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零二章 放长线 钓大鱼
    县委招待所的一座小楼上,县委书记侯天东正在和人打着麻将。侯天东没有什么别的爱好,就是喜欢没事的时候和人搓上两把,而能够成为侯天东牌友的,当然都是些县里的名流人物。

    “侯书记,你听说了没有,盛青龙的弟弟盛小虎被王子君给抓了。”李全城一边打出一张麻将,一边轻声的对侯天东说道。

    侯天东正准备摸牌,听李全城这么一说,顿时就是一愣,随即道:“什么时候的事情?”

    “今天下午,听说是因为盛小虎调戏了王子君的女朋友,咱们的王书记冲关一怒为红颜,让公安局将盛小虎给逮了起来。”李全城放下手中的麻将,笑吟吟的说道。

    李全城的意思,侯天东明白,他这是在给王子君上眼药呢,不过对于他这点小心思,侯天东自然是看透却不会点破。

    “嗯。”侯天东点了点头,还是没有表态。不过此时,他不摸牌,整个牌场就冷了起来。

    “全城,你这消息是确切无疑的么?”组织部长孙国良坐在侯天东的对面,见李全城欲言又止,似乎还有话想说,于是就给李全城接口的机会。

    “当然是真的,现在盛小虎还在我们局里关着呢,是张新阳动的手,现在张新阳对王子君简直是惟命是从。”李全城说到唯命是从的时候,故意点了点这四个字。

    武泽辉和李全城是对桌,他嘻嘻一笑道:“咱们这位政法委书记啊,真是让人不消停。”

    “听说今天郭书记要当和事佬,为盛青龙请王子君吃饭,现在这个时间,应该在饭桌上了。”李全城说话之间,又开始观察侯天东的神情,不过侯天东的神色丝毫没有变化,就仿佛在听一件很是随意的事情一般。

    听到郭万臣当和事佬,武泽辉咂了咂嘴,带着一丝可惜的说道:“他们两人和好,真是有点可惜了。”

    哪里可惜,武泽辉并没有说,但是他话音里的意思,在坐的人都明白。侯天东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摸牌的速度,不觉又快了上来。

    就在四人重新开始打牌的时候,侯天东的秘书跑了进来,看着一脸不悦的侯天东,赶忙跑到侯天东的身后耳语了几句。侯天东本来平静的神色,越发变得冷彻起来。

    “你说什么,王子君让人扫了兴隆公司的场子!”侯天东一直万事不惊的气度,一下子消失的干干净净,将手中那张根本就没有看的牌直接扔在了桌子之上,有点不敢相信的朝着自己的秘书问道。

    “是的侯书记,听说盛青龙已经被王子君派人带到了公安局去了。”秘书说得斩钉截铁。

    王子君居然把盛青龙给抓了,在场的人瞬间都陷入了沉吟之中,作为芦北县的干部,他们都清楚盛青龙是个什么人,而站在盛青龙身后的,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

    “不打了!”侯天东沉吟之间,就将手中的牌扔在了桌子之上。武泽辉和孙国良也意识到事情重大,在侯天东站起来的时候,两个人也跟着站起了身来。

    看到三位领导要走,李全城也跟着要送,可是还没有等他和侯天东说话,侯天东就冷声的说道:“你跟着我干什么,还公安局政委呢,连这等事情都不知道!真不知道你是干什么吃的!”

    侯天东说完,就没有理会站在那里的李全城,而是阔步走出了房间。李全城看着三个离去的领导,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此时的他,知道自己在侯天东心目中的地位又下滑不少,如果不想出一个好的补救措施,估计以后陪领导消遣一下的机会就没有了……和侯天东相比,县长刘成军得到消息的时间稍微晚了一步。公安局常务副局长金超越在给他汇报这件事情的时候,刘成军正在喝茶,听到盛青龙被抓,差点没把手里的茶杯给扔了。

    盛青龙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心里清楚的很,盛青龙身后站的人是谁,他更是一清二楚,而现在,王子君居然对盛青龙动了手,一时间一种风雨欲来的感觉,在他的心中陡然升起。

    风雨欲来,自己又该如何应对?刘成军沉吟了瞬间,再次拿起水杯,轻轻地喝起茶来。

    几乎一夜之间,整个芦北县大多数人都已经知道了盛青龙被抓的消息,但是作为最上层的县委常委们,却是没有半点反应,不论是县委书记侯天东还是县长刘成军等人,一个个都没有发表过任何言论,就好似他们根本就不知道盛青龙被抓一般。

    坐山观虎斗,这些人的心思,王子君看的清清楚楚。一夜之间,王子君并没有接到过任何县委常委的电话,但是一些局长主任之类的中级官员,却是打来了不少的电话,虽然说辞各不一样,但是很多人话里话外,都在给盛青龙求情。

    在这些电话中,唯一让王子君有点好感的还是印刷厂现任厂长杜子腾,他和盛青龙倒是没有什么纠葛,但是在电话之中,他却提醒王子君留意一下,盛青龙可没那么好对付的。

    “王书记,盛青龙一问三不知,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知道。”张新阳双眼通红的站在王子君的身旁,显然,这位副局长也是一宿没睡的。

    王子君点了点头,盛青龙死活不开口,死猪不怕开水烫也是在他意料之中的,这等人物,意志力也是非同寻常的。这等人物,自然不是轻而易举的三两句话就能问出来点啥的。

    “不过,他弟弟盛小虎却招了,盛小虎将一切都罪责都揽到了自己的身上,说这一切都是瞒着盛青龙干的。”

    张新阳说到这句话的时候,恨得牙根都痒痒。盛小虎和盛青龙本来是分开关押的,昨天被抓的时候,盛小虎还一声不哼的很横,而现在,他却是不用问就开了口,而且将所有的事情,都主动揽到了自己身上,这根本就是串了口供。

    想到自己队伍之中居然有人给盛青龙兄弟传信,张新阳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恨意。眼下,他和王子君已经绑到同一艘战船上了,这件事情关系重大,等于把王子君和他本人的命运都押上了,于公于私,他都不能让盛家兄弟有出头之日。

    王子君点了点头,轻轻地端起了茶杯道:“去休息休息吧,不能把弦绷得太紧了,绷得太紧了不是好事。”

    看着云淡风轻,仿佛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年轻书记,张新阳那颗悬着的心一下子安静了许多,混迹官场这么多年,知道抓了盛青龙只是一件小事,而随着盛青龙的被抓所引出的那些人物,才是最为重要的。

    此刻,王书记就像一个老练的垂钓者一样,眼见大鱼上了钩,却不急干起竿,而是放了长线,任凭上钩的鱼在水中挣扎,等到鱼精疲力竭的时侯,你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把它拎上岸来,钓鱼的人管这叫“溜”。

    “王书记,那我下去休息了。”张新阳沉吟了瞬间,就向王子君告辞道,他当然不是为了休息,只不过想要更早一步找到证据。

    “嗯,你去休息吧,对了你让人注意一下,有一个叫做张勇的人经常在赌场之中赌博,还把老婆孩子给输了,这件事情刚发生没有太长时间,你好好调查一下。”王子君随意的挥了挥手,一副云淡风轻摸样的说道。

    张新阳答应一声,就准备开门,不过还没有等他将门拉开,孙贺州就闯了进来,因为来的太过紧急,差点把头和张新阳撞在一起。

    “张局长,对不起啊,我没有注意。”孙贺州仰面和张新阳笑了笑,就急匆匆的来到了王子君的身旁。

    “王书记,刚才政府办来了通知,说黄市长准备今天对咱们县进行视察。”孙贺州说道黄市长的时候,目光就朝着王子君小心的看了一眼。在芦北县也许一般人不知道盛青龙的后台是哪位,但是作为县政府之中的秘书,孙贺州却很是清楚这种事情,因此在接到通知的时候,他才会感到有点慌张。

    王书记刚刚抓了盛青龙,黄市长就下来检查工作,如果说这两者之间没有任何的联系,不管其他人信不信,反正孙贺州是不信。

    王子君平静的笑了笑:“刘县长对此有什么指示。”

    “刘县长要求所有在家的领导都要在八点十分集合,一起在县政府的门口迎接黄市长的到来。”也许是王子君的镇定自若感染了他,孙贺州的声音,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在政府门口迎接,看来这个时代的官场比自己的前世可要淳朴不少,在以往上级的主官来检查工作,那最低也要迎接到县界,甚至还有人迎接过了界。

    寒风凌厉,虽然已经有艳阳高照,但是寒冷的气息却是丝毫没有减少。在县委县政府的大门口,此时已经站满了干部,县委书记侯天东和县长刘成军站在最前面。

    因为黄市长的车还没有来,所以这些干部大多都在轻声的聊着天,就是站在最前方得侯天东和刘成军,也轻声的说着什么。

    王子君作为排名最后的常委,站在最左边,在他的旁边站着两个人大的老同志,正在低声的交谈着,对于站在他们旁边的王子君,根本就没有丝毫理会的意思。

    “老领导这次回来,嘿嘿,恐怕要有人倒霉了。”就在王子君无聊的朝着后面看的时候,就听在自己的身后,有一个尖锐的女声传了过来。

    听着这声音,王子君就知道说话的是那个人,他回头望了一下,正好看到钱艳丽正在和孙浩立在自己的不远处大声的说着话,而那钱艳丽在看到王子君的瞬间,眼中还闪出了一丝幸灾乐祸的笑容。

    钱艳丽本来就对王子君有意见,自从王子君提了政法委书记之后,这种意见就变成了妒忌,现在黄市长下来检查,一看就知道为了什么,这么好的机会,钱艳丽当然不会放过。

    孙浩立也看到了王子君的目光,跟着钱艳丽一搭一合的接着道:“这也是有些人太过肆意妄为,还真以为芦北县是他们家的,不问青红皂白说抓人就抓人,哼哼,抓人容易啊,放人难,我看有些人是收不了场的。”接着两个人,就是一阵轻笑。

    对于两人的嘀嘀咕咕,王子君并没有放在心上,不过就是两个小人而已,自己要是说话反而显得自己没有风范。

    就在这时,一个年轻人疯狂的从远方跑了过来,在年轻人的身后,四个警察正快速的追了过来,跑在最前方的,竟然是一个绑着马尾辫的女警。

    “妈,快救我,这些警察要抓我!”年轻人在看到了钱艳丽,就好似看到了救星一般,大声的朝着钱艳丽喊道。

    这一声妈,立刻把四大班子领导的目光全都给吸引了过去,很快就认出来了这年轻人是何人。

    “各位领导,郑宜宽是盛小虎的同案犯,千万不要让他跑了。”跑在最前方的女警在看到前方一堆县领导的时候,也跟着大声的喊道。 360搜索:.☆//☆

    郑宜宽是谁,站在这里的人大多数都知道,一道道目光,瞬间就朝着钱艳丽看了过去。不过这些领导,一个个虽然都听到了女警的话,却没有人动,毕竟他们都是领导,让他们去抓犯罪分子,实在是太丢领导的面子了。

    蔡辰斌跟一群工作人员都站在离王子君不远处,钱艳丽的话,他自然也听到了耳中。已经被公认为是王子君的人,自然知道这郑宜宽是谁,此时见没有人拦,当下也不客气,迎面就朝着郑宜宽冲了过去。

    郑宜宽被警察追的双眼冒火,此时就要找到救星了却被人拦了路,眼睛一红的他什么也不顾了,握在手里的水果刀抖动之间,就朝着蔡辰斌扎了过去。

    蔡辰斌万万没想到这家伙竟敢当着这么多人动刀,不过他乃是军人出身,对于这等事情反应很快,还没有等那刀扎向自己,左腿就踢了出去。

    “嘭!”,蔡辰斌上去一脚,狠狠地踹在郑宜宽的脸上,那郑宜宽登时就被踢了一个狗吃屎栽倒在地上,那柄水果刀,更是被他扔在了地上。

    四个跑过来的警察,更是趁此机会一拥而上,将倒地的郑宜宽用铐子给铐了起来。

    钱艳丽此时才反应过来,只觉一丝麻木从脚底逐渐上升,胀满腿肚,爬上心脏,只觉自己就像一只蹲守在山洞口的母狼,尽管被眼前的一幕气得双眼昏花,意识朦胧,但尖利的牙齿磨得牙根发酸,爪子随时都能把猎物撕扯得粉碎,又气又急的看着被铐起来的儿子,嗷的一声冲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