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九六章 我要找到你 不管南北东西
    和连江河相比,肖子东的心理可就复杂多了。这次约王子君来,他是想和王子君密切一下关系的,也好让自己多一个盟友,但是此时王子君表现的威势,却让他有了一个更深刻的认识。

    县委办主任,政法委书记,这两个常委职务,看上去是差不多,但是在实际影响力上,自己和王子君还存在着不小的差距,那揣在心里的联盟之心,不自觉的变成了投靠之意。

    有了王子君的支持,以后在县委的工作,恐怕就会有不小的起色。

    “王书记,我连江河大恩不言谢,以后尽管看我的表现好了。来来来,王书记,江河敬你一杯!”连江河说话之间,端起了酒杯,人更是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王子君看到连江河站起来,也跟着站了起来,肖子东自然也不能坐着。三个玻璃酒杯在半空中碰在了一起,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响声。

    芦北县三级干部会议在县城东的戏院里举行,以往无人问津的戏院,此时人头攒动,县乡村三级干部上千人汇聚一堂。

    对于一个县来说,三级干部会是每年一开春必修的功课,县委县政府会在三级干部会上总结去年的工作,并对今年的工作作一个具体安排,还会在大会上对一些表现突出的单位进行表彰。

    天气依旧严寒,几十个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大锅里燃烧着熊熊的炭火,蔚蓝的火苗在戏院里不断地散发着热量。

    在主持人发言之后,县长刘成军就对去年的工作开展情况进行总结。巨大的音响喇叭里,不断传出刘成军那有点沙哑的声音。

    王子君坐在主席台上,看着下方黑压压的人头,心中陡然升起一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这次会议,他同样有任务,翻动着孙贺州给自己起草的报告,王子君的心里有一点按捺不住的激动。

    也许是第一次在这么多人面前讲话吧,心中为自己的不淡定有些自嘲,就在此时,刘成军的讲话已经到了最后阶段。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同志们,让我们趁着改革开放的东风……”

    在雄关漫道真如铁这句话从刘成军的口里吐出来之后,王子君就见坐在戏院后排的一些干部突然抬头挺胸,精神了起来,看来,已经不知道参加过几届三级干部会的他们,都知道了刘县长的讲话就要接近尾声了。

    “肖主任,政府办的笔杆子也不知道换换新意,我记得刘县长去年作报告的时候,结尾一段就是雄关漫道真如铁,今年怎么还是从头越啊?走一步退一步啊?”因为刘成军的声音通过音响已经对下方干部们的听觉形成了绝对优势的冲击,因此,坐在主席台上的县委常委们,压低了声音交头接耳也少了些顾忌。

    肖子东坐在王子君的旁边,在武泽辉旁边坐的是宣传部长武泽辉,此时这句话就是武泽辉说的。在县委常委的排名之中,王子君书记因为入常委的时间最短,因此,顺理成章的被排到了最末的位置。

    对于武泽辉的俏皮话,肖子东皱了皱眉,尴尬的一笑,解释道:“各县都是这样,大家都习惯了。”

    武泽辉还要说话,一阵排山倒海的掌声,就从台下响起来了。

    “下面请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副县长王子君同志宣读我县冬季社会治安综合治理情况。”作为主持这次会议的副书记,陈路遥大声的朝着四方宣布道。

    听到这宣布,王子君整了整神,在工作人员将话筒拿到他的面前之后,轻轻地弹了一下,然后就按照讲话稿宣读了起来。

    “同志们,去年的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王子君的语速不紧不慢,清朗的声音随着话筒,朝着四面八方不断地传播。

    这次讲话王子君虽然可以不看稿随意的讲,但是最后他还是决定用稿子念,毕竟在官场上,太推陈出新和别人表现的不一样,不是一件什么好事。

    在王子君讲话之时,所有的干部都已经将目光看向了这个年轻的县委常委,这次会议,也就成了王子君在全县干部之中的第一次亮相。

    就在念到一半的时候,王子君看到自己的包震动了一下,此时在他的包里,装着那部手机,此时手机震动,说明有人再跟他打电话。

    暗自虽然有点后悔自己没有将电话给关掉,但是王子君也没有太放在心上。依旧不紧不慢的坐着吧报告,就好似这件事情并没有发生一般。

    如此年轻的县委常委,本来就惹人注目,现在听到他作报告,那些乡村的干部,更是将目光集中在了这位年轻的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的身上。

    当王子君把报告作完,下边又是一阵热烈的掌声,在陈路遥宣读先进单位和先进个人的时候,王子君就悄悄的拿起手机看了看,就见手机上,出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

    江市的号,谁这个时候给自己打电话呢?心中念头闪动之间,王子君就悄悄的离开自己的位置,来到台后打电话。

    电话通了好一会儿,都没有人接,就在王子君准备放弃的时候,就听一个大嗓门应道:“喂!”

    听声音,是个女人,而且年纪还不小,就在王子君问是谁给他打电话时,那女人已经不耐烦的说道:“这里是小卖部的公用电话,刚才打电话的女孩子已经走了。”

    女孩子?能是谁呢?秦虹锦,王子君本能的还是想起来这个让他牵肠挂肚的女人了,不过,好像不可能啊,秦虹锦有手机的,怎么用得着用公用电话,其他还有谁呢?

    就在王子君纳闷之时,就听那女人道:“我记得她好像还打了个传呼,不知道是不是你的。”

    传呼,王子君心中一动,就将自己的传呼机拿了出来,发现传呼机上果然有一条未读信息,就见上面写道:子君哥哥,我已经和老爸说好了要到你们县里体验生活,现在去坐车,等一会儿记得接我。落款是林颖儿。

    这个丫头来自己这体验生活,林泽南竟然还答应了?王子君一想到温柔灿烂的林颖儿,摇摇头笑了,心说这林泽远也真是的。这林颖儿平时在林泽远手里娇宠惯了,连这种一时兴起的事都能答应了!看来,再大的官儿,本身也有“罩门”的。

    不过现在也联系不上林颖儿,也只能任由着她来折腾了。大不了好好招待她两天,等她对这穷县僻壤的没兴趣了,再把她送走就是了。

    心中念头打定,王子君再次来到了主席台,此时陈路遥刚刚将获奖的单位念完,该念获奖的先进个人了。看着上百个先进个人名单,王子君心说,这文件至少得念几分钟,该陈路遥这家伙浪费点唾沫,受受洋罪了!

    “同志们,县委的文件已经发给了大家,因为时间关系,先进个人就不一一宣读了,现在我宣布大会进行第四项。给先进单位和先进个人颁奖。”陈路遥很是老练的一挥手,就把这件事情给隔过去了。

    这陈路遥果然老道,一个时间问题,就将这件累人而枯燥的活给推了。看来,姜还是老的辣啊,以后还是得跟这老家伙多学学。王子君心中暗自思量,但是他也随着那侯天东等人站了起来。

    有几个穿着统一旗袍的机关女干部,在铿锵有力的音乐声中排成一溜走了上来,这些女干部一看就没有经过什么专业的培训,走的很是有些参差不齐,不过对这种没有请专业队伍的情形,王子君却有一丝高兴。

    在将一块五好党委的牌子从女干部的手中接过来,一阵音乐之中,又有十多个干部排着顺序走了上来,他们就是今年获奖单位的代表,十一个人,正好应对十一个常委。

    王子君对这些上台的干部,只认识两个,一个是现在的公安局长连江河,另外一个就是电业局的局长魏生津了。不过这两个人并没有停在王子君的身前,而是分别停在了现在刘成军和县委副书记陈路遥的面前。

    将五好党委的牌子交给了停在自己面前的干部手中之后,王子君和那干瘦的干部热情的握了握手。看着那干部激动的神色,王子君露出了一丝笑意。

    随着音乐,王子君的手中再次多了一本先进个人的证书,一队先进个人披红挂彩的从王子君的身旁走过。

    “嗯”,就在王子君准备依照程序将证书发下去的时候,却感到眼前一亮,就见在自己的前方,一个身穿警服,头戴警帽的年轻女孩子出现在他的身前。说心里话,这女孩儿不漂亮,但她肤色白皙,身材俊美,好的肤色和身材,天生就是女人的一双“招风耳”,再加上一身警服打扮,似乎比那些面容姣好的女人还要引人注目和耐人寻味。

    她就那么直愣愣的看着王子君王书记,这在一脸正色的上台领奖的代表来说,绝对有点鹤立鸡群的感觉。王子君愣怔片刻,看其他常委已经开始将证书授予获奖者,他也将证书递了过去。

    不过,让王子君觉得可笑的是,就在他把获奖证书递到那女孩手里时,从证书的那头传来了一股调皮的拉力,冲着王子君嫣然一笑,证书就已经到了女警的手里了。

    还真是一个刺头的家伙!在女警笑着和自己握了一下之后就下去了。只是,这女孩转身时嘴角那一抹淡淡的笑意,还是让王子君怦然心动。

    莫非自己也有那个什么制服控?心中自嘲的笑了一下,没再往别的地方想。

    大会的最后,是县委书记侯天东督阵。同样是总结工作,但是侯天东说的却是缺点多,批评多,同时要求各部门要好好的整改自己,为更加灿烂的明天而努力奋斗。

    会议一散,王子君和一众常委就鱼贯而出,离开了会议室,上了县委办派过来的一辆大轿子车。

    三级干部会议的结束,仿佛预示着县里十五之前的工作已经完成了,再回到县委大院之后,整个县委大院就显得静悄悄的。

    推了几个饭局的王子君,在小食堂简单的用了一顿饭之后,就把车从小蔡的手中要了过来,掐算着时间,估计那林颖儿也该到了。

    整个芦北县,也就一个破烂不堪的汽车站。不过,这汽车站却是芦北县城最为繁华的地方,无论冬夏,这里都是人流、物流、信息的集散地。那些卖早点的、扫大街的、卖报摊的、拾废品的、开烟铺的、修鞋的,纷纷拥到这里来了。

    “滴滴滴……”

    看着将街道堵得严严的小商小贩,王子君的眉头不觉一皱。摆小摊的都是生活困难的人,但是这种乱摆乱放影响交通的情形,也确实需要人管管了。

    心中念头闪动的王子君,很是艰难的冲出了一群小摊的包围,将车停在了车站之内。小县城的车站,管理并不严,对于进来的车,也没有人理会。

    闲等日子,无疑很是无聊,就在王子君下意识的将一颗烟点着之时,一辆半旧的客车缓缓的驶进了车站。

    在一群争先恐后下车的人群中,王子君一下子就发现了穿着嫩绿色羽绒服的林颖儿,那一抹绿显得那般的稚嫩娇羞,尽管下车的人拥挤不堪,但是,林颖儿就像一只最美的蝴蝶一般,太扎眼太醒目了!

    下了车的林颖儿,不断地跺着自己脚下可爱的小皮靴,显然芦北县还没有褪去的严寒,让这位可爱的小姑娘感到了他的威力。

    不觉一笑的王子君,从车上走了下来,不过他在临下车的时候,却将一副早就准备好的墨镜带在了脸上。随着在芦北县新闻上的出镜率增加,王子君就让孙贺州给自己买了一个墨镜当做出行的工具。

    “林颖儿”,一个欣喜的声音,从王子君的身后响起,随着这女声,一个穿着红色小袄的女孩子,笑着朝着林颖儿冲了过去。

    “江家琪!”

    林颖儿也是一声欢呼,朝着那女子冲了过去,两个女孩子在人群之中就拥在了一起。

    那江家琪虽然没有林颖儿那么光彩夺目,却也长得眉清目秀,两个长相出众的女孩子拥在一起,很让人有一副赏心悦目的感受。

    “哎我说颖儿啊,你还真来了,我还以为你骗我玩呢。”在拥抱了一下之后,这两个女孩子好似也发现了外面人看他们的目光,瞬间就分散了开来。那叫做江家琪的女孩子一边说话,一边要接过林颖儿手中的东西。

    “你这家伙,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不过,你们这儿的冬天还真是够冷的。”林颖儿随手将自己拿的两个包分了一个给江家琪。

    “走吧,颖儿,这也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找个地方暖和暖和去。”江家琪说话之间,就要向外走。

    林颖儿咬了咬嘴唇,然后一拉江家琪道:“琪琪等一下,我叫了一个大坏蛋来接我,再给他一,不,五分钟的时间,如果见不到他,我就好好的收拾他。”

    大坏蛋?自己什么时候得了这么一个绰号呢?王子君摸了摸鼻子,心里暗自觉得好笑。

    “大坏蛋?哈哈哈,颖儿,这个大坏蛋是不是你的那一位啊?”十**的少女,最爱在这种事情上开玩笑,听到林颖儿说大坏蛋,那江家琪凑到林颖儿耳边,悄悄的耳语道。

    “哎呀,不是不是,你要是再敢这么胡说,我就不饶你了!”林颖儿的脸无遮无拦的红起来,说话之间,就朝着江家琪扑了过去,两个美少女再次闹成了一团。王子君看着神采飞扬的林颖儿,心中也是一阵温馨,走上前去,打招呼道:“颖儿,你在说谁大坏蛋呢?”

    正在和江家琪嬉闹的林颖儿一听王子君开口,立刻就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狡黠的笑笑,顺口胡诌道:“就是说你了,你能怎么样?”

    “原来如此。”王子君轻轻一笑,就朝着林颖儿走了过去。

    看到王子君那灿烂的笑容,林颖儿顿时反应了过来,她一下子朝着王子君冲了过来,嘴唇高高的撅起道:“你这个坏家伙,就知道欺负我。”

    江家琪看到有外人,也停止了动作,一双眼睛有点奇怪的打量着带了一副墨镜的王子君,心说这人可真是会装,都大冬天了,还戴着眼镜在这里装酷呢。

    “江家琪,这就是大坏蛋,你以后叫他大坏蛋就行了。”林颖儿一见自己的同学站在原地不吭声了,一把牵起江家琪的手,娇声的说道。

    江家琪和林颖儿在一起能嘻嘻哈哈的烂漫天真,但是在一个年轻男孩面前还是本能的收敛了,王子君淡然一笑,冲着江家琪点了点头道:“你是颖儿的同学吧,我姓王,以后你叫我王哥就是了。”

    “王哥好。”江家琪很乖巧的叫了一声甜甜的王哥。

    “颖儿,你看看人家多淑女,你呀,要多学学,不然的话以后就嫁不出去了!”王子君朝着林颖儿点了点,淡淡的说道。

    王子君虽然从头到尾都没有向江家琪介绍自己,但是在话里话外,却已经给江家琪澄清了自己和林颖儿的关系。

    林颖儿有点愣怔,双眸漾着一层薄雾,挣扎一下,眼神破雾而出,绵绵的缝到王子君的脸上。兴冲冲的林颖儿显得有些失望,脸上也冷了许多,愣愣地一时不再作声。

    王子君似乎注意到了林颖儿情绪上的变化,他不想,也不忍心把这个娇气的小姑娘惹得不高兴了,脸上带着些许的疑问,明知故问道:“颖儿,怎么了?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还没有吃午饭,要不咱们先找个地方吃饭好吗?”

    林颖儿略略顿了顿,露出一个淡然的微笑,“随你吧!”王子君听到小姑娘的声音里柔媚中隐约着的那一丝酸涩,心里有些不忍,上前接过来林颖儿和江家琪手里的包,不由分说道:“我拿着吧。”

    王子君拿着包就要朝着车旁边走,就听一阵滴滴的声音从车站门口传来,随着这声音,一辆白色色的富康轿车快捷的从远处飞驰而来,直朝着王子君等三人飞驰而来。

    “吱吱……”

    刺耳的刹车声在空中响起,随着这刹车声,那富康轿车瞬间就在王子君三人的身旁停了下来,车窗窗户缓缓的打开,一个年轻的男子探出头来。

    “江家琪,这就是你朋友吧?上车!”年轻人说上车的时候,声音就高了一倍。

    江家琪看到那年轻人,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丝讨厌之色。而就在这时,富康车的副驾驶上走下了一个年轻人,这年轻人面目俊朗,一米七的个头在冬天也有点玉树临风的模样。

    “出门幸亏碰到了宁哥,要不然的话,我还真是来不了这么快。家琪,还有这位同学快上车,车里暖和。”年轻人一边说话,一边将车打开。

    被称为宁哥的年轻人,此时看向林颖儿的目光充满了炽烈,听年轻人一说话,更是双眼放光道:“就是,就是,小辉说的对,外边冷,快点到车上来坐。”

    江家琪看到被称为小辉的年轻人不断朝她打眼色,眼中的拒绝之色就少了不少:“颖儿,既然宁哥这么热心,那咱们就坐他的车去宾馆吧。”

    林颖儿对于这宁哥看自己的目光很是讨厌,那里有坐他车走的心思。听到好友的话,就将目光看向了王子君。

    王子君对眼前的情形一直冷眼旁观,这宁哥和那个小辉眼神之中闪动的小动作,哪里瞒得住他的眼睛?见林颖儿朝自己看来,淡淡的说道:“颖儿,坐我的车走吧,我订好了宾馆。”说话之间,就朝着自己那辆桑塔纳走去。

    林颖儿朝着江家琪笑笑道:“家琪,他开车来的,咱们还是坐子君哥的车吧。”

    姓宁的年轻人看到让自己心醉的小美女跟着那个戴墨镜的家伙走了,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而那小辉,更是目光闪动了几分,走到江家琪的身旁道:“你去劝劝你那朋友,让她坐宁哥的车,要是宁哥不高兴了迁怒于我,那我可就惨了。”

    江家琪朝着小辉那俊朗的面孔看了两眼,踌躇之间,就见王子君和林颖儿已经上了桑塔纳,已经坐在后座上的林颖儿,更是打开车窗向她挥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