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零四章 话一出口 覆水难收
    陈书记真的不想这么做,但是事到临头,他却别无选择!如果王子君将他手里的资料捅出去了,那借着肖子东的这股风头,恐怕第二个黯然收场的,就是他陈路遥了!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一旦触及自身的利益,明哲保身是必须的,至于伸张正义,那纯粹是狗屁都谈不上的。看着平静无比,好似胸怀四海的王子君,陈路遥突然间觉得,那一脸喜气的杨军才就像一个傻啦叭叽的跳梁小丑似的。

    可是现在,自己还必须在这个跳梁小丑自以为志在必得的时候,兜头把一盆冷水浇上头了,这对于他陈路遥来说,可真不是一个好活计啊,他娘的,看这事整的!

    思忖片刻,陈路遥心想,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既然别无选择,他陈路遥也只好如此了!在一道道关注的目光之下,陈路遥缓缓的将自己的老花镜拿出来带上了。

    其实,那材料上写的结论,陈路遥几乎背得滚瓜烂熟了,他之所以带眼镜,就像本能的想要抓住一个东西,给自己带上一层保护膜的同时,也好让自己激荡不已的心情暂时平复一下。

    杨军才看着一本正经的戴上眼镜的陈路遥,心里却生出了一种欣赏的感觉,有那么一刻,他甚至猜测着,这个老谋深算的助手,是不是研修过心理学呢,这屎都憋在屁股门儿这儿了,他还在慢条斯理的表演呢,不过,这个小举动也不错,越发的展示了他在按部就班地认真工作,以此来重重的打击一下王子君的傲慢倒也不错。

    这种举动虽然是细小的,但是,却起到大言稀声的效果。不错不错,心里轻轻地赞叹了一句,杨军才舒服地朝椅背上一躺,开始悠然自得的品起茶杯里的茶水来。此时,杨书记手里的这个杯子虽然不如腾龙杯那样的雍容华贵,但是那一条浮在黝黑杯身之上的腾龙,却让这个杯子显得霸气十足。

    “杨书记,王县长,受县委、县政府领导的委托,对肖子东事件由我负责。在接受了县委分配的任务之后,我不敢有丝毫的懈怠,通过两天深入细致的调查,将这件事情调查得已经很清楚,现在向两位领导和各位常委汇报一下结果。”陈路遥的声音低沉有力,充分显示出了这位县委副书记的沉稳。

    整个会议室,此时可以说是落针可闻,一双双耳朵,都支愣起来了,准备听一下调查结果。尽管这个结果在大多数人看来,大家都是彼此心照不宣的,但是,这么严肃的场合,听陈路遥亲口通报一下,毕竟还是很有吸引力的。

    “经过调查,宗晓蓓顶替他人到电业局上班的事情完全属实。”陈路遥这句话很轻,但是听在不少人的耳中,却是让人的心就是一颤。他们知道,这只是一个开头,接下来就是犹如狂风暴雨一般的攻击了。

    “这件事情的实际操纵者,就是电业局长魏生津,魏生津前年为了向肖子东县长示好,在肖县长并不知情的前提下,安排肖子东县长的外甥女宗晓蓓到县电业局上班。因为电业局的编制上面在控制,魏生津就用宗晓蓓顶替了本应该正常接班的老赵的女儿。只是,对于这件事,肖子东同志并不知情。”

    肖子东并不知情,这几个字一出口,就像往会议室里扔了一枚重磅炸弹似的,让大家瞠目结舌,本来还低着头作沉思状的诸位与会人员,惊愕之下,本能的抬起头来,将疑惑的目光都投向了正在说话的陈路遥。

    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是怎么回事呢,莫非是自己听错了?

    不过,能够成为县委常委的人,每一个都经历过不少风浪,在平息之下的瞬间,一个个的心头就开始飞速的转动了起来。

    陈路遥居然帮助肖子东说话!这里面究竟藏着什么猫腻呢,是不是肖子东投靠了杨军才,或者说,是陈路遥又和王子君好上了?

    持有第一个念头的常委,第一时间就将目光看向了杨军才,不过当他们看到杨书记那强行压制着的愤怒的神色之后,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个结果恐怕也是杨军才意料之外的!

    而杨书记不知情,那就只能说明陈路遥突兀的改变方向了!想到陈路遥竟然会在这短短两天之内改投门厅,不论是杜自强还是左明方,都将目光看向了依旧淡淡的坐在那里,好似眼前的一切跟他毫无干系一般的王子君。

    都这种程度了,王县长居然还能弄它个峰回路转,半路翻盘,这家伙真是太能折腾了!

    陈路遥那犹如回音一般的声音,依旧在会议室里的与会人员耳畔之间回荡,让他们都真真切切的意识到,这一切都是真的。

    这件事情,肖子东同志并不知情。这个结论代表的意义可是大了去了,它关系到一个常委的命运,鸦雀无声的会议室里仿佛不断地回荡着这个声音。

    “这不可能!”满是惊讶的声音,从刘传法的口中喊出,这声音瞬间打破了会议室的宁静。

    一道道目光,几乎同时看向了刘传法。在这一道道目光注视之下,刘传法这才意识到了自己真是太冲动了。怎么能把内心里的不甘喊出来了?只是,话一出口,覆水难收,尽管他刘传法意识到自己失态了,但是此时,也是无可收回了。

    杨军才本来有点凝滞的脸色,此时变得更加难看,虽然刘传法一语道破了他的心声,但是此时,把内心的真实想法说出来,无疑会成为人家反击的靶子。可是此时此刻,任他脑子不断地变幻,也实在想不出来怎么将这句话给圆回来。

    “刘主任,我们党的优良传统是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陈书记是组织委托的调查人,他的发言是调查之后的结果,你这样没有调查就如此武断的否定陈书记的调查结果,实在是太过于主观了。”第一个发言的,并不是人们想象之中的杜自强,而是纪委书记左明方。

    作为副书记,左明方的发言当然是很有分量的。而他的直言不讳的这一反驳,让刘传法的脸登时就有点红了。不过可惜,他光脸发红还是不行的,毕竟很多人已经在这瞬间的变化之中准备足了炮弹,怎么会就此罢休呢?

    韩明启看着神色淡然的王子君,心中早就打定了主意,更何况他自己还和刘传法很有点不对劲呢,都是新进的常委,而且他的排名还在刘传法之上,但是却在很多事情之上都让刘传法压制着,这让他很是不爽。

    不爽那就要说出来,如此好的机会,韩明启如何会放过?不等左明方的话语落地,他就接着道:“莫不是刘主任对于这件事情也早就有调查,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件事情可就不简单喽。”说到这里,他故意哈哈一笑,但是那话语之中隐含的意思,却是人人都心知肚明的。

    刘传法担心的,就是有人会这么说,他看着韩明启的笑脸,恨不得给这个家伙的脸上狠狠地揍上一拳。不过现在他因为一句话引起了围攻,也只能在心里发发狠。

    “传法主任,我觉得你应该就这件事情解释清楚,如果你要是质疑调查组的调查结果,那就请你拿出证据,如果没有证据,我觉得你还是别再弄出来另一个版本了,把你的推论收回去吧。”杜自强和肖子东关系一向不错,此时更不会放过这种痛打落水狗的机会,对刘传法心中更是有气的他,自然也是步步紧逼。

    “肖县长是经过党培养多年的干部,我觉得他的政治觉悟也不会让他做出这种事情,现在调查组刚刚给了肖县长一个正名的调查结果,怎么,刘主任对此依旧有怀疑么?”

    陈路遥没有看被攻击得已经没有还手之力的刘传法,他的目光,只是在杨军才和王子君两人的身上逡巡着。虽然杨军才的神情已经慢慢恢复了平静,但是陈路遥心里清楚,这一次,杨军才对于自己的这个调查报告,可以说是相当的窝火。

    可是,他窝火又能怎么样?在杜自强说话的瞬间,多年的政治经验告诉他,自己也应该在这个时候表现一下,不然,岂不是显得自己有些心虚了?

    “嘭”,陈路遥也是说干就干的角色,此时已经是箭在弦上,他不能不发了。随着他厚实的手掌狠狠地拍在桌子上,所有的目光就又朝着他看了过来。

    “传法同志,你要是对我这个调查组的调查有意见,就请直言不讳的提出来,我作为组长,一定代表调查组一一给予解答,但是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请你尊重我们整个调查组的工作态度。”

    已经悲催得犹如落水狗的刘传法,就算心里有一些疑问,此时也不敢讲出口,现在的他,最需要做的,就是要将那朝着自己来的火力引开。

    面对刘传法求救一般的目光,杨军才此时的心中却好似翻江倒海一般的难过,他心中清楚,刚才这么多人批评刘传法,那并不只是针对刘传法,大多还是针对他这个县委书记。谁不知道刘传法是跟着他的?而这么多人几乎同时朝着刘传法发出攻击,那就是在攻击他的。

    从目前的情形来看,大多数人的态度都是明摆着的,杨军才知道就算自己再怎么想否定这个调查结果,也没有太大的用处。毕竟陈路遥和王子君既然敢联手弄出这个调查结果,那就一定有完全的准备。而自己一旦通过书记的权威断会否定了这个调查结果,新的调查组却没有任何新的成果的话,那就等于给了对方另外一个攻击的理由。

    忍,小不忍则乱大谋啊。不要以为这个结果在县委之中通过了就万事大吉了,芦北县上面还有安易市,还有齐正鸿呢,只要齐正鸿将这件事情再次压下来,安易市的出手,就会更加的凌厉,到那个时候,还不定鹿死谁手呢。

    他瞬间打定了主意之后,目光不由得落在了自己的旁边。看着那从容坐在那里,自始至终到现在都没有说出一句话的王子君,心中在恼怒的同时,也生出了一丝佩服之心。这个人比自己年轻,而且在来到芦北县只是一年的时间之内,就能够统和如此实力,在自己咄咄逼人地发难之时根本就不用开口,就已经将大局定在了手中,这是他这个一把手也自叹不如的。

    不过,就算在这些方面不如你又能如何?我有上面的支持,还是能够扳回来这一局的,到时候,我要让所有的人看看,谁才是芦北县真正的主宰者。

    “传法同志,我已经不是一次批评你了,平时要好好学习,万万不能干出这种词不达意的事情来。你看看今天,就是因为你一个用词错误,结果就让大家误会你的意思了。”杨军才很是四两拨千斤的给了刘传法一个台阶下,不等别人开口,就接着道:“同志们啊,今天这个调查结果我真的很高兴,悬在我心头好几天的巨石,也全部放下了。”

    “我就说嘛,子东县长这样的好同志,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呢?开始的时候,我就不相信,现在好了,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虽然这次调查给子东同志也带去了压力,但是却也还了子东同志清白,这很好吗。”

    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杨军才接着道:“各位啊,虽然这件事情最后的结果是皆大欢喜,但是却也给我们敲响了一个大大的警钟,以后大家在忙于工作的时候,也要对自己身边的人言语约束,以避免这种事情的再次发生。”

    刘传法听着杨军才的讲话,心里大大地松了一口气,知道这件事情,不会再有人攻击自己了。不过他心中也很清楚,此时杨书记这般的下结论,心中还不知道多么的窝火呢,这就等于自己本来想要将别人的屎给抖搂出来,最终却不得不给人家擦屁股了,虽然上面杨书记依旧还有手段,但是这次常委会,却只能让杨书记痛在心里了。

    “这个人,真的那么难对付么?”看着依旧静静品茶的王子君,刘传法的心中也升起了一丝的彷徨。

    在不少人的眼中将会卷起无尽惊涛骇浪的常委会,只是开了二十多分钟,就因为杨书记的结论而圆满结束了。当县委大院里那些工作人员一个个小声的谈论会议过程,并且有人觉得是不是该通知县委招待所准备好领导开会的饭菜之时,会议室的大门却缓缓的打开了。

    常委们依次走了出来,并肩走在最前方的书记和县长,在轻轻地交谈着,两人的脸上,都流露着淡淡的笑容,根本就找不到半丝争吵的痕迹。

    而其他常委,却是神色严肃,让他们根本就看不出会议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不过这些,却是根本就瞒不过县委大院之中的那些人,随着文印室打印的上报材料内容传出,不少人就知道了常委会的结果。

    这种情况之下,王县长居然还是赢了。按照这次常委会确定的调查结果,肖县长最多也就是受到一个警告处分,这和大多数人心里预想的结果实在是大相径庭,差得太远了。

    李锦湖的办公室,当李锦湖听到自己兼职秘书汇报的消息之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而他的心中,此时想的根本就不是接下来会如何,而是王县长在开会之前说的一句话。

    “原来王县长心里是有把握的。”轻轻地感慨之中,李锦湖心中就是一阵的轻松,而他跟着王县长步伐走的心思,却是变得更加的坚定。

    和县委大院之中那些看热闹的人相比,实际上最为关注这件事情的还是宗晓蓓这些和肖子东关系密切的人。特别是宗晓蓓,她觉得自己在这种事情上实在是有点对不起自己的舅舅,愧疚的心让她从昨天晚上都没有睡好。

    一大早就起来的宗晓蓓,草草的洗了把脸就来到了县委文印室自己一个要好的小姐妹那里,忐忑不安的等待着事情的结果。虽然她知道回到舅舅家得到消息的时间也不晚,但是她还是愿意呆在这小小的文印室之中。

    “结果出来了没有?”着急不已的她,在会议开始了五分钟之后,就忍不住问自己的那位小姐妹。不过等到的答案,却是小姐妹无奈的摇头。

    她心中也清楚,这次会议,没有一段时间是结束不了的。可是心中的担忧却是让她想在最早的时候得到答案。

    “晓蓓,常委会结束了,常委们已经通过来调查组的调查意见。说没有肖县长什么事情。”就在宗晓蓓担忧不已的时候,满是笑容的小姐妹兴奋不已的朝着她说道。

    刚刚听到这个话语的时候,宗晓蓓兴奋的差点没有跳起来,但是当她看着文印室那还没有走到九点半的时钟,全身的力气一下子没有泄下来。

    “小茹,不要逗我高兴了,才三十分钟不到,你觉得常委会会这么容易结束么?”宗晓蓓不好对好朋友发火,但是话语之中却也带着埋怨。

    那叫作小茹的女孩,此时却一下子蹦到了宗晓蓓的身旁,手中晃着一份会议记录道:“你不相信是不是,不相信就算了,那这份会议记录,我这就打出来给孙主任送过去了。”

    看着小茹那充满了兴奋的脸,宗晓蓓这才有点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她一把从小茹的手中将那份材料抢过来,看着材料之上关于肖子东的调查结果,忍不住眼泪就要流下来。

    没事情了,舅舅真的没有事情了,她那提了三天的劲,好似这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一滴滴的泪珠,更是在她的眼中不断地晃动。

    宗晓蓓,你应该高兴,应该坚强啊!将噙在眼里的泪胡乱擦了一把,喜极而泣的少女暗暗给自己鼓劲道。

    “晓蓓,肖县长暂时算是没有事情了,但是你可就惨了,我听说不论是调查结果怎么样,你的工作都保不住了。”小茹看着自己的好姐妹,有点担忧的说道。

    “怕什么,我宗晓蓓就算是不要这份工作,也不至于饿死的。”重新恢复了大大咧咧心思的少女,哈哈一笑的说道。

    “是啊,我也觉得你宗晓蓓饿不死,不过今天你要是再不吃饭的话,说不定会被饿趴下了。晓蓓,等一会咱们好好地吃上一顿饭,算是为肖县长庆祝一下。”小茹说话之间,又充满憧憬的闭上眼睛道:“王县长不愧是我最为崇拜的人,连这种事情都能够解决,也不枉人家崇拜他一场嘛。”

    如果是以往看到自己这位姐妹花痴的可笑模样,宗晓蓓说不定还会笑话她两句,但是此时听到好友提到王县长,她的心中不由自主的却生出了那个在王县长办公室之中遇到的清秀年轻人,心说说不定以后还要好好地谢谢他,请他吃顿饭怎么样呢?

    和两个单纯少女的想法相比,县委一些久经风浪的人在赞叹王县长的手腕之时,却并不认为这件事情会如此轻松的了结了。

    在这个调查之中,王县长明显是给了杨书记狠狠地一砖,而且这一砖,还直接就将杨书记给砸晕在了常委会之上。杨书记要是一般人,很有可能也就打落牙和血吞了,可是杨书记在市里,在省里都有关系,岂会如此轻易的认输?

    好戏还在后头呢,这事肯定是老鼠拉木掀,大头在后面。谁笑到最后,还很难说呢。不过和上一次相比,现在看好王子君的,却也有不少人,不过看好归看好,面对杨书记身旁站的齐正鸿,不少人还是觉得压力很大的。

    杨军才心情复杂地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之上,轻轻地喝了一口秘书准备好的茶之后,他还是下定了决心,然这件事很是丢人,但是事已至此,他也只能走下去了。

    “喂,程叔么,我是军才啊。”杨军才拨通了程万寿的电话之后,声音就留露出了一份的亲切。

    对于杨军才突然的亲切,程万寿简直就有点受宠若惊了,虽然他的位置比杨军才高不少,但是作为杨家三代最出色人物之一的杨军才,几乎是注定要一飞冲天的超越了他的。此时的他,已经将杨军才放在了自己对等的位置,不,应该是将杨军才的位置放在了他的上面,现在杨军才如此的客气,让他心中舒爽的同时也表现得更加的谦逊了。

    杨军才之所以将电话打给程万寿而不是齐正鸿,这之中也是有所考虑的,在程万寿这个级别,他还是能够有决定性影响的,一般他的提议只要是不太出格,程万寿都不会反对,而对于齐正鸿,他却是没有这种把握。

    齐正鸿这个人做事大气,虽然有时候也喜欢剑走偏锋,但是更多的时候,却是喜欢和人堂堂正正的较量。对于这件事情,齐正鸿本来就不怎么支持,现在事情在自己的手中已经算是砸了,权且先不说齐正鸿会不会支持自己,就算是支持自己,恐怕也会传到京里去,那时候,对自己的影响会更加的不好。

    “程叔,这芦北县的水真是有点深哪,没有想到这一次陈路遥这家伙会帮肖子东,这让我很被动啊!”杨军才声音平和,丝毫没有表现出生气的样子,他说话的语气,更是像一个正在向长辈诉苦的晚辈一般。

    在体制之中混迹了大半辈子的程万寿,哪里会不明白杨军才表达出来的言外之意呢他在认真地思索着杨军才意思的同时,心中也感叹杨军才真是碰上了一个硬茬,竟然在这种时候,还能够翻盘。看来这个王子君,真的不简单啊。

    “军才,真的假不了,虽然一些人运用手中的权力极力的想要干扰事情的真相,但是我要说,他们的打算只能是欲盖弥彰,永远是行不通的,你不要有什么包袱,毕竟你去芦北县的时间还短,一时掌握不了大局很是正常,但是只要你有一颗和这种不正当现象作斗争的心,市委和市政府就是你坚强的后盾,那些牛鬼蛇神就算是能够横行一时,最终也会被统统打倒的。”

    程万寿的话语低沉而有力,就好似一个长辈在谆谆教导一个晚辈一般,但是对于程万寿的安慰,杨军才却不这样看,他在对程万寿表示感谢之后,又说要约程万寿的家人一起吃饭云云。

    又热情的寒暄了几句之后,杨军才这才挂断了电话,此时他的心中琢磨的不是旁人,而是给他宽心的程万寿。这个人乍一看没有太大的本事,但是刚才的话语说的,却是给他留了深深的印象。这人既让自己感应到了他的态度,却又没有明说出来,把话说的那么义正言辞,真是个人才啊。

    看来,我真是小看天下英雄了,心中感慨了瞬间的杨军才,心中顿时生出了要加强和程书记多联系的想法。

    “咚咚咚”

    轻轻地敲门声之中,一脸笑容的陈路遥走进了杨军才的办公室。杨军才对于这个两面三刀让自己丢进了脸面的人本来满是怒意,但是想到程万寿,他不觉也将心中的怒气压了压。

    “杨书记,我是给你来道歉的。”陈路遥也没有坐下,一到杨军才的身边,就是一副真心检讨的模样。

    而就在陈路遥走进杨军才办公室的时候,肖子东也在王子君的办公室。他喝着王子君亲手端给他的茶,沉吟了半响道:“王县长,您这般为我出手,实在是不值得啊!”

    他的话语一出口,满是笑容的王子君就把笑容收敛起来了。虽然肖子东没有说的太明,但是王子君却明白肖子东的意思。

    如果只是这次顶替事件的话,无论如何也是找不到王子君的麻烦。可是现在,这件事情已经不只是肖子东自己的事情,他很有可能要涉及道芦北县委,涉及到王子君。

    如果上面对于这个结果不满意,或者是直接否决了这个结果另外派来调查组,那就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呢。虽然整个常委会之上王子君一句话没有说,但是市委和省里的领导,都不是聋子的耳朵,不是摆设。

    牵涉的越大,对于此事已经在芦北县占据了主导地位的王子君都不利,所以肖子东才会有这么一说。

    看着肖子东诚挚的脸,王子君端起水杯轻轻地喝了一口,这才沉声的说道:“子东,你告诉我这件事情你亲自安排了没有?”

    肖子东不知道王子君为什么会问这个已经早就问过的问题,但是此时看着满脸严肃的王子君,他不由自主的正容道:“王县长,我没有安排过。”

    “既然你没有安排过,那你怕什么!”本来坐着的王子君,霍地从座位之上站起身来道:“我这个人虽然缺点不少,但是,绝对不会趋一时之利,为了保护自己就让自己的伙计受委屈的。”

    王子君的声音不高,但是听在肖子东的耳中,却是让肖子东莫名的感动,看着这个缓缓向自己走近的县长,肖子东本能的生出了一种士为知己者死的感觉。

    “调查我不怕,就怕上面派来调查者戴着有色眼镜看人,那时候……”肖子东说出了自己的担心,他心中清楚,那边绝对不会认输的。

    “人家能够反映,咱们也能够反映嘛。”王子君拍了拍肖子东的肩膀,轻笑一声的说道。

    “子东,不要觉得有什么压力,好好地休息两天,等市里将咱们关于这件事情的调查弄好了之后,你想要找休息的时间可就难了,没有你给我处理杂务,我现在可是有些手忙脚乱喽。”王子君轻轻地话语,就好似一道清泉,让肖子东那不断翻腾的心,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他知道王子君这是在变着法儿的安慰自己呢,凭着王子君的本事,政府方面的事情想要让他手忙脚乱都难!不过,明知道是安慰,但是他的心中依旧很是舒服,觉得跟着这样一位领导干下去才是不枉此生。

    “那我就抓紧时间好好休息,省得以后县长不给假期,想哭都找不到北。”肖子东的回话,并不怎么好笑,但是说话的两个人,依旧笑了起来。

    “子东县长,你外甥女经过这件事情之后,已经不适合在电业局上班了。”王子君扔给了肖子东一根烟,自己也借着肖子东的打火机点上了一根,渺渺的青烟之下,轻声的说道。

    对于自己的外甥女,肖子东早就有考虑。他知道宗晓蓓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再去县电业局上班了,就算在芦北县上班也都很难,因为有太多的眼睛,在盯着这件事情。众目睽睽之下,这个嫌疑还是要避一下的。轻轻的点了点头,肖子东没有说话,此时的他对于怎么安排这个自己喜欢的外甥女,也觉得有点烦。

    “我有一个朋友,在粤东那里开了一个公司,很需要人去帮她,那里虽然离家比较远,但是我觉得一个年轻人趁年轻,无牵无挂的,出去闯荡一下也不错嘛。”王子君在说宗晓蓓为年轻人的时候,丝毫没有感到什么异样,毕竟他的心里年龄,比宗晓蓓实在是大太多了。

    他没有感到异样,肖子东同样没有感到什么异样,已经习惯将王子君当做同龄人的他,真的已经忘了这位县长其实论起年龄,其实和自己的外甥女还称得上同龄人呢。

    “回去我征求一下她的意见,谢谢您王县长。”对于王子君连自己外甥女的退路都考虑到了,肖子东心中却是更加的感激。

    两人又闲谈了几句之后,肖子东就告辞离去。送走了肖子东,王子君缓缓的躺在自己的办公椅之上,觉得浑身上下都带着一丝的疲惫。

    虽然他和肖子东说着没事,但是此时此刻,他却知道自己现在正在走一盘危险的棋,如果下的好,自然是一切无事,而稍微出现差错。就很有可能给自己造成不小的伤害。

    在江省,他有不少的资源可以利用。但是来到山省,他能够靠的不多,而一些资源,更是不到必要的时候,就不能应用,毕竟情分这东西,那是越用越少,很多时候,他就必须要靠自己。

    想到昨晚秦虹锦在电话里让自己要放开的软软细语,并说要是太累就接受君诚公司的话,王子君的心中一阵的温暖,虽然秦虹锦差不多一个月只能偷偷摸摸的和他相聚两天,但是他心中清楚这个已经在他生命里再也难以抹去的女人,对他是多么的关心。

    想到秦虹锦,王子君的心思又飞到了莫小北的身上,这个有点科技狂人味道的小女子,现在也不知道在干什么呢,有一个月没有出现在自己的身旁了。在心中埋怨的瞬间,王子君陡然想到人家部队的驻地好像就在自己的地盘上,而自己却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去找莫小北了。

    这个未婚夫,好像不怎么合格嘛。一想到莫小北,王子君的心情不觉得好了几分。而就在他的心思不断地飘动之时,桌上的电话陡然响了起来。

    此时王子君的办公桌之上有两步电话,现在响起的是那部红色的保密电话。看着电话显示屏之上闪烁的电话号码,王子君轻轻地将电话拿了起来。

    “你好,我是王子君。”

    在王子君这句话通过电波传过去之后,电波之中就传来了一个爽朗的声音:“小王同志,来到我安易市一向可好啊!”

    虽然已经差不多猜出了打电话的人,此时听到这声音,王子君心中还是一热。不过他终究是重生了两世之人,再将自己的心情压制了一下之后,就笑着道:“谢谢郑书记关心,我在安易市一切都好,这些天一直想着给您汇报一下思想,但是每一次给您的办公室联系,您都是太忙了,我不敢贸然打扰啊。”

    郑东方确实很忙,作为一个副部级市的市委书记,在安易市刚刚升级的这一段时间之中,他实在是有太多的关系要捋顺。王子君在芦北县合并到安易市之后,给郑东方的办公室打过不少电话,但是可惜,郑书记都不在。

    郑东方显然也知道王子君打电话的事情,在一阵的笑声之后,就笑骂道:“你这个家伙总说我太忙,实际上就是你的心不够虔诚嘛,如果你真想来给我汇报工作的话,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办公室在哪。”

    领导的嘴大,说什么是什么,王子君自然不会和郑东方在这个事情过多争论,在笑嘻嘻的和郑东方说了几句之后,就将话题给转移了。 /~半clubs浮生:.无弹窗++

    郑东方在问了几个芦北县近来发展的情况之后,就话锋一转道:“子君,听说你们芦北县近来可不太平啊!”

    郑东方在这个时候打电话,王子君就知道他很有可能要问肖子东的事情。现在芦北县的材料已经报到了安易市委,想来,程万寿等人已经在那里开始发力了。

    “只是一件小事,只不过是有人想要通过这件小事翻腾几下而已。”王子君沉吟了瞬间,就用谨慎的话语说出了轻松地话语。这一方面是在向郑东方表明自己的态度,另一方面也让郑东方感到一切自己都能够掌握。

    郑东方那边沉吟了瞬间,就接着道:“子君县长,千里之堤,毁于蚁穴,有些事情,你还是要注意一下的。”

    说到这里,郑东方的声音就有点严肃道:“市里有些领导对于你们县里递过来的调查报告很不满意,想要让市委督查室接手重新调查,你觉得怎么样?”

    王子君的心思,此时已经完全落在了最后一句上,他知道这是郑东方在询问自己有没有应对的手段。

    心中念头闪动之间,王子君就沉声的道:“郑书记请放心,我们芦北县委对自己的调查结果是有信心的,也乐意接受市委对调查结果的任何检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