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九三章 亲人我拿什么安慰你
    “刚才,那位老师叫您王书记?”毕竟是从村里出来的,廖父对于书记这两个字很是敏感。

    王子君笑了笑道:“我以前是学校的团委书记。”

    “校团委书记,那算是什么级别的?”廖父看着这气派的学校大门,声音不觉就谦卑了许多。

    “算是正科级吧,不过大叔哇,您不用把我这个正科级和你们乡里的一二把手相提并论,我这个级别的人哪,在学校里一抓就一大把呢,管不了几个人的。”王子君意识到廖父有点局促不安,赶忙给廖父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啊,廖父本能的松了一口气,不过就算如此,他也忍不住感慨道:“王老师年轻轻轻就成了正科级,也是了不得啊。”

    廖安茹对于王子君的情形,可以说了解不少,尤其是那件意外发生之后,不经意的知道了这个人的不少情况,知道他现在已经是主政一方的县长了,父亲并不知情的感慨,让她的脸色有点发红。

    “爹,别乱说话。”廖安茹轻轻地咳嗽了一声,提醒道。

    不知道女儿究竟是什么意思的廖父,此时当着王子君又不好问,只是挠了挠脑袋,快步朝着前方走去。

    走出校门,廖父就朝着一个门脸装修比较阔气的酒店走过去,对于这位前老岳父脾气很是了解的王子君,不等他迈进酒店,就笑着道:“这个饭店的主打菜是川菜,太辣了,咱们还是去个舒服的地方吃吧。”说话间,就朝着一个自己经常去的小店走了过去。

    廖父虽然没有来过大城市,但是对于人情世故却还是很了解的,他心中清楚,这个王老师是想给自己省钱呢。像这么细心的年轻人真是少有了,心里不觉就多了几分好感。

    “老板,切一盘猪头肉,来个菠菜拌猪肝,一盘水煮肉片,再来个烧腐竹。等菜上齐了,一人一碗糊葱花面条就行了。”王子君走进店中,也不等那服务员拿过来菜单,就一连串的对服务员说道。

    听完王子君点菜,廖父心里偷偷的乐了,这小老师就像自己肚子里的蛔虫似的,怎么点的这几道菜,都是他最喜欢吃的呢?要知道,平日里他可不肯这么奢侈的,都是逢年过节,才舍得解解馋的。

    小店虽小,但是菜的味道及实惠却是一流的。很快,四个菜就陆续端了上来,王子君拧来一瓶江州市特产的江城大曲,就给廖父轻轻地满上。

    “廖大叔,来,我敬您一杯。”轻轻地端起酒杯,王子君的心里难免感慨万千,这种情形,在前世之中,没少出现过。在自己这位岳父大人活着的时候,像今天这样的场景可是太熟悉了。

    端起酒杯,王子君仿佛又回到了多年以前,回到了那些平静而又普通的日子,回到了两人对酒把欢的岁月。

    除了地点,好像一切都没有变化,但是作为重活一世的王子君来说,他却清楚的知道,此时虽然情景依旧却早已是物是人非,三人之间,已经有了一条无法逾越的深深的鸿沟了。

    廖父的酒量不错,农活累的时候,喜欢喝点酒解解乏,此时见王子君客气的端着酒杯敬他,当下赶忙端起酒杯道:“王老师,该我敬你,要说俺娃在江市,可是没少给你添麻烦哪。”

    廖父的话,主要是客气话,王子君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只是一仰脖就将酒喝了下去。廖父见王子君将酒干了,也觉得不用再客套了,也将自己的杯中的酒喝了下去。

    五十二度的江城老窖,喝在肚子里就让人有一种火气从肚子之中升起的感觉。在这酒精的作用之下,王子君和廖父的距离,迅速的拉近了。

    一杯杯的酒,让廖父的脸变得红通通的,而王子君的心也开始有点飞翔。这一年多来,王子君的酒量并没有什么大的长进,尽管应酬多的时候,他一顿饭可能要赶五六个场,但是,在那个场合,很多时候,都只能用水来代替的。

    在廖父的谈话之中,王子君听到了烟之南村里的一些情况,听到了一些熟悉但是这一世之中不应该认识的人的变化,更知道了廖父来江市的目的。

    “王老师,等我们这榨油机弄过去,我一定给你弄点自己榨的花生油,别的不敢说,但是质量绝对是可以保证的。”廖父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大声的说道。

    王子君笑着点了点头,他端起酒杯道:“廖大叔,那我在这里预祝你们榨油厂财源广进,开业大吉。”王子君说话之间,又端起了酒杯道。

    对于这榨油厂,廖父显然很是上心,此时听王子君祝他们开业大吉,黝黑的脸上,笑容越加的灿烂。

    “借您吉言,王老师,您这话我们烟之南村全体老少爷们都喜欢听,来,干了。”廖父夹了一块猪头肉,接着笑道:“我们村这一次来拉榨油机,那可是抢着要来,我之所以能来,那主要还是沾了俺家小茹的光啊。”

    “俺家的小茹是大学生,又在江市上大学,有知识,有文化,我在村里也很有威信呢。这活计不让我来让谁来?”廖父说到廖安茹,脸上充满了自豪。在记忆之中,对于自己这个前岳父,王子君最有点厌烦的就是他的自夸,但是现在听着他的自夸之词,王子君却觉得是那么的顺耳。

    “是啊,农村培养一个大学生不容易,安茹很不错。”王子君端起酒杯又和廖父碰了一个。

    两个男人的喝酒,廖安茹很少说话,她坐在桌子旁边偶尔吃点菜,但是大多时候,却是在看这两个男人喝酒。本来她还担心自己的父亲说出什么出丑的话来,但是看着王子君那和自己父亲谈的相见恨晚的模样,她的心也就放在了肚子里。

    不过,随着几盘菜开始变得一片狼藉的时候,廖安茹那一直被压抑在心中的疑问,再次犹如潮水一般的汹涌的涌入了她的心海,他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好呢?为什么要帮助自己上大学,为什么要冒着得罪人的危险,也要和那孙昌浩掰腕子呢,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呢……一个个念头,在廖安茹的心中徘徊,在这一个个念头闪烁之中,一个大胆的想法猛的出现了:他这样做着一切,莫不是都为了我,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我该怎么办?

    “给了他也行,哪怕他只是……”

    对于这个念头,廖安茹没有接着再想下去,她看着已经有点醉态可掬的王子君,一双眼眸,顿时就有点雾蒙蒙的感觉。

    在平分了一瓶酒之后,廖父还想要酒,却被王子君给阻止了,实在是不能喝的他推说下午学校还有事情之后,才算是将这场酒给结束了。

    吃了点面条,三人就从饭馆里走了出来。这顿饭是廖父结的帐,虽然王子君很想将那几十块钱付上,虽然他知道这几十块钱足够廖家一个月的花销,但是他还是在推让之间将付账的机会让给了廖父。

    对于一个要颜面的人,有时候吃饭还没有颜面重要,而廖父无疑就是这种人。对于这种人最好的尊重,就是把这个机会让给他。对于这个一辈子安贫乐道的岳父来说,请孩子的老师吃了顿饭,回到村里是可以跟同村人津津乐道一番的。

    只是,王子君趁廖父去付帐的时候,从口袋里掏出来几百块钱,交给廖安茹,嘱咐她一会儿交给廖父,“你父亲在家不容易,这钱是用来付帐的。我先走了……”

    和廖安茹告别的时候,王子君轻轻地吐出了这四个字,这番话说得他肝肠寸断,心里有一种难言的伤感,就好像说再见就好像有千钧重一般。

    我先走了,嘴中喃喃地重复着这几个字的王子君,不觉都有点痴了,而那渐行渐远的两个身影,就好像这一离开,就会永远的不再相见似的……酒入愁肠嘴易醉,而对于一个酒量不大的人来说,这句话就更是见效了。

    王子君酒量本来就不大,在廖安茹父女离开的感触涌上心头之时,终于忍不住发起蒙来,不过好在他还能坚持着回到家中,不过这一睡,就是一个下午。

    从被窝里醒来,王子君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从床上爬起来,就迷迷瞪瞪的往卫生间走了过去。

    “你是不是和孙凯喝酒去了?”正在沙发上看报纸的王光荣,一看儿子起来了,沉声的问道。

    没想到整天日理万机的老爹居然在家!王子君有些意外,挠了挠头道:“不是跟孙凯喝的,而是乡里的一个朋友。”

    “嗯,赶快洗洗脸,你爷爷等你吃饭呢。”王光荣说话之间,又开始低头看他的报纸。

    “老爸,您天天看报纸,还看不完啊,说吧,老爷子找我什么事情?”王子君随手拿起一个黄澄澄的新疆梨咬了一口,舒服的往沙发上一躺道。

    对于王子君无赖的模样,王光荣无奈的笑了笑,他将报纸一放道:“你都一两个月不回来了,你爷爷想你了。来,趁着还有点时间,给你爹说说芦北县并过去之后,你这工作开展得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涛声依旧嘛。”王子君虽然用了一个不知道这个年代有没有出现的歌曲名,就将芦北县的事情给笼统的介绍了一下。

    作为一省的省委常委、秘书长,王光荣的洞察力很是敏锐,儿子在芦北县隶属江省之时是什么样子,尽管这家伙有一股子韧劲,有一股拼劲,但是他心里是不怕的,不管怎么说,有他和老爷子在儿子身后站着,任他怎么扑腾,也是没什么后顾之忧的。关键时刻,还可以依赖一下嘛。但是,现如今就不同了,县官不如现管,这点道理他还是懂的。

    不过,一听儿子嬉皮笑脸的说涛声依旧,王光荣的心里还是踏实了许多,儿子的意思十分明了,就是眼下的芦北县,依旧在按照儿子的意志运行的。

    作为县长,能够控制形势,能做到这点也是很不容易的。不过沉吟之间,王光荣还是有些担忧的问道:“听说你们那里新来的书记是从京城里下放过来的?”

    “杨军才,比我大不了几岁,啧啧,还是部委好啊,一下来就是一把手。”王子君在芦北县的时候,虽然有很多人跟着他,但是他却只能将一些话留在心中,但是此时面对王光荣,王子君却是口无遮拦,直言不讳的把这些窝在心里的话吐出来了。

    “臭小子,你这不是老鸹飞到猪身上,只看到人家黑看不到自己黑嘛。你可没资格说这个,在外人看来,你小子不也是树大根深呢。”王光荣笑骂了一声,然后嘿嘿一笑道:“这么年轻就下来主政一方,这种基层锻炼意义重大,看来,你们那位杨书记可是他们家重点培养的对象啊!”

    “可不是嘛,本来吧,我还想和他好好地相处一番,但是谁曾想,这家伙一上来就给我弄了个下马威,没办法,我也只有扛上了!”

    扛上这两个字,王子君说的轻描淡写,但是这话里的用意王光荣还是听懂了。刚刚还有点不以为然的脸上,此时变得凝重了许多。地位到了他这一级,对于杨家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而杨军才能够在这么年轻的时候就被派下来锻炼,这里面的意思,更是昭然若揭,明摆着的。

    儿子和这么一个人当面鼓、对面锣的进行碰撞,能行么?现在芦北县毕竟不在江省,而是归属山省管理的,杨家在那里的影响范围当然是深远的。

    “子君,混迹官场,斗得你死我活并不好,最好的办法,还是我原来跟你说过的:向上不伸手,向下紧握手,同事手拉手,自己有一手。政治上没有真正的朋友,只有利益相关的盟友,但是,即便如此,政治斗争也要讲究策略的。”王光荣沉吟了瞬间,这才语重心长的说道。

    老爹的话虽然听起来很不顺耳,但是王子君却知道这也是被官场中人奉为官场秘笈的。当下沉默了半天,这才说道:“老爸啊,有些事情,有些时候,是必须要冲上去的。”

    有些地方,有些时候,是必须要冲上去的!嘴中重复着儿子说的话,王光荣的脸色变幻不已。对于这句话的意思,他并不是第一次听说,只不过说话的人,却是并不相同,那一次给他说这句话的人,乃是江省一言九鼎的省委书记,而这一次,却是他自己的儿子。

    心里暗暗的叹了一口气,王光荣没有再接着说话,他知道谨小慎微是他的优点,但是同时又是他的缺点,就好像老爷子告诫他的那样,作为一个称职的领导者,他还是缺少一些担当的。

    这缺点有时候不算什么,但是在某些时刻,却会成为他最为致命的缺点。谨小慎微无大错,但是要成事,要干事的时候,作为一个领导者,就需要敢闯、敢干、勇于担当。

    父子俩又随意交谈了两句,就朝着老爷子的小院走了过去。此时华灯初上,爬满了爬山虎和葡萄架的小院,很是给人一种朦朦胧胧的美。

    小院里的石桌上,此时已经摆满了各种各样的瓜果食品,老爷子坐在他那多年不变的位置上,静静的等着王子君爷俩儿的到来。

    刚给老爷子打了招呼,就听房间里有人喊道:“王爷爷,家里的苹果放哪里了?”

    声音清脆,悦耳动听,老爷子本来笑呵呵的脸上,此时更是笑容满面。

    “丫头,在厨房的储物柜上面,等会儿吧,我让子君过去帮你。”老爷子说话之间,就朝着王子君看了一眼。

    对于老爷子的意思,王子君自然是一清二楚,当下赶忙朝着房间里走去。开着灯的别墅内,此时正亮如白昼,一个青春靓丽的身影,在王子君进门之时,正一脸笑容的看着他。

    对于这个面孔,王子君虽然很是熟悉,但是此时看到这张面孔,他依旧被这艳丽的神光所震慑,这神光动人心魄,让人一见就有一股不觉之间沉醉其中的感觉。

    “子君哥哥,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大坏蛋,我整天想着跟你玩,你回家来也不说给我打个招呼啊?”林颖儿上身穿着桔黄色的小体恤,腿上是白色的七分裤,往后梳着的马尾将她衬托的无比清纯靓丽,笑容满面的她,就好似一个沐浴着阳光的天使一般。

    虽然对感情的事情越加的抗拒,但是王子君还是生出了将这美好的女子拥入怀中的感觉。虽然他知道自己这样是不道德的,但是他的心却是纵横驰骋,就好像一匹脱僵的野马,蹄声如鼓,激情飞扬。

    “真的啊丫头,我正说下午找你去报个到呢,却不曾想上午碰见一熟人,一不小心喝醉了!”王子君一边说,一边朝着厨房走了进去。

    “便宜你了!”林颖儿在王子君走进来的瞬间,嘻嘻一笑,纤细的手中,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红红的大苹果,一下子塞进了王子君的手里。

    对于这突然的苹果,王子君先是一呆,随即就看到林颖儿那带着一丝调皮的笑容,哪里会猜不出来这丫头让自己找苹果纯粹只是一个借口呢。

    还没有等他笑出声来,林颖儿就已经托着一小筐子苹果跑了出去,只留下王子君拿着两个苹果在那里发呆。

    女孩子的心思总是崇尚浪漫的,王子君兀自摇了摇头,心里暗叹,这朵花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对于林颖儿,自己还是保持一定的距离为好,不然,破坏了这份美好,就无法收场了。

    老爷子今天情绪高涨,很破例地拿出了一瓶藏了二十多年的茅台酒,只是王子君中午喝酒喝得有点多,所以只能简单尝了一点就放下了。

    “你这小子,酒量还是这样,真不知道你在乡里的时候是怎么混过去的。”老爷子端着酒杯,有点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王子君轻轻地笑,他可是不愿意将自己喝醉的臭事说出来。好在老爷子也知道他这个孙子的酒量也就这样,爱怜的骂了一句就一转话锋道:“我听说,人家刚刚上任,你就给他来了个大大的教训!”

    王子君一呆,他当然知道老爷子口中的人家是谁,他吃惊的是,没想到老爷子平日里只在家里侍弄花花草草、瓜果蔬菜,对于外面的事情居然像透视了一般,知道得如此清楚!

    沉吟了瞬间,王子君无声地笑了笑,老老实实的说道:“没那么严重,爷爷。只不过,也算是掰了一回手腕。”

    “你呀你,就不能安生一点?在山省,低调一点还是没有坏处的。”老爷子点了点王子君,接着道:“人家掰手腕弄不过你,那肯定会想其他办法的。你说,你何必在他一来就弄得剑拔弩张,针锋相对的呢?”

    王子君笑了笑,没有说话。老爷子虽然在说王子君,但是很显然对于王子君的能力很是认可,他再次拿起酒杯喝了一口道:“在山省,我还有两个老朋友,你什么时候去拜访一下,虽然大事帮不了你的,但是小事应该不在话下。”

    王子君点了点头,恭敬的答应着,他知道,爷爷这是担心他在山省受欺负,专门给他介绍靠山来乘凉的。

    有老爷子在坐,这顿饭吃得很是很是家常,林颖儿虽然坐在王子君的身旁,但也没有和他说上几句话,大多的时间,都是听老爷子说一些生活中的小事。

    在月华越发清凉之时,林颖儿走了,整个小院就只剩下王子君祖孙三人,老爷子看着犹如小鹿一般蹦蹦跳跳的林颖儿,轻声叹了一口气道:“颖儿是个好孩子,可惜子华太不成器了,根本就配不上她啊。”

    王子君万万没想到老爷子竟还存着这样的心思,在心中一动之后,瞬间又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轻轻地传呼声,在王子君的耳边响起,赶忙拿出传呼一看,就见自己的传呼上留着一段小小的汉字。

    “逛街,去不去?”没有落款,但是王子君心中却清楚的紧,这是林颖儿留下的。他看着那简简单单的五个字,心中就出现了那蹦蹦跳跳离开的女孩子。

    去,还是不去呢?两个念头在王子君的脑子里交替闪动,随着这两个心思不断的转换,王子君心里充满了矛盾。

    “怎么了,子君?我看你有些心不在焉的。”王老爷子看着王子君那传呼的模样,轻声的问道。

    “没事儿爷爷,孙凯叫我出去玩。”本来想说县里有人给汇报工作呢,到了嘴边,这借口就阴差阳错的变了。

    “那你就去吧,别在这里陪我们俩了,年轻人,整天一根弦绷着,该放松的时候就去放松放松。”老爷子很是善解人意的一挥手,示意王子君可以离开了。

    虽然从老爷子这里离开,王子君心里是极其乐意的。但是,他还是有些纳闷,怎么会这样呢?难道,就像一个男人无法做到任何时候都能独善其身一样,心里也有一种迫切的愿望想要无限的靠近林颖儿么?

    “站住,把钱留下来!”一声闷哑的喊声,陡然从王子君的身后响起,而一个硬硬犹如棍子一般的东西,更是瞬间顶在了王子君的后腰上。

    心中正有些彷徨的王子君,猛的意识到有个硬物抵住自己的时候,大大的吃了一惊,根本就没来及多想,整个人就势朝着身后扑了过去。

    重生之后的王子君,一直很注意锻炼自己的身体,虽然他现在不如专业训练的人那么强壮,但是比起一般人来说,却是厉害得不少呢。

    让他没想到的是,后面那个身体,在被他抱住的瞬间,就好像没有了力气一般。如此大好的机会,王子君怎能放过,轻轻的顺势一代,王子君就将对手朝着地下摔去,而他本人,更是顺势压了下去。

    “唔……”一声轻叱,很是娇柔,在这轻叱之中,王子君方才意识到了什么,这丫头怎么故意捣乱呢,当他的目光凑着月光朝下看去的时候,就发现林颖儿那充满了惊慌的面容,已经出现在了自己的身旁。

    可是此时,他已经是收势不住了,那已经趴下来的身躯,紧紧的压在林颖儿身上了,正落在少女那两个犹如蓓蕾初放的隆起之上。

    “我不是……”正准备分辨的王子君,目光一落在少女微微闭上双眸的面孔上,王子君脑子轰的响了一下,不知不觉之间,就沉醉在了被他压在身下的美丽之中,有点激动地嘴唇,更是带着灼热的热浪,朝着林颖儿犹如鲜花般的嘴唇迎了上去。

    王子君身上的阳刚之气,像是瞬间把林颖儿的热情点燃了,两个人唇枪舌战,喘息着,王子君的两只手,在激情上涌的瞬间,本能的在怀里的软玉温香上游走着。

    夜静寂无声,月光清冷,草地之上的两个男女,刹那间却是陷入了一种让他们难以自制的情爱之中。

    “唔……”有点喘不过气来的林颖儿,低低的发出了一声呻吟。而这一声呻吟,也将正在攻城略地的王子君从无尽的迷醉之中惊醒了过来,他看着自己身下犹如受惊的小鹿一般眨着大眼睛的林颖儿,陡然感到自己的位置实在是有点太。

    两只手很不是位置,王子君蓦然发现,此时自己的两只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伸进少女的衣服里了,虽然位置不太相同,但是不论是向上的还是向下的,都走向了很是敏感的地方。

    不过这并不是让他最为尴尬的,最为尴尬的还是他那已经充满了感觉的下身,正紧紧的顶在林颖儿的短裤上。秋天穿的可是单衣,又能够隔得道什么。

    最好的办法,就是快点从林颖儿的身上赶紧起来,但是少女醉人的身躯,却让王子君的两只大手怎么都不愿意离去。

    快放开吧,心中着急的王子君,快速的给自己的两只手掌下了命令,而他的两只手掌也以自己最大的毅力离开了所处的位置。可是让王子君脸红的是,就在他的手掌准备离开的瞬间,又在林颖儿那位置上捏了一捏。

    你捏什么啊!恨不得将这破手给剁掉的王子君,无声的发出了抗议,但是这抗议,又有什么用呢?

    “颖儿,我……我不是……”总算从这丫头身上爬起来的王子君,喃喃的朝着林颖儿小声的解释道,不过一向有些牙尖嘴利的王书记,此时却觉得自己说什么都不是。

    “你这个大坏蛋。”林颖儿从地上轻轻站起,清纯的面容之上都是娇羞,而那犹如小扇子一般的睫毛,更是轻轻地扇动着,说出这六个字之后,就好似小鹿一般朝着林泽远的住宅方向快速的跑了过去。

    虽然不能说纵横花丛,但是王子君少女匆匆离开的身影,王子君也是能够从中听出少女的心意。看着那逐渐消失在夜空之中的窈窕身影,王子君心烦意乱之时,心中竟然生出了一丝的欢喜。

    一丝发自内心深处,让人说不出,但是却能够感应得到的真真正正的欢喜。

    “男人们都是禽兽啊!”嘴里喃喃的嘟囔了一句之后,王大县长扭头就朝着自己的房间走了过去,此时真的没有什么好解释的了,他能够解释得清为什么自己将林颖儿压倒,但是却怎么也解释不通自己的手掌为什么作怪,解释不通自己的嘴唇怎么就跑到了人家的小嘴之中。

    又是一笔糊涂账啊,对于感情的问题,王子君本来就想要回避。可是现在,阴差阳错的怎么就多了一个林颖儿呢。

    “我只是想把她当妹妹的。”对着月亮,王大县长很有些道貌岸然的为自己无声的辩解着。只不过他心中很是清楚自己的辩解是多么的苍白无力。

    有点失眠的王子君,不知道自己几点才睡着,在禽兽和道德的辩论之中,已经头大的他,最终还是决定先洗洗睡了再说。

    “咚咚咚……”

    沉重的敲门声,惊醒了王子君的好梦,头脑还有点晕晕乎乎的王子君,虽然很不想起,但还是不得不起来,毕竟是老妈在催促。

    “哎呀,儿子啊,你这个懒虫,你看你睡到几点了?快来接电话,苏英打来的。”赵雪花一看儿子从床上爬起来,爱怜的嗔怪道。

    苏英这丫头,这个时候打什么电话,好梦被打搅的王书记心中很是不喜,但是还是走到电话前接通了电话。

    “喂,表哥么,快点过来吧,安茹姐他爸被人给打了。”急促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一听这着急的声音,王子君的睡意一下子去了一半。

    虽然那一顿酒,王子君觉得自己和前岳父应该没有什么交际了,但是此时听到前岳父竟然被人给打了,他的心中陡然充斥了无尽的着急和愤怒。

    “你们在哪里?我这就赶快过去!”王子君一边说话,一边开始往身上套衣服。

    “在辰华机械厂的门口,快点来啊!”苏英说话之间,就直接将电话给挂了。

    匆忙放下电话的王子君,三下五除二就将衣服套在了自己的身上,快步的朝着房间之外快步的走了过去。

    “儿子,你这么着急的干什么去哪?过来吃点饭再走哇!”赵雪花看着走到门口的儿子,大声的喊道。

    看着老妈手中端着的葱油饼,王子君知道这是老妈亲自下厨给自己做的,如果有时间,他一定会好好地吃上一顿,但是现在,也只能让老妈失望了。

    伸手抓了一块葱油饼,王子君一边往嘴里填,一边大声的说道:“妈,苏英找我有点急事,我先走了。”说话之间,王子君拉开门就匆匆忙忙的朝门外跑去。

    这次回来因为没有开车,因此,王大县长不得不等出租车了,这出租车有时候就是那么邪乎,在你不想用它的时候,一辆接一辆的从你身旁经过,的哥还会探出头来,问你坐不坐,但是,等你真正想坐的时候,却又忽然发现,它要么隐身不见,要么就是车上已经有人了。

    在等了两辆出租车无果之后,王子君恨不得自己快步的跑过去。幸好在他将要实施这个计划之时,又是一辆出租车飞驰而来。

    “辰华机械厂。”王子君拉开车门对那司机说了一声,就心急火燎的坐了进去。苏英怎么会和廖安茹碰在一起呢?

    虽然前世之中这两个人的关系不错,但是那主要是建立在自己和廖安茹的婚姻关系上的,现在自己已经注定不能和廖安茹结婚,她们两个人又怎么会认识的呢?莫不是这交情,也能够从前世顺延过来么?

    不过,这个问题,王子君并没有多想,毕竟这个现在不是最主要的,现在对于王子君来说,最重要的是自己那位老岳父,怎么就会被人打了呢?

    想到昨天再酒桌之上,廖父说要开榨油厂,好似那进机械的场子,就是叫做辰华机械厂。就在王子君心中一个个念头闪烁的时候,出租车停了下来。

    扔下二十块钱的王子君,顾不得等着司机找零,就快步从出租车上下来了,就见在辰华机械厂的大门口,正围着一群人,好似在看热闹。王子君看着这些人,隐隐约约有些不祥的感觉。

    “怎么回事?”冲进人群的王子君,就见廖父蹲坐在地上,而他的头顶上,却已经被鲜血染红了,廖安茹跪在地上,小心的搂着受伤的父亲,一边激动不已的和三个穿着辰华机械厂字样服装的男子大声的争吵着。

    苏英就站在廖安茹的旁边,小脸也涨得通红,不过此时她怒气冲冲的看着对面的这帮人,却也是欲哭无泪。

    “走走走,别在这儿捣乱!想来我们厂里讹人,那是不可能的。看清楚了,这是辰华机械厂,可不是凭你们一面之词就能随意诬陷的。等一会儿警察来了,到派出所里好好说清楚吧!”辰华机械厂三个人里站在中间的那一个有点微胖,脸上带着一丝不耐烦,大声的对廖安茹他们喝道。

    “警察来了正好,我正说要报案呢,你们将我爹打成这个模样,还反咬一口,倒成我们诬陷你们了,今天不给个说法,我还跟你们没完呢。”廖安茹长得虽然一副柔弱的摸样,但是说起话来却是刚强的紧。

    “对,我们就得找政府给评评理,今天你们不给个说法,我们就一直往上告,我就不信,这里还没有说理的地方了!”苏英本来就是小辣椒的脾气,此时说话显得越加的强横。

    “说理?好啊,我们就跟你说说理。”站在中间的男子很是不屑的朝着苏英和廖安茹看了一眼,吐了一口唾沫道。 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

    就在这男子说话之时,王子君快步走了进来,正有些慌张的廖安茹和苏英,在看到王子君的瞬间,脸色都是一松,而刚才还大声和那男子争辩的廖安茹,情绪失控之下,像是见到了亲人一般,双眼一酸,眼泪簌簌的落了下来。

    “来帮腔的了?不过今天谁来,这件事情也了不了,你们私自冲击我们国营厂子,破坏我们生产,今天不把当事人关上一两年,这件事情不能算完。”那人看了一眼王子君,继续狠声的说道。

    王子君正要说话,一阵警笛声从远处传来,只是一分钟时间,一辆小型警车,就停在了出事的现场。

    “赵所长,您来了。”那刚才还叫嚣着没完的中年男子,看着一个穿警服的男子冲中间车上走下来,就满是笑容的迎了上去,笑吟吟的说道。

    “嗯,老孙啊,你们这里出了什么事情了?”赵所长三十多岁,有点五大三粗的身上穿着一身老式警服,看上去很不协调,不过那明晃晃的铐子,却在他的腰间一闪一闪的,很是让站在他旁边的人发憷。

    那被称为老孙的男子朝着蹲在地上的廖父一指道:“孙所长,这家伙买了我们厂的榨油机,现在想要讹诈我们,还冲击我们厂子想要阻止我们生产,在我们厂工人的制止之下,自己碰住了头,现在又讹诈我们厂子,你说现在的人怎么都这样,这社会风气都被这些人给弄坏了,咱们所里,可要好好地管管这种事情!”

    “你胡说……”就像一头被彻底激怒的狮子一般,廖安茹气愤的冲着那姓孙的嚷嚷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