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八五章 爱要大胆做出来
    夏末秋初,太阳仍旧毒辣辣的。芦北县的大街上清冷如水,稀稀拉拉的行人像是游动的鱼,冷不丁的冒个泡儿,很快就隐身不见了。

    杨军才来了芦北县之后,不知是因为王子君反击的耳光足够响亮,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显得有些低调。每天除了窝在办公室里静静想事,其他的工作就是到各个口做些调研工作。但是,他这么低调,县委一把手的位置毕竟在那儿明摆着,用肖子东的话说,陈路遥已经像苍蝇见了腐肉般,迫不及待的飞奔上前迎合去了。

    县委书记和抓组织的副书记,还真是一个有力的组合,和这个组合比起来,孙国良的持观望态度,无疑算得上是一个好兆头了。

    趴在莫小北的床上,王子君两手托腮,一边看坐在电脑前的莫小北,一边揣摩着当前芦北县的政局。一个多月过去了,王子君轻轻地念叨着这个时间,脸上缓缓的露出了一丝笑意。

    见莫小北半天不理他,王子君索性趴在床上假寐起来。趴了一会儿,眼皮就开始沉重起来,很快就落幕似的自动关闭了,想瞌睡的最后一刻,他还坏坏的琢磨着,到吃午饭的时候,他就这么等着,等着这个莫小北来叫他,他想,等莫小北过来推醒他的时候,他就二话不说,先下手为强,非得把这个姑娘抱在怀里,哪怕她是块石头,也得被自己的热情燃烧了!

    轻轻地舒展了一下胳膊,王子君觉得自己浑身上下无比的舒服,不过当他睡意惺忪的睁开眼睛的时候,为眼前的情景吃了一惊:莫小北正坐在自己不远处无声的看书,自己居然四仰八叉的躺在这姑娘的床上睡到下午了。

    睡着了!看这事整的!自己是来跟未来的老婆沟通感情的,本应该惜时如金才对,怎么偏偏在这个关键时刻假戏真做,原打算小憩一会儿,怎么就稀里糊涂的睡着了呢?这么一想,王大县长就有些自惭形秽,嘴里难为情的喃喃道:“这两天我熬夜了,一躺床上就睡着了!”

    “嗯,我知道。”莫小北扭过头来冲王子君笑笑,并不觉得他在自己床上睡了一个午觉就是冒犯自己。

    看着莫小北若无其事的神情,王子君突然觉得有点挫败感,一股邪恶的念头刺激了王书记,他忍不住主动说道:“你那个柜门,我刚才帮你关了一下。”

    在王书记看来,就算莫小北再怎么冷,此时也该有所反应了,但是莫小北只是抬头看了他一眼,就继续看她的书去了。这让王子君有些气馁,这姑娘的情商还有待于深入开发啊。

    自顾自的起来,洗了把脸,就听莫小北道:“快中午的时候,我看你睡得正香没忍心叫你,你饿不饿?饿了我去食堂里要。”

    看着莫小北一脸关切的模样,王子君的心里舒服多了,径直走回来,俯身一只手支住她的桌面,另一只手搭在椅子背上,展开了一个若有若无的怀抱姿态,亲昵道,你中午吃的什么我就吃什么。

    莫小北今天仍然穿了军装,但是脖子里却破天荒的围了一条黑白条纹的小丝巾,这么一搭配,似乎有点太素了,但是,素面朝天却青春作伴,还是很有诱惑力的。

    莫小北见王子君笑得坏坏的,胳膊弯儿拢着自己,眼神里全是防备和挑战,赶紧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嘴里道:“你这个坏蛋,别再闹了好不好?”

    确切的说,正是莫小北含羞带嗔的这一声坏蛋,一下子把王子君内心里潜在的**一下子激发出来了!

    浪漫的情节往往就是在意外的一个时刻发生的,跟莫小北相处的这些日子,王子君总觉得自己始终处于被动的位置上,这冷傲美丽的姑娘身上笼罩着一股神秘,似乎自己不勇于冒险,就发现不了别具一格的风景似的。

    莫小北简直有些猝不及防,王子君已经把她从椅子揪起来抱在怀里了。莫小北有些恼火地喊了一声坏蛋,似乎她的舌头还没有完全适应这个名字的发音就与伸进嘴里的舌头纠缠在一起了。也或者莫小北的这一声喊只是喊在心里,显得微弱和可怜。她以为自己会拼命的挣扎、拼命的反抗,会喊叫,会厮打,总之,她对王子君不顾一切的拥吻丝毫没有把握。没有留给她拒绝的时间,一秒钟都没有。她能感到心上的一根绷着的弦在刹那间被响亮的扯断了!

    在这样一个蓄势待发的时刻,王子君毫不客气的把莫小北给限制住了,她沉浸在他的热量里。他的手放在了他不该放的地方,早该把她激怒的,但是她的愤怒却在他的热量里慢慢融化,她的细手臂根本没法限制住他,距离感正在一寸一寸地失控,这家伙非常勇敢而且坦率,那些力量都用在了该用的地方。

    直到王子君的手机不合时宜的响起来,莫小北这才从他的臂弯里钻出来。王子君无奈的接通电话,是蔡辰斌打来的,问用不用接他。

    那一刻王子君有些气急败坏,冲着手机喊了一句:“你闲着无聊不会自己玩去啊?我又不是奴隶主,总不能天天把你绑在身边吧?”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莫小北看着这个搅了兴致的男人,心里有些幸灾乐祸,幸亏这个救命的电话来了,不然,这家伙饶不了自己的。

    定亲之后,莫小北的幻想每天都在疯长,时而会觉得骄傲,与众不同,感到幸福。想起王子君的时候,天堂是冲着她敞开着的,一束圣洁的光辉笼罩着她同样圣洁的感情。这个年轻人是独特的,独一无二的,他的每句话和每一个眼神对她来说都有暗示的意味,说的是此,实际是彼,互相发射的都是别人看不懂的密码,只有自己和他两个人彼此心照不宣,这让她觉得这个男人挺有意思的。她甚至觉得过去二十多年的生命加起来都不如现在丰富而充实,对自己来说,他就是太阳。

    两个人一时无话。王子君戏谑的笑道:“丫头啊,饿肚子可不是好事儿,你要不让我吃你,那咱们就到外边吃点饭吧!”

    对于王子君嬉皮笑脸的调笑,莫小北脸色一红,小手佯装打他,却被王子君一把给攥住了。在莫小北光洁的额头上亲了一下,两个人就一前一后走出去了。

    因为蔡辰斌已经回去了,所以找交通工具的事情,自然就落在了莫小北的身上。

    应该是偏三摩托,想到莫小北开着偏三摩托见自己的模样,王子君就不由得多了一丝猜测。事实很快就得到了验证,莫小北果然骑着一辆红色摩托车行驶过来了,只不过,这摩托车是两轮的,并不是偏三。王子君下意识的摸了摸鼻子,那神情真有点自恋。

    “还是我来开吧。”王子君看着那辆摩托车,快步走了过去,对于王子君的提议,莫小北倒也没有反对,直接将摩托车推给了王子君。

    在简单的熟悉了一下操作之后,王子君就开动那黑烟不断喷动的摩托车朝着军营外面行驶而去。秋日的清风之下,多日没有骑摩托车的王子君却觉得有另外一番滋味。

    莫小北在后边侧身而坐。王子君小心的提醒她一声,丫头,你可得把我抱紧了,小心把你甩下去了,我天天忙得日理万机,可没时间侍侯你的!

    “乌鸦嘴!”莫小北给王子君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儿,娇羞的在他肩上打了他一下。不过还是听了他的话。披散着的长发在风中飘摆,发丝扫动,像小孩子的手,轻轻的抚摸着王子君的皮肤,王子君直觉脖子后面的绒毛都在幸福的颤动呢。

    王子君大声的说了几句话,换来的却是莫小北嗯咯的回答,于是王书记话锋一转道:“莫小北,你知道咱们现在这种模样在西游记上像什么吗?”

    “像什么啊?”王子君的这一声反问立刻把莫小北的兴趣提起来了。

    “像唐僧再次被抓。”王子君一字一顿的说完之后,就开始全神贯注地开起车来。不过,身后的莫小北却正色道:“坏蛋,你不像那个笨和尚,你比他强多了!”

    听着这么绝顶的回答,王子君有点晕眩,不过最终为了好好开车,他还是没有晕过去。

    摩托车在城西的赵家烩面馆停了下来,这个小饭店门面不大,但是烩面却做得特别的地道,王子君没事的时候,就喜欢到这里吃上一碗烩面。

    已经过了吃饭的点儿了,饭馆里的客人并不太多。如果是以前,这饭馆早就该打烊了,不过自从安芦公路开通之后,不少从这里路过的司机,却是让这家饭馆的营业时间延长了很多。

    “哎呀,大兄弟,老长时间没见过你了,这一段工作忙吧?”赵家烩面馆的老板娘一看到王子君,眼睛登时就是一亮,一般情况下,她这里的客源是固定的。食客大部分都是那些南来北往跑货运或者长途客车,说话做事都粗野惯了。在这种前提下,王子君这个模样清秀,说话和气的客人,老板娘的好感自然就多了。

    对于老板娘的热情,王子君早已司空见惯,倒也不觉得有什么,但是跟在他身后的莫小北,却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头。

    老板娘此时也发现了站在王子君身后的莫小北,心中暗道,果然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这年轻人看上去不声不响的,居然勾上这么漂亮的一个姑娘,而且还是一个女兵!自己以后可要对他注意点啊。

    心中虽然想着对王子君注意点儿,但是在心头,这老板娘却又觉得自己有些心甘情愿,好像能跟这个年轻人有一段什么,应该也是一段回味无穷的回忆吧?

    “兄弟,你想吃什么,我赶紧让恁哥给你们快做。”老板娘把王子君两人让到了一个邻窗的位置,笑眯眯的说道。

    “两碗面,来一个软炸虾仁,一个烧腐竹,一个大蒜焖粉皮,一个……对了,咱们不要肉吧?要不,再来个爆炒芸豆角?”王子君看了一眼莫小北,小心的问道。

    和莫小北打交道的时候也不少了,王子君突然想起来他不知道这丫头喜欢吃什么,只记得上次在京城吃饭时,这姑娘一扫温文尔雅的模样,风卷残云般的跟他把一桌子菜夹光抢光。无奈之下,只好再问问她了。

    “好嘞。”老板娘刚刚答应要走,却被莫小北拦了一下道:“把最后一个菜去掉,来一个回锅肉,口味要特辣一点的。” -/

    看着拿着点菜单离开的老板娘,王子君心里偷偷一乐,心中感叹道,到底是自家媳妇心疼人哪,这丫头怎么知道俺的口味呢?莫非这丫头只是外冷内热,早就找到自己家里打听过这个问题了?哎,要吃还是家常饭,要穿还是粗布衣,知冷知热结发妻啊。

    一个谢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听莫小北伸过头来小声的说道:“等一会儿,你吃你点的三个菜就行了,那个回锅肉我自己吃,你就不用为难了。”

    王子君看着一本正经的莫小北,心中暗道,我为难个什么劲啊,我就是个肉食性动物啊,不不不,肉食性人类啊。

    “权哥,等这个工程干完了,您可得请兄弟们乐呵乐呵,谁让您财大气粗呢。”从饭店的小包间里走出来七八个人,一个个穿得花里忽哨的,走在最前方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此时正用一根牙签剔着牙,听了此人的奉承,心满意足的笑了。

    “小六子,你他娘的就是井底的蛤蟆,标准也太低了,你权哥做事,什么时候亏待过弟兄们?你放心,等这项工程一完工,我带哥们儿到安易市去耍!吃喝玩乐一条龙!”男子一边剔着牙,一边随口许愿道。

    “安易市?权哥,那可实在是太好了,我可是听说,新天地的小妹子儿那叫一个水灵啊,嘿嘿,这次有您做东,终于可以尝尝鲜了。”那叫小六子的年轻人甩了一下自己的长刘海,眼神里带了热切的期待。

    “看你那点出息劲儿!”权哥伸手掸了一下那小六子的脑袋,就笑吟吟的接着往外间里走了,这时,他一眼就看到坐在王子君旁边的莫小北,眼里登时就流露出了一道惊艳的光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