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八八章 创新是一个人进步的灵魂
    既不答应,也不推却,两边都不得罪,有那么一刻,孙国良真想为自己老谋深算的这一招儿拍岸叫绝!

    不过,孙国良还是高兴得有些太早了。杨军才根本就不想放过这个机会,只见他沉吟了瞬间,就步步紧逼道:“既然组织部门觉得为难,那干脆,我提议一个人选如何?”

    杨军才把手里的笔放在桌子上,逡巡一眼在座的众人,掷地有声的说道:“自从我来到芦北县之后,接触的人形形色色,从我个人的感觉来看,我觉得开发区的常务副区长卢新富这个同志不错,不但踏实肯干,工作卖力不说,更重要的是,这个同志思路开阔,创新意识不错。创新是什么?创新是一个人进步的灵魂,是一个单位焕发生机与活力的总开头,同志们,这一点很难得啊!我觉得让这个同志上去,芦北县的司法工作可能会有所起色的。”

    说到卢新富,杨军才顿时就想到这个开发区的常务副主任在李国权的带领下来见自己的情形,心中不由得会心一笑,心说这个人虽然有点油滑,但是千金买马骨,他一投靠自己就能够提上一级,想来以后投靠自己的人就会变得更多了。

    一般强势的书记,直接定了调之后,那就是一言九鼎,但是这种情况得等书记坐稳了位置之后再说。陈路遥看着一脸坚定的杨军才,心中觉得有些不妥。

    王子君喝着茶,沉吟着,整个常委会陷入了令人窒息的沉默。韩明启的目光,朝着王子君不断地闪动,那意思分明是等着王子君的示意的。作为被王子君抽上台的宣传部长,韩明启知道自己已经打上了王子君的烙印,就算是自己反水,也不会有人接受自己的,索性放开了胆子,敞开了步子,死心塌地的跟着王子君了。

    “这个卢新富在开发区主管什么呢?”王子君放下水杯,淡淡的说道。

    “招商引资和基础建设。”不等杨军才说话,刘传法就开口接着道:“这个同志有思路,有能力,李锦湖副县长在介绍开发区的同志时,对他的能力也是作了一番肯定的。”

    刘传法的这番话就说得意味深长了,尽管李锦湖并没有入常委,但是主管领导的赞同对于一个干部来说也是至关重要的。

    混迹官场,很多规矩都是不言自明的。比如,一般主管领导在给上级领导介绍自己的属下时,那当面都是把自己的这支队伍夸成了一朵花儿的,既使心里对某些手下非常不喜,也不会给领导说出来的。否则,这还不是自打自脸么?你连个带兵的能力都没有,岂不是说你掌控不了全局吗?基于这种考虑,刘传法将这种毫无实质的评价当成论断拿到台上来说话,简直可以当成个臭屁给放了!

    王子君看着刘传法笑眯眯的脸,轻轻地摇了摇头,然后淡淡的说道:“既然如此,那我没有什么意见。”

    顺利的完成了一个正科级干部的免职,弹指之间让一个副科级干部登上了正科的职务。这个一蹴而就的成就感,让杨军才深感快意,要知道,这可是他来到芦北县之后最大的成就呢。

    领导的最大权威在哪里?就在这牵一发动全身的人事任免问题上。一旦自己在这个至关重要的人事任免问题上树立了自己的绝对权威,就算他王子君再怎么根深蒂固,时间长了,把原任干部来个大换血,他王子君注定是无法与自己争锋的。

    淡淡的笑容,浮现在了他的脸上。杨军才在即将散会的那一瞬间,很有风度的说道:“子君县长,我听下面的人说你在发展经济上很有独特的一套嘛,我来这些天怎么就没有听过你的高谈阔论呢,什么时候有空了,就到我那里去坐坐。”

    王子君轻轻地点了点头,就好像没有听到杨军才话里有话一般,顺水推舟道:“我那都是泛泛而谈而已。有时间一定叨扰杨书记,还请杨书记不要嫌我这个人麻烦才是。”

    两人说话之间,都哈哈大笑起来,在这笑声之中,王子君和杨军才几乎同时迈步走出了会议室。

    “杨书记,正好有一件事情我要和您谈谈。”陈路遥跨步越过王子君,朝着杨军才笑吟吟的请示道。

    “好。”杨军才点了点头,大步流星的朝着自己的办公室走了过去。在这走动之中,杨军才觉得身后应该有很多的目光在看着自己,但是这些看着的目光,却是让他的步子迈得更稳了,头也昂的更高了。

    参加会议的其他常委陆陆续续的散去,只剩下肖子东和王子君了。两个人一齐走向了王子君的办公室,歪歪斜斜地在沙发上一躺的肖子东,颇有些不甘的说道:“王县长,今天的事情,我都已经准备好反击了,您怎么不让我说话呢?”

    “第一次开常委会,杨书记第一次提出关于人事的任免,如果连这个都通不过的话,好像咱们做得太绝了。还是给他点面子吧。”王子君丝毫没有理会肖子东的抱怨,轻轻地扔过去一支烟,轻笑一声道。

    肖子东接过烟,蓝色的火苗将烟点着,透过淡淡的烟雾看着满脸无害的王子君,他心中简直不敢相信,这句听起来有些窝囊的话就是从王县长的口中说出来的。

    他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好相处了?想到王子君的手段,肖子东的心中顿时泛起了一丝丝的怀疑。

    人事的争端,历来是官员们最为注意的,杨书记一言贬一人,一言上一人的消息,就好似长了翅膀一般,还没有等到天黑,就好像一场瘟疫似的,迅速的蔓延了整个县城,各乡镇、县直局委的大小副科级以上的干部们,更是为此事莫衷一是,讨论不已。

    和前些时候比起来,杨军才办公室门前的干部明显多了起来,而且来到那里等待的,大多都是各乡镇局委的一把手,虽然他们自知难以得到犹如卢新福那般好的运气,但是也想在县委书记面前混一个脸熟。

    “老赵啊,你也来了?我还觉得有王县长在,杨书记举步维艰、针尖不透呢,没想到这杨书记一出手就这般的犀利!”一个四十多岁的干部看着自己旁边的同伴,感慨不已的小声说道。

    那同伴将自己手中的包往腋窝里一夹,点头称是道:“可不是嘛,卢新福那家伙真是运气好,一步登上了司法局长的位置,真他娘的走了狗屎运了。”

    “这运气要是发生在咱们兄弟身上该多好,不过就卢新福那两把刷子都能让大老板另眼相待,咱们兄弟不比他强得多啊?咱还怕给书记留不下一个好的印象?”

    各种版本的悄声议论,就好似一阵飓风,立刻就把芦北县刮得活泛起来了。在这股来向不明的风力吹动之下,更是几家风雨几家愁。

    和一般干部相比,此时最为高兴的,当然要属卢新福了,万万没想到自己会弄成司法局长的他,此时正心情激动的翻看着传呼机上的留言,脸上的欣喜自然是掩饰不住的。

    但是事实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真的,他卢新福从今天起,就是芦北县正科级干部之中的一员了。

    从副科到正科,里面究竟有多少的差距,卢新福清清楚楚,为了爬上正科,他费了不小的力气,也有过多次的谋划,又跑又送,却没有得到提拔重用。不是没看准梯子,就是看错人了,没想到,这才拜了拜山头,杨书记就给了自己这么香一块糍粑粑。

    常委会上的一切,已经有人绘声绘色的学给了他,想到常委会上的内容,卢新福的血都有点沸腾了,他心中清楚,杨书记这么看好自己,并不是因为自己工作干得好,而是因为自己抢先给杨书记表明了态度:自此以后,唯杨书记马首是瞻,走上了杨书记的路。

    翻动一个写着杨军才的电话号码,卢新福又将电话给放了下来,他沉吟了瞬间,还是换了一个号码拨了出去。

    “哈哈哈,权哥,忙着呢?”卢新福的脸本来就有点胖的脸,此时变得越加的灿烂。

    爽朗的笑声,从电话的对面响起,随着这笑声,就听对面道:“卢主任,哦,不,应该是卢局长,恭喜恭喜啊,你这一上去,离鹏程万里不远了。”

    虽然今天已经接了不少这样的电话,但是卢新富听着这恭喜的声音,心中依旧就像是吃了蜜那么的甜,不过毕竟是领导干部,他淡淡一笑道:“李总客气了,这要不是托了您的福,哪有我的今天?李总,我想拜会一下杨书记,当面向他老人家汇报汇报工作,您看能不能给安排一下?”

    “这个好说,不过,你卢局长也要记住,是谁给了你这个位置。”李国权的声调,不觉就高了几分。

    “这么重的恩情我怎么敢忘了呢,您放心吧权哥,从今天起,杨书记让我姓卢的往东,我绝对不敢往西,让我打狗,我绝对不敢骂鸡。对了李老板,你的那个事情成了,今天下午我把合同给你送去。”卢新富脸上泛起灿烂的笑容,朝着李国权道。

    “我可不敢有劳您的大驾,这么着吧,今天晚上我们有一个庆祝会,老卢你也来,咱们尽情的乐呵乐呵。”李国权虽然是在商量,但是话语里的语气,却是不容卢新富拒绝的。

    卢新富也不想拒绝,和李国权这么一个跟着杨书记从京城里面来的人好好亲热,那只能让自己的仕途更加的顺当,说不定几年之后,自己还能够再升一格。

    人的**,无穷无尽,还没有踏上这一步,卢新富就已经开始想下一步自己该怎么走了。

    就在卢新富春风得意之时,王子君正沉着脸看着放在自己面前的汇报材料,恒大公司这几个字,更是十分醒目刺眼。

    李锦湖坐在王子君的旁边,脸上本来的悠闲之色不见了,此时的他,可是有点慌张。王县长一向都是让人如沐春风,可是这一次,脸色怎么就变得这么难看呢?

    沉吟之间,李锦湖就想到了最近的流言,心中虽然不认为王子君是那种受到一点挫折就胡乱发脾气的人,但是作为副县长,他还是不想让自己不长眼的往枪口上撞。

    “锦湖,这个恒大公司的招标材料你看了么?”王子君翻动着锦湖公司的材料,淡淡的说道。

    “看过了。”李锦湖对于这一点倒是不怯,为了将工作做好,他可是将几个公司的招标材料都好好的看了一遍,在这些材料之中,李锦湖觉得这恒大公司开出的条件最为实惠。

    王子君笑了笑,手指轻轻地弹了弹桌子,这才慢条斯理的问道:“参加投标的总共有几家公司?”

    “十三家。”李锦湖说话之间,猛的意识到有一丝不对,心中念头闪动之间,他顿时明白了问题出现在哪里。他作为开发区的领导,看的只是二选出来的四家公司的投标材料,而一选的时候,他根本就没有管。

    “好好查查吧,另外,我觉得你应该和通达公司联系一下,看看他们投标的标书再说。”王子君轻轻地拿起水杯,喝了一口道。

    李锦湖点了点头,不过一丝怒意,还是迅速出现在了他的心头,作为开发区现在的一把手,如果被人用这种偷梁换柱的小手段给蒙蔽了的话,那才是一个大大的笑话呢。

    送走李锦湖,王子君在自己的椅子上轻轻的一趟,他的手中把玩着恒大公司李国权的名片,看了看渐渐黑下来的天色,王子君漫步走出了政府的办公楼。

    坐上蔡辰斌的汽车,王子君在出了县委大院之后,就把自己的西装脱了下来,换成了一个时下正流行的夹克。而这一换装,更是直接将王子君变成了一个时尚的小青年。

    看着自己换装之后的模样,王子君的嘴角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不过想到今天要见的人,王子君的笑意就有点变成苦笑的模样。

    一个星期必须见三次面,这是莫家老爷子和自家老爷子商定的决定,而且这个决定还有人监督,想到莫小北他们团那位虎背熊腰的团长满脸笑容看着自己的摸样,王子君轻轻的摇了摇头。

    未婚夫妻,应该增加感情,在一个县城不远,如果一个星期还见不了三四次,这像话嘛,这是自家老爷子特意打电话训斥自己的。虽然话说得有点拐弯抹角,但是那言外之意却是不言自明的。

    在苦难的生活之中创造快乐,本来就是王子君的拿手好戏,开始还对这个命令有点抗拒,但是时间长了,这个没事儿就逗弄一下莫小北的习惯倒也形成了。每当看到这个英姿飒爽的漂亮姑娘脸红的时候,王子君都觉得有一种成就感。

    “天生坏人啊。”自我心中感慨了一下,王子君心道,幸亏自己年纪不大,要不然那可就真是人见人厌的中年怪叔叔了。

    “王县长,还用我来接您么?”蔡辰斌平稳地把车停下,小声的问道。

    “不用管我了,忙你的就是了,今天给你放假。对了,你将我昨天让你调查的东西给李县长送一份过去,他有用。”王子君拿出一个墨色眼睛带上,缓步走了出去。

    秋天的县城,天气不冷不热,又是一个热闹的夜。各种各样的灯光,更是在大街小巷亮了起来,在灯光之下,叫买的叫卖的显得无比的热闹。

    王子君的目光在这万家灯火之下不断地闪动,但是不论他看到哪里,那一身淡绿军装,走到哪里都有一种遗世独立感觉的女子,都没有出现在他的眼前。

    “莫非,这丫头不来了?”口中自语之间,王子君虽然心说倒是省了自己一趟的差事,但是在内心深处,却感觉到并不是这样。

    “我没有来晚吧。”淡淡的声音之中,穿着一身淡蓝衣衫的莫小北就好似夜中的精灵,冷不丁的出现在王子君的身旁。虽然这个小女子依旧是以往那般的清冷,但是眼眸之内那一丝淡淡的微笑,却是怎么都掩饰不住的。

    “她是故意的。”心中这一个念头一闪动,王子君陡然觉得有点想笑。一股恶作剧的念头陡然升起在他的心头,快步向前走了一步,王子君沉声的道:“晚了一点,惩罚一下。”说话之间,就伸手朝着莫小北的腰下一搂。

    莫小北一愣,以往快速的反应速度,此时却根本就没有发挥出来,而王子君的手掌,却在这时落在了她纤细的腰身之上。 生的换成了狗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