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章 手插口袋 啥都不爱
    江家琪坐在车上一言不发,刚才的事情让她吃惊不已,而王子君的强势,更让她意识到眼前这个王哥,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人,能让一群警察乖乖的听话,这个人该是何等的地位呢?

    那小女孩像是受了惊吓一般,在林颖儿和王子君说话的时候,怕冷一样蜷缩着身体,一动不动的坐在汽车的后座上,漆黑的双眼闪动之间,就好似一只受伤的小鹿,随时注意着四周会出现的威胁,一只小手紧紧地抓着林颖儿的手,好像怕自己一松开手,她就会在空气中消失一样。

    “叮叮叮叮”

    王子君的目光落在小女孩的身上,正要说话,张新阳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王书记,我已经将盛小虎抓起来了。”

    “嗯,辛苦你了。”王子君的声音淡淡的,但是越这样,越让张新阳的心中有点发寒。

    成为王子君圈子里的人,张新阳对于这位书记可是好好的了解了一回,在这了解之中他发现自己的这个老板很少发过怒,一直都是笑吟吟的,就算是和姬从良的交手中,都保持着不动声色的笑容。没想到,因为这一件事,王书记却怒了!

    犹豫了一下,张新阳还是轻声的请示道:“王书记,要不,把盛小虎狠狠的揍一顿,让他给赔礼道歉?”

    张新阳说的非常小心,但是他潜在的意思却没能瞒得过王子君。王子君轻轻跳动了一下眉毛淡淡的说道:“你和他有关系?”

    “没有,没有!王书记,我和他没有半点关系,他…他是盛青龙的弟弟。”说到盛青龙的时候,张新阳这个公安局副局长声音里有点低沉。

    盛青龙,王子君并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在芦北县这个名字就是和候天东的名字放在一起,也没有半点逊色。

    优秀企业家,致富带头人,芦北县首富……盛青龙的头上戴着一顶顶光彩夺目的光环,芦北县的不少政府官员,都跟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甚至有的部门老一都是他家里的座上客。

    而盛小虎,就是这样一个人物的弟弟。

    “子君哥,很麻烦么?”林颖儿在王子君放下电话,轻轻的问道。

    看着林颖儿有点担心的神情,王子君心中一暖道:“没事儿。”他的手掌伸动,想要拍拍林颖儿的头,但是手掌刚刚抬起,就被他收了回来。用一种非常复杂,但是无比柔软的眼神对于和林颖儿的关系,王子君给自己的定位是兄妹,可是刚才看到林颖儿受委屈的情景,让王子君突然觉得自己的心,好像不是这样的。一见到林颖儿这张泛着粉红光泽的小脸,一听到她那含娇带嗔的声音,他的心就酥了,脑袋瓜子也不听自己使唤了!

    林颖儿是个大姑娘了,她不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王子君无法否认,他喜欢这个柔弱无助又冰雪聪明的小女子!他从林颖儿看自己的眼神里也读到了一种让他怦然心动的东西,他心烦意乱的逃避着,王子君意识到这一点的时侯,心里忽然有种惶惑的感觉,可究竟是为了什么,他自己一时也说不清楚。

    自己也算是订了亲的人,以后还是和林颖儿离远点吧。

    王子君心里这么想着的时候,心里有一点失落。可能每个情窦初开的男孩子,都会向往像颖儿这样的小可人儿,而到了像王子君这样年龄的男人,再加上他现在的身份,恐怕对另一半的贤淑温存就会多一份渴求和希冀了!

    从这一点看,秦虹锦似乎更适合自己,她的动人之处远远不止她的聪明机敏和能力过人,而是她的性格和为人,自从跟王子君突破最后一道防线之后,满眼、满心里都把王子君当成了自己的男人,她默默地为他打理和操持着一切他想到或者根本顾及不到的事情,让他没有后顾之忧,可以无所顾忌地拼杀向前。

    一想到秦虹锦,王子君只觉心里更不是滋味了。压抑着瞬间涌上心头的激越,王子君紧握着林颖儿的手,心头的酸楚又加重了几分。

    “大姐姐,你帮我救救妈妈吧,求求您了!”一直静静的坐在车上的小女孩,一把抓住了林颖儿的手,泪汪汪的哀求道,此时在她的眼睛里,充满了热切的希望。

    “小妹妹,你妈妈怎么了?”林颖儿对于这小女孩,本来就有点喜爱,此时听到小女孩的哀求,心中更是大为不忍,她伸出手掌轻轻的拭去了小女孩眼角的泪水,温声的问道。

    “我妈妈……我妈妈被那些坏人抓走了,说……说要让她和我一起抵爸爸的债。”小女孩说道坏人两个字的时候,满脸都闪烁着惊恐的神色。

    王子君静静地看着小女孩,没有说话,在林颖儿和小女孩的对话之中,一个事件的脉络,就已经出现在了王子君的眼前。

    这个小女孩姓张,叫张小悦,她爸张勇在县里开了一个土产日杂门市,生活倒也说得过去。但是,自从张勇染上了赌博这个恶习之后,家里的情况就被搅和得面目全非了。

    张勇一天天去赌,赢了喝酒,输了就拿张小悦和她妈妈苏然撒气。几年过去,家底很快就被输光了,张勇输红了眼,把家里的房子和门市,都搭了进去。

    就在昨天,一伙人冲进了她家里,说是张勇已经把她们母女两个给输了,直接把她母女两人带走,她母亲虽然反抗,但还是被这些人给带走了。

    “那个带走妈妈的人,就是那个打姐姐的人,他……他可凶了。”说到这里,张小悦小巧的身躯,就是一阵的颤抖。

    “太过分了。赌博已经够不对的了,还要把大人孩子都输了,这还是人干的事嘛!”林颖儿气愤道。

    王子君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蔡辰斌的车开得很稳,只是一会儿工夫,就来到了县委招待所。

    一阵的电话铃声,在王子君下车之时,轻轻地响了起来,接通电话之后,郭万臣的声音就从里面传了过来:“子君书记,今天晚上有空么?”

    要说县委常委的排名,郭万臣在王子君的前面,在副书记里还分管政法,是王子君的领导。在王子君接任政法委书记之后,郭万臣对于王子君的态度十分冷淡,可是现在在电话之中,却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郭书记好,正想给您打电话,今天晚上约您吃个饭。”王子君心中念头闪动,淡淡的说道。

    郭万臣哈哈一笑道:“子君书记,你太客气了,你加入政法口,那咱们就是一家人,我比你早进这个口几年,作为老兄,怎么都要我安排,这样,今天晚上甲鱼村一号包间,我给你介绍一个朋友。”

    说完地点,郭万臣不待王子君反对,就挂了电话。王子君沉吟之间,用手机拨了张新阳的电话,但是此时张新阳的电话却在通话中。

    顿了顿,王子君收回了电话,迈步朝着自己的房间走了过去。而就在他步入招待所房门的时候,一向很知道规矩的蔡辰斌,却在停好车之后,不声不响的跟了过来。

    嗯,王子君点了点头,就将林颖儿三人先到林颖儿的房间里,他自己,跟着蔡辰斌进了自己的房间。

    “辰斌,坐吧。”王子君看到蔡辰斌跟进来,朝着自己旁边的座位一指,轻声的说道。

    蔡辰斌给王子君开车这么多天了,对于王子君的脾气也很了解,当下也没有推脱,在房间里随意坐了下来。

    王子君没有说话,只是用眼眸淡淡的看着蔡辰斌,等待着蔡辰斌的开口。

    “王书记,您……您是不是想动兴隆公司?”蔡辰斌咬了咬嘴唇,沉声的说道。兴隆公司乃是盛青龙的产业,主要经营着两座小煤矿。

    王子君看着蔡辰斌的眼眸,轻轻地点了点头道:“我不是想动兴隆公司,只是,我想动了他那个赌场。”

    蔡辰斌没想到王子君如此的开门见山,心里有些感动于领导的坦诚,沉吟了瞬间之后,他犹豫了一下道:“兴隆公司的赌场,很多领导都心知肚明,姬从良前任的赵局长也曾想要揭开一下这个盖子,但是他刚刚有所行动,就被上面给调走了。”

    王子君轻轻地端起水杯,一言不发,他知道蔡辰斌在告诉他一个事实,不过王子君却并不发表意见,静静的坐在那里,等待着蔡辰斌接着说下去。

    “王书记,不要小看盛青龙,他上面有人,听说他和现在的市长黄隆章关系非不一般。”蔡辰斌咬了咬牙,终于将自己知道的最为重要的事情说了出来。

    市长黄隆章,王子君在开会的时候见过一次,听说他是从芦北县县委书记的位置上上去的,芦北县不少领导有事情都喜欢去找他。

    “嗯,我知道了,谢谢你辰斌。”王子君在沉吟了瞬间之后,轻声的说道。

    蔡辰斌将自己知道的说完,也没有久留,起身就离开了王子君的房间。王子君在起身送蔡辰斌离开之后,就站在窗口沉思起来。

    “王书记,您找我。”张新阳在片刻之后,推门走了进来。

    王子君点了点头,朝着张新阳挥了挥手,示意他坐下:“张局长,压力很大是吧?”

    王子君的话虽然没头没尾,但是张新阳却明白是什么意思,他稍微顿了一下,就老老实实的道:“王书记,我的确有压力,来的路上,我接了不少电话,都是为盛小虎求情的,让我放了他。”

    王子君没有问是谁打的电话,而是话锋一转,接着问道:“关于那个赌场,你知道多少?”

    对于王子君所指的赌场,张新阳心中一清二楚,他在来的路上,已经想好了一切,此时听到王子君问及赌场,赶忙道:“王书记,这个赌场几乎是江省北部最大的赌场,不但有赌博这个项目,还有其他的服务,只是,很多领导对于这件事情,都当作不知道。”

    “怕盛青龙身后的人?”王子君轻轻地敲了敲桌子,淡淡的问道。

    “是。”张新阳的声音没有丝毫的犹豫。

    “你怕不怕?”王子君看着张新阳,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张新阳没想到王子君会问得这么直截了当,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华灯初上,甲鱼村依旧如往常一般灯火辉煌,王子君从车上走下来,一股寒意就从远处直冲而来。他紧了紧衣襟,跨步走进了甲鱼村的大厅。

    训练有素的服务员,迅速将他领到一个装修豪华的大厅之内,这大厅很大,足足有八十多平方,几十盏各种各样的灯,更是将房间里照耀得亮如白昼一般。

    大厅之内,此时正坐着两个人,但是他们的话题,却是说的热烈无比。王子君刚一进门,两人几乎同时抬起了头,那坐在中间首位的正是郭万臣。

    “王书记来了。”郭万臣笑着站了起来,走了两步朝着王子君伸出了手。

    对于郭万臣的礼遇,王子君轻轻一笑,紧走了一步,和郭万臣握了握手,不管怎么说,郭万臣都是排位在他之前的副书记,对于这点礼节,王子君还是能把握得很好的。

    虽然在和郭万臣握手,但是王子君眼角的余光,却是站在郭万臣旁边的那一个三十多岁,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的男人身上。这男子收拾打扮得很是文质彬彬,一副茶色眼镜让人一看,就觉得好似是哪个大企业的主管一般,看起来从容镇定,见过世面,休闲随意,稳稳当当的一个人。

    在郭万臣站起来的时候,这个人也跟着站了起来,他轻轻地望着王子君笑,笑的如沐春风。

    “子君书记,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个咱们县的大能人,盛青龙盛老板,我告诉你,盛老板可是咱们县里的首富,每天的进账可比咱们那点工资多多了。”郭万臣热情不已的朝着那人一指,大笑着说道。

    郭万臣的笑话并不好笑,里面几乎有着一种讨好的意味,他讨好的自然是盛青龙。能够让郭万臣这般的低姿态,可见这盛青龙的后台,果然不是一般的强横。

    盛青龙满是笑容的朝着王子君伸出了手道:“王书记,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是,您的大名我可是如雷贯耳啊。都说咱们芦北县来了一个能干的年轻领导,我一直没有机会拜见,真是遗憾,今日幸好凑着郭书记的东风,让我如愿以偿了!”

    王子君笑了笑:“盛老板的大名,我听了同样是如雷贯耳,掷地有声啊。”

    盛青龙谦虚了两句,三人重新落座,一道道菜肴,被服务员陆陆续续的端了上来,一会功夫,就摆满了一大桌。

    现在会说话的人太多了,会沉默的人却很少。王子君和盛青龙都没有怎么说话,说话最多的是郭万臣,不过此时,他说的大多都是废话,而盛青龙和王子君,却都在那里彼此观察着对方。

    一瓶茅台酒,被服务员轻轻地打开,淡淡的酒香在整个房音里飘荡。那盛青龙突然端起酒杯道:“王书记,我敬你一个酒,算是对今天的事情赔罪,我这个弟弟年轻,性子有点鲁莽,还请王书记不要见怪。”

    王子君笑了笑,也轻轻地举起酒杯道:“这件事情,我不会放在心上。”

    盛青龙轻轻地和王子君一碰杯,然后就将那一杯酒一饮而尽。他放下酒杯,脸上的微笑越发的灿烂道:“王书记如此年轻,就有这般容人的雅量,由此可见,王书记前途不可限量啊,这一点,让青龙佩服,我这里有一个小礼物,不成敬意,还请王书记笑纳。”说话之间,盛青龙轻轻地拍了拍手掌,大厅的门被缓缓的推开了,一个打扮妖艳的女子,袅袅娜娜的走了进来。

    这女子虽然没有十分的颜色,但是体态娇媚,虽然是冬天,却穿着欲盖弥彰的旗袍,高叉口的旗袍在她袅娜走动之时,雪白的大腿在旗袍之中若隐若现,很是引人入胜。

    高高的胸脯,在走动之间,就好似两座山峰,高低起伏,此时这女子的手中,正托着一个精致的小盒子。

    “王书记,我觉得这款手表,更能衬托出您的款款风度,您看,是不是让我给您带上。”女子说话的声音,娇柔无比,让人听着就有一种酥软的感觉。

    郭万臣的双眸,在女子进来之时,就紧紧地顶在女子的的身躯上,悄悄的咽了一下唾沫,眼里带着一目了然的**火焰。   首发

    浪琴表,王子君看着那款手表之上的标志,心中暗道,这盛青龙还真是手笔不小,几万块钱的手表,说送就送。

    “无功不受禄,您这么送我,我可消受不起。这款手表,还是请盛老板自己用吧。”王子君轻轻地朝后一趟,淡淡的说道。

    盛青龙没动,他的眼睛眯着,里面藏着许多内容,轻轻一笑,望着王子君道:“怎么是无功不受禄呢?这是我给王书记赔罪的小礼物,有道是不打不相识,王书记,您要是把握姓盛的当做朋友,就收下吧。”

    盛青龙说话之间,朝着那托着手表的女子一点头,那女子就娇媚的伸手道:“来,王书记,这手表让我给您带上。”

    “可是我手表已经够多了,盛老板的好意,在下心领了。”王子君朝着那女子一挥手,冷冷的说道。

    盛青龙眼中寒光一闪,将杯子的酒一嘴喝了下去,他轻轻地放下酒杯道:“王书记,我今天穿的人模狗样,但是实际上,我还是粗人一个。我喜欢交朋友,也喜欢和朋友一起发财。王书记你今天收下我的心意,哪怕就是让盛某人两肋插刀,姓盛的都不皱一下眉头。”

    两肋插刀这几个字,盛青龙说的特别的响亮,这种话从他的口中一吐出,王子君只觉匪气十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