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五八章 招商有风险 投资需谨慎
    张岩栋昨晚把县委招待所楼下理发店里的两个理发员给彻底的弄懵了。

    晚上吃完饭,张岩栋和卢小梅在客房套间的鸳鸯浴池里戏耍了一番,然后精神焕发地揣上手机优哉游哉地去了一楼的理发馆。因为理发馆是招待所内部的,理发员都是统一发工资,几个理发员正热火朝天的闲侃,看见他进来,都懒懒地不起来,好半天才抬起眼皮,心不在焉的搭讪一句:同志,你找谁呐。

    张岩栋说:不找谁,就是来吹吹头,按按摩。

    理发员知道这是活儿来了。几个小姐懒洋洋地站起身来,互相推诿一番,有个还算有几分姿色的女孩走到他跟前,有气无力的说:坐这儿吧!

    张岩栋的头刚刚洗过,上面油光锃亮。女理发员实在看不出有理发的必要,就问他想怎么理,张岩栋说,洗一洗,吹一吹,好几天没洗过头了,头上都有馊味了,痒痒得厉害,睡不着觉了。

    估计住进这个招待所里专门跑来洗洗头的客人不多,再加下坐在转椅上的张岩栋头上正冒出来一股好闻的发香,弄得女理发员好奇的看了他一眼,张嘴问道:“先生,你不是本地人吧?”

    张岩栋操着一口粤语普通话,认真地说:怎么不系?当然系本地的啦。说完就掏出揣在口袋里的手机,拿出来一通乱摁。

    芦北县是个偏僻的贫困县,县里富人不多,来入住县委招待所的只有两种角色:要么是下来调研的政府官员,要么就是天南海北发了财的生意人。理发员看见他掏出手机,立刻明白这是大款来了,随即肃然起敬。

    张岩栋装作看不见,把电话打到客房里,对着卢小梅嚷嚷:喂,卢老板吗?我系张岩栋的啦。我正在街上洗头呀。喂,我说,深圳划给我的那一百万,已经到我帐户上了,你就放心好啦,我现在正在芦北县谈生意,打算接手安芦公路这个工程。等回头咱们见了面,请你吃个饭的啦。好,就这么说定啦。

    张岩栋挂了手机,坐在理发店的转椅上。身后的理发员已经兴奋得两眼放光了。她嗑嗑巴巴的问道,哎呀,原来您就是张,张……总啊,就是要修俺们芦北县到安易市这条公路的老总啊?

    张岩栋大大咧咧地说,就叫我张岩栋好啦。乡里乡亲的,什么张总不张总的。二十年前我从这儿出去时,连叫我张岩栋的都没有,都叫我张二牛呢。这会儿我也不盼着人家拿我当什么老总,能拿咱当个人看就行了。

    女理发员脸上绯红,一扫刚才爱搭不理的样子,嘴里甜甜的说道:“您是真正的不露富,您给咱芦北县争光了!”

    张岩栋扭过头看了她一眼,心想这小妞儿看起来也像奔三的人了,但是姿色还不错。兴奋起来后,眼睛就很活络,当即顺口胡诌道:“我看你怎么这么面熟呢?好像在电视上哪个节目里见过。”

    理发员就有些兴奋,不好意思的说,我上学时俺班同学都说我长得像歌星。背后都叫我歌妹子呢。

    张岩栋就说,哎呀,你们这个店生意看起来有些冷清啊。理发员就说,唉,我们好几个月没发工资了,有门路的早都找关系调走了,只剩下我们几个老实的在这儿半死不活的干熬着。张总,要不,您给我们县里说说,把欠我们的工资给我们发了?

    其他几个理发员听歌妹子跟张岩栋聊天,脸上都是不屑的神情,这女孩儿在店里名声不好,大家心里就有些鄙夷:这小蹄子又给人家卖弄风骚呢。开始还都冷眼旁观着,听到这里,一下子勾起心里的窝囊事儿了,就忍不住凑过身来,一起求道:是啊张总,你给我们姐妹几个说个情,看县里能不能把工资给补上了!

    张岩栋让几个叽叽喳喳的女人一围,鼻子里香喷喷的,颇有一种花团锦簇的感觉,说话不觉就有了几分矜持。唯唯诺诺的答应着,说,到时候看情况,如果我考察好市场了,决定在咱们芦北县投资,我趁机会给侯天东打个招呼就行了。

    小歌妹这会儿简直就是五体投地了,胸部有意无意的开始碰张岩栋的头。张岩栋等小歌妹把头给按得舒服了,这才一路哼着小调回客房了。

    晚上照例跟卢小梅不止一次地考验客房里双人床的柔韧度了,直到累得筋疲力尽,方才心满意足的睡去,一觉睡到了大天亮。

    “叮铃铃……”

    电话刚刚响起,卢小梅揉揉惺忪的睡眼,刚要伸手去接,却被张岩栋一把摁住了,一直等电话响了第三遍的时候,张岩栋才示意卢小梅将电话接过来。

    “喂,您好,我是卢小梅。”卢小梅本来凝重的脸,瞬间便笑得如桃花一般灿烂,娇柔的声音越发的甜美了。

    电话那头不知道说了句什么,卢小梅脸上的笑容,变得越加的灿烂。嘴里答应着就把电话挂了。

    张岩栋和卢小梅合作多年,此时一看她脸上的笑容,顿时就明白大事已成,不过他还是有点不放心,等卢小梅将电话放好了,就迫不及待的问道:“成了?”

    “成了,是刘县长亲自签合同。”卢小梅一边说,一边捧着张岩栋的脸啵的一声啄了一下。

    欢喜不已的张岩栋,从床上一跃而起,再没有了刚才慵懒的模样,拍拍赤身**的卢小梅,意气风发的指挥道:“好,你去通知一下其他人,让他们准备好车,咱们就以最气派的阵势去县政府,好好地震慑一下这些乡巴佬!”

    “好的。”卢小梅也是一脸兴奋,从张岩栋的怀抱里钻出来,她就开始打电话。

    当孙浩立赶到县委招待所的时候,就看到张岩栋正稳稳的坐在沙发上,细心地翻动着一本写着满是字母的书,这书厚厚的像块砖头,黑色的硬书皮,鎏金的字,让人一看就有一种厚重无比的感觉。

    看书的张岩栋,在孙浩立的眼中越发的有成功企业家的气质。他快步走到张岩栋的身前道:“表弟,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能够稳坐钓鱼台,表哥我算是服了你了。”

    张岩栋慢条斯理地点了点头:“表哥啊,不是我能坐得住,而是我还在犹豫,到底要不要投资这个项目。”

    一听张岩栋这模棱两可的态度,孙浩立心里一惊,如果这个项目黄了,那坐蜡的可不就有他一份么?

    “表弟,咱可都说好了,你可别中途又变卦啊,你要是撒丫子走了,那可就让你表哥丢大人了!有什么条件你尽管提嘛,只要不是特别过份的,我还可以向侯老一反映,尽可能的落实到位嘛。”

    张岩栋叹口气,这才慢条斯理的道:“表哥啊,不是我不想帮你,咱县里的这些父母官我是见识过了,我怕到时候我投这儿一大笔钱,退又退不回来的时候,那个王书记再给哥下绊子,我可是领教了,这人的工作作风,实在是不敢恭维啊。”

    “表弟,这点小事儿你尽管放心好了,这次是刘县长亲自和你签协议,嘿嘿,再说了,这儿不是还有我么?姓王的要是敢找你麻烦,表哥我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非给他点厉害看看!”孙浩立的态度十分坚决,尽管跟王子君较量,到目前为止,他自忖自己还没有这个胆儿。

    张岩栋的脸色因为孙浩立的保证,缓和了不少。一旁的卢小梅也帮衬着劝了几句,于是,刚才还显得踌躇不决的张总,这才半推半就的下楼了。

    县委招待所前面,除了孙浩立带来的车之外,还有两辆车已经等在了下面,一辆是连红玉市都不经常见的奥迪,另外是一辆商务用车,在张岩栋和孙浩立走出招待所大厅的时候,早就有四个穿着黑西装的男子,帮张岩栋将奥迪那黝黑的大门给打开了。

    就在这时,突然就听有人大声地喝道:“张岩栋先生,请等一等。”

    孙浩立和正要上车的张岩栋听到这喊声,赶忙扭头看去,就见一辆警车飞速的从旁边看了过来。张岩栋在看到警车的瞬间就是一楞,眼中更是闪烁过了一丝的恐惧,不过这种恐惧之色,却是瞬间就消失的干干净净。

    “警车开道,哈哈哈,表弟,看来,侯书记和刘县长对你真是重视啊。”孙浩立看着那飞驰而来的警车,大笑着朝着张岩栋道。

    张岩栋呆了一下,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的灿烂,警车开道,嘴中重复着这四个字,眼神都有点痴了。

    警车的门一打开,一身警察制服的杜小程轻巧的从车上跳了下来。那制服根本就掩盖不了小女警的曼妙身躯,相反,起伏的山峦带着一丝野性的面孔,让张岩栋看得心旌摇荡,心里更是本能的涌起一股强烈的想要征服的愿望。心里暗自感叹,赶紧的将这合同签了,侯老一肯定会设一个商务晚宴,到时候,他就可以彰显一下自己这个企业家的风度了:不仅要警车开道,还要将这朵美丽的小警花儿捏进手心儿里了!

    想想自己竟然能够警车开道,更有可能将这娇媚的警花弄到自己的床上,张岩栋的心中就越加的多了几分迫不及待。

    “请问您是张岩栋先生么?”杜小程满脸含笑的看着张岩栋,清脆的声音莺啾燕啭,就好似枝上的百灵一般。

    “系呀,我就系张岩栋的啦,请问小姐芳名?”张岩栋轻轻地伸了伸手,把一个企业家应有的风范表现得十分到位。

    “张先生客气了,我叫杜小程,张先生,您的随员是不是已经到齐了?如果都到齐了,那我们就可以上路了。”杜小程的笑容,越发的甜美。

    看着女警胸前起伏的山峰宛若两朵颤巍巍的白玉兰蓓蕾,张岩栋眼睛都直了,顿感浑身上下燥热难捺,血脉贲张呼吸急促,身子骨儿好像要飘起来一般,依着他多年采花大盗的经验,他觉得这个女警对自己恐怕还真是有那么一点意思。嗯,这就好办,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只要你下足了功夫,腆出去脸,那你情感的森林中肯定能桃花灿烂。

    “谢谢杜小姐的关心,我的随从都已经到齐了,咱们现在就可以走了。”张岩栋很是洒脱的一挥手,气势恢宏如山。

    “真的到齐了么?”杜小程犹如月牙一般的眼睛闪了闪,笑眯眯的问道。

    卢小梅见张岩栋跟一个漂亮的小女警黏黏糊糊的扯个没完儿,内心里的醋坛子早就打翻了,有心想要训斥张岩栋一番,却不敢在这个关键时刻露了马脚,没想到这个小女警变本加厉,问个没完了。当即气呼呼的说道:“警察同志,刚才张总已经告诉你了,你这般的反复纠缠,是什么意思呢?”

    张岩栋哪里会听不出卢小梅在吃醋呢,不过越是这样,他越要表现的有风度,眼睛在杜小程身上贪婪的看了一眼,训斥道:“小梅呀,你不要这么说,这样说话只会让地方的同志为难的啦。”

    难字刚一出口,他就觉得一股大力突然从他的胳膊上传来,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就听刚才那清脆至极的女声已经掷地有声的命令道:“到齐了,那就动手吧。”

    冰冷的手铐,在瞬间带在了张岩栋的手上,而就在那清脆的女声说话的瞬间,几十个穿着各种便衣的警察从四面八方一拥而上,瞬间功夫,就将张岩栋带来的人给全部控制了。

    “你们这是干什么?你们在干什么?我可告诉你们,张先生乃是咱们侯书记接待的尊贵客人,我这是要带他去和刘县长签合同,要是耽误了县里的大事,别说是你们了,就是王子君,他也承担不起的!”对于杜小程带警车的到来,孙浩立开始还十分的乐观,没想到竟会弄出这等意外的场面,一看表弟被警方控制起来,吃惊之下,立马就不干了。

    张岩栋在一愣的瞬间,也清醒了下来,他听着孙浩立的大声叫嚷,也厉声的说道:“我是正经商人,你们随便抓人,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人家都是以情招商,以商招商,你们怎么能使出这种要挟、胁迫这种下三烂的手段?我要去红玉市,我要去省委告你们!”

    杜小程冷冷的朝着孙浩立看了一眼,没有说话,但是她那高高的小皮鞋,却是狠狠地在张岩栋的腿弯处不留痕迹的踢了一下道:“张二牛,你嗷嗷什么?给我放老实点,你以为你穿上这身皮,别人就不知道你是谁了么?”

    张二牛这三个字从杜小程的口中一吐出,那张岩栋登时就面如土色,两腿一软,蹲在地上了。刚才还吵闹的卢小梅,也识趣的闭上了嘴巴。

    “什么张二牛,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孙浩立再次气色败坏的朝着杜小程喝道。

    “孙县长,您这俩亲戚都是诈骗犯,他们可不是诈骗过咱们芦北县,这个张岩栋不叫张岩栋,而是叫张二牛,女的也不叫卢小梅,而是叫路小花……”满脸笑容的张新阳笑吟吟的走了过来,一边和孙浩立说话,一边朝着几个警察一挥手道:“去将这些骗子带过来的东西都提取出来。”

    孙浩立的脑袋嗡嗡作响,险些摔倒在地上,但是他又不甘心就这么摔下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来来往往的警察,还有那老老实实呆着一动不动的张岩栋和卢小梅。

    “张局,您看这是什么?”一个年轻的警察拿着一本厚厚的黑书走了过来,在阳光之下,这黑色封皮上面金色的字母越加的耀眼生辉。

    张岩栋摸了摸脑袋,还别说,这东西他还真是不认识,朝着几个和自己同样大眼瞪小眼的同事看了一眼,他就将目光看向了张岩栋。

    “这……这是英文版的圣经。”张岩栋吐了吐吐沫,轻声的说道。

    “看不出,你还认识英文?”张新阳敲击着封面上金色的字母,笑着说道。

    “警官,它们认识我,我可不认识它们,只不过是想拿来装面子的。”张岩栋,不,应该是张二牛倒也老实,在身份被识破之后,倒是供认不讳的老实交代了。

    “你说什么?你也不认识?那……那你到底是不是我远亲表弟?”孙浩立猛的抬起头,两眼就好似充血了一般。 -/

    “对不起,孙县长,俺还真没有像你这么好糊弄的傻亲戚。”张二牛满是不屑的朝着孙县长看了一眼,哈哈大笑起来。

    孙浩立的脸涨得通红,但是他也只能看着,随着几个警察提着几个大箱子走下来,张新阳朝着孙浩立说了一声改天向您汇报工作,所有的警车就一溜烟的驶出了县委招待所。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呢?”孙浩立呆愣愣的抬头看天,嘴里喃喃着。

    “嘀嘀嘀”

    孙浩立的传呼机响了起来,听着这熟悉的传呼声,他不想理会,但是最终,他还是将传呼拿了出来。

    “浩立,我在二弟那里借了一万,在荣华那里借了一万五,还在表舅和表弟那各借了两万,十万块钱都交给张岩栋表弟的那个女秘书了……”

    看着这个留言,孙县长嘭的一声,坐在了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