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九四章 送你一个香饽饽
    走出烟雾缭绕的会议室,王子君心里暗道,当官的可真有意思,会议室的门上明明贴着无烟会议室,但是每次开会,大家都吞云吐雾像是在云彩里飘着一般。很多大事,都是在烟酒烟酒中(研究研究)中出炉的啊。

    捏了捏自己手里干瘪得空无一物的烟盒,王子君不由得想起来一个冷笑话。话说某天某个想要进步的体制中人,想要到县委大院里找领导联络一下感情,沟通一下,还没等走近县委大院,就发现一股浓浓的烟柱冲天而起,心里大惊,我的个娘呀,这还了得!领导没命了不要紧,问题是自己前期的投资岂不是重新归零了?

    抄起电话就拔打了火警,消防队一听是本县最高衙门失了火,也不敢怠慢,马不停蹄的迅速开来两台消防车,两道排山倒海般的水柱浇过去,会议室的门被一群人挤压着推开了:正在开会的县委领导一个个像是被大水冲出来的死老鼠似的,狼狈不堪的出来了!

    带头的县委书记火冒三丈指着消防支队的支队长破口大骂:“你们消防队没事吃饱撑的还是咋着?跑到县委大院里演练来了!”

    这当然是个经不起考证的笑话。不过,王子君心里还是打定主意,以后吸烟还是得节制一点,咱不是还没有祖国下一代嘛。

    心里正想着,碰巧见肖子东从后边走了过来,王子君一拍肖子东的手,热情道:“肖主任,今天想吃一次大户,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

    “我正想瞌睡呢,王书记给送枕头来了!好,今天晚上,不见不散。”肖子东爽快的一笑,笑眯眯的答应道。

    不论哪里的会议,只要涉及到人事问题,那传播的速度就像得了一场铺天盖地的瘟疫似的,常委会刚一结束,整个大院就对常委会的内容传的沸沸扬扬了。其中最为精彩的部分,自然就是关于公安局长的任命了。

    连江河当了公安局长,是政法委书记王子君提议的。这一个让人大跌眼镜的消息,更是让不少干部震惊不已。要知道,公安局长这个职位,就是书记县长也不见得能十拿九稳的拿下,就在双方龙争虎斗,争得不可开交之时,这个位置却被政法委王书记的一个提议一锤定音了,尽管这里面也有虎视眈眈的双方互相妥协的结果,但是至少,也充分说明了,王书记在常委会上的发言权,那也是当仁不让的。

    孙贺州在知道自己的表姐夫被任命成为副局长之后,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而且,这个提议,就是王子君王书记本人提出来的。

    作为王子君的秘书,他对自己上司的手段可是太了解了,只要他醒着,全世界的人都会被扒拉开眼皮,而他睡着,全世界都会跟着他一块儿打呼噜。即使有些人心里再不顺,在表面上也不得不迎合。这一点,让孙贺州心里佩服得五体投地,他敬佩自己上司在再难的事情面前也能张弛有度,收放自如,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即便如此,王子君在这次常委会上,收获如此之丰,还是大大出乎了孙贺州的意料,事实又一次验证了王主子的强势。强势是什么?强势就是既吃鱼,又吃肉,高兴了丢给别人一根剩骨头,弄得被喂之人对你三跪六拜九叩首!

    “贺州,王书记在不在?”表姐夫的电话快得让孙贺州胆战心惊,他正准备给表姐夫打个电话祝贺一番呢,没想到,还有人更先一步的把这个消息给透露出去了!

    “王书记还没有回来。表姐夫,恭喜你了。”孙贺州一边小心的朝外看,一边低声的说道。

    “谢谢了兄弟,贺州,姐夫能如愿以偿,还不是多亏了兄弟你?没有你从中引荐,你表姐夫根本就没戏。哎呀,咱弟兄俩不说这个了,哪有这个命。不说了,什么时候你有空,咱们兄弟一起喝两盅。”电话那头,表姐夫很是感激,显然,这个意外的升职,让他激动不已。

    孙贺州答应一声,就看到王子君已经出现在走廊上了,此时在走廊的旁边,更有几个干部在恭敬的和他说着话。

    “姐夫,我挂了啊,王书记回来了。”孙贺州说话之间,就将电话挂断,赶紧冲着王子君迎了上去,双手将王子君手里的笔记本接了过来。此时,正在和王子君问好的几个干部在看到他接王子君本子的瞬间,眼中都留露出了羡慕的眼神。

    这年头,跟对人比啥都强啊。自己服务的领导是什么?领导一强势,那就意味着在人事表决的关键时刻,他可以帮你排除万难,披荆斩棘,脱颖而出的,这要比你埋头苦干有事-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

    心中念头闪动之间,王子君的脸上却是笑吟吟的说道:“连局长啊,你是能者多劳,科局级就退休也太早了,你干了一辈子公安工作,怎么也得再干上两年。享受一下处级待遇倒是次要的,问题是,你得给下边的同志领个路不是?”

    王子君的这番话当然是反着说的。什么叫享受处级待遇是次要的?什么叫给下边的同志领个路?任何一个体制中人都知道,没有人喜欢一直被人领导,没有人不愿意独挡一面的,就像没有人愿意承认自己只是干将,而不是一个帅才的。

    因为,一个单位的领导班子职数都是固定的,一个萝卜一个坑儿,那些熬了多年的后备干部,大多都眼巴巴的盼着该退的退,该上调的上调,也好腾出个位置来,让自己舒展一下手脚呢。

    王子君的这番话让本来就心存感激的连江河激动了,这王书记是多么的大公无私啊。处级待遇,那可是他梦寐以求的东西啊,从公安局政委的位置上退下来,再争取这个待遇是不太现实的,但是,如果自己从一把手的位置上争取的话,那可能性就很大了。

    肖子东听着王子君和连江河的对话,内心里不由得感慨万千,他不能肯定,和这样一个心机深沉的人搭班子,对自己来说,究竟是幸运还是不幸。这个人做事的方式是如此的隐蔽,常常已经翻江倒海了,露出来的也只是冰山一角。

    这个新任的政法委书记太年轻了,但是说话办事却是如此的成熟老道,既像是在许愿,又像是什么也没有承诺,但是,这三言两语,说得轻松而不失庄重,却不动声色的把连江河的干劲给激起来了,以后,这公安局的工作,连江河肯定会做得有声有色,不图别的,就图报答王书记的知遇之恩,也会对这个年轻人死心塌地的!

    “王书记,咱们好像偏离主题了,咱们兄弟这次聚会主要是为了喝酒聊天的,不谈工作,不谈工作!”肖子东一边说,一边朝着门外招了招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