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三七章 老鼠拉木锨 大头在后边
    张新阳一听王子君让他去抓记者,愣怔了瞬间之后,脑子里飞速的运转着,从认识王子君以来,这个年轻的官场新贵就不喜欢循规蹈矩,按常理出牌,但是,每一件事不都是办得有声有色吗?

    想到这里,张新阳掷地有声的答应道:“王书记,您放心,我会万无一失的把他给您带回来的。”说话之间,扭头就要朝着王子君的办公室外走去。

    “你先等等。”连江河一把拽住了急欲转身的张新阳,急切的对王子君道:“王书记,咱们可不能这么办哪,咱要是以毒攻毒,事情只会闹得更大,弄到最后,咱就收不了场了!”

    “收场,我们为什么要收场呢?老鼠拉木锨,大头在后边,连局长,你先仔细看看这张照片,难道你不觉得这里面有问题吗?”王子君将报纸朝着连江河一推,轻飘飘的说道。

    连江河的目光,再次朝着那报纸看了过去,一丝难得的笑意,在他的眼中慢慢的闪现了出来:“新阳,去将那个孙子给我抓过来。”连江河大手一挥,底气十足的对张新阳吩咐道。

    张新阳依旧是云里雾里,并没有弄清怎么回事,但是看看王子君脸上那稳操胜券的微笑,单单这一点,这就足够了!

    芦北县委大门口。一辆大巴车缓缓地停了下来,从车里钻出来十几个人,走在最前面的两个人,一个是市政法委宋书记,另外一个就是这次省政法委派来的调查组长赵仁初副巡视员。

    侯天东和刘成军两人在这两位领导走出来的瞬间,就热情的迎了上去,伸出双手和两位领导亲切握手,欢迎两位领导来到芦北县检查工作。

    两位领导只是淡淡的和两人握了握手,没有说太多的话,而等陈路遥和左明方握过手之后,赵副巡视员就来到了王子君的面前。

    面对领导,自然要先伸手,就在王子君按部就班的伸出双手之时,哪料想那赵仁初嘴角轻轻上挑,面无表情的问道:“你就是芦北县政法委书记王子君?”

    “是,我就是王子君。”王子君的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微笑。

    赵仁初刚刚伸出了一半的手,又毫无顾忌的收了回去。当即冷冷的朝王子君看了一眼,不屑道:“工作弄得一塌糊涂,还好意思在这里笑?你这个小同志,不是我批评你,全省这么多县,单单就你们芦北县被报纸曝光,你这工作是怎么做的?”

    “暴力执法,刑讯逼供,哼,还真是够给我们政法系统长脸的。这次省政法委专门成立调查组,就是来调查这件事情经过的,宋书记,为了确保调查顺利进行,我看,咱们芦北县政法委的人员就不要跟着了。”

    眼前的这副场景是侯天东和他的四大班子领导,任谁都没有想到的。没想到,这省里下来的调研员居然如此的不给面子,尴尬着不知该如何是好。

    王子君看着赵仁初那冷漠如铁的脸,不以为然的轻轻一笑,走上前,不卑不亢的说道:“赵副巡视员是吧,我笑是因为我作为一个地方官员,在欢迎领导来我芦北县视察工作,我总不能哭着来迎接您吧?至于芦北县公安局有没有暴力执法、刑讯逼供,您这么早就下断言,是不是有点为时过早啊?您是调查组组长,您的职责是查明事情的真相,让事实大白于天下,而不是一下车,就直接给这件事情定性了!”

    “另外,还有一点得给您说明,不用宋书记吩咐,我们芦北县政法委也不会跟着您陪同调查,我愿意相信,省政法委一定会秉着公平公正的原则,用事实说话,给我们长期工作在一线奋战在一线,为了保一方平安任劳任怨当牛作马的同志一个清白,而不是睁着眼睛说胡话!”王子君的情绪激昂,态度明确果断,但是每一句话,都好像在打这赵仁初的脸。

    赵仁初那平静的脸,升起了一丝丝的怒容,如果不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恐怕他勃然大怒之下,立马就拍桌子骂人了!在省里工作多年,哪一次到下边市县调研,县里的领导不像迎接省部级领导一样接待自己?没想到一个小小的芦北县,这区区弹丸之地,居然给自己来了个下马威,还没有批评这个年轻的政法委书记两句,就被他针尖对麦芒,一句不少的统统给顶回来了!

    “你……你……”赵仁初想要训斥王子君两句,但是最终,却又不知道内心的愤怒该如何表达。

    “宋书记,我还有点事情,就不奉陪了,另外欢迎调查组给我们多多提意见。”王子君朝着市政法委的宋书记笑了笑,转身潇洒的朝着远处走去。

    “宋书记,你们洪玉市的干部真有性格啊,好了,别的咱们也不多说了,我们现在就开始调查吧。”赵仁初说完也不理会宋书记赔着的笑脸,一挥袖子,大步流星的朝着县委大院走了过去。

    随着赵仁初的离开,整个迎接仪式算是草草结束了,侯天东和刘成军的脸色,更是变得无比的难看。 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

    省政法委的调查很快就结束了,一天的时间,一篇调查报告就写出来了,这篇报告虽然没有让芦北县的干部们看,但是光凭着想像,大家也都心照不宣,这篇报道不会说芦北县什么好话。

    不过,和这些比起来,市政法委宋书记的一句话,更是被传得沸沸扬扬,这话虽然只是一句话,可是所有的芦北县干部都感到这一句话的分量。

    这一句话是宋书记说给芦北县委书记侯天东的,而且说这句话的时候,宋书记也说只是建议,但是在官场上,谁有敢当真把领导的话只当作建议听呢?

    “侯书记,我建议你们重新调整一下县委班子成员的分工。”

    不少人咀嚼着这句话,喜悦者有之,担忧者更是不少。

    而就在王子君将要被职位调整的小道消息四处传播之时,省政法委的调查组很快就离开了芦北县,听说连县里按照惯例给调查组成员送上的土特产,都被调查组从小车的后备箱里扔出来了。

    这一次,估计起起落落的王子君又悬了,一夜之间,这几乎成了所有人脑子里冒出来的一个想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