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七三章 你就是奇迹
    两个人又扯了几句闲话之后,刘成军突然道:“子君书记,现在咱芦北县一下子腾出来两三个副县长的空缺,从我原来的经验来看,至少能让我们县里内部解决两个,你有没有什么合适的人选呢?”

    王子君没想到刘成军直截了当地给他提出来这个话题,不过他心中清楚,刘成军表面上是征求他的意见,实际上他心里应该早就有了自己的想法。你这么问我,是给我递橄榄枝示好一下,还是仅仅只是走走过场,说点面子话呢?

    “我的情况刘县长您清楚,对于组织人事工作不太了解,还是不发表意见了。”王子君哈哈一笑,不肯透露半点声色。

    刘成军呵呵一笑道:“你是副书记,虽然不主抓人事,但是在人事工作中,还是要积极建言献策,发挥积极作用的。我给王书记提个人选,你觉得财政局的老姜怎么样?”

    现在的财政局长姜修存,那可是刘成军的铁杆。作为县长,他行驶自己的财政一支笔,都是要通过姜修存来实现的。而现在,他极力的推荐姜修存来当副县长,意思自然是不言而喻的。

    王子君笑了笑,并没有表态。刘成军看着城府越来越深的王子君,也没有再接着问下去,就好似这个话题,两人根本就没有谈一般。

    安芦公路的招标会,王子君又掀起了第二轮名誉冲击波。

    在王子君的影响下,很是顺利的开始了,在经过一系列的竞标程序之后,正虹集团最终以百分之五十一的份额占有量,成为了这次竞标的赢家。而对于这个结果,其他参加竞标的公司也都表示认可,毕竟他们出的什么价格,各自都心中清楚。

    不过,就在这些人企业代表准备离开之时,王子君却冷不丁的出手,让人展示了一份芦北县规划建设蓝图。这份蓝图虽然不像那条安芦公路的喷绘图制作得精美,但是却逼真的勾勒出了一个占地十万亩的芦北县工业园区。

    “诸位如此看重安芦公路,自然是看重了安芦公路修通之后的发展前景。说实话,我要不是芦北县的县委副书记,我也是各位的竞争对手哦。”

    王子君直言不讳的一番调侃,旋即引来了一阵善意的笑声。王子君朝着下方挥了挥手道:“安芦公路通车之后,芦北县必将成为依靠安易市发展的一个卫星城市,再加上安芦公路的特殊性,这里也必定会成为一方投资的沃土。我们芦北县已经基本商定,要在县城和安芦公路之间这十万亩的土地上,规划出一个工业园区,栽下梧桐树,引来金凤凰啊。到时候,欢迎各位来这里投资办厂。”

    虽然王子君只说了这些,但是已经瞅准了商机的商人们,一个个都围了上来,安芦公路的带动作用他们当然明白,只要安芦公路全线贯通之后,芦北县的地位就会随着安易市直线上升。

    早下手为强,后发力则被动多了。

    对于这个年轻的副书记,他们也是有所耳闻的。王子君在企业改制上绝招迭出,招招出新,一度是这个芦北县的风云人物。更何况,自从这家伙到芦北县上任以来,全县的重点企业中,全县工业总产值比上一年提高了两个百分点,县办企业第一次实现盈利,这在芦北历史上是从未有过的成绩。

    这个数字,在别的地方,听起来小得可怜,但是对于国家级贫困县芦北来讲,却是一个奇迹,一个神话。这个神话就是王子君创造的。他不懂企业,硬是把神话创造出来了。

    也正因为如此,这些无利不起早的客商们都很佩服王子君的铁腕手段,他的高明与果决让人刮目相看,他们愿意把宝押在王子君身上,因为,他们都本能的觉得,这个王子君就是个干大事的,他说话做事,那都是落地砸坑儿,全都算数的。

    刘成军看着被诸位客商围成一团的王子君,心中对于这个副手除了嫉妒就剩下钦佩了。当初,在王子君给他和侯天东提出来这个计划时,刘成军还觉得王子君太他娘的能折腾了,现在看来,不是人家能折腾,是自己思想还不够解放,实在有点固步自封啊。

    “王书记到底年轻,头脑活泛。比咱们想得远哪。”被刘成军拉来助阵的杜自强,看着被商人们围在中间的王子君,满是感慨的说道。

    工业园区,以往他们倒也是在书本上看到过,但是就凭着芦北县以往的经济条件,根本就没有人提出过要在芦北县执行。而现在,王子君却趁着安芦公路的契机,把筹建工业园区这个设想大胆的提了出来。

    “王书记,贵县的这个工业园区虽然号称十万亩,但是据我所知,贵县对这个工业园区的建设,恐怕还没有做好准备吧?”一个尖锐而带着一些苏浙口音的男子,大声的朝着王子君问道。

    不知道是不是这男子的质疑道出了与会商人的心思,正围着王子君问东问西的各地客商,几乎同时停止了询问,一双双探究的目光朝王子君看了过去。

    “如果我没有记错,您应该是晨维公司的赵经理吧?说实话,对于您投资的谨慎态度,我很佩服。我是来跟大家谈发展规划的,来不得半点虚假。人无信不立,我实话告诉大家。这万亩工业园区的计划在半个月之前,还根本就不存在。而现在它也只是我们芦北县委县政府的一个初步设想,对于这个工业园区的计划,现在我的手里,就只有这么一张彩图。”

    王子君的这番话,不但让这些客商吃惊不已,就是刘成军和杜自强,也都吃惊的张大了嘴巴。两个人面面相觑之下,不知道该如何对王子君的自曝底子如何评价。怎么能说出来这番丧气的话呢?

    但是,看着王子君那张年轻的面孔上神色不变,从容坦然,又觉得这家伙感召力不是一般的强悍。这会儿的王子君,就像个老中医似的,先是慢慢地望闻问切,等大家心思聚集在一个焦点上时,才胸有成竹地开处方。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一个好的计划是成功的一半。各位都知道,那深圳初建之时,不也只是一个策划么?我们芦北县委县政府有信心,有决心,依托安芦公路和安易市的带动,将这工业园区建成促进我们芦北县腾飞的发动机。”

    王子君轻轻地挥了挥手,紧接着又道:“机会总是给抢抓住机遇的人准备的。入驻一个新建的工业园区和一个成熟的工业园区,所需要的成本当然是不同的。这一点不用我多说,各位都比我清楚。我之所以在这个时间推出来这个工业园区,是想让最早关注我们芦北县发展的朋友们,从芦北县的发展之中,最大限度地实现自身利益的最大化。”

    王子君的话让那晨维公司的赵总不觉陷入了沉吟之中,而和他一般低头沉思的人也不在少数。

    “王书记,你们这个工业园区准备以什么企业为主导呢?”站在赵总旁边的一个发胖的中年人关心的问道。

    “对于这个问题,我们芦北县委、县政府认真的商讨过,一致认为,咱们这里靠近安易市,经济发展应该以机械加工为主,其他产业为辅,人无我有,人有我优,百家争鸣,双管齐下,打造一颗能够充分发挥地域优势的芦北明珠!”

    一个个接二连三的问题,不断的在王子君的耳边响起,尔后又在思路清晰的王子君嘴里迎刃而解了,妙语连珠之下,不停的招来一阵阵掌声。

    在这群企业家之中,秦虹锦躲在最角落里,但是她的目光,却一直追随着这个男人。有那么一瞬间,她心里坏坏的想,这家伙在床上是个英雄,在工作上也不是没志气,倚仗着显赫的家庭背景混饭吃的。看他这番慷慨激昂、眉飞色舞的模样,她就知道,这家伙的工作思路是清晰的,甚至有些老练。

    只是,这么一个优秀的男人并不是专属于她自己的,只有他在她身上孜孜不倦地劳动的时候,她才觉得那个大汗淋漓的臭男人才是真正属于她的……红旗招展的会场,上千人汇集,年轻的芦北县委副书记、县政法委书记王子君的声音在整个会场上方不断的回荡。

    “在实际政法工作中,其实我毫无绝招。政法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在座的各位领导都一清二楚,社会上的人也一清二楚,甚至比我了解的还清楚。但是为什么长期存在?原因很简单,领导们顾虑太多,怕得罪人,怕骑虎难下,怕不好收场,所以下不了手。但是,这一点在芦北县是不存在的。县委书记侯天东、县长刘成军两位同志多次给我撑腰打气,没有县委县政府的支持,仅靠我一个人的能力是无法完成这些艰巨任务的。我只是充当了一个割去毒瘤的刽子手而已。有人说我下了毒手,我承认我下了毒手,下毒手的时候我把乌纱帽放在一边了,等着给我摘掉呢。”

    王子君的话引来省市领导的一片掌声。他讲得很朴实,把个人成绩说得一清二楚却又恰到好处,没有夸大,把县委县政府的支持也充分表现出来了,更重要的是,他不动声色的突出了他工作上的个人风格:大刀阔斧,奋勇直前,敢想敢干。这种品格是任何上级领导都很赏识的。

    “因此,这一年,我们针对政法工作的难点、重点,强劲发力,重拳出击,取得了一定的成绩。总结经验,我们芦北县的政法工作不外乎五个好字,即:一个好班子、一支好队伍、一个好体制、一条好路子、一套好制度……”

    “新的形势给新时期政法工作带来了新的挑战,在今后的工作中,我们芦北县将会以本次现场会为起点,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加强学习,深入群众,打造一支政治坚定、业务精湛、形象良好、保障有力的政法队伍,为全县经济社会发展保驾护航……” http://

    刘庚得坐在主席台最中间的位置上,眼神里充满了凝重。这次政法现场会在芦北县召开,本来只是他向外打出的一个信号。一个想要向林泽远交好的信号,只是,他这番作秀之举让芦北县乃至整个红玉市当了真,他确确实实没想到,今天的会议,着实让他有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

    把先进工作经验总结成这五个好字,给刘庚得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心里暗暗的咀嚼着这个年轻的副书记的讲话,不但没有千篇一律,而且说得很醒目,看来,这王子君了不得啊。刘庚得暗暗点头,这种提法和他的很多想法都是不谋而合,不,应该是比他想的更远。

    看来,这场现场会倒是来值了,刘庚得心中感叹一声,就将心思又回到了王子君的身上。虽然这个年轻人论起级别和他差得太多,但是他却还是忍不住将这个年轻人和他放在很接近的位置进行比较。

    作为省里的政法委书记,他知道很多关于这个年轻人的传闻,这家伙看起来温文尔雅,实际上却比他年轻俊朗的相貌老道多了。在来开这个现场会之前,他是看过关于这个王子君的简历的。不光简历,而且从秘书那里知道了很多关于这个年轻人的东西。要知道,如今省里颠倒过来的政治形势,都是因为这个年轻人弄了一根导火索。要不是他那次挑头,现在省里的两位大佬应该斗得不亦乐乎呢。

    在刘庚得的旁边,熊泽伦、崔信现一左一右的陪着,而红玉市政法委书记宋朝俊,也只能坐在熊泽伦的旁边了,至于芦北县委书记侯天东,根本就没有坐在刘庚得身旁的资格。

    在刘庚得的旁边,江省十几个地市的政法委书记一溜排开,而那些县区的政法委书记们,则只有在主席台下面就座的份儿了。

    “小王书记讲的很不错,我们政法工作和其他工作一样,关键是在抓落实上,只有打造一支高素质的队伍,才能够让我们的政法工作干出新成效,取得新成绩。”刘庚得在熊泽伦低头侧耳倾听之时,朝着熊泽伦沉声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