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二二章 一觉醒来 天黑了
    “好!写的不错。”

    第二天一大早,武泽辉就坐上了侯天东的新富康,两人并排坐在车后,侯天东轻轻地拍着武泽辉的肩膀,轻声的说道。

    能得到侯书记侯老一的肯定,武泽辉心里除了兴奋,还有一丝胜利的感觉,战斗的紧绷有一点松懈下来。嘴上谦逊了两句,就听侯天东道:“这件事情的汇报,你跟我去,到了市委熊书记那里,你说话利索点,争取给熊书记留下一个好的印象,这样以来,对于能尽快把你推出来有好处。”

    好处这两个字,侯天东说的云淡风轻,但是武泽辉心中却是热浪鼓涌,充满感动,他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郑重起来,当下双手伸过来紧紧的握住侯天东的手,感激涕零道:“侯书记,对于您的大力扶持,我武泽辉没齿难忘!”

    侯天东笑了笑,用手轻轻地拍了拍武泽辉的肩膀道:“不用感谢我,你个人工作有能力,有思路,我的任务就是抓班子,带队伍,把表现优秀的同志适时的推出来,县委对你本人的工作态度还是充分肯定的。”

    两人作为同一个县委班子中的成员,不知道握过多少次手了,但是现在这一刻,武泽辉好像第一次发现,侯天东侯老一的脸微微笑着,就像一片晴朗而宽阔的天空,而且,手心里也是前所未有的温热。

    副书记!这个职位已经向自己招手了!侯书记虽然没有明说,但是武泽辉却明白他的意思,想到将要带在自己头上的副书记头衔,武泽辉的心里就是一阵激动。

    虽然都站在侯天东的一边,但是武泽辉依旧将组织部长孙国良和杜自强当作自己走向副书记位置的强劲对手,现在自己在王子君一事上的成功运作,终于让侯书记心里的这道天平向自己压过来了!他娘的,机会就是给有头脑的人准备的,这话一点也不假。

    因为提前打了电话预约,所以侯天东和武泽辉很顺利的进入了熊泽伦的办公室。熊泽伦在两人进来的时候,正在翻阅一份文件,在两人进屋时只是朝着侯天东点了点头,至于武泽辉,熊泽伦根本就没有半点反应。

    武泽辉心中很清楚熊老一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身处官场,倘若你站在某一个位置上,一定要稳住自己的气,所谓的气,就是轻易不表态,轻易不说话,就这一个简简单单的沉默就能把来人给震住了!因为他本来就是忐忑不安的,看你面无表情,心里会更加的揣测,领导是高兴呢还是不高兴呢?这么一想,对自己的怵意无形中就增加了!

    在他的办公室里,面对前来拜会的下级干部,他武泽辉不是也时不时的来这一手么?尽管心里知道这一点,但是此时,面对淡然的市委书记,武泽辉的后背还是迅速的沁出一层汗来,心里隐隐的有些不安。这可不是自己上不得台面,而是因为,面对面的给熊老一坐对面汇报工作的机会,实在是太少了!不不,这样的待遇是从来都不曾有过的。武泽辉一边安慰自己,一边努力的把腰杆挺直了。

    侯天东倒是从容的很,他一碰武泽辉的手,示意神经紧绷的武泽辉在办公室沙发上坐下,然后鼻观口,口观心,一言不发的等着熊老板发话。

    过了足足有五六分钟,熊泽伦这才将文件放下,他朝着侯天东淡淡的看了一眼道:“天东书记,你在电话里说有紧急事情需要给我汇报,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说说吧。”

    “熊书记,我是来承认错误的,这是我们芦北县委请求批评的文字材料,请熊书记和市委给我们一处分。”侯天东说话之间,就将那份写好的材料双手递到了熊泽伦的面前。

    这份材料不厚,只有薄薄的两页纸,但是这两页纸的内容,却是武泽辉带着强有力的笔杆子,经过精雕细琢十易其稿才定下来的。作为主抓这件事的人,侯天对于这份材料里的每一个字,都记得清清楚楚的。

    熊泽伦看的很细,一千多个字他愣是看了足足有十几分钟,在这十几分钟里,整个办公室可以说是鸦雀无声,一股压抑的气息,更是充斥在武泽辉的心头。

    这种压抑,就好似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平静,让人觉得难受,甚至快要窒息,但是面对这种平静,武泽辉却是感到欣喜不已,因为这种即将到来的狂风暴雨,并不是针对他武泽辉的。

    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不知道怎么,武泽辉的心里突然想起来学生时代的一篇课文,那一刻,武泽辉自己都有些奇怪,当初上学时,背课文对自己来说简直是一种非人的折磨,口干舌燥的念上二三十遍,愣是记不住小小的一个自然段,害得语文老师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揪住他的耳朵,无可奈何的说:“武泽辉呀武泽辉,我只听说过狗熊是怎么死的,估计狗熊见到你之后,肯定也会死而复生了!”

    但是今天,自己怎么会如此清晰的想起来这一句话呢?看来,学生时代,自己之所以成绩上不去,并不是怪自己脑子笨,而是老师的教学方法有问题了!这么一想,心里对于熊泽伦将要发出的暴风雨又有了一丝热切的期待。

    “天东书记,这份材料属实么?”熊泽伦将手中的信朝着办公桌之上轻轻地一放,朝着侯天东沉声的说道。

    “熊书记,这件事情,武泽辉同志最为清楚,就由他向您详细解释一下吧。”侯天东说话之间,朝着武泽辉点了点头。

    能够和市委书记面对面的汇报工作,那对于武泽辉这等人来说,简直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他是县委常委不假,但是全市光正县级以上干部都一二百,副县级的干部就更不用说了,熊泽伦作为市委书记一把手,能把正县级干部完全记完,就已经是一个了不起的本事了,这副县级干部么,能够入他的法眼,那简直就是上了一条高速公路,搭上了一班直达目的地的直通车,这种效果,又岂是事半功倍这个薄薄的词能形容得了的!

    “熊书记,事情是这样的,王子君同志……”武泽辉对于怎样向熊泽伦汇报的问题,在车上可是想了一路。武泽辉虽然上学时成绩糟得一塌糊涂,但是作为宣传部长,他的口才倒是挺符合这个位置的。再加上他是有备而来,因此,这种当面汇报,他是根本就不害怕的。

    不过,这次汇报,武泽辉却是很注意自己的用词,在一些无关痛痒的地方,他对王子君进行了一番肯定。作为一个在县里也算是混了一些时间的老政客,武泽辉深知,要攻击一个人,最好的办法不是直接攻击,而是在对他某些方面进行肯定的同时,再一针见血的把他犯的原则性错误指出来,这样以来,既不至于让领导误以为你借机报复,又对你的以工作大局为重看高你几分。

    简单的五分钟,武泽辉就口齿清楚、有条不紊的汇报完了,如果说要让武泽辉对自己的汇报打个分的话,那最少也是九十五分之上。

    熊泽伦一直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武泽辉,不过他脸上的阴云,却是越加的浓厚了。

    “嘿嘿,王子君,这一次我看你怎么死的!”看着熊泽伦脸上的阴云,武泽辉的心中压抑着一丝放纵而有节制的欣喜,他只觉自己的汇报已经起了作用,接下来的,就是熊泽伦的狂风暴雨了。

    “天东同志,这就是你一大早来找我,准备跟我汇报的重要事件?”熊泽伦轻轻地抬起头,面无表情的朝侯天东扫了一眼道。 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书屋

    侯天东不知道熊泽伦是何用意,只好老老实实的答道:“是的,熊书记。”

    “侯书记,这件事情安易市是不是已经正式向你们提出了交涉?”熊泽伦的语气,越加的冰冷。

    作为一个县的县委书记,侯天东对于熊泽伦的脾气那是了解的,他越是话语冷,就代表他的火气越加的大。看来,小王书记这一次是在劫难逃了!

    “没有,不过我们觉得这件事情影响……”侯天东的话还咩有说完,就被熊泽伦给打断了:“王子君是不是对这件事情已经向县委县政府作了检讨,确认了这件事情?”

    熊泽伦的话音此时就有点不对,但是怎么不对,侯天东一时间又说不出来,他看着熊泽伦那冷然看来的眼神,沉声的说道:“熊书记,这个还没有。不过……”

    “啪”,熊泽伦的手掌,狠狠地拍在了桌子之上,他满脸阴冷的一指侯天东,大声的说道:“侯天东,你搞什么鬼名堂,你给我看看这个!没事整点幺蛾子,你这个县委一把手居然是个带头的!”说话之间,熊泽伦将一张报纸扔了下来。

    侯天东此时的冷汗,已经从他的身上不断地冒出,一股天旋地转的感觉,在他的心中油然而生,从来到红玉市以来,熊泽伦还没有发过如此大的脾气,这突如其来的场景,让侯天东一时间就有点不知所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