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七零章 是人都好假 我也不例外
    钱艳丽此时能有什么办法?县委常委会上决定的事情,她一个不入常委的副县长,怎么可能改变常委会的决定呢?

    “翠霞,你先过去干一段时间,你放心,有我在,出不了什么乱子的……”就在钱艳丽给高翠霞封官许愿的时候,她办公室里的电话突然间响了。

    “你好,原来是赵院长啊,你好你好。”一听对方是法院的副院长,钱艳丽的态度不觉客气了几分。虽然对方只是一个副科级干部,但是眼下自己儿子正落在人家手里,由不得她不客气。

    “钱县长,您交代的事情,我实在没有办法帮您拖下去了。今天付院长亲自过问,要求我们三天之内把这个案子给办结了。”电话那头的声音压得很低,但是传递过来的内容,却好似一记大锤,无情的击打在钱艳丽的心头。

    对于宝贝儿子的事情,钱艳丽想的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能拖一天是一天,拖到最后不了了之,那自然是最好。没想到,这付顺朝居然要求三天之内结案了,而且还在全省政法工作现场会这个当口,他娘的姓付的,你这不是拿我钱艳丽的儿子往火坑里推么?

    “赵院长,不管怎么说,我同样感谢你,你先给我想想办法,这件事就拜托你了,付顺朝那里,我会再想办法的。”钱艳丽说完,不等那边说话,就把自己的电话扣了。

    高翠霞坐在一旁,虽然没有听清电话那头说的是什么,但是从钱艳丽的只言片语之中,她还是能意识到一些端倪的。沉吟了瞬间,小心翼翼地对钱艳丽问道:“钱县长,这是姓王的在逼我们呢,您看,要不,咱们先给他服个软儿,等小龙的事情揭过去了再说”

    “翠霞,你当了这么多年的妇联主席,怎么连这个都不懂呢?我和姓王的既然已经撕破了脸皮,那就是你死我活,有我没你,有你没我了。咱们说他收了人家好处的事情,恐怕他猜也是能猜到的。你的工作调整和小龙的事情,不是他借机报复么?看来,眼下也只有拼个鱼死网破了!”钱艳丽的眼眸之中,流露出了一丝决绝,一丝女人少有的刚毅。

    高翠霞心中虽然依旧有些担忧,无奈此时,箭在弦上,倒也是不得不发了。在钱艳丽的鼓动之下,还是决定和钱艳丽一起共进退。

    正当大家忙得手脚不着地的时候,王子君却已经悄悄的从自己的办公室里跑了出来,此时,一身休闲装束的他,根本就让人看不出他就是那个在芦北县威风八面的县委副书记。

    带着帽子和眼镜的王子君,跨步来到和他一般同样穿着一身休闲服的秦虹锦身旁,笑着打趣道:“我这两天都快忙死了,你这么急着找我,是不是又想我了?”

    “老公,你说什么是什么。说实话,我还真是有点想你了。”秦虹锦说话之间,柔软的手掌轻轻地放进了王子君的手掌中。

    王子君笑了笑,没有说话,他的目光,却是落在了秦虹锦不远处的一辆黑色的桑塔纳之上。

    “怎么,你也换车了?”看着这辆车,王子君有点奇怪的说道。

    “不是,就是有点事想要老公你看一下,我那辆车太扎眼了,不方便,这辆车是找朋友借的。”秦虹锦一边说话一边将车门打开,嘴中笑吟吟的说道:“王书记,不知道我有没有荣幸成为您的临时司机呢?”

    看着在自己面前越发娇媚主动的秦虹锦,王子君的心里升起了一丝淡淡的愧疚,他跨步上了秦虹锦的桑塔纳。

    秦虹锦的车开得非常不错,黑色的桑塔纳在她的驾驶下平稳前行,一个多小时后,就来到了一条长河的堤坝前。

    这堤坝修的很是漂亮,不但有水泥石块砌成的各种图案,堤坝上,更有一个个被刷成了洁白的护栏。

    王子君看着停下车的秦虹锦,不明白她拉自己到这里来究竟是什么意思。正当他准备开口问的时候,却见秦虹锦的嘴角,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

    就在他们停车之后的五分钟里,一辆满载着砖头的四轮拖拉机从旁边行驶了上来。在对面的河堤处,一辆白色的面包车迎面而来,面包车的速度不慢,迎面朝着四轮车飞驰而来。

    这堤坝不算太窄,四轮拖拉机和白色面包车本来能够同时通过的,但是就在这两辆车飞驰而来的瞬间,那四轮拖拉机的司机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下子竟然有点不知所措,方向盘滑动之间,拖拉机竟迎着面包车冲了过去。

    秦虹锦不会是让自己来这里看车祸的吧?王子君心中念头闪动,就见那面包车赶忙一打方向,然后狠狠的朝着不远处的护栏飞驰而去。

    “嘭!”

    面包车总算险险的躲过了四轮拖拉机的正面相撞,但是司机把方向盘打得太死了,狠狠的撞在了那白色护栏上,随着这相撞声响起,用水泥砌在一起的二十多个护栏,几乎同时被撞掉在了地上,白色的面包车,更是一个车轮悬在了命和生活中最重要的一部分了,他的喜怒哀乐无时不在左右着她的情绪。王子君此刻真觉得自己对不住秦虹锦,尽管他开始也给了她一段真爱,却始终不能给她一份含饴弄孙的生活,她的神经却永远为他绷得紧紧的,这个一旦爱上他就不可救药的女人哟。

    王子君来到芦北县之后,白天繁忙,晚上无聊了,偶尔也会想想女人。他觉得一个男人的**不能得到正确的释放,是件受罪的事。

    九十年代的小县城,发廊里的小姐很多都是暗地里从事**生意的。遍地是情,遍地是爱,几乎快要泛滥成灾了。但是,他不能像别的干部那样借着几分酒意到饭店或者街头去找小姐,尽管伊枫来了之后,同样都是偷偷摸摸,但是,那感觉是不一样的。

    秦虹锦很舒服的往王子君的肩膀上靠了靠,她轻轻眯起的眼眸,就好似两条细细的柳叶,注视着前方忙忙碌碌的记者。心中更是暗道,仇天魁啊仇天魁,生意场上,你耍个心眼儿那叫生财有道,但是,千万别给我的男人使绊子,只要让我碰上,我会让你输得一败涂地的……芦北县四大班子的领导刚一上班,就乘坐县政府唯一的一辆大面包向县界处驶去。虽然熊泽伦在上任伊始就明确提出来了要求不要搞迎来送往,但是对于下面的干部来说,那都是这个耳朵进,那个耳朵出的。领导不在乎别的,出门有交通工具,他只是要的一种态度。

    因此,每逢熊泽伦下来检查工作,下边的官员照样接到县界,大家宁肯挨领导批评,也不愿意留下一个不尊重领导的印象。

    对于官场中人来说,有时候批评并不见得是一件坏事。批评也可以辩证地去看,既可以看成领导对你不满意,也可以看成领导跟你亲密无间。

    不把你当成自家人,对你看不惯,我连批评的力气都没有。这句话虽然有点以偏概全,但是却也能被大部分官场中人所认同和接受。

    和批评相比,官场中人最怕让领导记住你的不好。而对领导不尊重的事情,更是大大的忌讳。有的领导虽然不能决定你的命运,不能给你提拔任用,但是他们不能成事却能坏你的事,只要稍微歪一歪嘴,那就可以让你多年的努力化为泡影,更何况是执掌一市权柄的市委书记呢。

    虽然已经到了四月份,但是早晨依然有点小冷。在那个流行黑色风衣的年代,几十位县领导,足足有二十多个穿着风衣。如果再给一个个配上黑色墨镜的话,那整个就是一个黑社会的大集合。

    王子君现在被排在第四位,在纪委书记左明方的正前方。而此时,他却能够感到这位纪委书记看他的目光有点异样,虽然这种异样是小小的,却是依旧能感觉出来的。

    “左书记,最近挺忙啊?”和这个纪委书记打交道不多,但是在这一刻,王子君陡然兴起了和左明方说两句的心思。

    左明方没有想到王子君竟会主动和他搭讪,不过,对于这种表面上的客套他也很老道,随即打了个哈哈道:“哪里有你王书记忙啊,咱县的政法系统可是整个江省的一个标杆啊!”

    王子君打着哈哈,将话题就转移到了天气上。左明方也顺着王子君兜圈子,说着一些无关痛痒的闲话。两个人的声音都不大,而王子君是笑容满面,站在王子君旁边的左明方绷着个脸,让人猛一看,就好似王子君在讨好左明方一般。

    钱艳丽站在石峰辉的身旁,阴冷的目光里有一丝得意,一只手伸进口袋里,悄悄的抚摸了一下写好的材料,心里的决心更加的坚定了。

    这个当口你想起来讨好纪委书记了,你早干啥吃了?哼,姓王的,这次你就算是讨好谁都没有用,自己裤裆里的屎都擦不干净,你还想弄别人,这一次,看我怎么弄死你!

    石峰辉站在钱艳丽的身旁,看着脸上生出了一丝艳红之色的钱艳丽道:“钱县长,怎么?不舒服吗?”

    “没事儿,多谢峰辉县长关心。”钱艳丽笑嘻嘻的摇了摇手,轻声的说道。不过在她的心中,却是已经将石峰辉划到了王子君的一伙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