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三三章 一直被模仿 从未被超越
    县城里的路灯已经熄了,夜晚飘荡着月色,天幕是凄冷的。月影和星光显得异常遥远,把王子君的影子拖得长长的。

    晚风如清凉的水波一样涌来,路边的小店里传来一首歌,“抹不去背影的你,躲不过眼神的你,擦不去想念的你,逃不尽相思的你,甜密的温柔给你,浅浅的亲切给你,心中的爱恋给你,无悔无怨情依依,爱你在心里,想你在梦里,今生今世牵挂你,牵挂你……”

    王子君心里有些伤感,情不自禁的驻了脚,直到那荡气回肠的歌唱完,下意识的一摸自己的脸,湿湿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流泪了。和莫小北确立关系之后,王子君就不得不冻结内心所有的**,面对伊枫,他只能强迫自己像冰山一样散发着逼人的寒气。可是,他的心里,却管不住自己去想那漫天的彩霞。

    彩霞漫天,都已经烟消云散了,也许自己和伊枫的一切,也将随之远去,从此再无踪迹可寻了!

    路上的行人越加的稀少,王子君的心,也慢慢地冷静了下来,虽然他不愿意接受,但是这一切,都还必须要面对。

    静寂的夜空中,王子君轻轻地抬起了头,就见那不远处的路灯之下,一个修长的身影正站在那里,等他抬头的瞬间,就听那人轻声道:“今晚,我想请你喝酒。”

    月光下,伊枫人如美玉,是那般的娇艳,面容焕新,盈盈着羞涩,披着绿色的风衣,像一朵出水的芙蓉。

    看着伊枫手里扬起的酒瓶,王子君愣了一下开口道:“改天吧,好像饭店都关门了。”

    “不要紧,我这里有酒,还有菜。”轻轻地扬了扬手中的酒瓶,伊枫突然道:“难道你这大书记还怕跟我喝酒不成?”

    “当然不怕,只是,我们去哪里喝啊?”王子君看着四周暗淡的环境,搓了搓手道。

    伊枫咯咯一笑,秀美的脸上露出一丝调皮道:“如果你不觉得我住的地方小,就跟我走吧,咱们来它个一醉方休,从今往后,你也不用再躲着我了!”

    伊枫虽然在笑,但是她嘴角的那一丝苦涩,王子君却是看得清清楚楚,刚刚升起的一丝欢喜之心,刹那间又变得有些疼痛。

    “好吧,今朝有酒今朝醉,管它今夕是何年!”答应伊枫的那一刻,王子君心里有个声音在说:不能去,不能去,只是可惜,这王大书记也是个性情中人,实在不忍心拒绝伊枫了。

    伊枫的一只手垫着酒瓶,另外一只手在夜空中摇晃着,两个人从孤寂的大街上拐进一条小巷,夜幕下的小街黑黝黝的,无边无际,像是一个巨大的诱惑。有那么一刻,身边的伊枫让王子君感到了一种危险,他害怕自己会沿着这种危险走下去。但是伊枫宛如一只安静的小兔,依偎在王子君的身边,安静的走着,默默的体会着一生中从未有过的安宁与幸福。

    伊枫的住处,并不是太远,只有两条街的距离。这是一间十几平方米的小屋,除了一张单人床之外,就只有一张桌子。不过这空间虽小,但是却被伊枫布置的很是温馨。

    将酒瓶和菜在桌子上一放,伊枫就好似变魔术一般从房间里拿出了几个小盘子,两个酒杯,还有两双筷子。

    “我住的地方简陋,委屈你王大书记了,你别见怪!”伊枫定定的看一眼王子君,他穿着浅色的竖条条衬衣,米黄色的薄灯芯绒裤子,在灯光下显得那般的潇洒英俊,风度翩翩,伊枫心里叹了一口气,他的儒雅与风范让她无法不着迷。

    伊枫满脸微笑的看着他,内心里一直在流泪,表情却是一副快乐着喝酒的快乐。笨手笨脚的想要打开酒瓶的盖子,不过显然,伊枫是第一次开这种酒,费了半天劲拧了好几圈,酒瓶依旧没有什么动静。

    看着伊枫涨得满脸通红,王子君的心里一热,伸手对伊枫道:“来吧,给我。”

    “人倒霉的时候,连个酒瓶都欺负我。”伊枫毫无顾忌的笑了,在这一刻多出了一丝小女儿的姿态。

    将酒瓶熟练地打开,王子君小心地给伊枫倒了一小杯,给自己却倒满了眼前的杯子。

    “哥,你这不是明摆着欺负我么?”伊枫看着自己酒杯之中不到一半的酒,笑吟吟的端起来朝着王子君道。

    看着伊枫那一丝调皮的神色,王子君乐不可支的一笑,随口道:“以后就不欺负你了。”

    “你从见我第一次就知道欺负我,来,我们喝一杯吧。”伊枫说完,举起酒杯在王子君酒杯处碰了一下,然后一仰脖,一下子将杯子里的酒倒进嘴里了。

    刹那间,伊枫的脸上,就映出了一丝丝嫣红,王子君定定的看着眼前可爱的伊枫,一言不发的沉默半天,把酒杯里的酒也喝了。

    伊枫不待王子君放下杯子,就拿起酒瓶再次倒上。王子君看着伊枫那越加红润的脸,心中的爱怜之意,刹那间升起在心头:“不能喝就少喝点,你这不是作践自己吗?”

    “谁说我不能喝了?子君哥,我们再同端一个好吧?”伊枫说话之间,再次将一杯酒一饮而尽。

    王子君默默地看着喝酒的伊枫,心思不断地澎湃,他知道,这应该都是为了自己。可是自己此时,却不知道该如何解决这一切,难道为了一时的欢愉,不惜一切,不管不顾,然后给伊枫带来一生的痛苦么?自己是给不了她幸福的。因为莫小北的存在,他没有资格跨越这种既定的规则。

    沉吟之间的王子君,也将杯子之中的酒一饮而尽,他看着轻轻倒酒的伊枫,没有再阻止,而是轻轻地端起酒杯道:“伊枫,为了咱们的相识,干了这杯酒,这杯酒喝完,我也该回去了。”

    王子君的这声提醒,一下子把伊枫的心戳痛了,是的,这个让她着迷让她痴狂的男人不是她的,喝完这杯酒他就要回去了。眼泪很快弥漫上来,伊枫端着酒杯道:“子君哥,认识你是我这辈子最高兴的事;我做过的最勇敢的事,就是听你说你跟另外一个女孩儿确立了关系,从此之后,我们的关系就是再没有了关系。”

    这番拗口饶舌的话从伊枫的嘴里说出来,让王子君一呆,手里的酒杯和伊枫的酒杯狠狠的碰了一下,心中充满了火辣辣的热。

    “伊枫,你的心思我都明白,可是我一直把你当妹妹。”王子君沉吟片刻,觉得还是说开了好,虽然说开了伊枫会很痛苦,但是总比若即若离的牵扯着她的心思强得多,她也该拥有属于她自己的生活了。

    伊枫神色一黯,但是随即小手朝着王子君一点道:“子君哥,你这话怎么言不由衷呢,我想知道,那天在学校你亲我的时候,也只是把我当作妹妹么?”

    王子君猛的咳嗽了一声,一股醉意陡然在他的心头升起,这一刻,他那一向冷静的心智,也跟着这醉意沸腾了起来。

    “没有,那时候我没有这么想,但是现在,我只能这么做了。”王子君说话之间,端起酒杯又喝了一口道:“我给不了你幸福的。你知道吗?我已经订婚了。”

    伊枫的手,轻轻地颤抖着,她看着有点颤抖的王子君,一时间脸色不断地变换。

    “不能更改了么?”伊枫的声音不大,但是这声音里却蕴含着无尽的不甘。

    在一阵令人窒息的沉默之中,王子君直觉自己坚若磐石的意志快要被融化掉了,他稳了稳心神,声音有些发冷的说道:“应该是更改不了了。”

    “你很爱她吗?”再次将空空的酒杯放在桌子上的伊枫,脸色越加的红晕,问得有些咄咄逼人。

    “嗯。”王子君刹那间,心中翻滚出了好几个答案,但是最终,他还是用上了这个最伤人的词,一个嗯,是想无比的决绝的把伊枫的念头给堵死了!

    伊枫没有再说话,她轻轻地伸出手掌,将那杯子中的酒再次倒上。重新昂起头的她,眼眸之中依旧闪烁着晶莹的泪花。

    “哥,你喜欢过我对吗?”伊枫陡然一伸手抓住了王子君的手掌,轻声的道:“我喜欢你,从那彩霞满天的傍晚到现在,我都忘不了你,在离开西河子乡的时候,我暗暗为自己能够拉近和你的距离而感到欣喜,我不断给自己鼓劲,要变成一个全新的自己,不为别的,都是为了你。”

    “在外人的眼中,我可能是成功了,但是哥,我突然觉得我还是一败涂地!”伊枫站起来,不顾一切的扑进他的怀里,放声大哭。王子君没有推开她,他以为她是因为难过而哭泣。他怀着一丝疼爱搂着她,在她的背上轻轻的拍着,全然不知此时的伊枫却是因为幸福到晕眩而哭泣。

    王子君见伊枫哭得稀里哗啦,心里有些不忍,轻声的耳语道:“伊枫,你是个优秀的女孩儿,很快就会找到你的幸福,忘了我吧!”

    伊枫本来已经哭得索然无味了,王子君的安慰如同添油加醋,惹得伊枫又变本加厉的大哭起来。狠狠的哭了一场之后,她开始用潮湿的脸蹭他的胸,透过薄薄的衣衫,他感到了她潮热的鼻息和嘴里呼出的热气。他想推开她,双手却不听话的搂紧了她,突然,她隔着衣衫,一口咬住了他的**,王子君一阵晕眩,失去了控制。

    “哥,回忆是美好的,我不希望自己的回忆有什么缺憾,我要你抱紧我,吻我!”伊枫轻轻地扬起了面孔,洁白的面容丰盈如玉,艳红的嘴唇,从王子君的怀里微微扬起。

    看着伊枫那颤抖的眼睫毛,王子君就感到自己的心陡然一阵的刺痛,而在这刺痛之中,他的感情,更好似出闸的河水,从他的心中奔腾而出,难以自已。

    冰冷的嘴唇和在和那小小的嘴唇接触到了一起的时候,王子君只觉内心像是点燃了一把**火焰,熊熊大火中,我也不是我,你也不是你。也许是品尝过爱的滋味,王子君很快就热浪鼓涌了,怀里的伊枫也像个小疯子似的,主动得有些疯狂,有些不顾一切。这种不顾一切,直接导致了王子君的不顾一切。以至于多年以后,王子君再想起当年的这个时候,对自己的行为就有些困惑,为什么他坚守了很久的理性,会在伊枫要求他吻她的那一刻土崩瓦解呢?王子君想了想,觉得这只能说明,她一直就在他心里,只不过,有了莫小北之后,自己一直在刻意回避这种存在。

    火焰熊熊,火焰汹涌,火焰燃烧一切,火焰点燃了自我。

    在这火焰之中,王子君忘记了一起,王子君迷失了一切,他只知道,他在火焰之中不断地燃烧……习惯的生物钟,让王子君下意识的醒了过来,觉得胳膊一阵酸麻,睁眼看看,就见自己的怀里,小猫一般蜷缩着身体的伊枫,正甜甜的笑着呓语。

    精致柔和的小脸之上,此时挂着一丝灿烂无比的笑意,但是那双眸之间,却依旧可以看到那淡淡的泪痕。

    昨晚的一切,就好似一部电视剧不断的回放,在王子君的心中不断地闪烁,看着那一动不动的伊枫,王子君觉得自己彻底的醉了,他轻轻地抚摸着伊枫那披散在自己肩头的长发,一股幸福的感觉,充斥在自己的胸膛。

    轻轻的从被窝里坐起,尽管动作很小,但是那被子还是随着她的动作一阵的颤动,本来就刚刚遮住伊枫上身的被子在这颤动之中,将那如玉一般的身子,再次映照在了王子君的眼前。

    一阵的冲动,在王子君的心中再次升起,不过看着伊枫那熟睡的样子,王子君还是赶快压下了那从心头升起的欲火,他轻轻地起床,在伊枫小屋之中那依旧在燃烧的小煤球炉前轻轻地捣腾起来。

    火焰轻轻地燃烧,王子君看着那滚滚沸腾的米粥,整个人都陷入了沉吟之中。昨天的事情,真的是醉酒失态么?想着昨天的情形,瞬间摇了摇头。

    他的酒量是不好,但是这一次伊枫的那几杯酒,却好似没有什么大的作用,他之所以会一下子沉沦下去,完全都是因为自己对伊枫的感情迸发。

    伊枫依旧在沉睡着,昨晚的她,实在是太过疲惫,想到自己无休无止的索取,王子君自嘲的笑笑,突然觉得自己太坏了。

    刺耳的闹铃声,陡然在房间之中响起,随着这铃声,本来睡得很香的伊枫,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无限美好的曲线,刹那间展现在了王子君的眼前。

    伸了伸懒腰的伊枫,突然发现了自己面前的王子君,惊叫一声之后,她就好似一只怕冷的小鹌鹑,哧溜一下重新钻进了自己的被窝。

    “哎呀,大坏蛋,你怎么还没有走啊?”清脆的声音,带着一丝撒娇的意味,从小小的被子之中响了起来。

    王子君冲动的过来抱紧被窝里滑溜溜的身躯,啄木鸟般的上下乱点一气,直到伊枫身上的某些部位开始苏醒了,两人又唇枪舌战的啃咬了一气,直到腮帮子都疼了,王子君俯在伊枫的耳边道:“丫头,今天你就不要上班了,好好在家休息吧。”

    “不行,不行,要是付院长问起来,那可就麻烦了。”小丫头窝在被子里,小声的嘟囔道。

    王子君呵呵一笑道:“这好办,等一会儿我一上班就将付舜朝叫过去,让他汇报一上午的工作不就行了?”

    听着王子君颇似泼皮无赖的话,伊枫的心莫名的就是一动,好似在这一刻,那个在西河子乡的子君哥又再次回来了。

    在小丫头强烈的要求之下,王子君只有任她自己穿好了衣服,又将小米粥一小口一小口的给她喂下去,王子君这才离开了伊枫的小房间。

    虽然已经开了春,但是早起的人依旧不多,带着伊枫不知道什么时候买的帽子走出伊枫所住的房间,王子君暗暗松了一口气。可就在这个时候,王子君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从远处走了过来,这身影依旧是蓝色的制服,只不过此时他的手中,却是提着一袋子早点。

    胡振江!

    王子君看着这个兴致勃勃的走过来的年轻小伙,赶紧低低头,两人很快就擦肩而过。那一刻,王子君突然想拉过来那小伙子,坏坏的告诉他一声:小伙子,我是王子君。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哥就是哥,哥不是传说!

    走进县委大院,王子君只觉两腿发软,步伐也沉甸甸的。但是脸上的笑容,却不时的升起。

    办公桌上的报纸和批阅的文件,整整齐齐的摆放在王子君的面前,王子君随手拿起一件文件就看了起来。

    “叮铃铃……”,办公室的电话,轻快地响了起来。王子君随手接过了电话。刚刚报上名,就听电话之中侯天东的声音:“王书记,忙着呢?”

    “侯书记啊,您有什么吩咐?”王子君对于侯天东,依旧保持着应有的尊重,他一边笑,一边谦逊的问道。

    侯天东声音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淡淡的说道:“你看一看《江省法制报》,第二版上有一篇文章。”侯天东说完,就把电话给挂了。

    王子君听着电话里响起的嘟嘟的盲音,心中突然一动,侯天东身为县委书记,不会这么无怨无故的打这么一个电话,这种态度,正好表明出了什么事情。

    心中念头闪动的王子君,随手从报纸之中拿出了江省法制报,就在他准备打开的时候,电话的铃声再次响了起来。看着那闪动的电话号码,王子君沉吟了瞬间,还是将电话拿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