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零九章 你洗牌 主牌我来拿
    “王县长的意见,我觉得很好很及时,我和杨书记也谈过这个问题,杨书记要求我们政工部门要充分发挥自己的作用,将整顿作风问题当成近段时期的重点工作来抓。对于本次整顿作风的活动实施方案,我和孙部长也有过交流,现在组织部门正在酝酿,本来想要等方案拿出来之后再提交常委会,既然王县长已经提了出来,那我们也不好再掖着藏着了,抓紧落实吧。”

    陈路遥声音低沉,却好似有一股让人信服的力量,虽然不少人都知道他嘴里所说的酝酿之类的根本就是胡诌八扯,但是也不得不佩服这家伙的心思变得快。

    杨军才和刘传法、孙国良等人,紧张的表情此时也放松了不少,他们也都听明白了陈路遥的意思,那就是要将整顿作风这项工作的主动权牢牢抓在自己这边,只要主动权在我们的手中,怎么整还不是我们说了算?只要咬定青山不放松,任尔东西南北风!

    杨军才等人明白,杜自强等人自然也明白,他们自然不会看着王子君发起的这起攻击的主动权落在陈路遥等人的手里,等陈路遥的话语说完,就听肖子东道:“整顿纪律作风的事情,我觉得组织部门就不宜掺合那么多了,咱们有纪检,有政法,我觉得这两个部门哪一家牵头,都比组织部门要强。既有合作,又有分工嘛。”

    “肖县长,你这么说就不对了,要说对干部的思想教育,还是组织部门更清楚一些。我觉得这件事情还是由组织部门牵头比较好。”刘传法知道现在不是谦让的时候,等肖子东把话说完,就沉声的反击道。

    一场对决,好似就要开始,此时已经好似被逼到了一定极限的陈路遥等人,都觉得自己不能退缩。陈路遥这个政工书记之所以有如此大的影响力,就是因为他安排的人多,而一旦王子君等人借助整顿作风让他们靠边站的话,那本来就不利于他们的局势,就会变得更加危机四伏了。

    肖子东还想和刘传法争论几句,却见提出本议论的王子君轻轻地挥手道:“整顿作风是县委县政府近段时间的重要工作之一,谁牵头都可以,杨书记,你看谁牵头好呢?”

    杨军才没有想到,王子君居然将球踢到自己脚下来了。看着王子君一本正经的表情,杨军才心中念头闪动之间,就觉得王子君这是等自己开口呢,然后再二话不说,对自己的态度猛烈的抨击一番,然后以此来彰显他的反击是如何的凌厉不堪!

    心中的怒意,从杨军才的胸前直升而起,杨军才心中越是明白王子君的打算,越是感到愤怒。他知道自己虽然可能会因为自己意见的提出而遭到那些亲近王子君常委的反对,从而让自己颜面大失。

    可是现在,已经不是退却的时候了,如果自己退却的话,丢人更大。

    要战就战吧,大不了闹将起来,我将芦北县班子不团结的现状向上面反映一下,就算是弄不倒王子君,通过活动能够运作一两个常委也好。

    心中念头闪动的杨军才,在沉吟了瞬间之后,就轻咳一声道:“对于这件事情,我觉得还是由陈书记主持的好,他们政工部门已经有了准备,再说整顿作风和加强教育是也能够相辅相成的嘛。”

    杨军才话语说完,就将目光炯炯的朝着王子君看了过去,此时的他,可谓是心静如水的等待着王子君可能越加犀利的反击。

    王子君静静的看着杨军才,轻轻地喝着茶,好似并不急于发表意见。看着悠闲的王子君,杨军才心说这家伙莫不是在等待着自己的同伙先发言,要是那样,自己就显得比这家伙低上不少。

    就在心中暗骂王子君狡猾的时候,却见王子君轻轻地将茶杯一放道:“对于杨书记的提议,我觉得很好,这件事情,就由陈书记带头,组织部门具体执行吧。”

    王子君拥护自己的提议?杨军才陡然就是一愣,这件事情,在他看来王子君应该寸步不让、寸土必争才对,怎么现在又开始拥护自己的决定了,莫不是这个家伙的脑袋被驴踢了不成!

    杨军才心里疑惑不解,其他人也被弄糊涂了,作为纪委书记,左明方对于这件事情也很上心,他心中也觉得这件事情应该由纪检部门来牵头,已经做好了准备的他就等王子君一开口就准备争取一下,却没有想到,王子君居然就这么漫不经心的放弃了。

    这不是虎头蛇尾嘛,左明方有点疑惑的将目光朝着王子君看了过去。和他揣着同样心思的其他人,也都将目光朝着王子君看了过去。

    “陈书记是老政工干部了,老将出马,一个顶俩。我觉得这次整风肯定能够经得起组织的考验。”王子君满脸带笑,笑吟吟的朝着陈路遥说道。

    陈路遥看着笑眯眯地说话的王子君,心里突然升起一种不好的感觉,这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怎么让自己觉得怪怪的呢?经得起组织考验,这句话一出口,就让不少人揣摩出一些味道来了。

    杜自强看了一眼王子君,这张面孔的构造棱角分明,从他略薄的嘴唇下发出的声音,抑扬顿挫,掷地有声,就连举手投足都显得成熟。

    定定的看着王子君,杜自强心里越发觉得这个年轻的县长不容小觑,不管遇到什么场面,这人都是如此的从容镇定,休闲随意,稳稳当当。而且,这个年轻的掌舵者喜欢把自己的智慧、怪诞、霸道、张扬全部隐藏在内心,内心明明已经是一条涌动不息的河流了,表面上让人看起来却依然是波澜不惊、不动声色。

    在杜自强想来,他原本以为王县长是想要通过争夺整风活动的主导权来实现自己有力的反击呢,却万万没想到王子君根本就没有按照常规出牌,意外之余,再平心静气的仔细想想,方才恍然大悟:这就是王县长的高明之处了,出其不意,乘其不备,这个让众人大跌眼镜的安排,一下子让他本人站在了一个进可攻、退可守的制高点,可以一览众山小,掌控自如,指挥若定了!

    杜自强心里暗暗的为王子君喝彩,妙,真是妙招儿!

    冠冕堂皇的阳谋,就是明摆着让你知道是什么,鼓掌也好、跺脚也罢,都得让我牵着鼻子走,按照我的意思把工作执行下去了!

    会议开到这里,仿佛已经寡淡无味了。那几个拟任职的名单,孙国良很识趣的没有再提出来,现在就要开始整顿作风,有哪个人屁股后面是干净的呢?单单冲着这次整风运动的宗旨:查处一批,整改一批,要是自己提的这些人再被查出来,岂不是闹笑话了?

    “杨书记,都说常委会是吵架的地方,我觉得不然,别的地方咱们不说他,但是咱们芦北县,那可真是一团和气,你看王县长对于您的意见,是何等的支持,这充分彰显了您一把手的权威。反正今天中午大家都没有什么事情,不如您就在县委招待所安排一场,为能有一个如此和谐向上的班子好好庆祝一番吧?”肖子东在吃了杨军才和陈路遥联手的闷亏之后,这嘴巴可是越来越犀利了,看着杨军才收拾东西,就笑吟吟的建议道。

    杨军才看着肖子东的笑脸,心中针扎一般的难受,此时他也有点回过味来了,现在看上去他们是掌握了主动权,但是只要这件事情不结束,王子君的反击就可能随时出手,一拳将这一切推翻了!

    通过这几次或明或暗的较量,杨军才已经深切的意识到了,王子君这家伙用权之法喜欢收放自如、深藏不露,却总是在要害之处绵里藏针,在你自以为快要收工时冷不丁地捅你一刀,因此,从这一点来看,自己暂时的胜利,还不能舒心地笑,一着不慎,这笑就成了悲剧开始的一个腔调了。

    王子君拥护我的意见?他娘的,还不如说我被他的这个提议弄得头大呢。心里虽然暗骂,但是作为一个有素质、有涵养的县委书记,杨军才当然不会、也不能这么说话,更不能说他领导下的班子不团结,毕竟人家王子君刚刚可是在一项重要工作的决定之上,和他步调一致志同道合的站在了一起,旗帜鲜明的支持了他的决定。

    “嗯,好吧,传法,给县委招待所打个电话,今天咱们常委聚聚。”杨军才虽然在笑,但是声音却有些干涩,像是勉强从嗓子眼儿里挤出来的。

    陈路遥此时,心里越来越不是滋味,特别是王子君那句经得起组织考验,让他猛然间意识到,这种事情很有可能会把自己给套进去了!要是他不主持这次整风,就算拿他再多的人也无所谓,但是一旦他主持了这次整顿作风,那一旦出了问题,他本人的领导责任,可是难辞其咎了。

    这个阴险的家伙,不会是挖好了坑儿专等着我来跳的吧?陈路遥看着站在杨军才身旁笑吟吟的王子君,心中更是一阵的恶寒。

    虽然中午吃饭已经安排好了,但是毕竟还没有到饭点,因此,常委们散了会之后,也就各干各的事,各搂各的妈去了。

    “肖老弟,你这张嘴啊,我提议你得改改,有些事情,不是光靠嘴就能够完成的,言多必失啊!”王子君和肖子东走在回办公室的走廊上,淡淡的说道。

    肖子东轻轻地弹了弹烟灰道:“王县长,您的意思我知道,不过我看着杨军才那副模样就生气,这一生气吧,嘴上就没有了把门儿的。”说话间肖子东看了看王子君的脸色,接着道:“不过,既然您亲自把我这个毛病给提出来了,那我给您表个态,这个口无遮拦的臭毛病,我一定改了!”

    王子君看着肖子东打哈哈的模样,知道他未必将自己的提醒听到心里去,不过,肖子东论起实际年龄,比自己并不小,自己既然说了一遍,也不能像叮嘱小孩子似的,那样也就落了下乘。

    “王县长,作风整顿这件事情,咱们是不是多派人盯着,省得陈路遥耍花招?”肖子东在进入王子君的办公室之后,才低声说出了自己的意图。

    将笔记本轻轻的放在桌子上,王子君摆了摆手道:“既然在常委会上已经将这项工作交给了组织部门,咱们就积极配合,等待结果就是了。”

    肖子东还想说什么,但是看着王子君胸有成竹的模样,也就没有再说什么。

    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李锦湖敲敲门走了进来,看到王子君和肖子东都在,就笑着道:“要不,我等会儿再来?”

    在官场,为人处世还有一条潜规则是贯穿其中的。无论你身兼何职,无论你的思想是官本位、学本位,还是钱本位,最终都是人本位。人是群居的,人永远不会群而不党。从这一点来看,李锦湖也是无法脱俗的。

    李锦湖来到芦北县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凭着和王子君不谋而合的发展理念和踏实肯干的工作作风,在几个副县长之中已经脱颖而出,成为了仅次于肖子东的存在,再加上他跟王子君比较近,所以,芦北县的社会组织部就有人传说,他是王子君执掌政府的三套马车之一。

    肖子东和李锦湖关系也很不错,此时看到李锦湖一副欠揍的模样,不由得开口笑骂道:“你小子说什么呢?想进来就赶紧滚过来,瞎罗嗦什么?还非得整这句废话,你这不是放屁脱裤子多此一举么?”

    李锦湖也不恼,嘿嘿一笑,就走了进来。

    “李老兄,你是没事不登三宝殿,有什么事情不用兜圈子了,直接说吧。”王子君一边说话,一边将一个茶杯放在了李锦湖的旁边。

    李锦湖也不客气,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之后,有点感慨的道:“县长大人,我是来求缘的。咱们县里一直都说要将招商引资当作重点工作,可是,我这把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了才把人家招过来,这办个证却跟生个孩子似的,折腾了好几天还没个准音儿呢,光个营业执照就得一个多月,还得跑这个局,跑那个局,这么下去,还怎么保证招商引资招得来、留得住呢?”

    肖子东听着李锦湖的抱怨,不等王子君开口,就笑着道:“我说老弟啊,天下乌鸦一般黑,这就是政府职能部门的通病了:门难进、脸难看、话难听、事难办。你有个熟人还好说,要是自己没熟人,就像个无头苍蝇似的贸然闯进去了,那他们理由多着呢,而且,这借口那借口还是很正当的。依我看哪,你还是分清轻重缓急,哪个项目急就盯住哪个吧,省得眉毛胡子一把抓,哪个都得抓瞎。”

    李锦湖虽然抱怨,但是对于这种现状他心里也是清楚的,摇摇头,长叹了一口气,觉得也只能这样了。

    王子君此时的念头,却是已经落在了以前的办事大厅上,虽然这种机构在后世也有一些诟病,但毕竟瑕不掩瑜,总的说来却是大大减少了办事的程序,提高了办事效率。

    “子东,锦湖,现在办证难主要表现在主管的部门太多,各自还都有自己的法律依据,对待这种情况,咱们想要将所有的权利收回来,也不现实,但是如果能把所有具备审批权的单位汇聚在一起,组成一个行政服务大厅,这么以来,权利依旧归各局委,又减少文书的流通,咱们再根据情况对每一种案件规定审批时限,办证一站就可以完成,就可以最大限度的减少办证时间了。”

    听着王子君的侃侃而谈,李锦湖和肖子东的脸色从凝重变成了震惊,作为县里的两位副县长,他们在瞬间的功夫,就能够想到如果按照这个方法推行下去的话,行政审批将会节省大大的时间。

    王子君对于行政大厅,倒也没有怎么专门的研究过,他说出来的,也都是自己心中的一些记忆。看着两人一副入神的样子,就接着道:“对于同一个申请,我们可以实行一站式服务,这样一来,就不用当事人从这个部门跑到那个部门,办个证下来把腿都跑细了!”

    “王县长,你这个办法好啊,不用增加太多的行政成本,却可以让当事人节省很多时间,尤其是这个一站式服务,虽然不见得能够彻底根治行政单位存在的办事难问题,至少大大提高了行政效率。我觉得这件事情实施得越快越好,最好在一周之内,就将这件事情筹备完整,实施运行了。”李锦湖轻轻地拍着手,满眼放光的说道。

    肖子东也点头道:“王县长这个办法我也赞同,眼下咱们不是正在进行工作作风大整顿么,如果让这件事情和工作作风整顿结合起来,就会成为我们县一个大大的新亮点。”

    王子君被两人充满了敬佩的目光看得还真是有点脸红,行政服务大厅的想法,是他在前世之中的经验,现在拿出来赚别人的羡慕虽然没有人说什么,但是从心里,他还是觉得自己有点钴名钓誉之嫌的。

    “既然你们都赞同,不如咱们就先召开一个政府办公会商议一个完整的执行方案,然后报交常委会研究吧。”王子君沉吟之间,轻声的说道。

    听到王子君要报常委会研究,肖子东嘴一撇,不屑道:“王县长,这完全就是咱们政府自己的内部事务,上不上常委会还不是一样么?再说了,报到杨军才那里还不知道要整出来点什么幺蛾子呢?”

    王子君笑了笑,端起茶轻轻地喝了一口道:“常委会会通过的。”

    李锦湖本来对肖子东的态度有些赞同,心中暗道,可不是这个理儿嘛,要是不通过给耽误了,那才是真正的烦人呢。可是,听着王子君那轻松之中带着无比自信的话语,心里对王子君升起了无穷的信心。而随着信心的增加,李锦湖陡然想到此时芦北县的局势,虽然王县长只是县长,但是他的影响,又岂是一个杨军才可以比拟的!

    杨军才的办公室,陈路遥和孙国良都在坐,烟雾缭绕给办公室的气氛平添了几分压抑。一般情况下,杨书记是不吸烟的,但是在这一刻,他面前的烟灰缸里却躺着六七个掐灭的烟头。 http://

    “孙部长,你是怎么回事?大好的机会,就这么让你给弄丢了!你说你推荐的都是什么人,难道全县干部之中,你就不能给我推荐个上档次的。”沉吟了半响的杨军才,陡然抬起头朝着孙国良厉声的喝问道。

    孙国良知道这件事情弄砸,自己有责任,但是这主要责任可不是自己。这个赵权中可不是自己想起来的,那可是刘传法提议的,要不是刘传法说这个人是你的人,我何至于会这么办呢?

    心中念头闪动之间,孙国良的心中就是一阵的不痛快,不过此时此刻杨军才正在气头上,知道杨军才脾性的孙国良,选择了最好的态度,那就是低头不语。

    陈路遥吸着烟不说话,但是此时对于杨军才也有点反感,虽然说挨训的是孙国良,但是谁不知道孙国良乃是他陈路遥的铁杆?恐怕杨书记这么劈头盖脸的训斥孙国良倒不是他的本意,而是杀鸡儆猴,让自己听呢。在和杨军才的关系之上,陈路遥并没有将自己放的太低,他觉得两人就是合作伙伴,虽然杨军才是主导,但是,你至少也该顾及一下我的面子不是?否则,谁还会心甘情愿的拉套驾辕呢?

    陈路遥闷着头一个劲的猛抽烟,孙国良一言不发,两人的沉默,让杨军才的脸色更是动了一下,他也不是傻子,哪里会不明白两人这是无言的对自己表示不满呢?虽然知道现在和陈路遥撕破脸不值得,但是此时,如果让他杨军才反过来给他陈路遥说好话,那简直比杀了他都难受!

    他杨军才,什么时候向别人低过头!

    “好了,这件事情不说了,关键的是这次作风整顿,陈书记,这一次你挂帅,可是不能再让那姓王的挑出来毛病了!”杨军才话锋一转,沉声的朝着陈路遥安排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