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二六章 红旗不倒 彩旗飘飘
    在芦北县这个贫瘠却又充满勃勃生机的小县城里,桃色事件一直是人们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话题。这故事里的主角与配角总会在人们的嘴上辗转相传、反复咀嚼,像一种吞下去又可以吐出来,你尝完了他还可以接着再吃的食物,这种神秘的食物让芦北县城的人们在漫长的日月天光里多了一点稀薄而发自内心的快乐。

    因此,从某个范围上来说,柳嫣红这个长得漂亮的公众人物,不仅是电视台的台柱子,还是人们嘴里争相饶舌的主角。只是,有的人并不知道男主角是何人罢了。

    对于自己并不是柳嫣红唯一的靠山,武泽辉是不知道的。试想,作为芦北县一个副县级干部,堂堂的宣传部长,怎么可能和别人共享一个女人的怀抱呢?当然,柳嫣红的老公是不能计较的,不管怎么说,那是她法律意义上的丈夫,他武部长这点肚量还是有的。

    蕨菜荠菜七七菜,清水咸盐也是个爱!

    武泽辉对柳嫣红确实很好。相中哪件衣服了,欢喜哪个首饰了,武泽辉过多少天也不会忘,想方设法也得替她买了,当然,这样的付出总是有收获的。柳嫣红每次见了他,身体和**就跟春天的花草似的,汁液饱满,生机勃勃,开放得艳丽无比,弄得武泽辉有空的时候总是想去压一压,挤一挤,一想起柳嫣红那含娇带嗔的声音,武泽辉就觉得自己无法自持了!

    跟柳嫣红好了之后,这小娘儿们对他实行了三光政策:业余时间占光,私房钱花光,身子骨儿掏光。每每从柳嫣红那里回去,武泽辉浑身上下就只剩下一副虚弱的身板了。

    时间久了,武泽辉怕自家的婆娘看出猫腻来,偶尔也想宠幸一下老婆做做夫妻功课,无奈每次都是举而不坚,坚而不挺,稍微运动几下很快就一泄千里了,惹得老婆满肚子怨言,非得拉着他去医院看男性专科不可,弄得武部长苦不堪言,又不好意思说什么。后来想想,觉得这也不是办法,干脆想了个臆想的办法,每次趴在老婆身上时,他都把身下的那张褶子脸想像成柳嫣红的,这么一想,武泽辉就觉得心里春天般的和煦,宛若草长莺飞,纵横驰骋,骁勇善战,那个很不男人的病根也就不治而愈了。

    有时候坐下来,武泽辉心里觉得挺得意的。很多人因为这点破事弄得家里鸡犬不宁,但是他武部长却能做到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但是此时,坐在这个常委会的会场上,武泽辉心里却是万分的郁闷。想想自己以往在宣传部一言九鼎,说一不二,现在只是提议一个副科级的电视台长都通不过,心里就有些悲哀,他的目光,带着一丝哀求看向了侯天东。

    此时的侯天东也很头疼,以往他驾驭常委会那都是轻车熟路,游刃有余的,但是现在,局势却变得这般的棘手了。正当他为难的时候,猛一抬头,正好碰上了武泽辉的目光。

    武泽辉是自己的人,本来就因为王子君的事情弄得威信大跌,如果这电视台长的提议通不过的话,那对于他这个宣传部长的威信,将是致命的打击。

    “同志们各抒己见,畅所欲言,很民主嘛,这很好。常言说,灯不拔不亮,话不说不明。我觉得我们的人事问题就应该这样,只有大家在一起开诚布公的谈开谈透,才能保证我们在干部的任用上,少走弯路和下坡路。”

    “柳嫣红这个同志,我还是了解的,个人的工作能力是有的,担起县电视台的担子,应该不成问题。更何况,柳嫣红同志年轻漂亮,这不是她个人的错,相反,我们更应该鼓励这样的同志干事创业,走出一条有为就能有位的路子来。”

    “但是,王子君同志提到的组织原则问题也不是没有道理,我看这样吧,就让柳嫣红同志暂时担任副台长,主持台里的工作,如果能做出成绩来呢,咱们就把这个同志扶正了,如果不行的话,咱们再说别的。”

    侯天东的话听起来有点和稀泥的味道,但是实际上却是站在了武泽辉的这一边,暗度陈仓地通过了柳嫣红的任用,副台长主持工作,下一步任台长也就顺理成章了。

    本来已经心灰意冷的武泽辉,此时一听侯天东的话,像是被打了一针强心剂一般,登时精神十足,得意洋洋的瞄了王子君一眼,心里暗骂,就算你小子有能耐也得歇菜,在干部任命上,你还能阻得了我武泽辉的路?真是笑话!

    对于武泽辉挑衅的目光,王子君看到了,却若无其事的一笑,好似根本就没放在心上一般。

    常委会又持续了一会儿就散了,王子君端着杯子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之后,立马打了一个电话,电话接通之后,只是对电话那头说了一声:“常委会决定让柳嫣红担任电视台副台长,主持台里工作。”电话那头只是心照不宣的说了声我知道了,就挂断了电话。

    王子君在打电话,武泽辉却是在接电话,刚刚回到办公室的他,就接到了柳嫣红那热情如火的电话。

    “亲爱的,谢谢你,我就知道我的男人就是最棒的。”女人娇媚的言语,勾得武泽辉心如火烧,虽然他知道此时去找这小娘们儿实在是太过敏感,但还是忍不住心头荡漾的春意:“哈哈哈,宝贝儿,你的事情我什么时候不给你办的好好的?哼,王子君那小子还想给我使绊子呢,我灵机一动求助大老板,大老板最后还是支持了你哥啊!”

    “王子君也不撒泡尿照照,他算哪个架子上的鸡啊,哪能跟您武哥比呢,您可是一个很棒的男人的,您的厉害我可是亲身体验过!”柳嫣红说道亲身体验这两个字的时候,声音里越加的充满了魅惑。

    一阵阵颤抖的武泽辉,心像一匹脱缰的野马似的,激情飞扬,一会儿就被柳嫣红挑逗得实在憋不住了,脑子里就有些心猿意马,身体的某个角落也被一股热浪充斥着,嘴里嘿嘿一笑道:“宝贝儿,我费了这么大劲儿把你的事弄成了,今天晚上是不是该慰劳慰劳你武哥我啊?”

    电话那头又花枝乱颤的娇笑了一番,然后两人心照不宣的约定晚上一起去老地方。

    人逢喜事精神爽,武泽辉在常委会上取得决定性的胜利之后,就觉得自己今天特别的顺利,不管办什么事情,那都是办的妥妥帖帖,一些和他开始若即若离的小科室长们,又对他趋之若鹜了!

    狼吞虎咽的吃了一顿饭之后,武泽辉就把司机支走了,自己驾着车心急火燎的朝枫林宾馆开了过去,宾馆里,还有一顿比晚饭更诱人的美味等着他呢。

    三军小吃店。

    这店名猛一看上去,有点乍乍呼呼的,实际一看只是一个小店。这三军小吃虽然地理位置有点偏,座落在芦北县城的最东边,因为价格便宜,菜份地道,很受工薪阶层的推崇,一到饭点,三间屋子都坐得满满当当的,喝酒的、划拳的更是比比皆是。

    此时在三军小吃店的一个角落里,两个小伙正对着一个羊杂锅猛吃海喝,很是惬意。其中一个身材高大,虎背熊腰的汉子用筷子夹起一大片羊肉卷蘸了蘸调料就塞进了嘴里,一脸爽快淋漓的样子。 +

    “虎子,你小子请我吃饭是不是有什么目的?快说说,哥哥能帮上忙的肯定会不惜力!”汉子端起酒杯一口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放下酒杯很是豪爽的问道。

    那虎子虽然名字叫虎子,但是却更像是一个病猫,不但个子长得低,而且身材干瘪,他一边咀嚼着口里的羊肉,一边嘿嘿一笑道:“德发哥果然神目如炬,我有什么事情,都瞒不了您的。”

    这虎子的话,让那德发哥觉得很是高兴,他呵呵一笑道:“虎子,咱们两个同一年进的公安局,又在一个地方干了几年,别人我不敢说,你小子撅撅屁股,我就知道你想放什么屁!”

    “嘿嘿,还是德发哥您了解我,这个呢,实际上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听说我们中队的中队长要提拔了,这位置不是空出来了?我想请德发哥您帮忙给大队长说和说和,让我把这个萝卜坑儿给占了!”虎子一边说,眼中一边放光,显然,他对于这个中队长的位置很是向往。

    “这事我帮你说说成,但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最终能不能弄得成你可别埋怨我!”德发哥虽然有了点酒意,但是对于一些原则性的问题,他嘴上还是得留个把门儿的,并没有一口答应下来。

    “谢谢德发哥,您要是去说,哪有不成的?咱们刑警队谁不知道你德发哥是大队长的兄弟?”虎子一边捧他,一边端起酒杯相邀道:“德发哥,咱弟兄俩再走一个。”

    那德发对于喝酒,几乎是来者不拒,不等那虎子端起酒杯,一口就将那酒干进了肚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