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八九章 欺负人还是很有快感的
    莫小北不说话,只是定定的看着王子君,在莫小北这种无敌的注视之下,王子君就有点抗不住了,只好点头同意。

    “那咱们就去吃一顿。”王子君看着莫小北任性的小模样,心里忽然有一种想要伸手摸摸那个脸蛋的冲动。

    “不是我们俩,而是我们一起。”莫小北说话之间,就朝着四周轻轻地一指,顺着莫小北的手指,王子君放眼看了过去,此时的天已经完全的暗了下来,但是看着那灯光之下的出现的一切,王子君的嘴巴缓缓的睁大了,这么去吃饭,是不是有点太欺负人了……“我不喜欢他的样子,也不喜欢他欺负你的样子……”小女子轻轻的话语,在王子君的耳边悄声响起。

    李国权满脸笑容的站在甲鱼村的门口,不断的冲着纷至沓来的客人拱手,此时的他,有些掩饰不住的春风得意,开发区这个稳赚不赔的工程就这么落在自己手里了,这怎不让他万分欢喜呢。

    自己在京城,也就是一个跟着杨公子混的小打杂,虽然有杨公子罩着没有人敢欺负,但是,可以发笔横财的机会却是很少有的。这杨公子在芦北县上任没几天呢,就给自己弄了个这样的活计,这不是空手套白狼嘛,他娘的,不错不错,感觉真是好极了,这年头,时兴的就是这种权钱交易!

    这工程他自己虽然做不了,但是只要分包出去,那大头基本上就落到自己手里了。至于工程质量之类的东西,他李国权哪得事无巨细,什么都照顾得到呢。

    这次应该是自己正式在芦北县的第一次亮相,以后的几年,这里更应该是自己大展宏图的时候。

    心中越想越是欢喜的李国权,一边和来人拱手说着欢迎,一边想着那天无意中碰上的女兵。

    这些年,自己也算得上阅女无数,漂亮的女人见过的不少了,但是,那女兵漂亮得仍然让他有些吃惊,更重要的是,他递给她名片时,这女兵居然毫不客气的拒绝了,拒绝之后,还坦然地迎着他的目光,像一颗鲜亮饱满的大豆蹦跳着,从容不迫,旁若无人,有个性。依他的经验来看,越是有个性的女孩子才越有味道。

    轻轻地舔了舔嘴唇,李国权心中暗道,如果能把那个脱俗靓丽的小女兵送到杨书记那里,那一定能够让杨书记对于自己更加的赏识,可是如此好的女子落在别人的口中,他的心口还是霍霍的发疼的。

    杨书记这个人哪,近些年也不知道犯了哪根筋了,居然跟穿制服的较上劲儿了,嘿嘿,人家喜欢穿制服的,一般都是空姐儿啊,警花啊以及那些白衣天使啊什么的,他老人家倒好,胃口特别的独特,手插口袋,啥都不爱,就是一条道走到黑,就是对女兵情有独钟,真是让人费解啊。

    不过,捉摸不透就不琢磨了,这历来是李国权行事的准则,想到自己见莫小北第一眼之时的感觉,李国权就觉得只要将这个女兵搞定送给杨书记,那对于自己和杨书记的关系,肯定相当于多了一台加速器,好处自然是不言而喻的。

    密切联系领导、金钱结合关系,想想一个老前辈语重心长的告诉自己的这句话,李国权深以为然。只是,怎么才能把这个小女兵弄到手呢?

    “小六子,你过来一下。”看着渐渐暗下来的天色,李国权在和一个客人说了两句欢迎的话之后,就朝着站在自己不远处的小六子招了招手。

    这小六子对于李国权自然是惟命是从,一见他招自己过来,立马屁颠儿屁颠儿的跑过来,恭敬的问道:“老板,您还有什么吩咐?”

    “有没有见一个女兵来了?”李国权看着低头哈腰的小六子,不觉间就腰身一挺,气势万千的说道。

    小六子可是一个机灵人,一见李国权这副猴急的模样,立刻想起来老板嘴里说的这个人是谁了。心说不来才好呢,省得你又祸害一个姑娘,但是嘴里却小心翼翼的道:“老板,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见他们两人,您看,是不是让我到前边再看看?”

    李国权脸色一变,虽然他知道这两个人来的可能性不大,但是此时,却让他很不高兴。如果这两个人不来的话,那自己的计划可都泡汤了!

    一个不是干部就是老师的小人物,一个军营里的小女兵,李国权并没有放在眼中,他也没有怎么打听这两个人,因为现在并不需要。

    “如果今天这两个人没有来,你就给我千方百计的打听清楚了,看这两个人都在哪儿,越快越好,千万不能掉底儿了!”李国权说话之间,又有两个客人走了过来,看到这两个客人,李国权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的灿烂。

    “哎呀,卢局长,您大驾光临,我李国权可是不胜荣幸啊。”李国权在朝着身穿着西装的卢新富拱拱手,笑吟吟的说道。

    对于官员,李国权此时也算是认识得不少了,一个为官之人,就算平时和你关系再怎么铁,当着外人的面儿,那还是喜欢听官称的,这一点官场里的规矩,李国权当然懂得。

    卢新富对于李国权的态度也很满意,他很是洒然的一挥手道:“李总啊,你这就见外了不是,咱们的关系还用得上这一套。”说话之间,卢新富朝着身旁的中年人一指道:“来,给你介绍一个朋友,这位是咱们县武装部的黄部长。”

    那黄部长并没有穿军装,看那身材却很有军人风范,一双眼睛炯炯如电,只是,有点不合时宜的灵活。此时听到卢新富介绍自己,他呵呵一笑道:“李老板,恭喜啊。”

    李国权一听说来人竟然是武装部的部长,心中越发的欢喜了三分,心说,真是自己正瞌睡呢,就来了个送枕头的,有这位部长帮忙,别的不说,跟那个小女兵牵上线儿,应该不是什么问题了。

    “借您吉言,黄部长能来,真是给了我很大的面子了,以后,还希望黄部长有空多到我这公司里来看看,多多照顾,多多指导工作。”

    那卢新富虽然介绍说这黄部长是武装部部长,但是实际上,这黄部长的称呼之中比部长还要多一个副字,尽管有着一字之差,却让这个职位有了天地之别。

    武装部长那是县委常委,副部长么,现在哪个部门没有几个副手呢,和一把手的部长比起来,差得实在是不少。

    不过,越是副职,越是喜欢被人当成正职一般的尊重,此时见李国权这般的热情客气,当下爽朗一笑道:“李老板真是太客气了,现在举国上下都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么好的政策,这么好的形势,正是你李老板大显身手的时候,你们发了财,可别忘了拥军优属啊。”

    黄部长一嘴的官腔,李国权不由得皱了皱眉,不过想到自己还要利用他对付那小女兵,当下对这位黄部长招呼得更加热情了,赶紧派人把这两位直接领入雅间里了。

    对于李国权的不悦,黄部长并没有看出来,他跟着热情的迎宾小姐先一步跨进了甲鱼村的大门。不过那卢新富,却在进门之时又拐了过来。

    “老李,今天杨书记来不来?”卢新富低声的在李国权的耳边问道,他的眼眸之中,更是充满了憧憬。

    李国权看了卢新富一眼,对于卢新富的心思,他心中清楚的很,心中暗道,这个家伙真会投机钻营,连吃顿饭都看看自己有没有马屁可拍,任何一个和上级接触的机会都不想放过!这心劲儿提溜的,那真叫一个赤胆忠心哟。

    “杨书记还没有说定呢,不过,来的可能性很大,他说了,尽最大努力过来。您就放心吧,只要杨书记一来,我铁定和你一起去给杨书记敬酒的。”

    看着拍着胸脯作保证的李国权,卢新福的脸上再次堆起了笑容,高兴的说了句,以后有事情尽管找兄弟我,咱哥俩儿就得互相帮衬着,就兴高采烈地朝甲鱼村里走进去了。

    随着一个又一个的客人走进甲鱼村,李国权的脸都笑得有些僵硬了,不过此时,他心里却是万分高兴的,别的不说,就冲着这些来客之中,无一不是心照不宣的悄声嘱咐他,等杨书记来了,招呼一声给杨书记敬个酒去,这就足以说明,这些当官之人,是很拿他李国权当回事儿的!

    尽管,这些官员大多都是单位里的副职,但是,这也说明了自己的老板已经在芦北县这块地盘上打开了局面,要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多人趋之若鹜的赶来,为了一个能跟老板说上话的机会,就低三下四、笑眯眯的跟自己称兄道弟的。

    想到自己陪着杨军才刚来这芦北县时,曾经有人提醒老板说,这芦北县的王子君难惹,打开局面不容易的话,李国权心中就暗笑,心说这世道什么最牛?权力。什么狗屁王子君,再怎么飞扬跋扈,在杨书记的领导下,还不是照样乖乖的就范了?

    心里正高兴的他,看着已经开始清冷的甲鱼村门口,知道今天自己的工作已经做得差不多了,那些该迎接的客人,也都大多到位了。

    “李总,咱们是不是进去,也该开席了?”小六子悄悄的来到李国权的身旁,小声的提醒道。

    “嗯。”看着小六子眼中那一丝崇拜的目光,李国权的心中顿时感到无比的舒坦,他迈步刚刚走向台阶,突然想到还有两个人没有露面。

    难道,这两个人真的就不来了么?李国权停下脚步,扭头就朝着甲鱼村前昏暗的街面瞧了过去。

    街面依旧,路灯昏暗,稀稀拉拉的行人,各自奔向远方,而朝着甲鱼村走来的人,根本就没有 —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

    小六子呆了,李国权也愣住了,就是甲鱼村派来迎宾的门童,此时也稀里糊涂的看着眼前的这副场景,他们不敢相信,怎么会出现这么多祖国的钢铁长城呢?

    不会吧,怎么还有呢,当足足一个方队的人训练有素的出现在莫小北的身后时,李国权知道,自己这一次算是踢到了钢板上了。而那正在笑颜如花的小女子此时在他的眼中,就好像一个长了尾巴的恶魔!

    “今天李老板请你们吃饭,我们对李老板拥军爱民的高尚情操表示感谢!”莫小北朝着带头的那士兵眨了眨眼睛,沉声的说道。

    “谢谢李老板!”三百多人的声音,同时汇集在一起,犹如排山倒海一般,让整个甲鱼村都为之震撼了。不少双好奇的眼睛,更是从甲鱼村的房间里探出头来,看着这浩大的声势。

    虽然灯光昏暗,但是王子君还是能够看得到李国权那有点铁青的脸,这三百个人在这里一吃的话,李国权这次可是就要赔大发了,要知道,这里可是甲鱼村。

    李国权的脸色,并不能吸引王子君更多的目光,他的目光,更多的落在了站在自己身旁的莫小北身上。这个丫头,真是太会欺负人了,本以为她的大部分精力都放在那电脑上面了,没想到欺负起人来,这办法倒是老道得很哪。

    不过这样欺负,我喜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