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二七章 红嫂子 绿帽子
    有道是酒壮英雄胆,两个人酒过半巡之后,那德发就有点飘飘然了,一拍那叫虎子的肩膀道:“兄弟,你的事情,哥哥尽心尽力给你办,办好了呢,你就记哥一个好;万一办不好呢,那是哥能力有限,你也别埋怨哥。”

    “德发哥,你这么帮我的忙,我怎么会埋怨你呢,你把我虎子当成什么人啦?”虎子说话之间,再次端起酒杯,不过这一次,他却喝了一半又放了下来。

    德发却是一口将酒喝了下去,当他看到虎子杯中的酒竟然没有喝完,脸色立马就沉了下来:“虎子,咋不喝了,看不起你哥是不是?”

    “德发哥,我,不是,我只是心里有点堵得慌!”虎子眼中闪烁着一丝犹豫。

    “什么事情?你尽管给哥说,只要哥能够帮到你的,还是那句话,没说的!”德发一拍胸脯,仗义十足。

    “德发哥,咱们也有十几年的交情了吧,要说你,我觉得是条汉子,我德闯哥,那更是一个铮铮铁骨,可是,怎么好汉就没好妻呢?”虎子说话之间,头就低了下来。

    说到好汉无好妻,再听听虎子冷不丁的提到自己的亲哥,德发愣怔半天,一把揪住虎子的衣襟道:“你是不是听说了什么?”

    虎子那身板,哪里经得起他这么大的力气?这一提差点没把虎子给提溜起来,他一边抓住有点摇摆的桌子,一边反抗道:“德发哥,您放开,我说,我都告诉你还不行么?”

    “你说!”想到关于嫂子的那些风言风语,德发的脸色涨得发紫了。

    “德发哥,我刚才来的路上,看见嫂子去枫林宾馆了。”虎子的话音很是低沉。

    枫林宾馆?嫂子在电视台上班,这家里又没来什么亲戚,她一个人去枫林宾馆做什么?想到哥哥年前探亲假结束时专门给自己说,要好好照顾嫂子的话,又想想最近传进他耳朵里的风言风语,德发情绪激动,嚯的一下站起来了。

    “德发哥,你这是想干什么?”虎子眼中喜色一闪而过,但是随即就抱住了德发哥,大声的阻止道。

    “虎子,你跟哥算不算兄弟?如果算,今天就跟哥走,如果你跟我称兄道弟纯属扯淡,那咱弟兄俩今天就一刀两断,从今往后,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德发一挥手,厉声的喝道。

    “德发哥,哥,咱俩当然是兄弟,这一点,没得说!”虎子说话之间,就变成了一副义薄云天的模样。

    “好兄弟!走,跟哥走!”德发一拽虎子,就朝着门外走了出去,那三军饭店的老板看着摇摇晃晃的两个人,也没有阻拦,直接在账本上记了下来。

    亚马哈摩托车在德发的开动之下,就好似疯了一般疯狂的朝着前方行驶,虽然喝了半瓶酒,但是此时,德发开摩托却是又快又稳。

    芦北县城本来就不大,从三军小吃到枫林宾馆,也就是五分钟的时间,看着枫林宾馆大门口闪烁的霓虹灯,德发直接就将车停了下来。

    枫林宾馆是一个中等宾馆,作为警察两人也来过这里,一进门,就看到一个认识的服务员正站在那里,虎子看到那服务员就跑了过去。

    片刻之后,虎子跑过来道:“德发哥,打听出来了,那对狗男女正在二零八房间。”

    二零八,德发的血越加的沸腾,他快步的朝着二楼直冲而去……武泽辉做事喜欢讲究个吉利数字,这一点,柳嫣红记得特别清晰。因此,只要跟武泽辉约会,她都会选择有吉利数字的房间。

    武泽辉赶到宾馆,实际上并不比德发早多少,在进入房间之后,武泽辉就发现像蜜桃一样的嫣红,此时正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等他。

    本来就士气高昂的武部长,哪里受得了这个?只觉被眼前的这个美不胜收的小尤物给诱惑了,浑身上下充满了不可遏止的威猛,裹着全身心的**火焰想要跳进去一起燃烧,三下五除二就把自己身上的衣服剥得光光的,他要发泄一下入侵的**了!

    长时间不肯停歇的又亲又啃,把柳嫣红的腮帮子都累疼了,一个劲的躲着武泽辉的嘴,使劲往他怀里扎,武泽辉带着不顾一切的劲头,先是猛烈的动作声和粗重的喘息声,声音持续良久,给人一种撕裂着什么揉碎着什么的感觉,滚烫的吻落在光洁润滑的皮肤上,让柳嫣红立刻有种火花飞溅的感觉!

    越加欣喜的武泽辉,在嫣红迷人的身体之上,就感到自己好似要癫狂了一般,骑在嫣红的身上,他就感到自己好似飞了起来,飞跃,俯冲,而那可恶的王子君,更是被他狠狠地踩在了脚下……一场缠绵的鏖战正在进行,就在两个人像罗曼藤缠绕在一起时,紧锁的房门砰的一声被跺开了,正奋力向前的武泽辉一下子被吓哆嗦了,一泄千里,随即就瘫软在柳嫣红身上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一个攒足了劲的拳头,就已经揍在武泽辉的脸上了!

    “你……”,武泽辉恼羞成怒之下,破口大骂的话还没来得及骂出口,一只大手就揪住了他的头发,狠劲的一逮,武泽辉光溜溜的身子就被提溜起来了,拖了一地的白色粘状的物体。

    “啪啪啪……”

    一个个耳光左右开弓,狠狠地搧在了武泽辉的脸上,几个巴掌,就已经将武部长那张脸打得好似发面馒头一般。

    “德发,你干什么,还不赶紧住手!”浑身赤条条的女人终于从眼前混乱的场面中清醒过来,等她看清了揍人的乃是自己的小叔子之后,立马大声的阻止道。

    德发这个时候才知道哥哥临走前交待自己照顾好嫂子是有原因的,此时一听柳嫣红让自己放开,火气更盛了几分,俺翟家哪点对不住你了,哥哥这才刚走几天,你他娘的就绷不住了,你是只破鞋还是咋着?我哥哪点儿对不起你了,你把绿帽子给他戴头上了不说,到这个时刻,心里还惦记着这个野男人,你他娘的,我非揍死他不可!

    德发原本就是虎背熊腰,力如山大,再加上此时正在气头上,一个窝心脚狠狠地踹在武泽辉的心口上,硬绑绑的皮鞋底,直把武泽辉疼得呲牙咧嘴,浑身就像散了架!

    “哇”,武泽辉嘴巴一张,今天晚上吃的所有东西,全都被吐出来了,整个房间,都充满了难闻的味道。

    嫣红看到犹如死狗一般瘫软在地上的武泽辉,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股胆气,她一指气头上的小叔子道:“翟德发,我告诉你,你知道你打的是谁吗?他可是咱们县委宣传部的武部长!”

    武部长?翟德发在噼里啪啦的猛捶狠揍了一番之后,脑子里倒有了那么一点点清醒,此时听到柳嫣红又急又气的喊他,酒意立刻清醒了一大半!他万万没想到和自己嫂子偷情的居然是本县的县委宣传部部长,心中在充满了愤恨的同时,竟莫名其妙的掺杂着一丝恐惧。

    “你们还不快点滚出去!”嫣红看着一动不动的翟德发,厉声的咆哮道。

    翟德发看着犹如死狗一般斜躺在那里的武泽辉,脑子里一阵混乱,一时间,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武泽辉作为县委常委,要想找自己这个小民警的麻烦,那可是太容易了,可是,事已至此,自己单单就这么走了,那他就能一笑而过了么?

    就在他犹豫不决之间,就见闪光灯啪啪的闪烁,赤身**的嫣红和一丝不挂的武泽辉都被拍了一个正着,而嫣红此时正趴在武泽辉身旁,体贴的问他有没有事情。 /~半clubs浮生:.无弹窗++

    “德发哥,这件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别说他是个县委宣传部部长了,就是市委书记,他偷人家老婆的事情也不光彩,更何况,德闯哥还是个当兵的,闹下去谁怕谁呢,告到最后,还能让他上上军事法庭呢。”

    虎子说到这里,更是大声的怂恿道:“最好让整个红玉市都见识见识,他武泽辉这个宣传部长做工作做到人家床上去了!”

    本来还愤怒不已的武泽辉和柳嫣红,一听虎子的这番话,头皮都快炸了。两个人暗度陈仓,私下里交好,人们心照不宣,最多嗤之以鼻,但是一旦闹大了,那可是无法收场的。

    想到这里,武泽辉也顾不得肚子绞疼了,慢慢的站直了身子道:“一切都好商量,一切都好商量!”

    此时的武泽辉,全然没有了宣传部长的派头,一脸的可怜相,对着翟德发哀求道:“小兄弟,只要你不把这件事张扬出去,一切好商量,你想去什么单位,提升个职务啥的,尽管你开口,我肯定尽全力帮你解决了!”

    身处官场,讲究的是但凡承诺,说话都要吐半句,咽半句。就算是再怎么稳操胜券的事情,武泽辉也喜欢罗列一堆困难,然后再不费吹灰之力的给你把事办了,如果不是这么一番卖弄,又怎么赚取一下你的感恩呢?

    因此,这武泽辉说话向来都不肯说满的。但是今天却破例了!他如此的大包大揽,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先将眼前的局面控制住,再把这小子的嘴堵严实了,下边的事就好说了。刚才连吓带打,可能会造成阳物不举的后遗症,可是把他吓坏了,心里也恨得牙根痒痒,对翟德发的恨意甚至超过了王子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