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一四章 石击静水千重浪
    辞去副书记职务陈路遥居然要辞去政工副书记的职务?这就好似一声炸雷,陡然在常委会上响起,将波澜不惊的常委会登时搅得天翻地覆。

    左明方,韩明启、刘传法等人惊得目瞪口呆,满脸都是狐疑不解,而作为一把手的杨军才,更是差点将手里的水杯碰翻在地上。

    水杯里滚烫的茶水洒落在裤子上,灼热的感觉让杨军才瞬间清醒过来。看着一脸镇定的陈路遥,杨军才的心思方才醒悟过来。

    怪不得呢,王子君对于陈路遥的转段报告会这么鼎力支持,就连平时对陈路遥吹毛求疵的肖子东也是一声不吭,其他王系一派的家伙也表现得如此沉默,原来玄机都在这里呢:他们已经从陈路遥那里得到了足够的好处,只有自己这边,还稀里糊涂的蒙在鼓里。

    杨军才在个人卫生上有点洁癖,此时茶水洒在裤裆上,看在别人眼里,肯定会忍俊不禁,还以为这家伙尿裤子了呢。如果换了以前,杨大书记最先要做的,肯定是把身上的湿衣服换下来,可是现在情急之下,他根本就没心思去理会这些了。

    和杨军才的震惊相比,左明方的神色也是惊诧不已。和杨军才比起来,他和陈路遥相处的时间更长,也更了解陈路遥是个什么样的人,现在陈路遥自愿让出副书记的位置,在他看来,这简直就是一个不可能的事情。

    陈路遥如何的贪恋权位,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而现在他主动辞职,那绝对不是他心甘情愿的。想到心甘情愿,左明方又将目光落向了王子君。

    原以为他出手推动工作作风整顿只是为了打压陈路遥和孙国良,没想到,这家伙想得更绝,居然是直接出手将陈路遥拉下马来。看着脸色平静的王子君,左明方对于王子君的手段,也觉得有点后怕。本来,这堂堂正正的反击,就已经让人忌惮不已,却没想到在堂堂正正之间,还隐含着这种小手段,直接推动局势朝自己最有利的一方面发展。

    在左明方看来,王子君和杨军才两个人,那就相当于在一个食槽上栓了两头叫驴,根本就尿不到一个壶里。王子君这个人还好,如果能够和平相处,在坚持原则的情况下还能平安无事,而杨军才就不一样了,这个控制欲特别强的人,很难和人分享权力。在这种情况之下,王子君是绝对不能让步。

    从不让步,到步步紧逼。现在陈路遥辞职,莫不是王子君准备用杜自强来顶替陈路遥出任主抓政工的副书记么?

    就在左明方心中念头闪烁不已的时候,却听杨军才道:“陈书记,你先不要这么说,这种重大的事情,好好考虑一下才是,再说了,陈书记你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怎么能说撂挑子就撂挑子呢,你弄得大家措手不及,也不利于咱们的工作大局啊。”

    杨军才的这番话表面听起来像是批评,但是,却把陈路遥心里说得暖烘烘的。心里暗暗感叹,我的那个杨书记啊,我怎么会愿意退下去呢。

    听着杨军才的挽留,陈路遥差点将答应之声说出来,这个政工副书记,他真的还想再干几十年,只是,年龄不允许,更何况,再干一届的话,王县长又不允许。

    用感激的眼神朝杨军才又看了一眼,陈路遥就沉重无比的说道:“杨书记,谢谢您对于我的信任,但是,岁月不饶人哪,我这身体啊,现在的工作强度已经透支了,再撑下去,我就只能去见马克思了!”

    杨军才心里重重的叹了口气,原本还想再劝的挽留之言,又咽了回去。如果自己坚持不放的话,岂不是让陈书记早死么?

    “陈书记乃是咱们县委组织部门的定海神针,您这一退,那就让组织部丢了一条主心骨啊。不过,陈书记把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我和杨书记也不能说什么了。”王子君轻轻地放下水杯,语气里带着一丝难舍的感情。

    内心里很想留下来的陈路遥,一听王子君对自己的评价,满是苦涩。只是,事出无奈,也只能点头称是的份儿了,而被代表了的杨军才,此时虽然不愿意,也只能被代表。

    “不过陈书记,作为多年的组工干部,你慧眼识英才的本事可是无人能比的。你觉得你卸任之后,谁接替您的位置比较好呢。我们在把您的辞职申请报上去的同时,一并报请市委。”已经想好的套路,被王子君轻松的打了出来。

    陈路遥看着和自己配合得十分默契的王子君,心里升起了一种知音的感觉。心说孙国良跟自己联手这么多年,也没有和王子君配合得如此的默契,心中虽然这么想,但是嘴中却道:“国良部长对于组织工作很是了解,在全体干部之中,也很有威望,如果由他接任我的位置,为全县经济建设保驾护航不是什么大事。”

    陈路遥的推举,丝毫不出杨军才的预料。只是,眼睁睁的看着王子君和陈路遥联手之间就把他这个一把手给架空了,心里又气又恼,无奈此时投鼠忌器,陈路遥一个主动要求退下来的副书记,自己要是再跟他过不去,先不说能不能通过,一旦传扬出去,岂不显得自己太薄情寡义?在所有人眼里,陈路遥和孙国良在他来到芦北县之后,那可是鞍前马后的跟着他啊。

    “国良部长作风扎实,心思细腻,是个能干事的好同志,杨书记,还有各位,大家觉得怎么样?”王子君在肯定了孙国良一番之后,就朝着在座的常委道。

    孙国良自然不会反对自己,而其他人也不会不给陈路遥以及王子君面子,几乎没有人提出不同意见。

    没有人提出异议,那就是通过了,杨军才虽然脸色气得发青,但是此时也只能随声附和道:“我觉得国良部长也不错。”

    刘传法在这件事情发生之后,就有点被打蒙的感觉,他没想到事情竟然发展到了这个方向,王子君将陈路遥拱走,将孙国良推上位,这绝对不会是无缘无故这么做的。有道是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更没有无缘无故的恨,王子君不是雷锋,他这么做的目的,肯定是瞅准了孙国良当上副书记之后留下来的组织部长位置。

    组织部长对于王子君和杨军才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而这个位置一旦被王子君所占据,凭着王子君的强势,杨军才在人事之中的发言权,就会进一步被削弱的。

    可是此时,他也感到无力回天,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常委会就在这不声不响之中,通过了这个对于杨军才来说是十分不利的提议。

    看着杨军才散会之后就气冲冲的走出了会议室,王子君的神情依旧平淡,他和陈路遥笑嘻嘻的说了几句,主要是要陈路遥保重身体,而陈路遥也笑着感谢王子君的关怀,两人说话之间,就好似一对多年的故交一般,难以分离。

    没有离开的常委,不觉就将两人围在中间,左明方和陈路遥更是感慨两句在芦北县一起走过的峥嵘岁月,一切显得都是那么的和谐美好。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王子君在吩咐孙贺州十分钟之内不要有人打搅自己之后,就拿起电话拨了出去,只是响了三声,电话那边就传来了郑东方的声音。

    “子君县长,今天这么有空,是不是又想请我吃鱼啊?我可告诉你,那次钓的那只白鲢做的还不错,到现在我还回味无穷呢。”郑东方在电话之中,显得很是平易近人。

    在官场上,平易近人也是一种官威。那是给特定身份的大领导准备的。上级对下级不拘小节,那叫平易近人,下级对上级不分你我,那就是犯上作乱,没有轻重了。

    这一点,王子君当然懂得。郑东方这般的随意,那是因为他的身份在那里摆着呢,但是王子君在面对郑东方的时候,却是毕恭毕敬的。谦虚的一笑,诚惶诚恐道:“郑书记,您什么时候有空,我保证招之即来,挥之即去,只要郑书记不嫌我麻烦就好!”

    “哈哈哈,你这个小王啊。”郑东方在电话里爽朗的大笑了几声,又和王子君扯了几句家常之后说道:“你嫂子见我在家里老夸你,心里好奇,想看看咱们安易市最年轻的县长是什么样子,你哪天有空了,来家里吃饭吧。”

    “谢谢郑书记,谢谢嫂子。”王子君感恩戴德的客气了一番,就话锋一转道:“郑书记,刚才在常委会上,陈路遥书记已经辞职了,辞职报告过几天就能到了您的办公桌上。”

    王子君说的轻描淡写,但是电话那头的郑东方却能想像得到,这次王子君让陈路遥辞职,而且是心平气和的主动提出,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简直是个足智多谋的家伙!

    王子君手段不低啊,内心里感慨了一番,郑东方就沉声的道:“陈路遥同志的事情我会安排的,你们政工副书记的事情,又推荐了么?”

    “是孙国良部长。”王子君赶紧介绍了几句关于孙国良的情况。

    对于芦北县的大小干部,郑东方虽然算不上熟悉,但是每一个人的资料都在他的脑海里。芦北县毕竟是新近才归入的安易市,对于这么一个敏感的存在,任何一个一把手都不敢掉以轻心的。

    听到王子君说是孙国良,郑东方的心中对王子君的评价更高了一份。不争副书记,争组织部长,这个尺度要是让一般人来,还真是难以把握,毕竟论起权力来,副书记要大一些。

    而现在王子君和杨军才争锋,如果要副书记,那贪婪的吃相未免显得太难看,争组织部长,则不会出现这些问题。

    “好,我知道了。”郑东方大笑着挂断了电话。王子君心里一阵激动,这意味着事情成了。

    对于肖子东的事情,对郑东方本人来说也很愤怒,尽管他作为安易市市委书记不能多说什么,但是对搞小动作的杨军才和陈路遥却是大为不满的,现在王子君的出手,也是合了他的心意。

    如果不是郑东方的支持,王子君也不会有十足把握地给陈路遥提出交换条件。毕竟,一个市爱卫会副主任的位置,还不是他一个县长能够操纵的。

    轻轻的放下了电话,王子君轻轻的伸展了一下腰,这件事情一旦尘埃落定,那杨军才就算是再蹦跶,也只能在自己的控制之内了。

    和王子君的平静相比,杨军才却是愤怒异常,他的秘书因为在起草的文件初稿上写了个别字,就被他劈头盖脸的训了一顿,连千里之堤,毁于蚁穴这种上纲上线的理论都搬出来了。

    发泄了一通的杨军才,气呼呼的坐在自己的老板椅上,狠狠的抽着刘传法递过来的烟,一脸的阴沉之色。

    杨军才不开口,刘传法也不说话,作为杨军才的第一心腹,他知道自己一言不发的陪着杨书记坐着就是最好的选择了,省得一句话说错,把杨书记的无名火给惹出来了。

    别看杨军才平时对他笑吟吟的,但是从内心深处,刘传法知道杨军才根本就看不起他。在杨军才那有着腾龙之志的内心里,他刘传法此时只不过是一个有用的奴才而已。

    “陈路遥混蛋!”杨军才狠狠的骂了一句,声音里除了阴狠,似乎还带着一丝暴虐。

    刘传法斟酌了一下措辞,这才小心翼翼的说道:“杨书记,陈路遥这家伙死不足惜,最好就是现在死在医院里,但是一旦要是明确了让孙国良接替陈路遥当政工书记的话,那组织部长的位置可就空下来了,依我看,王子君醉翁之意不在酒,而是这个组织部长的位置。”

    杨军才对于这一点,他早就想到了,可是想要破局,一时又束手无策。如果任其发展的话,那人事权又要被王子君再分去一大块。

    “依你看,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杨军才沉吟了瞬间,声音平和了下来。

    我有什么办法,你都没有办法我一个办公室主任能有办法吗?心中念头闪动的刘传法,在杨军才有点发红的眼眸之下,可是不敢这么说,沉吟了瞬间,他这才道:“杨书记,要不咱们和程书记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从市里再想想办法。”

    从市里想办法,几乎在刘传法的策略说出之后,杨军才的眼睛就亮了。猛的一下摁灭手里的烟,杨军才嚯的一下站起来了。

    重新在自己象征着整个芦北县权力的座位上坐定,杨军才就拿起了电话。不过他拨的不是程万寿的电话,而是远在山垣市的齐正鸿的电话。

    “喂,是齐叔叔么,我是军才啊。”杨军才对于齐正鸿还是很尊敬的,一说话满脸都是笑容。

    虽然隔着电话,但是刘传法还是能够听到齐正鸿爽朗的笑声。

    “军才,最近很忙吗,杨书记特别交代过,让我好好地照顾你,你来山垣市了,多到我这里坐坐。”虽然杨度陆现在已经不是山省的省委书记了,但是齐正鸿在对杨度陆的称呼上,依旧是杨书记,这不但显得他齐正鸿不忘本,更显得两人之间的亲近。

    杨军才对于齐正鸿的反应很满意,他呵呵一笑道:“只要是齐叔叔的吩咐,我肯定是二话不说,立即执行的。只是,这一段县里有点忙,我想去山坦市,无奈脱不开身哪。”

    “嗯,现在也该是县里忙的时候了,秋收种麦,最重要的是秸杆还田防火,要不然,烧了老百姓的收成,那可就麻烦了。”对于农村工作很是了解的齐正鸿,根本就不用怎么思索,就将眼下的工作说到了点子上。   首发

    杨军才对于这件事情,还真是没有想过,不过此时他可不能说这些,在芦北县工作了一段时间之后,他对于县里的事情也不是一无所知,所以瞬间功夫,他就说了一大通关于秋收防火的准备,而且说的还是有模有样。

    不过,齐正鸿可不是好糊弄的,他虽然听杨军才说道头头是道,但是心中也明白这是在敷衍自己呢。不过自己也不是杨军才的老爹,说到这里,也算够意思了,当下也不戳破,还勉励了杨军才两句。

    “齐叔叔,给您汇报个事情,想请您给我拿个主意。”杨军才在和齐正鸿又扯了几句家常之后,就没有再瞒着,一五一十的把近段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

    齐正鸿听着杨军才的讲述,眉头皱的越来越凝重,他心中很是清楚,这件事情对于杨军才意味着什么,如果他人事权再失去的话,那杨军才这个书记也就形同虚设了。

    这个年轻人出手好凌厉啊,想到王子君出手的情形,齐正鸿心中一阵感慨。虽然从内心深处,他对于王子君这种出手还有点欣赏,毕竟是杨军才和陈路遥先出手对付的人家,而人家自然也有反击的权力。

    不过,杨军才毕竟是杨度陆的儿子,而老领导更是将杨军才托付给了自己,如果再让杨军才折戟沉沙的话,那自己还有什么颜面去见杨度陆呢?

    心中念头闪动的齐正鸿,顷刻之间,就已经有了主意,他轻轻一笑道:“这未尝不是好事,只要操纵得好,咱们也能让王县长赔了夫人又折兵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