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九零章 猛兽易伏 人心难降
    来芦北县的这些天,王子君一直住在招待所,几乎快要把房子的事忘得一干二净了,没想到,这刚一过年,机关事务管理科的赵央松就忙不迭的跑来找自己了。而且,还给自己送来了一份大礼:一套房门钥匙。

    看着赵央松一脸恳切的样子,王子君沉吟了一下,拒绝道:“我一个单身汉,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住在哪儿都无所谓,赵科长,你还是把这房子分给更需要的同志们吧。”

    “王书记,我们把房子分给您也是按照相关规定来的,这房子就是应该分给您住的。如果您不接受,那我们的工作就不好开展了,请领导支持我们的工作。”

    赵央松这番话表面上说是领导不支持自己的工作,实际上却是给王子君铺台阶下呢,他想让王子君接受这套房子接受得光明正大的,这几乎跟批评领导不注意身体拼命干工作差不太多,实属拍马屁之类的。

    在当时,时兴分配房子,很多一般干部都盼房都盼的眼红,王子君的拒绝,在赵央松看来那就是领导的高姿态,但是自己作为机关管理科科长,那是绝对不能当真的,如果你信以为真,真把领导手里的钥匙再重新接过来,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看着赵央松一本正经的模样,王子君点点头,心中暗道,这赵央松年纪轻轻就能坐上机关事务管理科正科实职的位置,除了背靠大树好乘凉这个因素,他本人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对于分一套自己的房子,王子君并不抗拒,住在招待所是什么都不用操心,但是也不方便,王子君似乎更愿意自己找一个房子住。

    “嗯,那我就只好配合一下赵科长的工作了。”王子君说话之间,就将那钥匙放在了自己的抽屉内。

    赵央松外表虽然很平静,但是内心里却是七上八下的,他怕王子君死活不肯接这把钥匙,要说机关事务管理科手里的房源紧张,这倒是事实,但是,再紧张也紧张不到领导头上来啊。

    王子君初来乍到的时候,这位自恃有背景的赵科长,并没有太在意。因此,这房子一直因为房源紧张这个借口给拖延下来了。但是随着王子君一系列手段的接连出手,赵央松就有点坐不住了。公安局长姬从良的倒台,更是让他惴惴不安,生怕有人因为房子的事情打他的小报告。

    因此,这刚一上班,赵央松就心急火燎的跑来了,他得趁着王子君尚未发飚的时候,赶紧把这套房子的钥匙给这不省事的主儿送过来了。

    “王书记,您在装修上有什么个人喜好,尽管对我说,我就是为您服务的,您有需要尽管支使好了,您可不能让我失职啊。”心中大松了一口气的赵央松满是笑容的朝着王子君道。

    “对装修我没有什么特殊的要求,这样,你看着粉一粉墙就行了。”王子君轻轻地一招手,示意就这么定了。

    赵央松虽然很想在装修上好好表现一下,但是看王子君就这么把门给堵死了,也没敢多说话,而是话锋一转,和王子君闲聊起了新年的趣事来。这赵央松也算是能说会道之辈,跟王子君闲聊几句,竟把王子君说得眉开眼笑,笑语不断。

    “王书记,您今天晚上有安排没有?要是您肯给我个机会,那我就高兴得睡不着午觉了!”又逗了一个大圈子之后,赵央松终于说出了他的想法。

    吃饭应酬,这几乎成了为官之人拉拢关系的一个重要法门,对于吃饭,王子君并不反对,但是和赵央松这么一个不知根知底的人出去吃饭,王子君就觉得有些浪费时间了。

    “以后吧,以后还有机会。我今天还有别的安排。”王子君轻轻的摆了摆手,淡淡的说道。

    “那好,我以后再请您,王书记,您先忙着,有事招呼我一声就是了。”赵央松很会把握时间,看自己在这里停留的时间差不多了,站起来很知趣的向王子君告辞。

    王子君从椅子上站起身来,笑着将这位机关事务管理科的科长给送出门去。不过随着这位科长的离去,王子君的电话就开始好似热线一般的响了起来。

    先是张胜利,接着是范晓辉,最后魏生津也打来电话,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想请他王大书记吃顿饭,拜个年。

    对于没事吃饭联络感情,王子君并不抗拒,不过这几个家伙王子君对于他们的了解还不是太深厚,于是,就是事先有了安排为由,一一回绝了。

    在一阵犹如暴动之后,电话再次安静下来,显然,这预约吃饭的时间,已经差不多过了。

    王子君又看了两份文件,孙贺州敲门走了进来,他先是轻轻地提起水壶给王子君的杯子里续满了水,然后又将蜂窝煤换了一块。

    “王书记……”孙贺州看到王子君依旧在看文件,露出来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对于孙贺州这个第一个站在自己身后的秘书,王子君多少还是有些感情的,看着孙贺州一副局促不安的摸样,心中暗道,这孙贺州还是需要多多磨练哪,和赵央松这个老油子比,他可是差了不少。

    “有事情啊?贺州。”王子君挥挥手示意孙贺州坐下,淡淡的说道。

    “王书记,我想请您吃顿饭。”像是终于鼓足了勇气,孙贺州的脸都涨得通红了。

    “就咱们两个吗?”王子君朝着孙贺州笑了笑,喝了一口水道。

    “这……这个,不是,还有……还有我表姐夫。”孙贺州本来想要说不是,但是在王子君那炯炯有神的目光之下,他不知怎么就把实话给说了出来。

    “你表姐夫?他是干什么的?”王子君放松了语调,饶有兴趣的问道。

    看到王子君没有生气,孙贺州这才放松下来。他赶忙解释道:“王书记,我表姐夫叫张新阳,是咱县交警大队的大队长。”

    交警大队的大队长?有意思,王子君点了点头道:“那等一会儿咱们一起去吧。”

    从王子君的房间里走出来,孙贺州大大的松了一口气,此时虽然天寒地冻,但是孙贺州还是觉得浑身燥热难捺。心里暗自发誓,以后再碰上这种事情不论是谁说,自己也不做了,实在是太折磨人了。

    不过,对于这位表姐夫交代的事情,孙贺州却有不得不做的理由,他大学毕业本应该被分到乡下去教书的,正是因为这位表姐夫给他四方打点,求爷爷告奶奶的,费了很多周折,才把他送进了这人人羡慕的政府办。现在表姐夫求到他的头上,就算他再怎么不想,也不能不做。

    “贺州,怎么样?”在孙贺州回到他办公室的时候,一个不到四十岁,脸色黝黑的男人,已经迫不及待的走了过来。

    孙贺州第一次见这位表姐夫的时候,那真叫一个四平八稳,好似什么事情都不被他放在心上一般,可是现在,见他一副坐立不安的模样,心里一个劲的感叹,官场啊官场。

    “成了,王书记说等会儿一起去就是了。”孙贺州轻轻一笑,将这个好消息讲了出来。

    “那就好,那就好,我就说嘛,贺州你这是出息了,以后跟着王书记,有什么好事情,可别忘了提醒你哥我啊。”张新阳一听邀请到了王书记,脸上多了一丝喜不自禁之色,眼里还带着一丝讨好之意。

    对于这种感觉,孙贺州觉得特别的享受,他沉吟了瞬间,又接着道:“表姐夫,你这次可得安排个好地方,王书记来了这么些天,很少和人出去吃饭,对了,他还不太喜欢太热闹,你可得注意点儿。”

    张新阳的头点得跟鸡啄米似的,随着孙贺州一字一句的交代,张新阳只觉得这个小兄弟,真是需仰视才见了。能够得到领导信任的秘书,才是真正的秘书。而现在孙贺州能够如此轻松地说出王书记的喜好,那无疑是在王书记的面前特别的得宠。

    在天色昏暗下来的时候,王子君在孙贺州的陪同下,下了办公楼,张新阳是专门在楼梯口等着的,在王子君一下楼的时候,就朝着王子君伸出了双手。

    “王书记,您好啊。”张新阳微微的弓着腰,笑容灿烂无比,郑重的说道。

    “新阳队长好,今天我正不知道去哪里对付一顿呢,你这次可是救了我饿肚子的急啊。”王子君一边握着张新阳的手,一边笑咪咪的说道。

    对于王子君的话,张新阳当然不会信以为真。一个年纪轻轻就混得风生水起的政法委书记,晚上会没有应酬?这是跟你说客气话呢,这种话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他张新阳是不信的。

    张新阳知道,这是人家王书记不想跟自己端架子,脾气随和。而王书记之所以这般的对自己,还不是因为孙贺州是他秘书的原因?这么一想,连连感叹自己当年有战略眼光,费了八辈劲儿把孙贺州弄到政府办里来了。

    “能够请到王书记您,真是我最大的荣幸,王书记,您请。”张新阳说话之间,就将自己身旁一辆九成新的捷达轿车的门给打开了。

    王子君朝着这白色的捷达看了一眼,没有说话,芦北县虽然穷,但是再穷的庙里,也有富方丈。这辆车虽然不会是张新阳的,但是作为交警队的大队长,他借辆车应该是很简单的事情。

    “借朋友的车,王书记,您要是什么时候需要用车,就让贺州给我打电话,我随时听候您的调遣。”张新阳好像明白王子君的心思,一边开车,一边回头说道。

    王子君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对于张新阳这次请客的目的,王子君心里是有数的,现在一接触,这个张新阳倒也能用。

    在芦北县的饭店排行中,最有名也是最贵的,应该属甲鱼村了,一般下属单位请县里面的领导吃饭,都喜欢到那里,张新阳本来也是订的甲鱼村,但是听到孙贺州说王书记不喜欢热闹,所以就把甲鱼村换成了鑫雅饭庄。

    这鑫雅饭庄论起饭菜,不比甲鱼村差上多少,但是在装修和名气上却不比甲鱼村,平时的生意也没有甲鱼村那么火爆。

    在这里张新阳无疑很是熟悉,一进门饭店的老板就亲自过来打招呼,如果是以往,这种招呼张新阳自然是欣然承受,但是此时有王子君在身旁,他却有点难受,看鑫雅饭庄老板白老二的眼光也不像以前那般的亲热了。

    白老二自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看着张新阳和两个年轻人走进来,还以为是张新阳属下的干警请这位顶头上司吃饭了,因此,对张新阳自然是热情至极,而王子君和孙贺州,却被他给直接漠视了。

    “你上菜去就行了,少罗嗦。”张新阳看着王子君虽然依旧笑吟吟的,但是心中却越发的发悚,看到那白老二还在那陶瓷,当下不耐烦的喝道。

    等白老二走远,张新阳这才小心的说道:“王书记,这个家伙有点缺心眼。”

    王子君笑了笑,张新阳的顾虑他明白,对于这种事情,王子君从来都没有怎么放在心上。 http://

    白老二虽然被说成缺心眼,但是上菜速度却是不慢,一会儿功夫,八个凉菜就上了桌。

    “王书记,我和贺州敬您一杯,给您拜年了!”张新阳端起一杯倒好的五粮液,讨喜的说道。

    “好,新年同喜。”王子君说话之间,拿起酒杯和张新阳碰了碰,就将一杯酒喝进了肚腹之中。

    火辣辣的酒驱除了严寒,这鑫雅饭庄的暖气还算是不错,在两杯酒喝下去之后,王子君就觉得身上暖和了起来,他将自己外边的大衣轻轻地解开道:“新阳,现在,你们局里怎么样啊?”

    王子君的问话看似无意,但是却对这个问题很是关心。作为政法委书记,他主管的就是公检法司四个大部门,而排在第一位的公安局更是重中之重。一个政法委书记如果指挥不动公安局的话,那这个政法委书记实际上也就白当了一半。

    眼下,公安局群龙无首,自从姬从良被拿下之后,几个副局长都眼巴巴的盯着局长的位置,想要接任这个让人眼红的角色。猛兽易伏,人心难降;沟壑易填,人心难满。这个公安局长的任命,对于王子君来说同样很重要,他在这次任用之中能够起到什么作用,那就决定着他在政法工作之中的地位。这一次之所以答应来和张新阳吃饭,也有这方面的考虑。

    张新阳酒量不大,再加上今天心里揣着满肚子的心事,这一杯酒下去,已是热火烧心了,正要夹口菜,听王子君这么一问,赶紧把筷子放下了。他知道,自己能不能如愿以偿,就看这几分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