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一七章 捧杀
    王子君回到办公室之后,肖子东紧随其后跟了进来。也不顾得跟王子君客气,就直言不讳道:“王书记,您有点意气用事了,这种事情,成功的可能性不是太大啊。”

    王子君笑了笑,在沙发上轻轻的坐下,扔给了肖子东一根烟道:“肖主任,恐怕在你看来,这件事不是成功的可能性不大,而是成功的机率等于零吧?”

    肖子东见王子君一下子戳穿了他的委婉,索性点了点头,把话挑明了:“既然如此,王书记,我也不瞒你了,我觉得您的计划根本就没有可性性,安易市能带给咱们的利益的确有很多。但是越是如此,这件事就就不可行,安易市可以带给咱们的东西很多,但是咱们芦北县,根本就没什么让安易市心动的东西,他安易市又不是傻子,凭什么和咱们一起修这条公路?”

    身处官场,能听同道中人一句大实话,那是极其不容易的。肖子东这些话虽然说得难听,但是王子君知道这才是真心话,肖子东的出发点是善意的,心里觉得暖暖的,眼角眉梢都不禁浮起笑来,但他依旧不分辩,不表露他的意思,就让那笑浅浅地矜持地挂住,绝不洋溢出来。

    肖子东见王子君只是笑,并不说话,摇摇头对王子君道:“王书记,想看你笑话的人太多了,你怎么能上这个套儿呢?”王子君接了一杯水放在肖子东的跟前,轻描淡写的说道:“这件事情,我已经有了打算,肖主任你就放心吧。”

    肖子东见王子君心意已决,知道再劝也是于事无补,更何况此事已经在常委会上定了下来,他也推翻不了。好在这件事情就算是不成,也不会追究什么政治责任,顶多也就是打击打击王子君的威信而已。

    看来,还是得尽早入手,将这件事情压一压,省得传播出去不是太好。不过,正当他做出这个决定之时,忽然想起来昨天王子君找他闲聊,曾经问过他在安易市有没有熟人,当时自己说没有,不过武泽辉好像有一个堂哥在那里当市委副秘书长。

    这件事情,不会和刚才的事情有联系吧。

    心中念头闪动的肖子东,轻轻地摇了摇头。

    就在肖子东心中有了打算的时候,在陈路遥的办公室里,组织部长孙国良和宣传部长武泽辉正坐在陈路遥的旁边,两人的脸上,都挂满了掩饰不住的得意。

    “老武,还是你水平高啊,我本来只是想打击一下那小子的心气儿的,现在让你这么一搞,恐怕这家伙头拱地也只能往前走了!”孙良栋喝着秘书端上来的茶,朝着武泽辉大声的赞扬道。

    武泽辉轻轻地抿了一口茶,摆摆手道:“哎,这哪儿是我的功劳哇,能让这事迅速拍板,还不是多亏了路遥书记一言九鼎嘛。不过,也多亏了这小子嘴上没毛,办事不牢,到底还是年轻啊,整天想的都是怎么出风头,他还没在基层滚几滚,没在血水里泡几泡呢。也是活该!”

    陈路遥笑了笑,自从郭万臣被抓之后,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爽快过,朝着沙发后面懒懒地一躺,陈路遥呵呵一笑道:“你们两个同志说话嘴上也得留个把门的啊,都是自己的同志,传扬出去可不好。泽辉部长啊,王子君同志代表我们芦北县和安易市商谈修路的事情,乃是我们芦北县的经济发展过程中的一件大事,一件关系到修路成败的大事,你们宣传部门要加大力度,营造良好的舆论氛围,千万不能马虎了。知道么?”

    陈路遥说的慷慨激昂,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对王子君多么支持呢,但是武泽辉和孙国良是什么人,他们哪里会不明白这陈路遥真实的意思呢。

    捧杀,陈书记这是要捧杀王子君,你不是说要谈判么,我就将你捧得高高的,等你事情没弄成的时候再把梯子给你抽了,到时候弄得你上也上不去,下又没法下,卡在半空中,要么痛哭流涕的求助,要么就惭愧得一头栽下来,直接摔死吧。哼!

    “陈书记,您尽管放心,对于这等事情,我们宣传部门肯定不会有丝毫的放松,一定把您的指示落实到位,将好事办好,对王书记的工作进度加大宣传力度,让王书记的光辉形象,照耀在全县每一寸角落上。”武泽辉郑重其事的模样,更是惹得三人一阵的大笑。

    武泽辉不愧是宣传部长,虽然芦北新闻上还没有播出,但是不到半天的功夫,不但整个大院都知道了这件事,就算各局委和乡镇之中,也都听说了这个消息,就像一阵咚咚锵锵的锣鼓声,大有一副向红玉市扩散的迹象。

    孙贺州一上班,就听到了这个议论纷纷的消息,他也顾不得拿文件本,就急匆匆的跑到王子君的办公室里来了。

    “王书记,您就修路这件事,想要和安易市进行谈判怎么被传得沸沸扬扬呢?”

    王子君正收拾着东西,听了孙贺州的话他轻轻地点了点头,然后道:“我知道了,你也准备一下,今天我们就转道到安易市,要转四百多里路,咱们得半天走,去吃点饭。”

    王子君胸有成竹的模样,让孙贺州一愣,他想要说什么,嘴唇碰了碰,最终还是咽了下去。不过有一个疑问却是他怎么都挥之不去的:王书记真的能说服安易市修这么一条对他们发展没有什么用处的道路么?

    这次和王子君一起去安易市的,除了公路局的局长以及三个工作人员之外,再就是孙贺州和蔡辰斌了,七个人坐了两辆小车先到红玉市,然后通过红玉市转道蓝西市才能进入安易市。

    在王子君出发的时候,武泽辉满脸笑容的来到王子君的办公室,将一个电话号码郑重的交给王子君道:“王书记,我已经安排好了,到了安易市你跟我哥联系,他肯定会将您见郑书记的事情给安排好。”

    这位部长如此认真的模样,让公路局的几个工作人员感慨不已,暗道局里面那些家伙都他娘的乱嚼舌头,不是齐心协力你搭台我唱戏,而是互相拆台对台戏,因为王书记和武部长貌合神离,关系不和,不和两个人还能这么互相照应着?真真是唾沫星子淹死人哪。不过,坐在他们身后的公路局长却是冷眼旁观,一言不发。

    早晨出发,赶到安易市的时候,就已经是下午三点钟了。看着安易市鳞次栉比的十几层的高楼,芦北县公路局的工作人员都露出惊叹之色。虽然和安易市只是隔了一座山,但是芦北县和人家安易市相比,那根本就是一个小山村,至于红玉市嘛,顶多算得上一个县城而已。

    “王书记,咱们怎么安排。”在一处靠路的地方停下车,公路局长满脸笑容的朝着王子君请示道。芦北县公路局局长姓路,叫路陆退,快到五十岁的干部,年轻干部的工作激情是没有了,但是为人处世却是十分的油滑。

    此时的他,面对比他小上一半的王子君,满脸都是恭敬,不敢有丝毫的怠慢之色。要说这路陆通在一些资历浅的副县长面前,总是自觉不自觉的摆摆老资格,据说有一次,钱艳丽去他们公路局检查工作,这老兄愣是当众给钱县长顶牛了的。

    钱艳丽在政府副县长之中那是出了名的强势,可是在这路陆通面前也只能打掉牙和血吞,很是憋屈的认了。路陆通的性格,他属下的那几个科员当然了如指掌,因此,一看自己的局长大人变得如此的服服帖帖,心里偷偷的乐了,他娘的,真是一猴卡一猴,牤牛卡市牛啊。

    “先找地方休息一下,吃完饭之后再跟那位武秘书长联系。”王子君朝着路陆通笑了笑,轻声的说道。

    “好,那我这就去安排。”路陆通说话之间,就跟着上了王子君的车。不过就在一群人寻找宾馆的时候,王子君的传呼却响了起来。

    王子君拿起传呼一看,就见上面写着:“王书记您好,我是安易市委的武泽仁,到了安易市请给我打电话。”

    看着这充满了热情洋溢的信息,王子君眉头皱动之间,就来到了一处公共电话亭借人家的电话拨了出去。

    “你好,我是芦北县的王子君,请问您是武秘书长么?”王子君在电话接通的瞬间,十分客气的说道。 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

    在王子君报上名字之后,电话那头就传来了武泽仁热情的话语:“王书记好,我是武泽仁,你们已经到了安易市啊?哎呀真是不好意思,作为东道主我不能过来迎接您一下,真是惭愧啊。”

    “武秘书长,您太客气了,我们此来还需要您给帮忙呢,您要是这么说,我们可就有点不敢打搅了!”

    武泽仁那边的笑声,越加的爽朗,就听他接着道:“王书记,你们到迎宾馆来吧,我已经安排好了,咱们迎宾馆见。”武泽仁说话之间,就将迎宾馆的位置详细的说了一遍。

    王子君收了电话,站在王子君身旁的孙贺州就已经将电话费给付了。看着正在找零的孙贺州,王子君心中暗自感叹,他的手机出了红玉市的地界就接不到信号,看来全国漫游,还需要不少时间哪。

    蔡辰斌虽然也是第一次来安易市,但是在王子君报出了地址之后,他还是在十多分钟之后,将车开到了安易市的迎宾馆。迎宾馆处于安易市的经济开发区,放眼看去,一栋楼和正要戳起的一堆的楼紧连着,这座现代化的迎宾馆主楼是一个高有十五层的大厦,墙体之上五个一人多高的大字在阳光下耀眼生辉。

    “安易迎宾馆”

    看着这几个龙飞凤舞的大字,芦北县公路局的干部唏嘘不已,彻底的被镇住了!在他们的眼中,红玉市委招待所那栋六层的楼就已经够气派了,现在安易市这栋楼,却是更强烈的冲击着他们的神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