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一一章 原地不动踏步走 赔本赚吆喝
    心里虽然恼火,但是陈路遥也不能当真去跟韩明启大吵大闹,毕竟宣传本县,那可是给本县增光添彩的,他陈路遥有什么可以责怪的?没有心思再看省报的陈路遥,将省报朝着办公桌的边上一扔,就拿起了安易日报。

    《芦北县紧抓干部作风整顿不放松》,看着这大大的标题,陈路遥的怒意登时又增加了几分,此时,他恨不得把韩明启那家伙当成手里的这张报纸,给撕巴撕巴揉搓烂了!

    一把将报纸划拉到一边,陈路遥就坐在办公椅之上沉吟了起来。风起于青平之末,和王子君越来越打得火热的韩明启,现在绝不会无缘无故的写这么多的宣传文章。

    王子君这是把我放在火架上烤我啊!

    看来,现在不真的整治两个,那根本就交不了差了。尽管陈路遥早已准备好了应对之计,但是,一想王子君还没有出面,单单一份报纸就把自己吓得赶紧把自己人丢弃了,陈路遥的心里就是一阵憋屈。

    “我他娘的没事撩拨他干什么!”心中不知道怎么升起这种念头的陈路遥,后悔得肠子都青了!他知道,这次整风活动,就是王子君的反击,反击肖子东被告之事。

    这件事情,虽然看似是杨军才的授意,但是陈路遥却清楚得很,这大都是王子君的手笔,如果没有他提供资料的话,杨军才一个外来户凭什么知道得如此清楚?

    看来,王子君也看出了这里面的猫腻,心中平复下来的陈路遥,有点悲哀的想到。

    “陈书记好。”一个四十多岁的干部,圆圆的脸上带着人畜无害的笑容,轻轻地推门走了进来,一见到陈路遥,就恭敬地问好道。

    陈路遥看着这干部,脸色就沉了下来道:“钱局长,你不在信访局呆着,跑到我这里来干什么?”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搞信访工作的干部都慈眉善目起来,最起码的标准就是让人一看就有一种和蔼可亲的感觉。芦北县信访局虽然不算太吃香,但是信访局长钱意谦在芦北县却也小小算是一个人物。

    对于钱意谦的八面玲珑、精明干练,很多人都佩服得五体投地,就是一些县领导碰见这位一直都是笑眯眯的信访局长,也发不起脾气来。只是这些县领导,却不包括陈路遥。

    陈书记对钱意谦有意见,这里面的瓜葛由来已久了。好像那时候钱意谦还很年轻,不知天高地厚的他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惹恼了时任县委组织部副部长的陈书记,结果,这陈书记一气之下,就把他给记恨在心里了。

    栽了这个跟头儿之后,通过多年的历练,这钱意谦也修炼得左右逢源、精明干练、诡谲圆滑。其实,什么样的仁人志士在官场里混久了,棱角不得磨没了?这一点就像河里的石头,经历了河水的冲刷之后,还有几个不是圆的?

    按说,在体制内,只要下面基础牢,上面再有人伸手拽,你的仕途之路就可以平步青云,扶摇直上了。只是,对于钱意谦来说,这陈路遥就像一个挥之不去、躲不开、挣不脱的恶魔似的,在自己奋勇前进的道路上阴魂不散,导致钱意谦在官场上一直处于原地不动踏步走,赔本赚吆喝的郁闷状态,这都好几年了,有一个事实却是无法改变了:爬到正科就算到了顶儿了!

    因此,每每钱意谦碰见自己的知己故友,喝得酩酊大醉时,总是连连感叹,这官场上看似风平浪静,实则刀光剑影;看似不咸不淡,实则波澜壮阔,一切都不露声色,于无形中把你的命运都给改变了!而且,这结果不管你是不是愿意,都是单凭你一人之力无法抗衡、无法抵挡的,只能忍气吞声的认了,尽管心里一直不服气。

    “陈书记,您方便么?我有些事情需要给您汇报汇报。”钱意谦对于陈路遥,有人说恨得牙根儿都痒痒,可是此时,钱意谦却是笑脸相对,一副谦卑的样子。

    对于钱意谦的笑脸,陈路遥并不怎么领情,在体制内,一旦确定将那个人打倒,那基本上就没有让他有翻身的余地了。对于陈路遥来说,这钱意谦既然已经被自己给定了性,他就不准备就这么松手了。

    更何况,还有好事者说,钱意谦之所以对陈书记格外的客气,那是因为他对所有的上访者都是这么一副面孔对待的。表面上把他们奉为座上宾,心里其实是恨不得痛骂一顿的。尽管这个说法只是一个没法考证的无稽之谈,但是听在陈路遥的耳朵眼儿里,却让陈大书记对钱意谦的反感更加的根深蒂固了。

    “什么事情啊?你长话短说,我一会儿还要参加会议呢。”陈路遥沉吟了瞬间,不耐烦的说道。

    “陈书记,这两天反映情况的信访件有点多,我给肖县长请示了一下,他说让我给您报过来。”钱意谦笑眯眯的来到陈路遥的办公桌前,将手中的文件放在了陈路遥的面前。

    信访件?陈路遥接过来一看,眉头就皱了起来,就见那厚厚的一摞文件第一个反映的就是李兴屯乡的书记赵金符,此人强行使用邻居耕地给自己老子打造坟墓。这赵金符给他老子造陵墓的事情,陈路遥还知道,不过那时候,他倒是没有怎么放在眼中。可是现在这个时候,他却不能不重视。

    赵金符是谁,那是他在县委组织部时的办公室主任,也算是他陈路遥一手提拔起来的干部,而现在,这个信访件更是直接针对他。而且,此事这个钱意谦还报到了肖子东那里,就算自己有心想要庇护,都有点困难了。

    看着钱意谦那张谦卑的笑脸,陈路遥就有一种在这张腆过来的脸上搧一巴掌的冲动!你他娘的去跟肖子东说之前,怎么不事先跟我通个气儿呢?这会儿跑来给老子报告了,这不是成心让我被动么?不过,心里再怎么恼火,他也知道,自己万万不能冲动之下去做这等失礼的事情。

    心中念头闪动之间,陈路遥就翻开了第二个信访件,第二个信访件反映的却是安监局的副局长章长求长期和单位里的一名女同事保持着不正当关系,而且看上去证据确凿,更有被从床上逮个正着的记录云云。

    看着这个信访件,陈路遥将这个章长求恨恨不已,这小子有句非常经典的口头禅,是红颜总会遇上知己的。而且,他本人十分乐意给别人当这个知己的角色。只是,处着处着就弄到床上去了。

    据说,在朋友圈里,章长求被相熟的朋友送一外号独眼龙,什么香风毒雾都会想方设法的捕捉到自己的胯下来品尝一番,你再怎么好色,也不能对身边的同事下手哇,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哪。其实,对于章长求的这个毛病,亲朋好友也敲打过他,哪曾想这章长求把眼一瞪,不服气的反驳道:既然窝边有草,何必让兔子满山跑?这不是舍近求远、资源浪费么?

    等这话传到陈路遥的耳朵眼儿里时,陈路遥把章长求撕掉的心都有了,可是撕掉又有什么用呢,有一个事实是他无法抹煞的:芦北县的官场中人,有谁不知道章长求乃是他陈路遥的内侄呢?

    一封封的信访件翻下去,陈路遥的脑袋都有点疼了,一股怒意,从他的心中随时都准备爆发出来。而钱意谦的笑脸,更是让他觉得像看见一盘腻歪歪的肥肉片一般。

    “钱局长,你把信访工作做得很扎实,这些东西我再仔细看看,你先回去吧。”陈路遥朝着钱意谦挥了挥手,示意让他离开。

    “行,行,陈书记,您有什么事情再叫我。”钱意谦此时表现的很是谦卑,但是,他越是表现得小心翼翼,却是让陈路遥怒从心头起,怎么,你觉得凭着这几封信访件就捅住我陈路遥的软肋了,想幸灾乐祸的看一下我的笑话么?他娘的!

    一份份信访件翻下去,陈路遥的心越加凉了下来。他疑惑,这些东西怎么像雨后春笋似的,一股脑儿的全都冒出来了呢,这也太奇怪了,思忖片刻,陈路遥就明白了:这只能说明一点,有人在搞自己呢。

    对于谁出手,陈路遥心中清楚,而这些材料的提供者,陈路遥更是清楚的很。心中暗恨自己当年心慈手软,早知如此,就该和侯天东较一次劲儿,无论如何也得把这个钱意谦打落尘埃了再说,现在倒好,这家伙伺机待发,想反咬一口呢,只是,现在一切都晚了。

    看来,打蛇打七寸,出手必须稳、准、狠,一招不死,后患无穷啊!心中感慨了一句之后,他的心中却是越加的沉重起来,此时的陈路遥心中清楚,这是王子君在对他步步紧逼呢。而一旦他将这些信访件压下去的话,那等待他的,恐怕就是王子君等人的责难。

    揉了揉脑子,陈路遥又觉得自己的这些亲信也确实不像话,怎么都这么不给老子争气呢?什么事情都他娘的弄成了一团糟,都他娘的跟扶不起来的阿斗似的,让老子怎么说得起话呢!

    在县委小食堂简简单单的吃了点东西,本来还准备活动一下的陈路遥,不觉得心中很是懒散,无聊之下,还是让司机把他送回了家。

    此时的家里跟往常一般,依然是灯火通明,他老婆正谦和的笑着坐在沙发上,跟几个干部模样的人聊着家长里短,一副雍容华贵、高高在上的姿态。等陈路遥一进来,那些干部全都站起来,恭恭敬敬的笑着和陈路遥打招呼。

    对于这些干部,陈路遥一般都是笑脸相迎,但是此时,却只是点了点头,就朝着里间走了进去。

    “大姐,您得劝劝陈书记,工作是干不完的,他这般的拼命,辛苦的还不是他自己?陈书记哪点都好,就是爱犯这个毛病,两天的工作恨不得一天都干完了!这县委班子有分工,工作又不是他一个人的,怎么能指着他一人打虎,众人吃肉呢!”一个胖墩墩的干部,脸上带着眼镜,带着近乎讨好的笑容冲陈路遥的老婆说道。

    陈路遥的老婆表面上点头称是,内心里却有些疑惑,怎么这拼命干工作怎么会没有减肥的效果呢?害得自家的陈书记这些天摸着挺起来的小肚子,每次在床上做俯卧撑动作,都是大汗淋漓,跟老牛喘气似的。经不起自己的抱怨,到医院一体检,才知道不但没瘦下来,比起去年还胖了十几斤呢。

    随着这人的开头,其他人也不甘示弱,一个个都好似关心亲爹老子似的,对陈书记的健康状况纷纷嘘寒问暖,马屁接二连三的拍出来了。

    “大姐,现在陈书记为了工作把心都操碎了,可是下面有些人就偏偏不是省油的灯,好好的把陈书记的好经都给念歪了!什么工作作风整顿,我给老爹修个坟,他娘的就有人不依不饶,像个苍蝇似的盯着我。我看,这不是弄我的事情,这分明就是对陈书记心怀不满,谁不知道我赵金符是陈书记的兵呢?”

    赵金符长得摸样俊朗,现在虽然快四十了,依旧很有一些让女人为之着迷的本钱,再加上这家伙这几年养尊处优、在自己乡里的一亩三分地上也算是一言九鼎,气吞山河,长此以往,更是养成了一股气势。因为和陈路遥的关系不错,所以说起话来,也没有那么多的计较,越发显得口无遮拦、底气十足了。

    陈路遥的脸色,登时就变了!

    他从自己的书房里蹬蹬几步走了出来,不等他老婆开口赞同,就冷声的道:“自己拉的屎自己弄干净了!在我这里叫什么?要是你不拉屎,哪里会有人踢你的屁股?给我出去!”

    本来乱哄哄的房间,一下子安静下来,已经是一方诸侯的赵金符,已经记不起来有多长时间没有挨过训了,此时听到陈路遥当着众人的面儿这么训斥他,整个人登时就有点手足无措,而他那张白净的脸,此时更是涨的通红。

    陈路遥根本就没有理会自己这位前任秘书的想法,重新回到了书房的他,邦的一声把门给关上了!

    外面的干部们,一个个吓得面如土色,他们不知道陈书记今天怎么了,对自己的爱将还这么发脾气上火。这说明陈书记的心情实在是糟透了!沉吟了片刻之后,一个个就识趣的跟陈路遥的夫人告辞了,一时间,刚才还喧闹不已的客厅变得寂寥无比。

    芦北县的小公园里,王子君坐在长躺椅上静静的吹着晚风。此时虽然已近是深秋时节了,但是作为全县唯一一个休闲场所,依旧是人来人往,热闹不凡,而随着家长前来的孩子,此时更是像顽皮的猴子似的,在小公园里到处乱窜,追逐嬉戏,玩疯了似的。

    大树下,更多的却是一对对年轻的男男女女,虽然他们不像自己重生时那么开放的搂抱着啃一下,咬一下,但是一个个手拉着手,耳鬓厮磨,卿卿我我,倒也很是一副让人迷醉的风景。

    公园里的躺椅并不多,而来得晚的情侣想要找到一个座位就有些麻烦了,因此,王子君单独坐的这个躺椅,就不时的有人来窥探。

    “对不起,老弟,我在等人。”王子君不等那年轻的小伙子开口,就轻声的开口道。那年轻的小伙子也没有抱什么大的希望,听王子君这么一说,理解的点点头,就转身离开了。

    看着这一对离开的情侣,王子君摇了摇头,心说要不是她非得让我给她占个地方,把这个得天独厚的地盘儿让给这俩人也不是不行。

    就在王子君心中念头闪动的时候,一双小手轻轻地蒙上了他的眼睛,吐气如兰的声音,更是在他的耳边轻轻地响起:“猜猜我是谁。”

    听着这声音,王子君的心中不由得一热,他一把将身后的身躯往怀中一抱,然后也不顾那人的挣扎,就堵上那对温热的嘴唇,狠狠的吻了下去,深情的耳语道:“你是勾引我的小妖精儿!”

    从谈情说爱的角度来看,王子君选的这个位置实在是好极了,这里不但灯光昏暗,而且还行人稀少,此时就算是有点小动作,也不用担心被人给看见了。

    掩住王子君眼睛的人,也被这深情的吻点燃了所有的激情,开始还挣扎,慢慢的就以更加热烈的感情回应他了,两颗心在一起轻轻的碰撞,不论是王子君还是那人都能够感受到彼此心跳加快的声音。

    “你这家伙,怎么越来越坏了!”满脸娇媚的伊枫,轻轻的伸手将王子君那不知道什么时候伸入她衣服里的手掌拿出来,艳红的小嘴又羞又气的嗔怪道。

    虽然刚才一阵热吻,但是直到此时,王子君才借着灯光对着伊枫仔细的看了起来,此时的伊枫,外表上看起来没有什么大的变化,但是仔细一看,则越看越有味道了,当年的那一丝娇憨之气已经荡然无存,她穿着一件浅黄色的吊带纱裙,高跟凉鞋,性感却不失庄重。鸭蛋形的小脸上,眉弯如月,睫毛如帘,深情款款的看着王子君,眼神如秋水般的深邃明澈。

    “你这家伙,也不看看什么地方,怎么跟个猴子似的急成这样?”看着王子君恨不得一口把自己吞下去的模样,伊枫心里有些甜蜜,她用手狠狠的点了点王子君,娇嗔着耳语道。

    “我想你了!”王子君看着伊枫,轻声的说道。

    “你知道你刚才的动作有多危险么?”伊枫无奈的看了王子君一眼道。

    王子君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但是那眼中的情谊,却是让伊枫差点融化在了他的热情之中。看着王子君那深情地眼眸,伊枫猛地一点王子君的额头道:“本来我还想治你这家伙这么多天不去看我的罪呢,看你这副模样,好像是我自己犯错误了似的。”

    说话之间,伊枫就将自己的身躯往王子君怀里贴了一下,然后小声的问道:“你光低头看我,就不担心有人发现你是王县长么?”

    轻轻地声音,带着一丝的调皮。在这声音之中,王子君又好似找到了当年那个敢于阻拦自己车的小家伙。

    今天快下班的时候,王子君接到了伊枫打来的传呼,让他在公园里的这个位置等着,说是有惊喜。而现在,伊枫这个惊喜就好似梦一般的来到了他的身旁。

    “这些天的培训,真是烦死人了,连个星期天都没有,真是有些让人受不了。”嘟嘟开小嘴的伊枫,轻声的朝着王子君抱怨起了自己这些天的学习。

    虽然这些天都没有去看伊枫,但是两人之间的电话却是从来都没有断过,因此,伊枫培训的情况他清清楚楚。听着伊枫的抱怨,王子君轻轻一笑道:“这些法院的领导,实在是太不像话了,怎么能让小伊同志这么忙嘛,回头我给王秘书长打个电话,让他给你们院长送一双小鞋穿哪。”

    看着王子君大大咧咧的模样,伊枫脸上的笑容更多了起来,细碎的柔发在清风的吹动之下,更多了一些小妩媚。

    “培训结束的时候,我还想通过关系看能不能去芦北县接着干两年,没想到实习还没有结束,芦北县就已经不属于江省了,真是变得太快了。”伊枫把头躺在王子君的腿上,任由王子君轻轻地捋着她的头发,抱怨道。

    对于这种事情,王子君有什么发言权,所以只能是沉默。静静的清风之下,两个人一个说,一个听,在这轻轻地温馨之中,好似自成了一片温馨的天地。

    在这听说之间,王子君的手掌不觉得就去拿烟,而不等他将烟拿出来,伊枫陡然好似想到了什么一般,从包里掏出了一盒包装精致的烟道:“从那边回来,给你带来的。”

    王子君刚要接过来,伊枫却是已经笨拙的将烟盒打开,从里面拿出了一根烟,递给了王子君。

    火柴在伊枫的手中燃起,照亮了王子君,也照亮了伊枫,在这火柴的微光里,两个人久违的热情,刹那间就好似被这点灯火豁然点燃。

    清晨的微光,刚刚照亮了虚空,王子君就从睡梦中醒来。看看自己怀里犹如八爪章鱼一般蜷缩着的伊枫,肤若白雪,唇红齿白,尤其是那对鼓溜溜的胸脯,像两块被切开的西瓜,倒扣在一起,深深的乳沟让人浮想联翩,更让王子君心动的是,把这丫头细腻柔滑的身体抱在怀里的时候,这娇弱的身躯就像在香水中浸泡过一样,浑身都是风情,浑身都是暧昧,浑身都是秘密,由不得你不心跳,由不得你不着迷。

    借着微光,伊枫的小脸上洋溢着一丝心满意足的笑意,这笑意是甜蜜的,就好似一场美梦,在她心里上演。

    虽然身体素质因为多加锻炼的原因,比一般人要强上不少,但是此时,王子君仍然觉得浑身像散架了似的,有些疲惫,昨天晚上两个人都有点热情高昂,要不是到最后伊枫求饶,王子君不知道自己还能折腾到什么时候。

    轻手轻脚的从伊枫的身上将手脚抽回来,看着那双可爱的小手一副想要抱东西的模样,王子君不由得有点调皮的将自己的枕头放在了伊枫的小手中,看着那嫩藕一般的双臂紧紧的抱着枕头的小摸样,王子君身体的某个角落不由的又升起了一股冲动。

    将那丝冲动压了压,王子君自嘲的暗笑自己真是多情种子,也不看看把这丫头折腾成了什么模样,怎么就是不肯放呢。心中念头闪动之间,王子君不由得想到了前世的自己,那时候自己虽然也算是不错,但好像没有这般的骁勇善战过。

    在一阵的暗喜之中,王子君蹑手蹑脚地将自己的衣物穿上,戴上帽子之后,王子君又写了张一定要好好吃饭的便条放在了伊枫的旁边。

    出了宾馆,王子君松了一口气,此时他的心中更是打定主意,一定要买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在路边的小店里痛快的喝了一顿豆花粥之后,王子君就朝着自己所住的县委家属院走去。

    刚刚上了楼没多大一会,轻轻地喇叭声就在下面响了一下,看着停在自己楼下的桑塔纳和站在车门前的孙贺州,王子君掂着包就走了下来。

    一天的工作,就这样按部就班的开始了。不过,走进办公桌之后,王子君觉得自己的身上好似充满了干劲,在听了孙贺州今天的日程安排之后,王子君就开始处理文件。

    “叮铃铃……”清脆的电话声,在王子君的耳边响起,拿起电话的王子君还没有开口,就听电话之中传来了陈路遥的声音:“王县长,您现在有空没有啊?我是路遥啊,有些工作需要向您汇报一下。”

    虽然王子君比陈路遥高上一级,但是陈路遥还从来没用这种下级的语气和他说过话,更是没有主动汇报过工作。今天一反常态地放低姿态,这点小心思王子君当然清楚。

    看来,陈路遥是准备跟自己摊牌了!

    心中念头闪动的王子君,嘴中笑意闪动了瞬间,就轻声的道:“陈书记,你太客气了,你也别麻烦了,我看不如咱们中午去城西的渔场,一边享受一下钓鱼的乐趣,一边好好的谈谈。”

    “好啊,都说爱生活的人会工作,王县长,我听您的!”陈路遥虽然已经做好了去王子君办公室的准备,但是此时王子君的安排,却依旧让他心里一热,性格如他,有哪个鬼孙才愿意在比自己还年轻的人面前低三下四的汇报工作呢。

    陈路遥的车,在飞速的行驶着,而陈路遥的心,也在快速的转动着。此时陈路遥的心中,正一遍一遍的分析着自己头顶的两座大山:王子君和杨军才。

    说这两人是两座大山,那一点也不错,这两个人在芦北县的地位,可不就决定了这两个家伙都是压在自己头上的大山么?在陈路遥看来,这两个人都有着不可小觑的背景,而又很悲催的压在了自己的头顶之上。

    悲催,自己还真是有点悲催,人家为官一辈子,也不一定能碰上这么一位太子爷,自己却鬼使神差的一下子碰到了两个,而且一个比一个难对付。

    不过,总的说起来,陈路遥知道自己还是对将要见的这个人顾忌多一点。王子君和杨军才的比较,陈路遥不只是比较了一会,但是不论是哪一次比较,陈路遥都觉得杨军才稍稍有些逊色。

    论起家世,杨军才要强上不少,但是论起为人处世,论起手腕和能力,杨军才和王子君还要差上一截儿呢。尤其是杨军才的傲气,更是让人有点受不了。虽然他和杨军才是同盟,杨军才在表面上有时候也会给他足够的尊重,但是在感觉之中,杨军才却是依旧把他当做一个小人物看待。

    “小苏,车还能再开快点么?”陈路遥坐在车上,轻声的朝着自己的司机道。

    司机不知道陈路遥这是要去干什么,也不敢多问,但是却将油门用力的一踩,汽车的速度瞬间又增加了不少。

    今天不论如何,都要早早的赶到了,毕竟这是自己向别人求饶。心中念头闪动的陈路遥,想着王子君选择的地方,心里就对这位县长的体贴多了几分感激。

    随着芦北县经济的发展,渔场也多了起来。城西的渔场虽然不大,但是里面的鱼却都是野生的,不但钓起来很是有一番味道,吃起来更是纯天然的肉嫩汤鲜,让人回味无穷。

    想到渔场,陈路遥不由得想到一则好似笑话般的典故,都说王子君喜欢钓鱼,一时间,这芦北县的干部皆闻风而动,弄得县城里原本生意惨淡的渔具店里人头攒动,积压几年的陈年旧货都被抢购一空。尽管这只是人们茶余饭后的一个笑料,但是陈路遥却能够从这个笑话之中感应到一些东西,那就是这个年轻的对手绝对不容小视,在芦北县之中究竟有着何等的地位和影响力。

    恐怕就算是侯天东,在芦北县也做不到这一点吧?陈路遥对于侯天东这个强势的书记还算是服气的,但是此时想到侯天东,他也觉得没有王子君的影响力大。

    平整的柏油路上,汽车跑得飞快,只是一会儿功夫,就来到了一个用铁栅栏围着的鱼场之外。看渔场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汉子,在陈路遥来到之后,就快速的走了过来。

    “请问贵客是不是姓陈啊?”老板憨厚的脸上,有点迟疑,挺粗壮一个人,声音也有点颤抖。尽管芦北县现在经济发展的不错,但是能够开车来钓鱼的人毕竟不多。

    “对,我姓陈。”陈路遥看着那老板,轻轻一笑,很和蔼的说道。

    “您的朋友正在那边等您,请您跟我来吧。”中年人说话之间,就从旁边拿了一个长长的鱼竿,甩开步伐就朝着前方走了过去。

    “哈哈,老陈哥,我觉得你还得等会才会过来呢,没想到你也来得这么快啊。”已经换了一身休闲服的王子君,从自己所坐的地方站起来,笑吟吟的朝着陈路遥迎了过来。

    看着王子君灿烂的笑容,陈路遥心中却有点苦涩,心说自己已经觉得来的够早的了,没想到王子君竟然还是早一步在这里等候自己了。这个人连这点小节都能够注意到,杨军才和他比,差的还真不是一星半点啊。

    老陈哥,真是一个别致的称呼,他很想顺着王子君回一个小王老弟,但是张了张嘴,还是将这句话咽了下去。只是笑了笑,就在王子君的旁边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天上、地上都清清静静的,空气清新极了,极目天舒,清清楚楚地看见几团白云舒卷变幻,一切的困乏、烦忧和无聊都荡然无存,只留下轻盈通透的灵性和着清新的风自由舞动。

    轻风吹动,波涛不惊,两个坐在鱼塘边的人,谁也没有先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那在水中好似一动不动的鱼凫。县城虽然算不上喧嚣,但是坐在这渔场里,无疑也是有着荡气回肠般的感受的。

    “我没事的时候,就喜欢出来钓钓鱼,今天不知道陈哥你喜不喜欢,硬拉你来陪我,你可不要见怪啊。”王子君朝着陈路遥笑了笑,轻声的说道。

    来渔场谈事情,就已经很给自己面子了,而现在王子君这般的说,更是让陈路遥心中舒服多了。虽然他已经过了年轻人那种冲动的时候,但也不得不承认,这王子君的确很会做人。

    “王县长太客气了,我年轻的时候,也喜欢过钓鱼,不过现在老了,腿脚懒了,不想动弹了,实际上,钓鱼也是一个陶冶情操、净化心灵的过程啊!”陈路遥沉吟了瞬间,也跟着说道。

    王子君朝着陈路遥笑了笑道:“不错,我也是这样认为的,看来咱们两人是英雄所见略同喽!”

    王子君说话之间,陡然话锋一转道:“老陈哥你是老芦北了,依你来看,如果将芦北县比喻成一条鱼的话,几个人吃好呢?”

    陈路遥明白王子君的意思,如果将芦北县比喻成鱼,那他们这些人就是吃鱼的人。几个人吃好?陈路遥很想说分而食之最好,但是看着王子君那隐含着丝丝笑容的眼睛,嘴里却不由自主的开口道:“一个人吃好。”

    “我觉得也是一个人吃好,不管怎么说,一个人吃,其他人不会被刺噎着,你说是不是?”王子君轻轻地摇着鱼竿,朝着陈路遥笑道。

    “可是现在,粥少僧多,一个人吃鱼的事情很难有喽。”陈路遥有点自嘲的笑了笑,沉声的说道。

    “嗯,我觉得也是,两个人吃鱼,很容易分不均,如果互相谦让的话,还好说点儿,但是如果两个人都有点强势的话,那就让其他人很难做了,陈书记,您说是么?”王子君依旧没有放下鱼竿,淡淡的说道。

    对于今天的这次见面,陈路遥可以说想了很多,更准备了不少的话语,还有很多退步的条件。但是现在王子君这犹如天马行空一般的闲扯,却是让他感到有些被动。 360搜索:.☆//☆

    王子君的意思,他心里当然是清楚的,但是越清楚,他就觉得这次谈话,自己好像在顺着王子君的意思走了。而想要转变这种意思,陈路遥却又觉得自己不知道从哪里出口。

    “有一句话叫两大之间难为小,不知道陈书记您听说过没有?”王子君依旧平静的看着陈路遥,但是声音之中,此时却是带着一丝丝的力道。

    这句话陈路遥当然听说过,而且,他觉得这简直就是他现在的写照。虽然表面上他像是投靠了杨军才,但是他自己在芦北县就根深蒂固的势力,已经注定他要成为芦北县的一个重要人物。现在王子君和杨军才两强相争,他自己可不是很难做么?

    王子君将打击的目标放在他的身上,虽然他投靠了杨军才,但是从杨军才那里,他并没有得到足够的支持,这也充分证明了杨军才对他还心存着顾忌呢。

    咀嚼着那句两大之间难为小的话,陈路遥的心中充满了苦涩。自己夹在两个强势的人之中,虽然投靠了其中一个,但是却成了另外一方的主要打击对象,只是,因为自己的势力太强了,投靠的那一位也很想让自己出点事,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让他对投靠的主子更忠心一些。

    “陈老哥,你现在有五十四了吧?”王子君看着陈路遥,接着说道。

    陈路遥虽然一时失神,但是瞬间也明白了王子君问自己年岁的意思。自己五十四了,离六十退休的年龄还有六年,可是,这六年自己还老能在这个副书记的位置上呆着么?很有可能会在换届的时候,被换到人大或者是政协去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