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九零章 雷霆出击
    王子君的目光始终在莫小北的脸上咂摸着。莫小北的这张脸就像一粒贝壳里的珍珠,淡淡的发出柔和的光。有那么一刻,王子君奇怪的想,自己的眼睛为什么牢牢地被她吸引?妩媚、清秀这些词语都无法准确的形容莫小北的,跟她接触这么长时间了,王子君至今也弄不清她到底美在什么地方。只是觉得这丫头的吸引力似乎是与生俱来的。

    王子君就这么盯着莫小北看了半天,那个主意便慢慢悠悠的晃出来了。

    当下学着莫小北的模样,冲着这些训练有素的军人们一挥手,然后轻咳一声道:“这甲鱼村最有名的一道菜就是甲鱼泡馍了,李老板给咱们每人都准备了一只甲鱼,我告诉你们,别的不够可以加,但是这甲鱼价格昂贵,就这么多了,管了不管饱,谁吃完了,不许再张口要了,馍和汤还是管够的!”

    “是!”

    本来就士气高涨的士兵方阵,此时的回答更是士气如虹。看着昂首阔步走入甲鱼村的洪流,王子君的目光和莫小北不经意间碰撞在了一起。

    看着眉眼之中隐藏着无穷笑意的莫小北,王子君就觉得这个两个人都好似偷吃了什么的狐狸。一对偷吃了小鸡又欺负人的小狐狸!

    此时的李国权脸成了白菜帮子,绿透了,他真恨不得打自己的嘴巴,他倒是不怕别人说他说话不算数,在道上混迹这么多年,黑白两道,路路畅通,他李国权坏也是出了句的。别看他表面上说得豪情万丈,义气如山,但是很多时候,放出来的大话都是当不得真的,只是此时,李国权一看这么多士兵在这里一站,心里到底还是有所忌惮的。万一这些人闹将起来,那可真是够他喝一壶的。

    “两位里边请。”李国权的眼睛鼓胀胀的,勉强挤出来一丝笑容,一张脸笑得比哭还难看。此时的他,已经不再把这两个人看成自己的盘中餐了。

    铁板,这一对公母,那简直就是两个无法撼动的铁板,如果一个招抚不好,那就极有可能会招至这铁板的有力反弹!

    “权哥果然豪气冲天,我正想着怎么慰劳一下这些兄弟们呢,权哥您可是给我解决了一个大问题啊,鱼水情深,军民一家亲哪。”王子君的笑着,但是这笑容,却是让权哥刚刚好了的腿,越加哆嗦得厉害了几分。

    甲鱼村虽然够大,但是这么多的士兵,依旧难以安置,最终还是在露天的院子里支开了几桌,这才勉强把来人给安排下来了。

    虽然还没有结账,但是一下子来了这么多吃白食的,李国权知道自己这一次可能是赔大发了。他那本来充满了力量的身板,连走路都开始有点摇晃了。

    “李老弟,你怎么邀请了这么多人哪,这一个个都要甲鱼泡馍,这一时间你让哥哥我怎么准备得起啊!”甲鱼村的老板刘胖子一步三摇的走了过来,一看到李国权,就轻声的埋怨道。

    李国权虽然恨极,但是此时也只能憋在心里,和刘胖子一番讨价还价之后,最终答应每一只甲鱼再加十块钱,才算是把这件事情给彻底的了结了,看着刘胖子心满意足的离开,忍不住一口唾沫狠狠的吐在了地上。

    “权哥,这件事情,弄得这么窝窝囊囊的,就这么算了么?”小六子有点不甘心的来到李国权的身旁,沉声的说道。

    “不甘心又能怎么样?”李国权朝着小六子冷冷的看了一眼,声音冷的犹如寒冰一般。

    “我……我……”小六子的声音,立刻变得吞吞吐吐起来,按照他们的习惯,那如果有人欺负到了头上,那就要好好地找回场子,但是面对如此声势浩大的场面,小六子丝毫不怀疑,如果自己一旦提前动手的话,恐怕那些兵哥们一人一根手指头,就能够将他们给弄下去。

    看着已经开始张罗上菜的服务员,李国权的心中充满了期盼,心说我的杨书记,您要是再不来的话,我这可就真的没有办法再混下去了。

    “丫头啊,我说咱们是不是太狠了点。”王子君用小勺搅动着碗里白中透黄、鲜香异常的甲鱼汤,笑吟吟的朝着莫小北说道。

    莫小北绷着脸,正用那灵巧的小嘴,轻轻的咀嚼着一块小骨头,优雅的将那骨头吐出来之后,晶莹的眼眸朝着王子君狠狠的瞪了一眼。

    被莫小北雌威压住的王子君吐了吐舌头,然后闭上嘴巴开始闷声发大财。而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却见李国权陪着两个人走了出来。

    走在最前面的,正是那位马部长,此时的他正在和一个二十多岁,脸上长着几颗青春痘的士兵在那里说话。而随着这说话的声音越来越高,王子君就皱眉看了过去。

    黄部长冷视着自己眼前的年轻士兵,嘴角带着一丝丝的冷笑。地方别的部门对于这群大爷没有什么办法,但是作为地方武装部,那可是不怕这个。

    正吃得高兴的士兵,此时被这黄部长这么一问,登时就有点哑巴了,正当他不知道该如何作答的时候,旁边一个士兵已经沉声的说道:“三营的,咋啦?”

    一听说三营,黄部长的底气更足了。虽然和这些驻军联系的不是太多,但是黄部长当年还是跟驻军的领导们喝过酒的,而这三营的营长,更是跟他有点意气相投,关系不错。

    “你看你们这个样子,成何体统?来到饭店里干什么?你们是自己走,还是让我给你们宋营长打电话,让他领你们走呢?”眼珠子一瞪的黄部长,立刻就有点意气风发了。

    一听这个眼前打官腔的人提到营长,本来正说话的士兵顿时一愣。而他这一愣落在黄部长以及跟在后面的李国权等人眼中,那无疑就是心中害怕了。

    他娘的,我当是多大的来头呢,原来只是这些家伙干私活啊。心中念头闪动的李国权,不由得对黄部长更添了几分结交之心,这一次如果不是黄部长在这里,恐怕这个亏,自己就只有捏着鼻子认了。

    “我们营长没空儿理会你的闲事,你要是有事情可以直接跟我说。”莫小北连站都没有站,只是冷声的说道。

    “跟你说?你承担得了吗……”黄部长的话还没有说完,他的眼神就是一顿,而刚要说出口的话语,更是被他硬生生的咽回去了。

    “没什么,没什么。”看着清丽的莫小北,黄部长的声音陡然一变,有酷九的严寒瞬间变成了好似春风一般的温暖。

    “没什么事你就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莫小北可没有时间和他在这里废话,听到黄部长服软,就淡淡的说道。

    黄部长听到莫小北没有追究下去的意思,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也顾不得身后还有李国权等人,转身就朝着楼梯之下走去。

    李国权心中正因为黄部长旗开得胜觉得高兴呢,没想到这高兴还没有完,黄部长转身就要走了。作为一个混了不短时间的人,他哪里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好家伙,这个女的真有大来头呢,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了一声吃好喝好,就跟着李国权走了出去。

    “这个人,你见过?”在黄部长看来之时轻轻低下头的王子君,淡淡的朝着身旁的女子轻声的问道。

    “嗯,见过一次,不过我可没空理会他,是团长自己接待的。”莫小北神态已经恢复了正常,晶莹如玉的小手拿着调羹,轻描淡写的说道。

    王子君没有再说话,他轻轻地喝了一口汤道:“吃晚饭咱们就走吧,老在这里还不够招人嫌的。”

    “嗯。”莫小北一边继续吃着甲鱼村的特色饭菜,一边小声的说道。

    “嘟嘟嘟”,王子君的传呼机,轻轻地响了起来,顺手拿起传呼的王子君,就见上面有一个留言:速回电话,后面是一排电话号码。

    看着这熟悉的电话号码,王子君顿了一下,这才拿起手机轻轻的拨了出去。

    “王县长,你好,我是国良啊!”带着一丝犹豫的话音,从电话那头响起,来电话的正是县委组织部长孙国良。

    “孙部长你好,吃饭了没有?如果没有咱们找个地方喝两盅。”王子君无比随意的说道。

    “谢谢王县长,我已经吃过了,等您有空了,我请您吃饭吧。”孙国良的声音,越加的低沉了不少,在犹豫的瞬间,他又接着道:“王县长,我有件事,想跟您事先通个气。”

    “你说。”王子君知道孙国良这个时候给自己打电话,一定不是小事,但是他依旧沉静无比的坐在那里说道。

    “王县长,今天下午杨书记将我和陈书记叫过去,想要调整一批干部,公安局的连局长、财政局的刘局长都在调整的范围之列。”孙国良的声音透过电波,清晰的传入了王子君的耳朵中。

    调整人,而且是公安局和财政局的一把手,这个非同寻常的调整,用意自然是秃子头顶的虱子—明摆着的。这分明是冲着他王子君来的,在芦北县,谁不知道县公安局局长连江河乃是王子君一手提拔起来的干将呢?而财政局的老刘本来是跟着刘成军走的,自从刘成军调离了之后,就义无反顾的跻身于王子君的队伍里来了,更是王子君的得力干将。

    作为一个县长,最主要的权利就是财政一支笔了,而一旦财政不保,那就很有被架空的可能。

    “有点迫不及待啊!”轻轻地放下自己手里的大哥大,王子君声音依旧淡然无比。而坐在他身旁的莫小北,更是没有问他出了什么事情。

    有莫小北的命令,一切自然好说,只是半个小时的时间,那些开了一次荤的士兵们就好似风卷残云般将三十多桌饭菜吃的一片狼藉,一个个大快朵颐之后,全部朝着甲鱼村外走了出去。

    “你要是没有吃好,就继续吃。”从餐巾纸里抽出来一张,悄悄的递给王子君,戏谑着说道。

    “吃好了,现在力气十足呢,要不要抱抱你试试手劲如何?”将碗里的汤喝完,王子君坏笑着说道。

    “你这坏蛋,那咱们走吧。”莫小北严肃的目光里就有了涟漪,佯装生气的翻了他一个白眼,冰冷里就有了暖意,好像对王子君的调笑慢慢接受了,招手就把两个士兵叫来了,吩咐道:“你们去请一下李经理,咱们吃了人家的饭,临走怎么也要和人家打个招呼吧?”

    两人应命而去,而王子君和莫小北却下了楼,此时的楼下,士兵们已经完成了来时的队列,虽然有些杂乱的声音充斥在中间,但是队列看上去却是规规矩矩。

    在莫小北走下来之后,所有的士兵几乎同时停止了说话,一个个抬头正视着莫小北。

    李国权此时也从楼梯上走了下来,今天李国权可以说是郁闷之极,先不说这些当兵的大宰了一顿,就是本来已经说的差不多的杨书记也打来电话,说公务繁忙,分身乏术,不能过来了。接到这个电话,李国权就有一种屋漏偏遇连阴雨的感觉。

    在莫小北让人去请他的时候,他正和几个相熟的官员喝酒呢。对于莫小北的邀请,他可没有丝毫的兴趣,但是那两位虎背熊腰的大汉,哪里会管他是不是乐意呢,蒲扇大的手掌一伸,就一左一右,硬是逼着李大老板走过来了。

    “李老板哪,今天多谢你盛情款待,回去之后我会让人给你送来一个拥军优属模范的锦旗给你的。”莫小北说话之间,突然朝李国权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然后转身朝着甲鱼村外走了出去。

    看着英姿飒爽的莫小北,李国权的心都滴血了,这拥军优属模范,怎么听就是不对味呢?

    “李老板,菜也上的差不多了,咱们是不是算算多少钱哪?趁着你老哥现在还清醒看清楚了,省得一会儿您喝高了,以为我宰您哪!磨嘴皮子不说,还让咱哥俩的感情生分了。”满脸笑容的刘胖子,不请自来地走到李国权的身旁。

    “算吧。”李国权倒也光棍,沉吟了瞬间,就恢复了平静。

    “一共是……”早就有了准备的刘胖子,笑吟吟的拿起了账本,脸上的笑容,变得格外灿烂。

    世上原本就没有不透风的墙,新书记要进行人事调整的消息,很快就传得沸沸扬扬。一时间,整个芦北县就有一种风声鹤唳的感觉,尤其是那些正科级的一把手们,还没有跟新书记攀上关系,更是有点忐忑不安,不可终日。

    调整,那就意味着喜忧参半。有一飞冲天,走上更加重要岗位的,也有从热岗位换上冷板凳的,从下往上容易,从上往下难哪。那简直是很多官场中人难以接受的。

    一个位子腾出来,立马就有不少人虎视眈眈地盯着它,惦记它了。而为了这个位子,更有不少人开始跑动。开始的时候,大多数人都是在往县领导的办公室跑,但是慢慢的,就开始有一股风声传来了。

    说是这调整,主要是针对王县长的人,而你如果很不幸被划到这个圈子之中,那很不幸的告诉你,杨书记要对你开刀了!

    如果这话是一般人说的还好,会有人信也会有人不信,但是当这句话出自陈路遥书记的兼职秘书口里,那自然就是板上定钉,没有人怀疑了。知道书记县长早晚都会有一战的官员们,此时已经知道这将是杨书记对王县长发起了一次攻击。

    一次人事任命上的攻击。

    一时间,很多自认为看清了形势的干部,都朝着县委杨书记那里汇集,想在这个特定的时间混水摸鱼,给自己弄一个好的岗位。

    “王县长,你这烟的劲太小,我还是喜欢我这个。”连江河一边吸着王子君递过来的精装中华,一边笑着说道。

    王子君将手里的打火机弄灭,吸了一口烟,然后笑骂道:“老连哪,你这可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啊,你要是觉得我的烟吸着不顺嘴,那你可以在进我办公室之前,先把你自己的烟点上嘛。”

    连江河嘿嘿一笑道:“我也是忍不住,你说这人吧还都是这样,明明这个烟你吸着不顺嘴,但是有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想要吸它两口。” 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

    “你呀。”王子君翻了翻自己的抽屉,见里面还有几盒精装的中华烟,这可是秦虹锦从粤东专门给他带来的精品,当下拿出两盒扔了过去道:“留着自己想抽的时候过过瘾吧,可不能再给我来这一手了,我这里好烟也不多。”

    连江河一只手划动之间,就将两盒烟同时接到了手中,他虽然不动手已经有不少年了,但是这手段还是没有怎么丢下。

    “还是当县长好,这么贵的烟我可买不起。”连江河毫不客气的将两盒烟放在了自己的口袋里,然后笑着道:“王县长,我给您汇报两项工作。”

    王子君点了点头,他知道连江河这个时候来找自己,绝对不是为了讨自己两盒烟这么简单。

    “王县长,昨天我去市局开会,挨批评了。”连江河收起了脸上的笑容,沉声的说道。对于连江河的话,王子君没有接腔,他等着连江河说下去。

    “市里要求各县局更新新式装备,咱们县的任务是五辆警车和三十台偏三摩托车。目前全市大多数县区都已经率先完成了,只有咱们芦北县还有一半多没有完成呢。”

    “我不是让县财政给你们批了专项资金了么?”王子君轻轻地弹着手指,淡淡的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