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九五章 笑在最后的人才是笑得最好的
    甲鱼村的服务员,穿的都是统一的制服,就连发型也是统一的。这在当时的饭店行业很是少见。一个秀气的服务员微笑着走了进来,手里托着一个不锈钢的托盘。

    一盘盘精美的饭菜,被服务员端了上来,连江河变戏法似的从一个黑塑料袋里掏出了两瓶茅台酒,恭敬道:“王书记,这还是我当年转业时从南边捎过来的,今天咱们把它干了!”

    王子君笑着点了点头,他知道连江河这是在向自己示好呢,现在公安局的场面并不好收拾,尽管他是老牌的政委了,但是,想要镇住这几个身后有人的副局长,那也是需要自己支持的。

    一杯酒下肚,一股香醇的味道,就从口中传了出来。虽然在喝酒之时已经说好光谈感情不谈工作,但是他们三个还是不知不觉将话题谈到了工作上。

    就在三人谈兴正浓之时,一阵敲门声传了过来。敲门声过后,服务这桌客人的小姑娘从外面把门打开了,一个三十多岁,满脸笑容的壮实胖子笑吟吟的走了进来,他的手中,更是端着一瓶刚刚拧开盖的五粮液。

    “哈哈哈,肖主任,知道您大驾光临,我来给您倒个酒!”那胖子一边走一边笑,不过当他一抬头朝着主座上一看,却发现主座上坐的并不是他想像的肖子东,而是一个十分面生的年轻人。

    此人虽然见多识广,碰见这等场面还是不由得一呆。正当他不知所措之时,肖子东已经主动开口道:“刘胖子,你倒酒我欢迎,不过咱得按规矩来,王书记在这里,你把王书记的酒倒下去了再说我的事情。”

    王书记,这三个字从肖子东的口里一吐出,刘胖子顿时明白来的人是谁了。这些年,在甲鱼村当老板,也算得上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之人,这些天听得最多的话题就是王子君如何如何。这个年轻的副县长,才来了两个月,就干了几件大事,先是将一个将要倒闭的厂子给弄活了,要回来了多年的外欠帐不说,还捎带着让人家送了一辆小汽车。

    正当大家为此人的出手石破天惊之时,没曾想这家伙居然不动声色的把公安局长给弄趴窝了!

    姬从良,那是多嚣张的一个人物啊,一般的常委都奈何不了他,听说原本是准备上政法委书记的,没想到这煮熟的鸭子到了嘴边却又弄飞了,那政法委书记的名头,愣是套到自己头上了。

    关于王子君怎么将姬从良弄下马的,民间流传着各种版本的传说,饭桌上一向是各种小道信息的集散地,因此,刘胖子作为甲鱼村的老板,可是听了不少的版本,更不要说现在盛传的公安局长的任命问题了。

    王书记一语定乾坤,这已经是不少干部开讲的大戏了。在芦北县,王子君王书记,那已经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了!这么一个被传得神乎其神的人来到了自己的饭店,自己居然毫不知情,今天真是有点眼拙了!

    心中念头飞转,这刘胖子立马就缓过神来了。一听肖子东的话,脸上立马笑成了一朵花,客气道:“哎哟,我说我刚才怎么有点激动呢,原来是贵人到了!王书记,您驾临我甲鱼村,这可是我刘胖子的福气,我有眼不识泰山,自罚三杯,自罚三杯。”

    说话之间,刘胖子真的开始倒酒自己喝。跟在刘胖子身后的服务员,满是诧异的看着自己的老板,对自己老板的脾气他很是清楚,这人眼睛高到了头顶上,出口气都是对着半空中的!

    对于普通的干部别说倒酒了,连个招呼都是能不打就不打的。像今天这么自己罚自己喝酒的事情,还真是破例了!这一次罚三杯,好像只有县委书记侯天东来的时候这么办过。

    这个年轻人被称为书记,莫非他也是和侯天东一般的人物?就在服务员心中充满疑惑的时候,王子君已经淡淡的笑道:“刘老板倒酒是美意,肖主任,连局长,咱们三个一起吧。”

    肖子东和连江河听到王子君的提议,就一起和王子君刘胖子干了一个,这倒酒就算是过去了。

    如果其他人在自己倒酒时这么漫不经心,估计这刘胖子肯定会认为此人太傲气,但是面对这么做的王子君,他的心中却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有气度非凡。

    “三位领导吃好喝好,哪儿不满意,意见尽管提,我就不打搅了!”说完,这刘胖子一边走,一边拱手,识趣的告辞而去。出了门之后,就对跟出来的服务员嘱咐道:“小心伺候着,有什么要求,一定满足。”

    “这个刘胖子,倒是一个长袖善舞之人。”王子君在刘胖子走出去之后,朝着肖子东笑着说道。

    肖子东点了点头,那边的连江河已经解释道:“这是政协刘主席的二小子,这家伙有头脑,懂经营,生财有道啊,我们家那一个可是比不上喽。”

    政协主席的儿子?怪不得能够将甲鱼村开的这么火,再加上这八面玲珑的性格,在县城里应该算是个人物。

    就在王子君心中念头闪动之时,那肖子东已经笑着道:“江河,你家小龙也不错,马上就大学毕业了,活动活动让他进红玉市的局委难不倒你的!”

    连江河笑笑,显然,对于肖子东这个说法很是受用。三人又谈笑了一会,因为王子君的酒量不行,所以大部分的酒都倒进了连江河和肖子东的肚子之中。

    王子君多喝了几杯茶水,觉得小腹有点涨,就走出去上厕所。这甲鱼村装修豪华,就连卫生间也是按星级宾馆的标准建造的,很是先进。轻松了之后,王子君只觉身上一阵畅快淋漓的解脱。

    走到包间的门口,王子君就发现包间正开着,里面更是传来了一个男人说话的声音:“老连,没想到啊,真是应了那句话,笑到最后的才是笑得最好的。来来来,让兄弟给你倒个酒。”

    “全城局长,老连喝了不少了,你意思意思就是了,这么大的杯子,还是随意吧。”肖子东的脸上,已经明显的有了一丝不悦之色。

    肖子东作为常委,说话很有分量,但是这一次遇到此人却有些不好使了。那人听了肖子东的劝说,不但没有执行,反而嚷嚷得更起劲了:“肖主任,感情深,一口闷,您管天管地,总不能管着俺表达对连局长的诚意吧?”

    “连局,嘿嘿,兄弟这杯酒,可是敬你荣升局长一职的,你要是不喝,那就是看不起我李全城了!”

    李全城,王子君立马就知道此人是谁了。从连江河喝酒的力度来看,他对于别人倒酒并不惧怕,问题是,恐怕此人用意并不在这倒酒上,而是别有一番用意了。

    心中一边沉吟,王子君一边跨步走进了房间,就见一个大块头正端着一个足足能装半斤酒的玻璃杯站在那里。他这杯子,在甲鱼村那是用来倒茶水的,却被这家伙拿来倒酒,分明就是想要出连江河的洋相呢。

    此时的连江河,眉头皱得紧紧的,这个李全城作风一向霸道,就是姬从良在的时候,也会让他三分,这小子原本以为局长的位置已经胜券在握了,没想到半路杀出来个连江河,这是他怎么都没想到的。心里郁闷之下,找连江河出丑来了!

    半斤的酒,自己不是喝不下,但是这么一气喝下去,恐怕过不了一会就得趴下,硬是坚持不喝,这家伙就更起劲了,吵吵起来,就是肖子东脸上也不好看。

    连江河此时并不想和李全城发生冲突,毕竟他的公安局长还没有宣布,要是闹起来,最不好看的还是他这个局长。

    就在他思忖半天,决定喝了这杯酒的时候,就听王子君的声音传了过来:“很别致的杯子啊,江河同志,这位是谁啊?”

    李全城看到连江河的手已经伸向了杯子,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丝的得意的笑容。此时听到有人打岔,顿时恼道:“别致个球,不就是个……”

    杯子两个字还没有说出口,他就看到自己身后笑吟吟的年轻人,在第一感觉还没有留意的他,在看到王子君第二眼的时候,心中却是猛的一寒!

    王子君!这人不就是政法委书记王子君么?对于王子君,他李全城是认识的,只是王子君不认识他罢了。年前,姬从良请王子君去给他们冬季治安治理歌功颂德的时候,他就对这个表面上深藏不露,一出手就是石破天惊的副县长刻骨铭心了。

    能不深么,姬从良那风头正劲,明显就要上升的人物,都被他给一下子扒拉下来了,不但丢了公安局长的这个显赫的职务,还把自己弄进了局子之中,想要出来,恐怕都难了。而自己争夺的公安局长职务,更是因为这个人的一句话给弄成他娘的政委了!

    要说自己最恨的,本应该是他,可是自己偏偏不敢,只敢在这里对连江河发狠,却不敢把矛头对准他。无意中瞥见连江河在这里,原本拿着喝水的杯子来报仇的,却没有想到连江河竟然和这个煞星在喝酒。

    对肖子东,他可以不在乎,但是对于这位劲头很劲。又是主管政法的政法委书记,他的心中可是很有一些惧意。

    “王书记……”

    李全城就感到有点手足无措,一边晃着酒杯,一边喃喃的说道。

    肖子东本来皱着眉头站在那里,被一个下属顶撞,他很是没有面子,但是这李全城乃是陈路遥的亲信,又有侯天东罩着,自己根本就动不了他。要是被他胡搅蛮缠下去,吃亏的也是自己,传出去也是好说不好听。

    虽然是县委办主任,但是肖子东从红玉市下来的时候,就已经让侯天东很是不喜了,因此,他这个县委办主任,自然就没有了相应的权势。正当在他左右为难的时候,王子君回来了,他的心中不由得一喜,不过随即就点担心,这李全城可是有名的混,如果和王子君顶起来,也不好看。

    不过他没有想到,李全城见了王子君,竟会露出一副手足无措的模样。

    就在肖子东思索之时,王子君已经缓缓的在自己的座位之上坐了下来,他的目光,更是看向了连江河。

    连江河看到王子君,心中顿时大喜,赶忙道:“王书记,这是我们局的常务副局长李全城同志。”

    李全城,王子君早就知道,只不过就是这么一问,他轻轻一笑道:“早就听说全城同志是员虎将,今日一见,果然不错,老连啊,以后你的工作可好开展了。”王子君说的云淡风轻,说话之间,又朝着李全城一笑道:“全城同志,敬酒得有规矩,你这么红口白牙的敬酒怎么成,先自己表示了,然后你说喝几个,咱们就喝几个。”

    王子君说的是酒桌之上的规矩,好似说的很有道理,但是此时李全城手中端着的可是半斤的杯子,他来的时候就喝了不少,现在要表示的话,那可真是为难他了。

    “王书记,我……”已经萌发了退意的李全城,心中也清醒了过来,心中可谓是懊悔不已,他自己屁股下面不干净,生怕这位能把姬从良拉下马的煞星找自己的麻烦,态度顿时就软了下来。

    “怎么,你连这个规矩都不懂么?”王子君的脸一寒,冷声的朝着李全城看了过去。

    李全城端着酒杯,心中念头犹如翻江倒海一般,他看着王子君那笑吟吟的脸,就好似又回到了那天誓师大会之上的情形,那时候,他就站在姬从良的旁边看热闹,而这个年轻人就是这般笑吟吟的笑着。

    政法委书记,自己的主管上司,想到这个人现在的身份,李全城更是全身的发寒。要是别的政法委书记,他可以不理,但是此人,他心底发寒。

    瞬间有了决定的李全城,手中酒杯顿时坚定的举了起来:“王书记,肖主任,连局长,今天见到各位领导我心里高兴,我先干为敬。”说话之间,李全城一仰脖,就将那足足有半斤的五粮液,给灌进了肚子。

    李全城的酒量不错,但是这大杯的酒一下子倒进了肚子之中,肚子顿时就好似火烤了一般的难受,只觉热火烧心,泪花闪闪了,他本来还准备说两句场面话,但是那造反的肚子,却让他赶忙将酒瓶一放,朝着门外就跑了出去。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连江河看着跑开的李全城,心中对于王子君充满了感激,如果不是王书记出手,恐怕跑出去的就应该是自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