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六三章 没有人不喜欢毛爷爷
    杜小程最讨厌的就是王子君总是不自觉的喊自己侄女,没想到这家伙变本加厉,还有恃无恐的叫自己贤侄女!那老气横秋的样子比她的老爸杜自强还要过份,简直就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一想到刚才自己那极为不雅的姿势恐怕已经落到这个家伙眼中了,杜小程又羞又急,旋即张牙舞爪地冲着王子君道:“还不是因为怕你这个大书记犯错误嘛,我们两个可是来监督你的!”

    “监督?哈哈,欢迎监督啊。”

    王子君对付没大没小的杜小程,已经有了经验,不以为然的笑着往自己的座位上一坐,一副天塌不惊的模样,立刻让杜小程的言语攻击失去了效力。

    “子君,这真是金的?”伊枫沉吟了一下,小心的朝着王子君问道。

    “是真金的,”王子君顺手接过伊枫手中的名片,笑了笑接着道:“仇天魁这个人不简单,在江省叱咤风云,颇有些名气。‘仇天魁’这个神奇的名字,今天已是成功商人的代名词了,没想到此人还是个打擦边球的好手,他要是直接送钱,绝对不会有人要的,但是这种东西,你说它是名片吧,绝对不是一张名片那么简单;你说它是钱吧,它只是一张名片;但是,对于收礼者来说,却给了一个合适的台阶,可以轻轻松松的笑着接过来,难道还有廉政规则规定,领导不能收名片么?”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杜小程一屁股坐在王子君的对面,口无遮拦的说道。

    “他不是奸,也不是盗,他只不过是想得到一个项目而已。”王子君的眼光闪动之间,沉声的说道。

    杜小程和伊枫都不傻,两人都明白王子君口里的项目是什么,不过一时间,两人却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轻轻地玩弄着手中的卡片,王子君直觉这件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就能结束,从仇天魁那双略带笑意的眼睛里,王子君明显的感觉到,此人不是一个轻易会放弃的人物。

    看着陷入沉吟的王子君,杜小程想要说话,却被伊枫一把拉住了,房间之内,慢慢的陷入了沉默……招商会的第二天,人流量比第一天丝毫不少。更多得到消息的商家,都兴致勃勃地来到芦北县的展厅,来询问这条路的情况,很多商家更是表现出了强烈的合作意向。

    今天这一天,对于杜小程和伊枫来说无疑是忙碌的。有了前一天的经验,伊枫今天的解说更加完善,更加的恰到好处。有历史有现实的介绍着沿路风貌,使前来咨询的客商在对修建安芦公路上,有了一个更生动的感性认识。不时有客商露出笑容,有的还插话问上几句,气氛很是融洽。

    应该说,当过老师的伊枫在口才还是极具优势的,一番精心解说,再加上她长相娇美,给王子君的感觉就是,这丫头是个很能感化对方并使对方沿着她的思路演时的人,见围在芦北县展厅的人越聚越多,就不失时机的总结道:“各位先生,经过科学的考察论证,安易市和芦北县决定将安芦公路全线贯通,这不仅是一条带动两地经济的腾飞路,也是诸位投商的发财路啊。”

    “姑娘,”有个客商微笑着说,“芦北县的发展思路很有气魄,我对安芦公路的投资很感兴趣。”

    显然,经过伊枫这一番谈笑风生的“游说”,很多客商很自然地被感染了。当然,仅凭这么一点粗浅的印象,就让人家明确表示干或者不干,也是不可能的。但良好印象本身,就是带有希望色彩的。

    临近吃午饭的时候,伊枫已是口干舌燥,杜小程更是对王子君好一通抱怨,要求等会议结束之后,好好请她们两个撮一顿才行。

    在这第二天的展销之中,邀请王子君吃饭的人变得更多,而一些从江市,从红玉市打来的电话,也渐渐的开始提到这件招商的事情,特别是一位红玉市的副市长更是打电话,毫不避讳地让他对博明路桥建设公司,在适当的范围内照顾照顾。

    “王书记,我略备了一杯水酒,还请王书记务必光临。”仇天魁再次出现在了王子君的面前,一双明目炯炯有神,脸上依旧挂着那灿烂热情的笑容。

    正要领着自己下面一班人进入宾馆的王子君,眉头皱动之间,点了点头道:“既然仇总如此热情,在下却之不恭,就只有麻烦仇总了。”

    仇天魁请客的地方在安易市那属于绝对的高档,十多层装修得金碧辉煌的酒店,在王子君等人赶到的时候,就已经布满了各种各样的豪车。

    推开包间门,一股奢华之气扑面而来,让人不免为之兴奋。和仇天魁一起来的几个助理人员都是长袖善舞的人物,只是一会时间,就将张胜利,孙贺州等陪同人员带着去点菜或者是定酒了,房间里,很快就剩下了仇天魁和王子君。

    “王书记,我这个人好交朋友,也正是我这好交朋友的性格,才让我有了今日的成就。我对您可是一见如故,如果王书记不嫌仇某高攀,就把仇某当兄弟如何?”

    王子君淡淡的笑着,没有接仇天魁的话茬儿,仇天魁也没有丝毫尴尬,依旧满脸笑容,不过这一次,他没有掖着藏着,而是直截了当的道:“王书记,我这个人一向奉行的就是有钱大家挣,有财一起发,如果王书记能够给我一个机会,我肯定会有所表示的,不会让王书记白白操心的。”

    仇天魁眼睛里射着睿智的光芒,动情的说:“我从小家境贫寒,这么多年的艰苦奋斗,一直秉承一条原则,投资项目能在国内不去国外,能在省内不在省外,正所谓发达不忘桑梓啊。我是来参加山省的招商会不假,但是,既然咱们江省形势这么好,有这么一条安芦公路亟待开发建设,我们博明路桥建设公司很愿意和芦北县共同合作,还希望王书记您能够大开方便之门哪。”

    “仇总您太客气了。”王子君点了点头,笑着说:“看了您的创业经历,我对您也有一个大致的了解。您对产业趋势的判断和市场时机的把握非常准确,这条安芦公路,的确是个投资的好项目,我们芦北县本来就是招商合作,贵公司有投资意向,说感谢的应该是我们才对啊。”

    仇天魁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他看着云淡风轻的王子君,决定来一个开门见山,当下也不再兜圈子,而是直接道:“王书记,这个项目,我们博明路桥建设公司准备全额投资,将其建设成一条二级的国道。”

    二级国道,这仇天魁的出手也不算小,王子君看着仇天魁,郑重地点头道:“太好了,仇总,作为芦北县招商团的负责人,我对您的真诚倍感钦佩,希望我们能精诚合作,共谋发展。”

    王子君嘴上说得客气,心里却不动声色,他知道,接下来,仇天魁就该说这次的戏肉了。

    “我们公司想要这条公路三十年的管理权,每年向芦北县交纳百分之十的利润当做管理费,王书记,您看如何?”

    三十年的管理权,百分之十的管理费,王子君看着仇天魁,心说你的胃口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啊,这条路现在基本上已经被确定为了一条可以下蛋的金鸡,你不但想要将这金鸡弄在手里,还想要一弄就是三十年。

    百分之十的管理费,这应该是低的不能再低了。从王子君和经贸局的同志测算的回报率来看,就算是百分之五十,都有点低,这么一个条件,他们芦北县当然不能接受。

    “当然,我们也不会让王书记您吃亏的,我说过,有钱大家一起赚,只要王书记您愿意,这条路每年都由您百分之十的份额。”仇天魁对于王子君变幻不定的眼神,丝毫没有迟疑,十分诚恳地表示。

    一下子拿出百分之十,仇天魁觉得一定能够将这个年轻的副书记砸倒了。也许别人不知道这条路究竟是多少利润,但是这个年轻的副书记,应该对这条由他推出来的路的价值心知肚明。

    百分之十的利润,想想连自己就心动不已,而这等的利润拿出去,仇天魁却不觉得有什么心痛,在他看来,这个年轻的副书记,就值这个价格。

    “谢谢仇总对我的看重,但是,我觉得仇总还是将心思放在竞标上吧。”王子君信手翻动了一下自己眼前的菜单,轻描淡写的说道。

    仇天魁的目光,闪出了一丝的诧异,掂量再三,还是不甘心的追了一句:“王书记,那这样,如果您觉得没能达到您能接受的底限,咱们可以再商量。”

    王子君抬头看了仇天魁一眼,笑着道:“我该做的承诺,一定不会含糊,而不能做到的,也希望仇总能理解原谅。”对方见王子君说得坚决,只好咬得不那么紧了,又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僵持着,只好话锋一转,说起了其他的事情。

    没过一会儿功夫,张胜利和孙贺州等人都在博明路桥建设公司的员工陪同下再次回到了房间,各种各样的美食,也随着他们的到来而被端了上来。在饭桌上,仇天魁依旧是谈笑风生,就好似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亲自将王子君送上车,仇天魁再次回到了包间之内,一位三十多岁的助理满脸笑容的道:“仇总,那王书记答应了吗?”

    “没有,百分之十的利润都打动不了他,看来这个年轻的王书记只能是两种人了,要么是个了不起的人物,要么就是胃口大得很哪!”仇天魁一边喝着茶,一边商量着对策。

    没有成功,这助理的脸色不由得一变,他和仇天魁一起工作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见到仇天魁吃瘪呢。

    “仇总,咱们怎么办?难道就这样放弃么?”助理的话语之中,充满了不甘。

    “当然不能放弃,王子君这个人打动不了,并不能说明整个芦北县班子就是一面密不透气的墙!在芦北县,招商引资这一块,他王子君出来是个带队的,但是他毕竟不是书记县长,我们可以另辟蹊径,一举拿下。”仇天魁眼中火花熠然一闪,洞若观火的说道。

    侯天东慵懒地躺在车的后排座上,虽然此时已经有了七八分的酒意,但是他的心中却是依旧兴奋不已。

    今天迎接市交通局的考察,可谓是宾主尽欢,交通局不但对芦北县提出的发展交通表示支持,市交通局严局长更是当场表示支持五百万。

    五百万,去年自己亲自去市交通局,这位严局长那可是一口一个没有钱。而现在,却将钱带着考察一起送过来了,他娘的!这怎不让侯天东心中爽利的紧?虽然严局长脸上依旧带着傲然的笑容的,但是对待自己的时候,那可是客气的紧。

    交通局的老严为什么对自己如此的客气,还不是看他芦北县这半年来的变化,全省政法现场会,安芦公路这一系列让全市瞩目的成绩嘛,这环环相扣的政绩已经给他这个芦北县的一把手戴上了一顶耀眼的光环。

    想到这些光环,侯天东在兴奋的同时,一丝本能的嫉妒从心里一闪而过,那就是这些光环虽然挂在了他的头上,但是这些东西,都是他跳起来摘桃子弄过来的,真正弄来这些累累硕果的,都是王子君这个家伙做的。

    一想起王子君,侯天东的心里又爱又恨,这种情绪很复杂很矛盾。在芦北县这么多年,侯天东私下里喜欢将下属分为几个层次:捍卫者、忠诚者、支持者、理解者、反对者、背叛者。对背叛者,侯天东绝不手软,并且善于巧妙地拉拢反对者加入理解者的行列,发展理解者为支持者,发展支持者为忠诚者,发者忠诚者为捍卫者。他把自己看成芦北县的一棵树,扎得越深,才会越来越枝繁叶茂。

    尽管在大多情况下,这家伙辛辛苦苦的栽下一片绿荫,到摘桃子的时候都明摆着拱手相让给他侯天东这个一把手了,但是,正所谓成绩不说不会跑,人们提起来王子君,仍然众口一词,说这家伙的政绩是看得见摸得着,很值得称道的,就冲着这一点,他侯天东作为芦北县的掌舵者,心里能舒服么?

    在官场上,不懂得韬光养晦的人是走不远的,自己费尽千辛万苦栽下一片绿荫,到摘桃子的时侯偏偏把这等出风头的机会拱手相让,全都让给他这个一把手了。单单从这一点看,就能看出来王子君这个家伙是如何的工于心计,非同一般的聪明了。混迹官场,依靠所得只能维持生存,学会给予才会得到机会。

    想到这些,侯天东却也知道眼下正是自己的关键时期,只有大力支持王子君的工作,才能够给自己捞更多的政治资本。

    “侯书记,咱们去哪里?”司机满脸笑容的朝着侯天东问道。

    “回家吧。”侯天东摆了摆手,淡淡的说道。

    那司机跟了侯天东多年,一听到侯天东的吩咐,当下也没有迟疑,脚轻轻地一踩离合,车就朝着侯天东的家冲了过去。

    侯天东的家同样在县委家属院,离王子君的房子并不太远。不过和王子君相比,他住的却是属于常委的二层小别墅,而王子君住的却是楼房。

    本来当王子君成为县委副书记的时候,县机关事务管理部门就专门找到王子君,说是要给王书记换住所,只不过被王子君拒绝了。

    春风吹动,昏黄的路灯之下,一条条抽出嫩芽的柳枝,在清风之中不断地摆动,晚上虽然依旧春寒,但是县委家属院里的孩子们依旧玩闹的很是热闹。

    来到自家的门口,已经听到了汽车响声的保姆就快速的跑了过来,从司机的手中接过包,就迎着侯天东走进了别墅之内。

    “老侯,你看你喝的,你年纪也老大不小了,以后应酬的时候能少喝就少喝点。”还没有进屋,呆在家里看戏剧的妻子柳小春就迎了出来,满是笑容朝着侯天东埋怨道。

    柳小春虽然快到五十了,但是长期养尊处优之下,皮肤保养的非常不错,虽然没有三十岁的效果,但是看上去也就是四十出头的人。她乃是县文化局排名最后的副局长,现在基本上就在家享受生活。不过就是这样,文化局的局长一遇到什么事情,仍然会屁颠儿屁颠儿地亲自跑到她家里来请示工作。

    对于侯天东喝酒,柳小春一直都持反对的态度,有的时候更是疾言厉色。今天这种一反常态的情形,让侯天东觉得有点不对劲。

    “夫人,没有办法啊,人家市交通局的严局长亲自来给送钱,我这个当书记的如果不将人家陪好了,你说能行么?”侯天东生怕柳小春再闹出什么幺蛾子,赶忙解释道。

    “市交通局的来送钱?还真是大姑娘坐轿头一回呢。小翠儿,给你叔叔弄碗醒酒汤来。”柳小春一边扶着侯天东坐在沙发上,一边冲着小保姆吩咐道。

    小保姆答应一声,就快步的朝着厨房跑了过去,很是干净利落。侯天东家的保姆,一般都不用外面的人,都是从老家的亲戚里挑一个有眼色的丫头使唤着,这么一来,用得放心不说,二来也是给那些亲戚一个安慰,等时机成熟了,这个在家里洗洗涮涮出了几年力的小保姆就是顺理成章的被安排了。

    你还别说,侯天东这一招真是一举两得,家里不但有了一个死心塌地干活侍侯的保姆,还在亲戚朋友里落了个好名声。为了能到他侯天东家里当个负责吃喝拉撒的小保姆,很多亲戚朋友挤破了头的想把孩子往他家里送呢。就跟中央党校是政治家的摇篮似的,他侯天东的家里,这些正值豆蔻年华的小丫头们,一期毕业了,下一茬儿就主动的递补上来了,而且层出不穷,大有一种前赴后继的效果。

    “小翠儿这孩子也不小了,他爸前两天来过一次,说是有人已经开始给这丫头说婆家了。”柳小春看着赶紧去厨房忙碌的小翠,笑吟吟的朝着侯天东说道。

    “嗯,这孩子不错,来咱家三年多了,刷锅抹灶的,省心多了,也该给这孩子安排一下了。你们局里面还有缺位没有,要是有的话,就让她跟着你算了。”侯天东很是随意的朝着柳小春道。那个时代,对于县委书记来说,安排一两个人的工作,那根本就是小菜一碟的。

    柳小春嘿嘿一笑道:“我们局里那破地方我去也就算了,别把小翠儿这孩子往里面扔,我看不如这样,听说县民政局好像要组建一个科室,正需要人手,我去说说,你看怎么样?”

    “那这事你看着办就是了。”侯天东挥了挥手很是随意的说道。他知道这种事情说不定柳小春早就办好了,现在也只不过就是向他汇报一声。

    不躺下不知道,在沙发上一躺下就觉得有一股朦胧的睡意就开始侵袭他的心头,就在他朦朦胧胧准备闭上眼眸的时候,就听柳小春趴在他身边,小声的说道:“天东,今天博明路桥公司来了一个副总,姓张,想请你办一件事情。”

    博明路桥建设公司?侯天东好像听说过这个企业,虽然没有打过交道,却也知道这家公司的老板手眼通天,本事大了去了,不但市领导,就是省领导的面前也都说得上话呢。

    朦朦胧胧的睡意,登时就少了不少,当下睁开惺忪的睡眼,迷迷糊糊着问道:“什么事情啊?如果是小事,咱们帮也就帮了。”

    “听说咱们县准备和安易市修一条公路,他们公司想要将这条路给接下来,听那副总说,他们愿意出资帮咱们县里修这条路,而且还愿意叫百分之十的管理费呢。”柳小春说话之间,脸上的笑容变得越加的灿烂。

    安芦公路?一听到这话,侯天东的酒意立刻就醒了大半,登时就从沙发上坐了起来,他双眸紧紧地盯着柳小春道:“这件事情,你答应了?”

    “这种一举两得的好事,我觉得行。”柳小春并没有正面回答,但是她话语之中的意思,侯天东却是能够听得出来。

    “你糊涂!这种事情你怎么能答应呢?我告诉你,我不管你怎么答应人家的,都得想办法赶紧给我回了!”侯天东看着柳小春的脸,不容置疑的狠狠说道。

    “回了?凭什么回了?侯天东,这不用你们县里出一分钱,人家还交管理费的好事情,你们摆什么臭架子呢?我不回!”柳小春脸色一变之间,朝着侯天东大声的喊道。

    柳小春的父亲,当年也算是侯天东的一个领导,没有岳父大人的提携,侯天东也坐不上现在的位置。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结婚这么多年了,侯天东在面对柳小春的时候,总有些英雄气短,能容忍的都忍了。

    侯天东看着柳小春气急败坏的模样,沉吟了瞬间,冷冷的问道:“你是不是收了人家的钱?”

    本来还咆哮的柳小春,此时听到侯天东一语道破,索性也不再隐瞒了,直截了当的承认了:“天东,我觉得这种事情既不用咱们县里出钱,他们又愿意交费,一举两得,你肯定会同意的,所以就收了。”

    “多少?”侯天东看着柳小春小心的样子,心中变得越发的没有了底气。

    “五十万。”柳小春比划了一下,小声的说道。

    五十万,听到这个数字,侯天东不由得心惊肉跳。尽管他是芦北县的县委书记,在一些不为人知的灰色地带也游走过不少次了,但是这五十万,仍然让他的心受了一下重重的轰击。

    五十万,这是他多少年也挣不到的,现在就他这县委书记,一个月的工资不到一千,五十万,那是多长时间的工资啊。

    紧紧地咬了咬牙,他的心头不知道怎么出现了王子君的面容,沉吟了瞬间之后,侯天东还是咬咬牙道:“给人家还回去吧。”

    “退回去?不行!这是我给咱们磊磊准备的出国的钱,别的事情我都可以答应你,但是唯独这件事情,就两个字:没门儿!”就像被踩住了尾巴的猫一般,柳小春大声的跳了起来,她朝着侯天东一指道:“侯天东,你还是不是男人了?我看你这个县委书记根本就是一个软蛋,脓包!你的心思我知道,你不就是觉得这个项目是王子君管的,你不敢得罪王子君,是不是?”

    侯天东的脸一阵发红,他很想反驳,但是内心深处,却有些底气不足,他不是不想拿这五十万,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钱不是问题,问题是没钱,试问,有哪个人会不喜欢毛爷爷呢?但是,在这个风头上,他实在是不愿意得罪王子君,这个因素当然是存在的,但是在老婆面前,这个原因却是他极力的不想承认的。

    “和王子君打好关系,这种事情没有错,但是你是县委书记,你才是这个县的一把手,就算王子君再有来头,他也应该在你的领导下工作。”

    “你知道人家都说你什么吗?我告诉你吧,人家都说侯天东能吧,一把手,威风吧,现在王书记一来,登时就老实了!什么关键的事情,还不是任由王子君揉搓!”柳小春不屑的撇了撇嘴,接着道:“老侯,咱可是一把手,要是一直这么软的话,先不说下面怎么说你,威信大大降低,就是上面的领导又会怎么看你呢?掌控力不够,掌握不了大局的!”

    侯天东的头,轻轻的低下了。虽然柳小春说的很有些强词夺理,但是有一点终究没有错:他是县委书记,这个芦北县里的掌舵者,这个县,还是应该他说了算的。

    就在这时,小翠端着汤轻轻地走了进来,柳小春伸手接过小翠手里的汤,满是笑容的朝着侯天东道:“老侯,来,咱们趁热将这汤给喝了,酒是人家的,身体可是咱自个儿的。有谁能当官当一辈子哟,咱可得趁你在位的时候,把咱自个的退路想好了,人走茶凉啊……”

    侯天东根本就没有心思看那冒着热气的汤,他的目光,一直都在柳小春那满是笑容的脸上徘徊着。看着自己妻子那笑吟吟的摸样,侯天东不觉有点呆了……安易市的招商会无疑是成功的,十多个亿的合作意向就是一份满意的答卷。不过,让大多数与会者津津乐道的,却不是这十几个亿的合作意向,而是那一条即将开通的公路。

    王子君提着自己的小包,跨步朝着房间之外走去。招商会已经结束,虽然王子君很想在等两天见郑东方好好谈一下,但不论是安芦公路芦北段的招标,还有全县政法工作会议,都需要他去筹备。

    刚刚走出房间里的门,王子君就见住在自己不远处的伊枫和杜小程走了出来,这两个女子和轻装简行的王子君比起来,简直不可同日而语,每一个人的手中,都提着一个不小的包。

    “满载而归嘛。”王子君笑吟吟的看着两个人,轻笑着说道。

    看着潇洒下楼的王子君,杜小程的嘴唇就是一咬,这个可恶的家伙看到自己提着这么重的一个包,不但没有半点上来帮忙的意思,还调笑自己。

    “谢谢领导叔叔关心。”杜小程看着王子君的笑脸,一字一顿的朝着王子君说道,任谁都能听的出来,这位大小姐的感谢之言,千万当不得真的。

    王子君目视着杜小程那不时的在自己眼前晃动的包,心中哪里会不明白她的意思呢,不过王大书记虽然现在心宽可容四海,但是对于这位大侄女,却实在是想有点小刁难。

    他快步来到伊枫的身旁,嘴里一边说着,“让我看看这包有多重,”一边顺手将包提在了手中。

    伊枫的一双妙目,一直都关注着这个心爱的男人,此时见他不动声色的将自己的包接过去了,心里迅速滚过一股甜蜜的暖流,一想这家伙在领导的位置上,连公文包都有人给拎着,他可没有干过什么重活,还是自己提的好。心疼之下,就想把自己的包给要过来了。

    就在伊枫开口准备要包的时候,从走廊的那一头,张胜利和孙贺州并排走了过来,一看王子君掂着一个大包,孙贺州和张胜利几乎同时跑了过来。

    “王书记,您怎么这么早就出来了,快给我,让我来。”孙贺州毕竟年轻,一把就将王子君手中的包接了过去,而张胜利在退了一步之后,目光又落在了杜小程的包上。虽然掂包很是伤他领导的颜面,但是已经下定决心朝着王子君靠拢的张胜利,在领导面前,脸面又值几何呢?随即就决定在王书记面前好好表现一番了。

    杜小程看着张胜利伸过来的手,心中顿时一喜。虽然她对于张胜利没有什么好的感觉,但是此时能够替自己接包,那就是好人,一边顺水推舟的就要将包送到张胜利的手中,一边挑衅似的朝着王子君看了一眼。

    “老张,你别忙活了,小程侄女可是公安干警呢,别说一个小包了,就是再加上几个,也掂的动。”王子君朝着张胜利轻轻地挥了挥手,然后昂首挺胸,若无其事地朝着楼梯之下走了过去。

    看到自己的免费劳力,就这么因为这个坏家伙的一句话止步不前了,杜小程恨的牙根都有点痒痒儿,但是牙根疼又能怎么样,王子君在职务上比她高,不,应该说比她老爸都要高,这个侄女侄女的更是叫的很是顺口,让杜小程气愤不已。

    “大坏蛋,走楼梯怎么不把你给摔下去呢。”看着走在自己前方的讨厌家伙,杜小程的嘴中喃喃的说道。

    杜小程的话语刚刚说完,走在他前方的王子君倒是没有怎样,但是她的脚下却陡然一滑,如果不是离栏杆比较近,本能的一把抓住了的话,杜小程倒险些摔倒在这里了。

    感受着白净的小手上传来的火辣辣的感觉,杜小程的心中越发的恼火了起来。

    车都已经发动着了,跟在王子君身旁的张胜利不等蔡辰斌下车,就疾走两步,帮助王子君将车门打开。面容之中,满是谦卑。

    王子君朝着张胜利点了点头,正要让张胜利和自己坐一辆车,就见不远处的一辆车之上,走下来一个人。

    “王书记,您的大驾真是难请啊!”带着粤语方言的普通话,听起来虽然有点绕耳,但是在这话语传入耳中的瞬间,王子君确实已经确定了来人的身份。

    正鸿集团的穆经波,前两天给王子君打过几次电话,他对于安芦公路,可是下了不小的决心。

    “穆总,您好啊。”王子君热情的和穆经波握了握手。

    穆经波却是有点夸张的握着王子君的手道:“王书记,我们虽然接触不多,但是我一见您,就觉得您是一个爽利人,和我对脾气。咱们两人能够在这安易市相聚,更是缘分,今天您说什么也得给我一个机会,咱们好好说说话。”

    感受着穆经波那软绵绵的手掌之中传来的热量,王子君眉头轻轻地颤了一下,不过他的笑容却是依旧没有变化。

    “穆总,您的意思我明白,要说起来,我也很想和你老哥聊一聊,不过现在,我这实在是太忙了,县里还有一大堆的事情等待着我处理,不好意思。这样,等你到了芦北县,我好好地招待你老兄。”

    王子君的话很真诚,但是穆经波却是不会为言语所动的人,就在他准备继续纠缠的时候,王子君已经挥手道:“穆总,我们芦北县既然选择了招标,那就会公平面对每一个投资者,你在这里跟我谈,还不如好好地做一下自己的标书来得实在,您说是不是?”

    穆经波看着王子君那真诚的双眸,沉吟了瞬间,这才沉声的说道:“王书记,这次竞标,您真的确定能保证做到公平公正公开透明么?”

    “当然,我确定。”王子君声音不高,却说的斩钉截铁,掷地有声。

    穆经波看着年轻县委副书记那坚定的脸,一股信任的感觉陡然从他的心头升起。商海博浪这么多年,已经变得无比多疑的穆经波,此时还是第一次感到自己如此的信任一个人。

    “那好,王书记,我听你的。”穆经波再次朝着王子君伸出了手掌,沉声的说道。

    坐在熟悉的办公室,王子君就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有一种舒适的感觉,心中想着那句金窝银窝都不如自己狗窝的俗话,王子君不觉咧嘴一笑。

    自己在安易的好事儿,都被随行的杜小程这个大灯泡给搅和了,看来只有今天补回来了。想到刚才临下车时,自己意味深长的和伊枫对视了一眼,口无遮拦的冒出来一句,从今往后,我要一鼓作气,纵深发展,小姑娘那红彤彤的面颊,王子君的心中就升起了一丝邪恶的感觉。因为当时在车上坐着的,不但有伊枫,还有自己的小程侄女。

    回到前世,王子君发现自己变得越加的开朗了,重活了两世的人,居然有了逗弄人家小姑娘的心思。

    静了静心神,王子君开始翻动自己准备好的资料,这些都是关于招商会的,等一下要好好的向侯天东和刘成军汇报一下。

    “咚咚咚”

    轻轻地敲门声,从门口传来,王子君抬起头随口说了一声进来,就见一脸笑容的侯天东,已经从办公室门口慢步走了进来。

    “侯书记。”王子君赶忙从自己的办公桌之前站起来,快步朝着侯天东应了上去。

    侯天东轻轻地挥手道:“子君,听说你这个大功臣回来了,我来看看你。”说话之间,就在王子君的办公室的沙发上随意坐了下来。

    王子君赶忙帮着侯天东泡了杯茶,然后扬了扬茶叶盒道:“侯书记,这是我从安易市弄来的特产,正说等一会给您捎过去尝尝呢,这茶虽然没有龙井普洱那么有名,但是喝起来口味还可以。”王子君一边说话,一边就将茶杯放在了侯天东前面的茶几之上。

    侯天东端起茶杯闻了闻茶叶的香气道:“好茶,想不到安易市还有这种特产,以后可要多尝尝。”

    “等安芦公路修通了,咱们和安易市的距离比红玉市都近的多。到时候这种茶书记您恐怕喝都喝不完。”王子君坐在侯天东的旁边,笑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