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零七章 立正 敬礼
    杨军才这两天情绪有些不振,经常在办公室昏昏沉沉的打盹睡着了,只是睡不踏实,刚刚眯住眼睛,一种难以名状的胸闷很低快就把他逼醒了,对于杨军才来说,胸闷是一种比疼痛更难受的感觉。

    杨军才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来到这芦北县,一上任就遇到了一堆麻烦。他来这个拥有六七十万人口的芦北县,是经过慎重考虑的。芦北县属于国家级贫困县,基础差、底子薄,容易见起色,再加上刚刚划归安易市,这些优势就足以当成这个国家级贫困县经济腾飞的发动机。

    杨军才非常清楚,在芦北县干好了就可能在政治台阶上继续攀登,但是干不好,芦北也极有可能成为自己政治生涯上的滑铁卢。客观上讲,杨军才尽管是为镀金下基层的,但是,他内心里确实揣着干大事、干成事的满腔豪情,他决心让芦北县成为自己政治生命的新起点,精彩展现。

    顶替事件的处理结果出来之后,整个事件就悄无声息的平息下来。芦北县委大院,也再次平静了下来。县里的各位领导,也都开始各自忙碌各自的事情。

    这种平静让隔岸观火的人们多少有些所望,甚至有人觉得王县长不会就这么被人牵着鼻子走,想像之中的反击不但没有出现,县长和书记反而变得一团和气起来。

    坐在芦北县新开业的歌舞厅里,王子君的面前摆着一瓶汽水,虽然已经开了盖,但是满满的液体显示王子君并没有动这瓶汽水。

    和王子君一样,莫小北面前的汽水也没有动过的痕迹。不过和王子君懒散的模样相比,莫小北那略显娇小的身躯,此时却是正襟危坐,就连肩膀上耀眼的徽章,也在舞厅旋动的灯光之下,不断地闪烁着灿烂的光芒。莫小北长得真美,一双妩媚的眼睛,白皙的脸庞和尖细的下巴,尽管身上却着制式的服装,但是,那窈窕的身材却是丝毫没有掩饰住的,美得简直让人崇拜。

    “丫头啊,你穿这么正式干什么?你是来约会的,不是来开会的!”王子君看着莫小北,轻声的调笑道。

    随着和安易市的逐渐接轨,芦北县的变化也越加的大了起来,这家歌舞厅,就是芦北县出现的新兴产物之一。在突然接到莫小北的电话之后,王子君就将两人见面的地点,定在了这家他也只是耳闻的歌厅里。

    对于王子君的调侃,莫小北好像习以为常了一般。翻了王子君一个大大的白眼儿,轻声的解释道:“我去北京参加了一个实验,这些天忙晕了。”

    莫小北的解释,让王子君有点发汗。这是莫小北在给他委婉的解释为什么这些天没跟他联系呢。心里偷偷一乐,脸上也有了惭愧之色,这些天,自己也没跟这丫头联系啊。

    这丫头还是有点单纯啊!心中念头闪动的王子君,哈哈一笑掩饰了一下自己的尴尬,然后关切的问道:“事情还顺利吧?”

    “嗯,还行。”莫小北轻轻的点了一下头,然后关心的问道:“听说杨军才欺负你?”

    这丫头,这是怎么说话的?什么叫他欺负我啊,心中念头转动之间,王子君刚准备反驳,就听莫小北接着道:“这家伙从小就欺软怕硬,他要是欺负你的话,你就狠狠的搧他,还击他一下他就不敢了!”

    彪悍哪,王子君根本就没想到从莫小北的嘴里,竟然会蹦出这样的话来,一时间只能点头道:“是,你说的不错,我正准备给他一拳呢。”

    莫小北看着王子君挠头的模样,嫣然一笑,整个人就好似暖和了许多。

    “爷爷说过,对欺软怕硬的家伙,你就得来狠的,一次就治改他了。因为这样的人像弹簧,你弱他就强。两个人的较量就像扯皮筋儿,受伤的,总是死脑筋的那个。”莫小北仿佛感应到了什么,低着头对王子君轻声的说道。

    看着两只手反复抻平衣角的莫小北,王子君的心里更是一热。通过这些天的接触,他清楚莫小北是个什么样的性格,她是那种你冤枉死她她都懒得和你解释的人,此时,却喋喋不休的跟自己支招,那就只有一种合理的解释了:这丫头在乎自己的处境和感受。

    不觉之间把大手伸出来的王子君,一把就攥住了莫小北的小手,深情的抚摸着,就像抓住了一块无暇的温玉,晶莹而温暖。

    就在两人沉浸在这无限美好的温情之中时,四周突然间噪杂了起来,一阵好似重金属一般的音乐,在歌厅之中陡然响起。

    眉头不觉一皱的王子君,看着对面同样蹙起眉头的莫小北,顿时恨不得让歌厅将刚才的轻音乐给换回来。不过看到不少年轻人随着音乐尽情的摇摆,王子君自嘲的一笑,暗道自己真是官大脾气长,怎么能因为自己不喜欢,就不让人家高兴呢。

    “走吧。”王子君一拉莫小北的手,就朝着歌厅外走了过去。

    莫小北对于这种重金属的音乐,也不感兴趣,朝着王子君点了点头,温顺的跟着王子君朝着歌厅外走。

    “哎,想不到在这歌厅里,还能碰见这穿制服的。哈哈,到底这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有哇,这老詹可真会做生意!”一个带着几分醉意的声音,就在王子君走向外面的时候,从两人的身边响起。

    声音里有一丝明显的挑衅之意,王子君回头一看,两个醉醺醺的人摇摇晃晃着走了过来。王子君可没时间和酒疯子一般见识,一拉莫小北的手,就继续朝门外走去。

    “二哥,还是个穿军装的,哈哈哈,这小妞儿不错,咱们叫过来乐呵乐呵?”听到那醉酒男子的感叹,一个带着讨好的声音道。

    醉酒男子踉踉跄跄的在歌舞厅大厅里宽大的沙发上坐下,有些朦胧的醉眼,看着莫小北在灯光下好似完美无缺的身影,一时间竟然有点呆了,一听到旁边男子的提议,当下赶紧鸡啄米似的点头。

    那讨好的男子正有事情求他,此时见他对女色感兴趣,哪里还迟疑?从沙发上站起身来,紧走几步就把王子君和莫小北给截住了,嘴里笑吟吟的说道:“小姐,你穿得好有性格啊。不爱红装爱武装,个性,我喜欢。我们老板想跟你聊聊,什么价格,你尽管说话,我们全都答应了!”

    男人在拦住莫小北的同时,自然也看到了王子君,看着自己看中的女子被这么一个小白脸牵着手,男子蔑视的上下打量一眼王子君,有恃无恐的说道。

    莫小北虽然有点两耳不闻窗外事,但是,这男人的话她还是能听得懂的,见这个家伙居然把自己穿军装当成爱好了,脸色就是一顿,厉声道:“滚!”

    重重的音乐,在这一声清丽的滚字被吐出的瞬间,就好似有感应一般猛的停顿了一下,越发让这个恼怒的声音,传得更远了几分。和醉酒男子在一起的几个看上去有一定地位的人,在听到这声音的时候,几乎同时哈哈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那男子看着同伴们笑,也跟着笑了起来,他伸手朝着莫小北的手一抓道:“妹儿呀,你让哥我滚,哥偏偏喜欢爬,而且是在床上爬。你能把哥怎么着?”

    那男子手里有个钱,再加上认识几个人,就觉得自己是属螃蟹的,在自家这一亩三分地上,老天爷是老大,自己就是老二了。因此,对于这穿着军装的莫小北,根本就不愿意放在眼里了。

    只是,他的伸手,却是让他受到了一个毕生难以忘记的教训,还没等他的手掌挨住莫小北,莫小北的脚已经出其不意的踹过来了,“哎呦。”这男子被踢中的瞬间,就腾空朝着后面飞了出去,狠狠的砸在了桌子上。本来摆满了桌子的酒水,在这一刻一下子砸了一地。

    虽然有轰鸣的音响,但是尖利的玻璃破碎声,还是引来了不少人的注意,而那摔倒的男子在从桌子上被扶起的瞬间,恼羞成怒的指点着莫小北,不干不净的骂道:“你他娘的臭娘们儿,既来当婊子,还想立牌坊啊?你竟敢打本大爷,今天的事儿,老子跟你没完!”

    就在他叫嚷的时候,呼呼啦啦走过来了几个留着平头的汉子,虽然是秋天,但是一个个都穿着背心,露着一身健壮的肌肉。

    “干什么,都给我老实点。”走在最前面的那汉子留着平头,在走来的瞬间,就大声的嚷道。

    “邱老二,喊什么,没看到我被人给打了么?”被打的汉子看到那平头汉子,声音立马就高了起来。

    被称为邱老二的男子一看到那被打的人,本来虎着的脸瞬间放松下来,满脸堆满了谦恭的笑意,赶紧赔不是道:“春龙哥,您没事儿吧?谁这么大的胆子敢在您的头上动土,我邱老二废了他!”

    “就是这个小娘们和小白脸,给我弄住了,千万别让他们走掉了。”被称为春龙哥的汉子朝着莫小北和王子君一指,大声的嚷嚷道。

    邱老二早就看到了王子君和莫小北,本来开始还是准备调停的他,此时瞬间就打定了主意,他看着莫小北身上的军装,撇了撇嘴之后道:“春龙哥您放心,我这就收拾他们。”

    “先别动那女的,给我把那男的狠狠地整一顿先出出气再说!这小丫头运气好,赵局长看上了她,我怎么说,也得给赵局长个面子不是?”春龙哥虽然浑身上下都被酒精泡透了,但是仍然不忘给那醉酒男子献媚道。

    听到春龙哥说到赵局长,那邱老二更是热情的招呼道:“赵局长,您也来了?哎呀,看我这狗眼,真是该挖了,小子们,没听到春龙哥的话么,还不动手!”

    王子君不动声色地看着眼前这一幕,眉头皱得紧紧的,虽然不知道这人是哪个局的局长,但是这人素质差得不得了,却是足以断定的。一年多了,他觉得自己把芦北县的治安治理得很不错了,没想到这种下三烂的事情,居然又在眼前上演了。

    莫小北看着几个围上来的汉子,眼光却是越来越冷,不过这几个鸡鸣狗盗之徒,哪里会将她放在眼里呢?

    “你们干什么?都给我住手!”一声沉喝从门口传来,随着这沉喝之声,几个警察快步走了进来,走在最前面的那一个,正是穿着一身警服的杜小程。

    看到杜小程,刚才还厉害的好似黑社会一般的邱老二,就好似老鼠见了猫一般,脸上更是堆起了灿烂无比的笑容。

    “杜队长啊,哪阵风把您给吹来了,外面这么热,您还得给大家维持社会治安,让我们这些小老百姓的平安得以保证,真是太辛苦了!快快快,给杜队长拿瓶绿茶过来!”

    杜小程厌恶地瞪邱老二一眼,一挥手道:“你们这是干什么,还想打人啊!谁敢打架斗殴,我就把你们拘留了!”

    “杜队长啊,我们可是遵纪守法的五好青年,不会打架的。只是,有人故意找茬儿,我们看不过去,把他们送到你们公安局,让他们接受处理,仅此而已。”邱老二看来是对杜小程真的怕,见杜小程训话,立刻像孙子一般赶忙解释道。

    “警察同志,你们可不能放走这对男女,我要告他们对我进行人身攻击,尤其是这个女的,她是你们的人不是,就是她动的手!穿着一身军装,还欺负老百姓,你们可不能不管哪!”春龙哥看到邱老二的态度,知道打人是不行了,当下朝着莫小北一指,就恶人先告状道。

    杜小程顺着春龙哥的手指,就看到了一身军装的莫小北,此时灯光夜景逐渐亮了起来,一身军装的莫小北,在英武之中,显得更加的清冷。

    作为一个漂亮的女孩,杜小程对于自己很有信心,但是看着这个好像有点面熟又想不起来究竟何人的女子,她的心中也不由得升起了一丝本能的嫉妒,这个女人穿起制服居然比自己还要漂亮!不过这一丝嫉妒,却改变不了杜小程对自己原则的坚持,在她看来,莫小北根本就不是一个先动手打人的角色。

    “同志,是你先动手打的他么?”杜小程轻笑着向莫小北问道。

    莫小北淡淡的看了杜小程一眼,就冷声的道:“是。”

    王子君在杜小程向莫小北询问的时候,心里就有点嘀咕,自己的老婆自己知道,莫小北是什么脾气?能回答杜小程的问话就已经很不错了,哪里有闲工夫给你解释那么多?更何况,她还有个有一说一的习惯。

    不论是杜小程本人还是跟在杜小程身后的警察,此时都有点不知道如何是好。虽然在他们的感觉中,这个清冷的女军人不应该是率先打人的人,问题是,她却毫不辩解地承认自己打人了,这就让人头疼了!

    正当杜小程思考着对策,想着怎么了解一下具体情况,一抬头,就看到了王子君正笑吟吟的站在那女军人的身后,而且他的手掌,还旁若无人的跟一只小手牵着。

    这家伙跟女人约会还让人家穿制服来到这种鱼龙混杂的破地方,这不是不伦不类嘛。看这家伙丝毫没有松开女人手的意思,杜小程心里酸酸的,毫不客气的给王大县长扣了一顶差评的大帽子。

    “杜队长,你看他们都承认了,您还不给我主持公道?我要求全身做个检查,哎呦,疼死我了!”此时的春龙哥心里不无得意,暗道,这个缺心眼儿的傻大兵啊,坑你一点没关系,谁让你脑子不开窍,明知是个坑儿还要往里跳呢。

    “她为什么打你?”杜小程虽然对王子君县长众目睽睽之下牵着一个女孩儿的手有点鄙夷,但是对于这位曾经是他们总头目的领导的为人还是愿意相信的,她知道,就算是这个年轻女兵真的先动手了,肯定也是有原因的。

    “他刚才走路的时候,我的脚不小心绊了他一下,他就骂我,我朋友让他们给我道歉,没想到他们二话不说上来就动手了,真是无法无天了!杜队长是吧?我经常和你们李局长在一起,你可得给我主持一下公道啊。”那被称为赵局长的人,此时带着一丝醉意的说道。

    看着赵局长手指指点着王子君,杜小程的眼睛随即就睁大了,她有点不敢相信的朝着赵局长看了一眼,然后沉声的问道:“你确定就是他骂了你么?”

    “那当然,你以为这点屁事我还会撒谎么?”赵局长酒一喝多,那官威就越发的大了起来,这还是公安局的人,要是他们人事局的人,早就被他给骂得狗血喷头了。

    调皮的冲王子君眨了眨眼睛,杜小程嘿嘿一笑道:“既然他侮辱你在先,打人在后,那还真得好好调查一番。不过,按照程序,可是需要做笔录的。麻烦你配合一下,把询问笔录给做了。”

    说话之间,杜小程就从身后一个警察的手里拿过来一个小包,从里面拿出了几张纸道。

    “没问题,不就是一个小笔录嘛,不过这位杜队长,我可告诉你,如果这件事你们处理得让我不满意的话,我可是不愿意的。”

    杜小程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而是快速的写了起来,那时候派出所的笔录并不像现在这么复杂,只是用了几分钟时间,杜小程就已经将一份笔录写好了。

    王子君轻轻地握了握莫小北那要动的手,示意她安心等待。杜小程朝着他眨眼睛,他自然明白这是什么意思。虽然王子君对于这种小手段并不在意,但是,既然杜小程愿意折腾,他也不介意配合一下。

    “请看一看这份笔录,如果情况属实,就请签上自己的名字、时间。”杜小程说话之间,就将笔录递了过去。

    此时,歌舞厅里的灯已经打开了大半,那位醉意熏熏的赵局长随意的扫了几眼,就拿起杜小程递过来的笔将自己的名字签了上去。从签字的功夫上来看,这位局长的名字是专门练过的,赵权中这三个字在纸上写的龙飞凤舞。

    看着手里的笔录,杜小程的脸上露出了小狐狸般的笑容,她朝着那赵局长展颜一笑,让这位好色的赵局长差点鬼迷心窍,心说如果能把这个小女警给扳倒了,也不枉此生啊。

    就在感慨之间,却见那已经收起笔录的女警突然双脚一并,立正敬礼道:“王县长,刚才人事局赵权中副局长说你污言秽语攻击他,请您配合一下,接受我们的调查。”

    王县长?一听到这三个字,那赵局长顿时愣住了。满身的酒意,更是在这一惊之下,消失得无影无踪。

    在芦北县,能够被称为县长的就那么几个人,而王县长却只有一个,那就是名声在外的王子君了。看着杜小程一脸严肃的模样,赵权中的脑袋登时就嗡了一下子。

    凑着灯光,赵权中仔细的朝着王子君看了过去,就见灯光之下的年轻人,可不就是那位执掌芦北县政府权力的王子君嘛,自己刚才做了什么?说王子君骂了自己?而且还做了笔录,这不是要自己的命么?

    “王县长,我……我不是故意的。”赵权中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措辞,语无伦次之下,说话都是嗑嗑绊绊的。

    王子君看着渐渐多了看热闹的人,哪里有时间和他纠缠,冷哼了一声,对杜小程说了句明天来我办公室,给我一个结果,就带着莫小北转身朝着歌厅外走出去了。

    不论是春龙哥还是邱老二,此时的脸色都难看的紧,他娘的,居然鬼使神差的把县长给诬赖了,而且,还若无其事的把笔录给做了,这岂不是说,这马蜂窝捅大了不说,还把证据给留下了?

    “完了,完了……”看着王子君离去的身影,赵局长一屁股跌在了沙发上。刚刚从升任人事局长的美梦之中清醒过来的他,此时就觉得自己酝酿已久的好事就要泡汤了!

    “麻烦你们几位和我回局里协助调查,这件事情,我们一定会给各位一个公正的回复。另外,赵局长您也不用担心,不论是谁,只要他用污言秽语攻击您还打人,都会受到法律的严惩。”犹如正义女神一般的莫小北,义正言辞的朝着赵局长揶揄道。

    “轰”,赵局长在这话语之中,犹如倒金山倾玉柱般的摔倒在了地上。

    清晨的空气,显得格外的清新,王子君看着县委组织部报上来的几个正科级干部的简历,平静的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微笑。

    “王县长,今天八点半县委召开常委会议,研究人事局等几个局委一把手的任职。”孙贺州轻轻地将水给王子君倒上,然后轻声的提醒道。

    对孙贺州点了点头,王子君就将那份文件放了下来。而文件的上方,正明明确确的写着赵权中的名字,在名字后面的拟任职务之中,更是写着人事局长几个字。

    “王县长,听说你昨天骂人了?”满脸笑容的杜自强推门走进来之时,就笑眯眯地向王子君问道。

    对于杜自强知道这件事情,王子君丝毫不觉得意外,他在王子君的对面一坐,就掏了一根烟递给了王子君。

    王子君笑了笑道:“嘴长在人家身上,青红皂白,还不是任由他满嘴喷粪,信口胡说么?”

    杜自强笑着将一份笔录朝着王子君那里一放道:“王县长,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您这一挨骂,呵呵,那边准备推出的这个人事局长就要换人了,正说打瞌睡呢,这不,送枕头的家伙出现了!” 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

    杜自强话语之中的意思,王子君自然清楚,他轻轻地笑了笑道:“有人告诉我,对于欺软怕硬的家伙,就应该狠狠的搧两下,一巴掌把他打改了!这话我觉得有点意思。杜书记您觉得呢?”

    “搧两下?”杜自强反复咀嚼着王子君的话,脸上的神色,变得凝重了几分。

    芦北县委常委会再次在小会议室里召开。

    杨军才此时也恢复了以前容光焕发的神态,他轻轻地敲了敲桌子道:“同志们,现在开会。今年以来咱们县的发展势头不错,取得了不少可喜的成果,更受到了市领导的夸奖。但是在这发展之中,也发现了一些问题,这些问题,都急需我们来解决,不然的话,就会影响我们县发展的大好局面。”

    “这些问题,我们当然不能一撅而就,而是要一步步走,一条条的完成。只要我们抓住一个重点,在重点的带动之下,就能够给我们县的发展带一个好头。前些天国良部长给我反应,咱们各县局委有几个老同志年龄已经到了届,我觉得也是该考虑的时候了,就让组织部门筛选了一下,选好候选人,咱们议一下。”

    虽然在开发区的争夺之中被王子君重重的打击了一下,但是杨军才在人事之上,依旧有着优势。在人事工作之中,书记,抓组织的副书记以及组织部长,就是全县人事的三部马车,而一旦这三部马车合一的话,那在人事之上的事情,就有决定性的权威。

    现在陈路遥虽然已经和杨军才有一些隔阂,但是两人依旧走的很近,而孙国良更是一直跟着陈路遥跑,这就造成了杨军才在人事任命上得天独厚的优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