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三零章 春天来了
    二月二,龙抬头。不用说,龙也是要冬眠的。它一抬头,春天这个不速之客,就在不经意间来到芦北县了,先是桃花开了,出门便是满眼的灿烂,溪流淙淙,花朵吐蕊,树摇春风,用鸟语花香来形容这个世界,对于这个万物复苏的季节是再合适不过了。县城里的大姑娘小伙子好像迫不及待似的,一个个脱去厚厚的冬装,满心欢喜的迎接春天的气息了。

    王子君成为主抓政法副书记的任命,市委组织部批复得很快,只是一个星期,任免文件就下来了,倒是少了中间这个众说纷纭的过程。

    没有人知道王子君怎么突然提了个副书记。只是暗地里感叹,这官帽儿就是盘子里惟一的一块肉,每一个官场中人就像一群关在同一个笼子里的饥饿的野兽,谁下嘴快了,肉就是谁的了。

    事后有人好奇的跟组织部的人打探消息,好像组织部的人说,嘴严是做人事工作的干部必备的素质之一,不需要你开瓢的时候,你得把葫芦一直抱着,抱到发黄,发干,还是葫芦。问话之人转身就撇嘴,哼,这会儿倒充起大瓣蒜来了!

    随着这个任免文件的下达,王子君正式成了芦北县委四个副书记的其中之一,依照县委班子的排名,王子君排名第五,在纪委书记左明方之下。

    因为安芦公路的事情,王子君这些天几乎忙的晕头转向,虽然已经不需要三千万的资金,但是就算修一半,需要的钱同样不少。一千五百万,而且这还是一个保守数字,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为了这笔钱,王子君和市财政局可是商讨了不少次。

    “你不要光忙着工作,那样很快就会焦头烂额,适当的出来走走也不错,说不定会突然发现一个新思路呢。”芦北县城西郊的小山上,莫小北轻轻的对王子君说道。

    王子君扭头看看跟在身后的莫小北,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心想,这女人的心思真是让人难以琢磨,这一个月不露面,这刚一见就兴致勃勃的拉着自己来小山上踏青了。

    “嗯,我知道,你也一样啊。”莫小北今天穿了一身便装,好像今天王子君才发现其实脱下军装之后,莫小北倒显得清清爽爽,挺有女人味的,更重要的是,长得又白净又洋气,眼睛一闪一闪的,非常灵光。

    两人继续前行,因为是星期天,来这里踏青的人很多,尤其是一男一女结伴而行的居多,只是他们没有像别人那样亲亲热热的相依相偎,头抵着头,手环着腰,而是一前一后相跟着。

    又是一阵的沉默之后,莫小北终于嗫嚅道:“爷爷给我打过电话了,问我的意思,我同意了。”

    这句话说得云山雾绕,但是话里的意思,王子君却是能听懂的。我同意了,王子君听着这句话,心里真是百味杂陈,说不清是什么感觉。知道秦虹锦去了南方的那段时间,王子君的心里像是被什么东西重重的戳了一下似的,不能想,那是郁结在他心里的一块伤疤,稍微用力一挣,伤口就裂开了。那个女人是死心塌地地爱着自己的!从此以后,那份曾经的痴狂就会渐行渐远了!

    这一刻,王子君却没有了先前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感,看来,激情这东西的确是纸做的,烧起来火头很旺,灭下去也很简单。一日日琐碎的生活仿佛都带着水分,不必刻意在火头上浇水,那些水分悄然之间就浸湿了纸,灭掉了火。

    喜悦?苦涩?王子君下意识的扭过身来,在莫小北身旁站定了,正碰上莫小北专注而痴呆的看着他,王子君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莫小北见王子君一言不发,接着道:“我们师的王大姐说,感情是需要培养的,以后,我们尽量腾出点时间一块出来走走,你愿意试一试吗?”

    王子君还是不吱声。莫小北瘦长僵直的身影在清寂的山坡上显得十分执拗,眼睛闪电一样的眨一下,又眨一下。被她这么眨来眨去,王子君觉得自己身上的力气一点也没有了。

    有一点情绪王子君是无法掩饰的。内心深处,他还是很在意秦虹锦的,他喜欢这个给了他太多柔情蜜意的女人,尽管他接受了爷爷的安排,但是内心深处,情感仍然处于低谷状态。凭良心说,王子君对个性率真的莫小北也是有好感的,但是目前还谈不上爱她,他需要慰藉。

    莫小北的下巴依旧坚韧,眼神却不像原来那般的冰寒透彻了,目光柔和了许多。看王子君这么长时间一言不发,脸色涨得绯红,虽然仍然淡淡的笑着,却已经有些若即若离了。

    莫小北的脸像是被山坡上的风吹干了,但不难看,好像有点冷,偶尔哆嗦一下像要哭出来似的。

    王子君心里有些不忍,一下子把莫小北的手拉住了,嘴唇嚅动着道:“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我……我跟你的想法是一样的。”

    “你以后穿得多点,别感冒了!”“我不冷。”莫小北的目光如炬,回答却显得冷冷的。

    露出一丝苦笑的王子君,刚要解释,突然被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吸引了。下意识的扭过头去看,就见不远处,几个衣衫不整的人拼命的朝着前方跑着,紧随其后的,是十几个手拿铁棍钢管的男人,边跑边大声的吼着:“小子,有种你们别跑!”

    “站住!抓住你们非把这几个地老鼠揍死不可!”

    “抓住他,揍死这几个惹事生非的家伙!他娘的,真是活腻歪了!放着好好的工作不干,倒想起来告老子了!”

    紧跟着,就是一阵杂乱的脚步声,王子君的眉头一皱,一听被追的人被称作地老鼠,立刻明白了,这几个人肯定跟煤矿有关,一下子想起来正新煤矿,像是明白了什么。这年头,对告状的人打击报复的事可是太多了,想到这些,王子君义无反顾的追上去了。

    莫小北在王子君飞快的跑过去的时候,也赶紧跟了上去。不过,王子君的反应快,却还有人比他们更快的,就在他们还有一百多米的时候,就听有一个女声高声喊道:“都给我住手,我是警察!”

    随着这喊声,穿着一身白色上衣的杜小程从旁边跑了出来,拦住了那些暴徒的去路。

    警察这两个字,有时候还是很管用的,那些舞动着钢管的汉子在听到警察的瞬间,也都是一愣,不过在看到杜小程的时候,一个个脸上,都露出了不屑的神色。

    那领头的汉子二十多岁,脸上有一道长长的疤,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良善之辈,他朝着杜小程嘿嘿笑了笑道:“警察,我真的好害怕,小妹妹,拿出你的铐子把我铐走吧?”

    他的话语刚落,跟在他身后的那群汉子就哈哈大笑了起来,嘴里还不三不四的说着污言秽语。

    杜小程的目光越来越冷了,掏出证件亮了亮,冷声道:“你们在这里打架斗殴,都跟我到公安局接受调查。”

    那带头的汉子看也不看杜小程拿出的证件是否有假,沉吟了瞬间,冲着众人道:“这年头,造假的东西太多了,给我继续揍!不能饶了他!”说话之间,舞动着手中的钢管就朝那些前面逃走的几个人冲了过去。

    一帮痞子看老大冲上去了,也紧随其后撵过去了,致于这个小警察,当然不用管她。杜小程可不准备放过他们,还没有等那疤脸汉子冲到自己的身前,杜小程的脚就好似闪电一般的朝着那汉子的胸口踢了过去。

    那疤脸汉子根本就没有想到杜小程会突然动手,还没有等他反映过来,杜小程的脚已经狠狠地踢到了他的身上,一个没有反应过来,那疤脸汉子就被踢倒在了地上。

    当着这么多属下的面儿被一个女子踹了一个大跟头,这对于那疤脸汉子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耻辱,他从地上爬起来,舞动钢管就朝着杜小程冲了过去。

    这汉子冲的很快,但是杜小程的脚更快,还没有等他再次冲到杜小程的身旁,杜小程的脚冷不丁的伸出,一下子把摔了个嘴啃泥!

    再次从地上爬起来的疤脸汉子,恼羞成怒,舞动着手中的钢管,朝着站在他四周的那些混子喊道:“给我打,打死我负责。”

    那些拿着钢棍的汉子,本来就是跟着疤脸汉子混的,此时听到疤脸汉子的喊声,一个个掂起手中的铁棍,就朝着杜小程蜂拥而上。

    杜小程危险了,看到如此多的人,王子君神色变幻之下,还是冲了过去,虽然他功夫一般,但也不能看着执行公务的杜小程吃亏。

    不过王子君冲下去的虽然快捷,却依旧比不上从他身旁冲过去的莫小北,就好似穿花蝴蝶一般的莫小北,瞬间就冲入了这群汉子中间,穿着棕色皮鞋的脚掌,更是快似闪电般的朝着那些汉子狠狠的踢了过去。

    “砰砰砰”

    眨眼功夫,不但那疤脸汉子倒在了地上,他属下的那些混子,也是哎哟哎哟的躺了一地。杜小程虽然比不上莫小北,但是应付几个混子,看来也是不成问题的。

    两个养眼的青春美少女就好似玉罗刹一般站在那群到底混子的旁边,谁动一动,就给谁一脚,那疤脸汉子在第四次站起被杜小程踢到之后,就没有敢站起来。

    “打死你,打死你,让你打我哥,我打死你。”被追赶的三个人之中年纪最小的一个,看上去也就是十七八岁,在疤脸汉子到底的瞬间,不知道从哪里拿了一个木头棍子,朝着那疤脸汉子劈头盖脸都打了起来。

    看着犹如疯虎一般的年轻人,杜小程和莫小北都没有动,只是眼睁睁的看着那疤脸汉子挨打。

    “姐姐,这一次谢谢你。”杜小程满是敬佩的朝着莫小北看了一眼,很是讨好的说道。杜小程的这种敬佩,是发自内心的敬佩,在警察之中,她算是练过几手的,可越是练过几手,越是明白莫小北功夫的厉害。

    莫小北点了点头,就朝着王子君走了过去,杜小程的目光,也自然地落在了王子君的身上。

    “王……王书记。”杜小程在一呆得瞬间,朝着王子君恭敬地喊道。她看着淡然站在王子君身旁的莫小北,暗自猜测着两人之间的关系。

    王子君笑了笑道:“小杜不愧是优秀警察,很好,你打电话给连江河,让他派人将这些人带走了,看看他们究竟是干什么的。”

    王子君说话之时,那正在抽到疤脸汉子的年轻人也停了手,他看到王子君,陡然好似想到了什么,一下子冲了过来:“王子君,你……你跟他们蛇鼠一窝,亏我们还那么相信你,要不是你,我们刘家村怎么会……”

    年轻人说话之间,他手中的棍子,就要朝着王子君的头上打过来。王子君听到年轻人的骂声不由得一呆,而那打来的木棍眼看就要落在王子君的身上。

    莫小北的纤纤素手,好似闪电般的朝着那木棍一挡,就将木棍抓到了手中,不等那男子反应过来,木棍就已经从男子的手中转到了王子君的手中。

    “不许打他。”莫小北话语里虽然没有威胁的意思,但是那冰冷的话语,却是让那冲动的年轻人冷静下来,看着一脸严肃的莫小北,又看看自己身后两个偎依着站在那里的同伴,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你们这些贪官,你们和黑心的矿老板是穿一条裤子的,你们不得好死,你们……”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王子君看着面孔痛苦得变了形的年轻人,突然觉得有点心酸,他没有看向那年轻人,而是看向了他的两个同伴,当他的目光落在其中一个人的身上之时,陡然想到了什么。

    “你们是刘家村的人?”王子君看着那人,沉声的问道。

    “嗯,我是刘家村人,王书记,真是枉我们那么信任你,觉得你肯定会给我作主,没想到,原来你和那陈留根是一伙的,你说,你们把二星他们抓哪儿去了?”那村民满脸通红,说话之间,还不断地咳嗽着。

    王子君听着这村民的指责,心慢慢的变得冰冷了起来。自己让政府办给芦南县发函,看来不但没有用处,还给刘家村的人带来了灾难。

    看着这些倒在地上的混混,看着那横七竖八的棍棒,王子君什么都明白了,他没有想到这些人竟然如此的丧心病狂,不但将自己以芦北县政府名义发的信函视若无物,还跑到芦北县来祸害这些可怜的受害者。

    “小妮儿,你敢打我,老子告诉你,你这警察当不成了,老子一个电话,今天就扒了你身上这张皮。”疤脸汉子不知怎么扬起了脸,冲着杜小程狠声的骂道。

    杜小程的脸色,顿时阴沉了起来,她也没有说话,只是来到那疤脸汉子面前,狠狠地踢了一脚。

    那汉子被这一脚踢的再也不敢言语,不过他眼中那怨毒的模样,却是显示了心头的怨恨。

    “这件事情,我肯定会尽快给你们一个交代。”王子君目光朝着那再次开始咳嗽的刘家村村民看了一眼,郑重其事的说道。

    王子君的声音不高,但是在这声音里却充满了坚决,那还要说话的村民在王子君的目光之下,不觉就闭上了嘴巴,他的直觉告诉他,眼前的这个年轻书记,不会欺骗他。

    因为杜小程用的是王子君的手机,公安局这次出警很快,不但公安局长连江河来了,公安局政委李全城,常务副局长金超越再加上张新阳,几乎可以开个公安局的现场办公会了!

    “王书记。”连江河快速的跑到王子君的面前,恭敬地说道。

    王子君朝着连江河点点头,然后朝着那些倒地的汉子一指道:“将他们全部给我押下去,仔细审问。”

    连江河看着被打倒在地上的混混,心中念头闪动,就朝着后面一挥手,二三十个警察,快速地朝着那些混混冲了过去。那些看到情形不妙爬起来就想跑的小混混,还没有来得及逃跑,就被这些警察用铐子一个个铐了起来。

    李全城站在连江河的身后,在看到那疤脸汉子的时候,脸色不由得一变,随即他就低下了头,好似生恐被什么发现一般。

    没有坐连江河的车,王子君送莫小北回驻地。快到驻地大门口的时候,莫小北冲王子君嫣然一笑,示意他把车停下来。车靠着路边停下之后,王子君从莫小北眼里看到了一些难舍难分。

    此时此刻,莫小北的心情十分复杂。刚才王子君沉默着一言不发的时候,她才意识到实际上自己对王子君存着无限的依恋,她不能也不想错过成为他的女人的机会,她必须得赶紧袒露自己的心迹。

    王子君哑然的时候,莫小北突然想明白了,或许男人们在生活中需要的不是她这种精明强干的女人,他们只是需要一个娇柔温顺的女孩子,在厨房和卧室里,聪明的头脑是一种资源的浪费,她不想只在自己的岗位上体现自己的非同凡响。

    想到这里,莫小北娇羞的对王子君道:“请你闭上眼好吗?”王子君看莫小北一眼,还是乖乖的把眼闭上了。哪曾想,这莫小北在他额头上大胆的亲了一下,拉开车门头也不扭的走了。

    王子君心里热得发烫,冲着越走越远的背影喊了一嗓子:“莫小北,我会来找你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