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零二章 领导头上的虱子也是双眼皮
    一处曲径通幽的小院,仿佛将喧闹非凡的甲鱼村和幽静的休闲处戛然隔开,给人一种闹中取静的感觉。看着四周若隐若现的各种树木和绿色的植树,陈路遥心里暗叹,这刘胖子的甲鱼村生意红火,指靠他爹的威信倒也不错,不过,这刘胖子本人做生意也是很有两把刷子的。

    只是,对于刘胖子本人,陈路遥当然没有太大的兴趣,在进入小院之后,他的目光就朝着小院正中亭子里那淡淡的灯光下看了过去,就见灯光之下,依旧傲然挺拔的身姿从容淡定的站在那里,和昏暗的景色融合在一起,就好似一副美丽的画卷。

    真是一个不错的环境,在这么一个美妙的环境之中狠狠地挫击一下这个人的自尊,那该是何等快意的事情?心中在感叹了一句王子君真会找地方之后,陈路遥心中那一丝喜悦不觉间更提升了几分。

    “哈哈哈,王县长,人生就像一出戏,什么角色演什么戏。到底是你王县长品位高雅啊,找这么一处清静的地方,真让我服了你了!能在这么一个地方跟王县长对酒把欢,真是俺老陈的福气啊!”陈路遥跨步之间,大大咧咧的说道。此时的他,已经觉得自己此时完全可以和这个人平起平坐了,不,应该是一种俯视,虽然他比自己的地位高,但是此人毕竟有求于自己,那就完全可以傲视他!这年头,县官不如现管嘛。

    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你王子君难道就意识不到此时再来求老子,已经晚了么?这个时候求到自己的头上,看来姓王的真的是心已经乱了。随着这个心思的确定,陈路遥的步伐不觉更大了几分。

    王子君的脸上,此时充满了笑容。他当然能感受到陈路遥的得意,但是,既然自己主动邀请他,最起码的礼貌还是要顾忌一下的。

    “陈书记说笑了,说起来,我来到芦北县这么长时间,还没有请过陈书记单独喝酒,我还真是有点惭愧啊。”王子君一边风度翩翩的给陈路遥让座,一边笑吟吟的道。

    陈路遥的得意,不觉得更多了几分,此时的王子君,在他的眼里和那些求他办事的人,那种刻意讨好的姿态有什么区别呢?一想到即将在自己手中难以翻身的肖子东,陈路遥不觉更加的得意起来。

    “哈哈哈,王县长你实在是太客气了,你这么说,真是让老哥我汗颜哪。老弟你来芦北县也一年了,咱们每天都是两眼一睁,忙到熄灯,没时间跟兄弟谈谈心哪。”大马金刀的陈路遥,此时丝毫不谦虚,直接就在王子君让出来的上座坐了下来。

    虽然陈路遥比王子君大,但是论起两人的地位,就算是王子君请客,他陈路遥也不应该坐在上位之上。而那一句老弟,更是不应该说出口的。可是在陈路遥看来,现在形势比人强,自己既然已经将王子君压得求自己,这些小节也就不用再在意了。

    王子君淡淡地笑了笑,好似浑然没有在意陈路遥的话语一般,他轻轻地拍了拍手,早就准备好了的服务员,就托着精致的托盘,一个个鱼贯而来。

    八个凉菜,只是瞬间功夫就端了上来,虽然只是简简单单的家常菜,但是每一道菜都是费了一番功夫的,色香味俱全,一见就让人胃口大开。

    “陈书记,我看我们不如少喝点酒,你看怎么样?”王子君随手将一瓶密封的剑南春打开,客气的让客道。

    陈路遥对于酒,以往也没有什么大的要求,但是此时针对王子君,却是拿捏起架子,傲慢的开口道:“剑南春不是太对我的胃口,要喝还是茅台来劲。”

    今天,在陈路遥眼中好似特别温顺的王子君,果然就如陈路遥想像的那样,轻轻地将那瓶打开的剑南春放在桌子上,然后朝着侍候在远处的服务员一招手,只是一会功夫,一瓶精装的茅台酒就端了上来。

    看着服务员轻轻地打开茅台酒的包装,陈路遥就越加感到得意。能够让王子君对自己如此这般的言听计从,嘿嘿,怎么说都是一个享受。而且更让他感到舒爽的是,他自己已经打定了主意,这一次就是光享受不办事,无论王子君说得再怎么天花乱坠,他都不会答应的。

    “王老弟,我这个人就好这一口,来,老哥先敬你一杯,以后啊,这办事还得多长只前后眼哪,否则,就被动了不是?”陈路遥一只手擎着杯子里的茅台酒,话语之中半带讽刺的说道。

    王子君轻轻地将酒杯一举,什么话也没有说,就直接将这一杯酒喝了下去。这般爽快的举动,在陈路遥看来,那就是生受了自己的教育。能够让一向强势的王子君如此的低眉顺眼,陈路遥的心情可以说已经舒爽到了极点。

    “王老弟,来,为了咱们哥俩能够坐在这里,再干一杯。”陈路遥将酒杯晃动,再次笑吟吟的朝着王子君道。

    王子君看着陈路遥的笑脸,依旧没有什么,端起杯子轻轻地一仰脖,就将杯中的酒再次喝了下去。

    看着犹如低头认错一般,一句话也不说的王子君,陈路遥书记心中突然觉得有点不舒服。这家伙怎么光喝酒,也不说两句赔罪的话呢?事到临头,还这么嘴硬,你小子还没到真正的血水里滚几滚,泡几泡呢,等老子再在某些关键时刻给你上点眼药,也好让你小子长点记性,知道知道这芦北县可不是你王子君能一手遮天,说了就算的!

    “王老弟啊,和你打了这么长时间的交道,在老哥我看来,你是一个好人,但是你这个人啊,有时候未免太好胜了,我告诉你啊,这官场,那你就得像弹簧,该弱弱,该强强,你一味的像根皮筋儿似的绷着,哪天用力过猛了,一不小心就撑断了,所以啊,听老哥一句劝,太强势的人都不会有好结果的。关键时刻,你得学会随大流,往前看,向后站,否则,你会栽得头破血流的!你看看,你今天是不是也有求人的一天?”

    陈路遥一边说,一边轻轻地抿着酒,茅台的醇香让他感到越发的舒服,那一句句王老弟,叫得越发的顺溜了。

    “王老弟,你今天请哥来的意思,咱们俩都是心照不宣,我心里啥都知道。不过呢,老弟,我给你说实话,这件事情老哥给你办不了。谁让你把人家往死里得罪呢,现在这种时候,就像那个啥,那个什么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啊!想要老哥我手下留情,那可实在是太难了!”

    陈路遥说到这里,目光轻轻地瞥了依旧静静的坐在那里的王子君一眼,嘴角更多了一丝戏谑道:“要说今天这个宴会,我本来不想参加的,但是一想你王老弟盛意拳拳,我要是不来,多伤你的心哪,所以呢,思前想后了一番,我还是来了,这点面子,我还是得给你的。”

    陈路遥说的很是客气,但是话语之中却是很是明确的说,这是你姓王的主动腆出脸来让我打的,可怪不得我啊!

    王子君看着神采飞扬满是得意的陈路遥,淡淡的一笑,将自己的酒杯轻轻一放道:“我这次请陈书记来,确实是有事,不过这件事情和陈书记您说的事情没有丝毫的关系。”说话之间,王子君将一份手写的材料递给了陈路遥道:“这里有一份不错的材料,是别人送给我的,现在请陈书记鉴赏鉴赏。”

    陈路遥虽然有些得意忘形,但是他的脑子却是依旧保持着清醒,在王子君递过来材料的瞬间,他的心中陡然就生出了一丝不好的感觉。

    灯光虽然有点暗淡,但是却并不妨碍陈路遥看材料之上的东西。透过那暗淡的灯光,陈路遥发现那份材料并没有什么题目,而第一个映入他眼帘之中的却是赵小翠三个字。

    这三个字,陈路遥太熟悉了,因为他和这个名字的主人一起睡了二十多年,怎么会不熟悉呢?就见上面写着赵小翠本来是某某村农民,在某一年却摇身一变,成了公办教师,在陈书记职位高升之后,此人接着连续几个转身,又成为了县里劳动局副局长的人选。

    而紧随着赵小翠的,就会一个叫做陈德隆的人,这个人虽然在红玉市一个银行之中上班,但是在芦北县邮电局,依旧有他的名字,有他的编制,有他的工资,可是这个人按照资料上的记载,那根本就是没有在邮电局上过一天班,却白白的拿了六年的工资。

    最为可笑的还有一个叫做陈晓芳的女子,现在虽然还在上高中,但却已经有了两年的工龄,在劳动局拿了两年的工资。

    “赵春山,上山乡干部,本是上山乡某某村的农民,在某某年进入乡政府,是陈路遥书记的大舅子……”

    陈路遥的手,在不断地颤抖,材料上记载的东西,他心中清清楚楚,而且和他记忆之中那是没有丝毫的差距,看着这大大小小多达二十几人的材料,陈路遥的心一阵的冰冷。他知道,自己这次可以说是难受至极。

    “王县长,我……”陈路遥的手掌不断地颤抖,此时的他,已经叫不出王老弟了,那油光锃亮的脑门儿,已经沁出来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了。

    王子君笑了笑,没有说话,此时的他,已经不用说话了,因为说不说,陈路遥都明白他的意思。

    “陈书记,我敬你一杯,我觉得多个朋友多条路,得饶人处且饶人,互相补台,好戏连台,互相拆台,共同垮台。我相信,同甘苦共患难之后,我们会合作得更好的。”王子君说话之间,就将酒杯端起来,笑吟吟的朝着陈路遥道。

    陈路遥伸手要拿自己的酒杯,在拿起酒杯的瞬间,他好似想到了什么一般,赶紧双手端起杯子,轻轻地和王子君碰了一下,刚才春风得意的脸上,此时充满了小心翼翼。

    “我还有些事情,就不陪陈书记了,我觉得以后我们依旧会有机会痛痛快快的喝上一场的。”王子君放下酒杯,就朝着小院外扬长而去。

    陈路遥一直满脸笑容的看着王子君离开,这才一屁股蹲在了椅子上,看着那厚厚一沓证据充分的调查材料,陈路遥只觉浑身上下瓦凉瓦凉的,登时就涌起一种搬起砖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嘴上没毛,办事不牢,他娘的怎么可以用这种手段攻击人呢……”陈路遥一边喝酒,一边沉声的骂道。

    陈路遥关于肖子东外甥女取代伤残工人子弟上班的调查,几乎牵动着整个芦北县人民群众的心。此时,不论是大院之中的人还是下面乡镇的领导,都已经将目光投向了这个调查,更开始密切关注这个调查结果。

    两天过去了,虽然芦北县里看上去平静无比,但是不少人却都能够感觉到在这平静之下不断涌动的暗潮,三三两两的人群,更是在无人的角落里悄声的嘀咕着什么。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各种各样的议论,慢慢的平息了下去。所有的眼睛,都已经投向了那已经开始打扫的小会议室。

    市长李逸风给的时间差不多快要到了,今天,负责肖子东这件事件的陈路遥书记,就要把这次调查结果向常委会通报了。而陈书记到底调查出来了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呢,这些县委大院之中的老油子就算是不用脑袋想,也能够知道。

    又是一次龙争虎斗即将上演,但是这一次,王县长还能够保得住他的得力干将么?这个问题几乎充斥在大院之中每一个人的心里。这个事情虽然看上去离他们很远,但是实际上,却和不少人都息息相关,整个县委大院,就好似一个大大的圈子,就是那最为低级的通讯员,都有可能是某个圈子之中的成员。

    就在这种万众瞩目的情况之下,越来越享受当家作主感觉的杨军才,此时却是稳坐钓鱼台,一切的一切,都在按照他的掌控运行,这一次虽然弄不到王子君的身上,但是要斩断他的这一条手臂,却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杨书记,真是好兴致啊!”县委办公室主任刘传法笑吟吟的走进杨军才的办公室,看着正在鼓捣一件新茶具的杨军才,上前凑趣道。

    如果说在县委这些常委之中杨军才最相信谁,那自然就是由程万寿介绍来的县委办主任。杨军才也没有放下手中的活计,他在鼓捣茶具的同时,顺手将一个青花瓷杯子朝着刘传法的方向一放道:“来,传法,尝一尝我的手艺,这铁观音虽然不是最好的,但是还是有点品味的。”

    刘传法对于书记的好兴致,自然不会打乱,更何况他现在还有一些想法需要杨军才支持。在端起那清香四溢的茶杯轻轻地抿了一口之后,他就笑吟吟的说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杨书记啊,我不懂茶,但是,这上好的铁观音我也喝过几次了,但是,独独这一次觉得暗香飘逸啊。”

    杨军才笑了笑,放下茶壶,然后端起自己面前的杯子道:“这喝茶啊,哪里有什么大的好坏,要我说,喝茶主要就是喝一个心情,你要是心情好,就算是一般的茶叶,也能够喝出精品的味道来。”

    “杨书记高论,让我这不喝茶的人一听就有醍醐灌顶的感觉,呵呵,看来以后要多叨扰叨扰杨书记,听老婆的话,跟党走,这句话可真是放之四海而皆准哪,以后,我就跟着杨书记喝茶品道了!”

    刘传法一语双关,听的杨军才本来就笑眯眯的神色,更是充满了得意。他又淡淡地给刘传法倒了一杯茶,然后笑道:“今天的嘴这么甜,肯定有什么事情,说吧,只要是我能够办到的,绝对不会让你失望。”

    看着双眸之中尽是得意之色的杨军才,刘传法心中不知道怎么就觉得这位书记大人好似有点得意忘形了,但是对于这种吃力不讨好的提醒,他是绝对不会去做的,还有什么比当面指出来领导的小瑕疵更傻蛋呢?为官之人,就得牢记这个醒世明言:哪怕领导头上爬了个虱子,那肯定也是双眼皮的!

    当下将这种小心思往其他方面一放,就笑着道:“杨书记,这一次肖子东可以说是在劫难逃,我觉得这常务副县长无论如何都不能落到那一派手中,这个职位要是能够发挥的好,比副书记都要强,只要能够给那姓王的一个掣肘,他就算是想要翻天都难。”

    杨军才的脸色,也变得严肃了起来,对于常务副县长这个敏感的位置,他何尝不明白这里面的奥妙呢?只要将这个县政府之中的二把手换成自己的人,王子君就算是手段高妙,有时候也不得不被自己牵着鼻子走。

    “你说的不错,等肖子东下来之后,这个位置咱们必须得拿到,你心中现在可有合适的人选么?”杨军才沉吟了瞬间,这才不耻下问的对着刘传说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