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六五章 登台容易谢幕难
    孙贺州离开之后,办公室里只剩下肖子东和王子君两个人了,肖子东嘿嘿一笑道:“王书记,本来,我是想按照您的意思,让贺州当综合一科科长的,只是,这件事情侯书记亲自过问了,说孙贺州同志工作能力强,是个好苗子,就给定了调子。”

    说到这里,肖子东察言观色了一番,接着道:“这次,小孙也是沾了王书记您的光,谁让您一出手,那就是威风八面呢,别说是咱们芦北县了,就是红玉市,乃至整个江省,那都是利落得很,很有面子的。侯书记不能给您在职位上提格,当然要找个理由酬劳一下您这些天的辛苦了。”

    王子君云淡风轻的听着肖子东说话,并不表态。对于侯天东提议孙贺州当县委办副主任的事情,他还是第一次听肖子东,侯天东事先并没有和他交流过,这就增加了一些悬念,官场上是不乏悬念的,悬念往往使人提心吊胆,但是,关于孙贺州任职的悬念,王子君在听说的那一瞬间,就明白侯老一制造这个悬念是什么意思了。

    想到这里,王子君跟肖子东开玩笑道:“肖主任哪,怪不得你这个县委办主任运转协调,上传下达,做得风生水起哪,精得连屁眼儿都变成眼睛了!”

    肖子东悠闲的吐出一个烟圈儿,诡谲地一笑,随口说道:“王书记,您是旭日东升,一天比一天猛啊!”

    王子君笑笑,不置可否,侯天东聪明过人,心计太多,权谋太深,他这是在变着法儿的给自己好处哪。

    在安芦公路的招标中,自己给侯老一弄了个不软不硬的钉子,他便对此事绝口不提了,却把孙贺州弄了个县委办的副主任,此举着实透出了侯老一的老道,实际上,他这是在和自己讲价钱呢。

    在县委办安排一个副主任,那对于自己对县委办的控制,无形中就增强了一份力量。而在这个好处的背后,恐怕侯天东将会给自己一些另外的惊喜。侯天东这么做,就有互相利用这层用意,先安抚住王子君,免得节外生枝,这在官场上叫妥协术,互让一步,风平浪静,一旦争起来必然翻江倒海,死去活来。

    “王书记,贺州的任命,今天晚上一过常委会,明天就会出来了,对了,我看了小钟送来的议题,几乎都是王书记您的事情,现在啊,整个芦北县可都是围绕着王书记您转了。”肖子东虽然明知这种话是禁忌,但是他还是说了出来。

    王子君笑了笑,端起茶轻轻地喝了一口道:“子东,明天晚上一起吃饭吧,听说县郊有一个小鱼馆不错,咱们一起去尝尝。”

    常委会的通知,传遍了整个县委大院,几乎所有人都已经知道,这次常委会的主要议题就是为孙贺州提县委办副主任的事情。而提到孙贺州,所有人都将目光看向县政府办公楼的西面,好似透过墙,透过空气的遮挡依旧能够看到那个在芦北县一步步崛起的权力人物。

    “孙贺州跟对人了,要是我去年跟了王书记,这县委办副主任的位置说不定是谁的呢。”有几个政府办的工作人员,满脸懊悔的在办公室自语着。

    县委小会议室灯火辉煌,县委常委之中除了人武部长辛军则之外,表情神圣、陆陆续续地走进会议室,很快就全部到齐了。每个人的笑都像是个谜语,但由于谜底早就知道了,大家都笑得恰到好处,好像昨天晚上不约而同地做了一个梦,这个梦就是谜底,他们到这个会议室里来开常委会,好像不是来揭示谜底的,而是来为意料之中的谜底庆贺的。

    刚刚被任命成宣传部长的韩明启,此时就像是吃了兴奋剂一样精神抖擞,显得尤为活跃,在侯天东还没有宣布开会的时候,不断地冲着其他常委让烟说笑,那飞扬的神采让人眼前一亮。

    不过,他说笑的主要对象,除了侯天东和刘成军之外,就要数王子君了,至于陈路遥这个三把手副书记,还没有常务副县长杜自强得到的笑容多。陈路遥看韩明启一副志得意满的模样,心里就有些鄙夷,暗道,这个时候如果化验一下韩明启的尿样,结果肯定是阳性的。

    “好了,大家都静静,有什么笑话等会开完了之后咱们再说。”侯天东轻轻的将水杯放下,接着道:“又不是几年不见一次面儿,值得这么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么?”

    侯天东的话,立刻惹起了一阵哄笑声。在这笑声之后,所有的人都平静了下来。作为一个县委书记,侯天东无疑是合格的,对于常委会气氛的掌控,更是得心应手。

    “同志们,现在开会。”侯天东一出口就充满了磁性,充满了阳刚之气,抑扬顿挫,很有感染力,整个人看起来也是满面春风,从他的脸上,根本就看不出这个书记心里已经和王子君有了心结了。

    “这次常委会的第一项内容,就是欢迎王子君书记载誉归来。咱们芦北县关于安芦公路的招商工作,不但名扬省内,就是连副总理也称赞不已,我敢说,这在芦北县的历史上,是前无古人,后不见来者啊。王书记给咱们芦北县争了光,添了彩,这等荣誉是多少年不曾见过的。”

    王子君对于侯天东的圆滑,心中生出来不少的感慨,自己虽然重生一世,但是在有一些地方,还是需要多多向侯天东学习。都说政治是个舞台,这个比喻太形象了。舞台是用来演戏的,只有演员入戏了,才能带动观众入戏,侯天东无疑是一流的演员,演技也是一流的。

    “侯书记,您快别这么说了!这可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没有您和刘县长的执掌大局,没有在座的各位的支持,大家要是各唱各的调,各吹各的号,互相拆台看热闹,咱们也不会有今天的荣誉,您现在居然把所有的成绩都压到我身上来,是不是县委办今年的招待经费不足,您想变着法儿的整我,让政法委今天晚上请各位的客啊?”

    王子君即谦虚又充满了笑意的调侃,自然又引来一阵哄笑声,侯天东手指指点着王子君,笑得喘不过气来道:“好你个王书记,你这不是将我的军嘛?子东主任,今天晚上你安排一下,等开完会了,我请大家吃一顿吧,看一看咱们县委办是不是能够请得起这顿饭。”

    肖子东连忙点头道:“好的侯书记,我这就去安排。”说话之间,他又将手中的笔一放道:“侯书记,咱们是不是少准备点酒,别把王书记给灌醉了。”

    肖子东的话,又引来了一阵笑声。在这笑声之中,虽然有陈路遥的笑声,但是此时陈路遥的心里,却是丝毫没有开心的意思。看着在常委会之上挥洒自如的王子君,心中就觉得憋闷,这家伙不但在影响力上明显超过了自己,而且,那一个个拿得出手的政绩,也越来越表明,此人已经成了自己最强有力的对手了!

    看着笑吟吟的王子君,他的目光又落在了王子君的脸上。想到在开会之前侯天东打给自己的电话,陈路遥的脸上多了一丝淡淡的冷笑。

    “既然大家都等着喝酒,那咱们就将事情快点过一过吧。”侯天东在笑声止住之后,轻轻地翻动了一下自己身前的笔记本,朝着孙国良笑一笑道:“国良部长,你来说一说吧。”

    孙国良坐在韩明启的身旁,轻咳了一声,郑重其事的说道:“县委办的章长有要下去锻炼,现在县委办缺少一位副主任,经过组织考核,政府办的孙贺州同志不但有学历,有能力,更有高度的责任心和扎实的工作经验,适合接任县委办副主任……”

    孙国良脸色严肃,话语低沉,但是他的声音却在小会议室里不断地回荡。虽然都已经知道了这个议题的结果,但是不管是各位常委还是服务人员,都屏心静气的听着这个人事提议。

    侯天东听了孙国良的提议,也没有像其他时候让别人开口议论,而是直接了当、一锤定音道:“孙贺州这个同志我知道,作为王书记的秘书很是称职,像这样不可多得的年轻同志,我们就应该大力培养,我觉得这个提议可行。”

    虽然县委办副主任在县里也是一个重要的角色,但是侯天东这跟县委书记一表态,大多数已经事前沟通过了的常委,可不想因为这点小事惹侯老一不高兴。更何况,只要一开口那得罪的可不是一个人,王子君不但年轻,而且很有手段,为一件小事得罪人的事情,没有人想去这么干。

    “侯书记,咱们是不是有点太快了?我觉得孙贺州论能力没得说,但是一步提拔成县委办副主任,是不是有点过急了?”王子君轻轻地放下茶杯,笑吟吟的说道。

    侯天东一挥手,单刀直入的说道:“子君哪,举贤不避亲,你也用不着不好意思,孙贺州是经过组织考察的,是经得起考验的。好吧,就这了。”

    说话之间,侯天东轻轻地将自己手里的笔记本一放,朝着正在做会议记录的肖子东道:“既然没有人反对,这件事情就这么通过了。”

    两句话之间,孙贺州的县委办主任就定了下来,这让那些服务在常委会上的几个县委办工作人员羡慕不已,与此同时,他们看向那坐在椭圆形会议桌旁的王书记透出了炙热的目光,希望王书记在孙贺州离开之后,能够选他们当助手。

    几个议题,一个接一个的议了议,因为大多是事前已经达成了共识,因此,也没有出现什么波澜。半个多小时,这常委会的议题就进行的差不多了。

    在那几个县委办的工作人员已经准备好等领导一走就收拾会场的时候,坐在正中间的侯天东轻轻地翻动了一下手中的材料道:“同志们,今年是我们芦北县最为重要的一年,现在,大好的机遇已经摆在了我们的面前,我们就要抓住,就要趁此做出成绩。大家在一起共事,那就是缘分,作为一个班长,我希望每个同志都能够从芦北县的班子之中走出去,走向更加重要的工作岗位。”

    “去年市里调整干部,咱们芦北县出去的可不多,那时候我去找过熊书记,熊书记一见我去诉苦就说了,侯天东,你说你们芦北县的干部素质不差,我相信,但是,你们芦北县也得做出点成绩来啊,成绩在那儿明摆着,就是不想让你们进步也说不过去啊,光我一个人相信你们不行,你得干出点成绩来,让市委各位常委都相信,这才是最有说服力的。”

    说到这里,侯天东好似动了感情一般,声音越加的低沉:“就凭你们芦北县那国家级贫困县的帽子,就凭你们好似还有点下滑的经济,你觉得这些能够拿的出来么?”

    “熊书记虽然是笑着说的,但是,我觉得那就是打我侯天东的脸,打咱们全体干部的脸。我心里虽然为大家叫屈,但是,却被熊书记说得哑口无言。”侯天东说话之时,整个会议室此时已经是鸦雀无声。

    王子君心中明白侯天东的意思,但是看到这位县委书记如此煽动人的感情,对于他还是不由得升起了几分佩服之心。

    “以往,咱们一说起发展,都说没有机会,现在机会来了,各位就应该鼓足干劲,创造性开展工作,把咱们县的工作再提一个新台阶。”侯天东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水,接着道:“说起咱们这些机会,王书记可谓是劳苦功高,目前咱们县里的两项重点工作,都是王子君同志抓出的成果。”

    “这一个月以来,我们县的工作重点,就是全省政法工作现场会和安芦公路的招商工作。这两项工作,都无比的重要,省市领导都非常重视,子君同志虽然年轻,但是我们也不能将所有的重担都压在一个年轻同志的身上。”

    “对于年轻的同志,我们应该爱护,刘县长,我看咱们不如这样,全省政法工作会议是当前两项政治工作中的重中之重,我建议王子君同志近期内主抓这件事情,务必将这个全省级别的现场会办好、办实。而安芦公路这项工作,就由你主抓,峰辉县长具体负责,两件事情齐抓并进,务必将这两件事情都办好办实。”

    侯天东的这番话,就好似一个重磅炸弹,扑通一声扔进了平静的常委会之中,所有的目光,刹那间都从侯天东的脸上转移到了王子君的脸上。不论是全省政法工作现场会,还是安芦公路,那都是出彩的事情,而现在,侯天东却是要将安芦公路从王子君的手中分出去。

    王子君轻轻地玩弄着手中的笔,心中念头飞速的闪动,他心中很是清楚,这个时候,自己就算是反对,也没有太大的用处。侯天东作为一把手书记,本来就拥有班子成员分工的话语权,而现在将两项工作提到了关系全县荣誉的高度,如果自己紧紧抓住安芦公路不放的话,不但会自取其辱,更会落下一个争功揽权的形象。

    侯天东也算给足了自己面子,不但提了孙贺州,还把表面看来,似乎更有政绩的政法工作现场会定在自己的手里了,王子君心中念头闪动之间,就笑着道:“侯书记的提议,实在是甘田雨露,我这颗心哪,急得都快冒火了,这些天政法工作现场会和安芦公路的事情搅和得我都睡不着觉了。侯书记就算不提,今天,在常委会上我也得给俩老一汇报汇报,给我减减压,把这两座大山给我分出去一个吧。”

    侯天东笑吟吟的看着表态的王子君,心中放松了不少。对于这件事情的安排,他可是费了不少的心思。为了让王子君心里平衡,更是直接过问了孙贺州的职位问题,现在看王子君配合得如此默契,这让侯天东紧绷的神经为之一松,放下了权力,这让侯天东觉得自己的努力是值得的。

    刘成军满脸笑容的看着这一切,虽然整个常委会上都流露着侯天东一个县委书记对年轻副书记的关怀,但是作为一个从政多年的人,他还是能够从中感觉到一丝不对,这次常委会,在他感觉之中更像是一个交换。一个以侯天东为主导的强势的交换!

    一场博弈在所难免,无声的较量之下,还是侯老一胜了,胜在无形之中。王子君把台子搭起来了,你侯天东倒想来自己唱戏了,你想唱主角就唱吧,只是,终有一天,你侯天东会意识到,登台容易谢幕难哪。想到这儿,刘成军从座位上站起来,像一个绝望的人,沉重地踱到窗前,想打开窗户透透气。

    王子君毕竟还嫩了点儿,刘成军心里无限感慨的瞬间,也为侯天东圆融的手段赞叹不已,权谋是最讲究韬晦之术的,随即又想到自己和这么一个人霸气十足的人搭班子搁伙计,也算是冷暖自知了。

    整个常委会从开始到结束,也没有用一个小时,但是在这一个常委会之中,却是让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不同,侯天东一把手的威势,在对王子君又拉又打之间,整个凸显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