。

    扭头一看,就见那辆黄色的跑车此时四轮朝天,像一个倒过来的乌龟壳。

    “你呀,真是个坏蛋……”秦虹锦手指着王子君,小声的嗔怪道。

    “你应该知道,我的心眼可是比针鼻儿都要小的,这家伙不是开着赛车来追你么,我就想看看他如何把车给拖回去。”王子君看着秦虹锦娇艳的容颜,幸灾乐祸的说道。

    心中虽然甜蜜蜜的,但是秦虹锦还是忍不住用手指在王子君的胳膊上掐了一下子。

    “哎哎哎,你们这是干什么呢?”一辆警车从远处飞驰而来,警车之上,一个三十多岁的警察大声的朝着三子等人喊道。

    三子虽然也是横行霸道的主儿,但是面对警察也有点发虚,不过当他看到王子君缓缓扭过脸来的时候,心底陡然生出了一丝底气:“报告警察同志,我们老板说想看看车翻过来是什么模样,就把它翻过来了。”说话之间,他伸手朝着那范剑指了指。

    范剑虽然弄不清楚王子君的具体身份,却知道那场因为宋铁刚的倒台卷起的大风暴,意识到自己招惹了太厉害的角色,此时他最想的,就是王子君可千万不要找他麻烦,至于其他的事情,他可不敢想。

    “对对对,就是我让他们弄翻过来的。”范剑虽然对自己的爱车心疼得要命,嘴里却只能随声附和。

    “见过花样百出闹着玩的,还真没见过这么折腾的。既然如此,还不如烧钞票玩呢!嘁!”警察说话之间,那警车根本就没有停,朝着远处飞驰而去。

    “陈哥,这件事情恐怕没有这么简单吧。”驾驶室里,年轻的警察带着一丝疑惑的问道。

    “当然没那么简单,有人闹事那是明摆着。老弟啊,你不认识人,总得认识车吧?知道那车是谁的吗?那是咱们市委宣传部范部长家公子的座驾!这公子哥儿的车被弄个四轮朝天,里面有什么纠纷,可不是咱们能管得了的!”被称为陈哥的警察猛吸了一口烟,接着嘿嘿一笑道:“这样最好,让他们去解决,省得咱们为难。

    没有再理会范剑等人,王子君和秦虹锦回到了君诚量贩。王子君不在身边的日子里,秦虹锦对他的思念随着分别时间的推移,一天天的强烈。

    在难耐的长夜中,秦虹锦总是默默的期待她心爱的男人能够打来一次电话,一个慰藉的电话,她要向他倾诉,倾诉她难以按捺的思念和爱意,她甚至无数次的下定了决心,要在和他重逢的一刹那,不顾一切的投入他的怀抱!现在,他终于来了!她激动得有些颤栗,兴奋得有些不安,搂着他的脖子,忘情的亲吻他的眼睛,他的脸颊,还有他的双唇,就在王子君享受着这份炽热的情感时,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间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