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一七章 凡事以领导满意为宗旨
    官场里有个规矩,凡事要以领导满意为宗旨,以工作大局为取舍,这就是每个下级单位努力达到的隐性的工作目标了。因此,在人事问题上,只要上级领导内定了,只要给下级提前沟通一下,那剩下的就是按部就班的走程序了。

    因此,这种民意测评实在是太可笑了,不客气的说,那就是要踏踏实实的走一下过场的。因为不管你推举谁,那结果基本上都是已经定好的。上级的组织人事部门来测评,只需被提拔之人的单位出面走一下形式就行了,你只管锦上添花的配合一下就行了,因为,在这个节骨眼儿上,确保领导意图实现,那当然是首当其冲绝对要放在第一位的。

    因此,按照惯例,今天的测评肯定也是大家心照不宣的结果。杨军才正心情愉快的和董国庆窃窃私语,眼前的一幕突然把两个人给弄呆了。万万没想到会弄出这个场面的杨军才一时间手足无措,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久经战场的董国庆毕竟有着应急能力,一见杨军才愣住了,随即就反应了过来:“将选票收回来。”

    情急之下,董国庆大声的安排道,只是,眼前这个让人大跌眼镜的结果太出乎人的意料了,乱糟糟的场面,谁还记得他是老几呢,一时间众位常委们七嘴八舌的众说纷纭。

    “一共四十二票,四十票不合格。”一个粗哑的嗓子,陡然在会议室响了起来,随着这喊声,乱糟糟的会议室顿时平静了下来。

    “四十二张选票,四十章不合格,真的还是假的?”

    “怎么会假?那刘传法什么人谁不知道,你们选什么我不知道,反正我知道自己选的是什么。”

    “这么多人都觉得他不合格,这种人还要提拔成为县委副书记,他娘的,这年头居然轮到猫给耗子美容了!”

    就好似压抑之下的爆发,刚刚平静下的会议室,瞬间迎来了更加热烈地议论声,那一张张选票,更是不知道被谁铺在了地上,一个个不合格下面画的钩,是那般的醒目刺眼。

    刘传法听着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声,只觉无数条虫子钻进了耳朵中,他想大声的喊叫,让这些人不要再胡说八道,只是,还没等他开口,就觉得自己的头一蒙,差点晕倒在地上。

    “完了!”刘传法看着逐渐模糊的会议室,心中只剩下这么一个念头。

    混乱持续了几分钟,很快就被控制住了,随着各位县委委员重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整个会议室好似已经恢复了平静,但是此时此刻,几乎所有的人心里都清楚,想要再回到没有画票之前,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杨军才铁青着脸和董国庆坐在一起,看着一张张选票,他心中清楚这代表着什么,他的目光,就好似要杀人一般的朝着王子君看了过去。

    从这件事情开始到结束,王子君就好似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般,若无其事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面对杨军才看过来的目光,一脸无辜的跟他对视着。

    “杨书记,您看这怎么办?”董国庆的口气异常阴寒,眉头紧皱,朝着杨军才轻声的问道。杨军才竟骇得打了个寒战,笑脸立刻就白了。此时的董国庆,再也没有了初来之时的悠闲,原本胜券在握的一次考察,居然砸锅了。

    作为这次考察的负责人,砸了锅他董国庆自然是逃不了干系的,但是杨军才这个难兄难弟,却是怎么都得拉一把,多一个人承担责任,总比他自己承担要轻得多。

    杨军才皱了皱眉头,董国庆话语之中的意思他懂。现在摆在他面前的是两条路,要么再重新测评一次,上点强制性的手段之类让刘传法过关。如果他能够掌控整个会议,这个方法是最为妥当的,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如果他杨军才能把整个常委班子掌握得天衣无缝,也不至于出现眼前这种尴尬局面了。

    而另外一种方法,那就是据实上报。但是这一报,那就等于刘传法提副书记的路,基本上就算是堵死了。

    丢人哪,堂堂县委书记一把手亲自坐镇,居然会出现这种选举结果。杨军才心里明白,这四十二个县委委员,给刘传法评优秀的两票恐怕是自己一票,而刘传法本人投了自己一票。

    看着犹如昏过去一般的刘传法,像个僵尸似的在那儿坐着,杨军才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多了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你他娘的人缘怎么就这么差呢!早知道你是这么一个架不起来的软货,我费这八辈子劲干什么!真是气死我了!也罢也罢,既然你根本就是个扶不起来的阿斗,我又何必因为你公然和大家对抗呢?这么一想,心里就拿定了主意。

    他看着下方已经恢复了平静的县委委员们,沉声的说道:“既然已经出来了结果,那就按照选举结果如实上报,不过市委领导的眼光是雪亮的,那些在下面搞小动作的人也应该注意了,将组织的意志推翻,这是政治上极大的不成熟,一个政治上不成熟的人怎么能被组织委以重任呢?”

    “什么叫政治立场坚定呢?那就是在政治立场上要与上级保持高度一致,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就会在政治上摆来摆去,立场不坚定,旗帜不鲜明,就会私下里搞庸俗的人际关系,吹吹捧捧,拉拉扯扯,搞不正当竞争,就会在工作中挑三拣四,怎么对个人有利怎么干,就会在作风上应付甚至敷衍上级,甚至当面一套,背后一套,跟组织上对着干,我希望各位都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在大事大非面前有自重、自省、自警能力,不要被小圈子所蒙蔽!”

    杨军才一脸肃穆的说完,朝会议室四周逡巡一眼,脸上似乎还带着几分生气。

    王子君和陈路遥都明白杨军才在说什么,不过两个人都是相视冷笑。四十个县委委员,他们也没有搞什么串联之类的,只是让人说了一些关于刘传法不合适的话,仅此而已,就弄出来这么一个结果。因为说话的人代表的就是他们两人,所以很多人都听弦歌而知雅意,毕竟能够成为县委委员那都不是傻子。

    虽然有授意,但是四十票都是不合格,还是大大出乎了两人的意料。在此之前,两人并不觉得自己具备如此大的影响力,从这一张张票之中,更是表明了刘传法是个多么不受人待见的家伙。

    见杨军才表了态,董国庆急急忙忙的打电话向葛长礼汇报了选票的结果,电话那头,葛长礼气急败坏之下,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口无遮拦地破口大骂,还明确要求他们先留在芦北县,对这次选举是否有人进行恶意串连进行一次认真的调查。

    在冲着董国庆发了一通火之后,葛长礼就快步的跑到程万寿那里汇报工作去了。虽然他是组织部长,但是多年的政治经验仍然让他觉得此事十分棘手。

    程万寿正沉浸在和李逸风联手之下,逼迫得郑东方被迫让步的喜悦之中,看到葛长礼急匆匆的跑进来,就笑吟吟的道:“老葛啊,您这种风风火火的态度要不得啊,咱们作为领导干部,虽然不能泰山压顶而面不改色,至少也得做到稳住阵脚不是?这也就是咱哥俩在这儿,要是被上级领导看到你慌里慌张的样子,那可就是不稳重的表现哪。”

    葛长礼心里都快急得冒烟了,哪里有时间跟程万寿耍嘴皮子白搭功夫?当下也顾不得争辩什么,长话短说,赶紧将芦北县考察的结果说了一通。

    “啪嗒。”正在悠闲的把玩着一个陶瓷水杯的程万寿,吃惊之下,一不小心失了手,就将那陶瓷水杯摔倒了地上,瞬间摔的粉碎。

    “你说的是真的?居然有人如此大胆,竟敢在这种时候摆弄这种小动作?给我查,彻底彻底的查,我就不信查不出什么猫腻来!”程万寿气得嘴都快歪了。

    葛长礼看着一点也没有泰山压顶而面不改色的程万寿,心中却是一阵的小得意。不过此时他可不敢有丝毫表现出来,只是赶紧应承道:“程书记,我已经让董国庆立即着手进行调查了。”

    董国庆这个常务副部长,也算是他们两人提拔起来的,对董国庆,程万寿倒是蛮放心的,他脑子转动之间,就道:“这件事情捂是捂不住了,不能再等了,再等咱们就被动了,走,你跟我一起给郑东方书记去汇报。”

    葛长礼虽然不想去见郑东方,但是此时也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是脱不开身的,只得一前一后和程万寿朝着郑东方的办公室走了过去。

    郑东方这两天有点不高兴,作为一个一把手,在自己的权威被挑战之后,心里当然会有疙瘩。郑东方在仔细地分析过之后,发现这之中还有一个人出手的痕迹。

    心中虽然有气,但是郑东方此时也只能忍下,等以后有机会,再将这个面子给扳回来就是了。

    “郑书记,出问题了,芦北县对刘传法的考察结果不理想啊。”程万寿一来到郑东方的办公室,就大声的叫嚷道。

    郑东方此时心里正想着事情,看到程万寿那一脸气色败坏的模样,心中却是一阵快意。领导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怎么能指望着他面对自己讨厌的家伙说喜欢呢?只是被隐藏得很深的城府掩盖住了,没有表现出来罢了。

    “怎么回事?”郑东方稳稳的坐在办公桌之后,淡淡的问道。

    “郑书记,芦北县真应该整治一下了,有些人在组织上对刘传法考察之时私下里搞恶意串联,让刘传法同志的考察票弄得大多数都是不合格,这种行为实在是太恶劣了!这根本就是公然对抗市委的决定,置市委的威信于不顾!”程万寿在来到郑东方办公室的路上,就已经将要说的话想好了,一见到郑东方,就义愤填膺的告状道。

    郑东方脑门也是一跳,这种情形连他都没有想到。看着一脸气愤的程万寿,他的脸色瞬间就沉了下来,追问道:“程书记,恶意串联有证据么?”

    程万寿没有想到郑东方会这么问,一下子就有点卡壳了,他之所以这么说,完全就是想当然的判断,觉得这件事情要不是有人捣鬼根本就不会出现这么一种局面。以往在考察之中,还不是很多人对考察者有意见,但是最终还是让被考察之人顺利过了关?

    “这个,这个过程嘛,郑书记,调查结果还没有出来,我不敢这么肯定。但是我觉得如果不是有人刻意串联的话,怎么会出现这种结果?这里面猫腻太大了!”程万寿神色变幻之间,就沉声的辩解道。

    如果是以往,郑东方肯定会认可程万寿的意见,但是现在,郑东方正想方设法要打压才程万寿和李逸风等人,好让自己多年建立的权威不动摇。现如今这么好的一次机会,他怎么会轻易放过呢?

    当下脸色一正,一本正经的说道:“程书记,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你也是党的领导干部,不能在调查结果还没有出来之前就凭空胡乱下结论,我们既不能放过一个私下里搞小动作之人,也不能光凭着主观猜测,就盖棺定论,把人家的民意测评一棒子打死了!”

    被郑东方堂堂正正的刮了面子,程万寿的心中虽然憋屈的很,但是官大一级压死人,他虽然不高兴,但是心中也只能忍着。

    “郑书记,我已经让董国庆着手调查这件事情了,相信过不了多久,就会有消息传来的。”葛长礼看到程万寿挨批,赶忙轻声的解释道。不管怎么说,程万寿是他的同盟者,此时不帮手说不过去。

    郑东方此时在这件事情之上,也没有确定态度,点了点头,然后怒声道:“等结果出来之后给我报一份,董国庆也算是老组工干部了,居然弄出来这么一个问题。如果都照此下去,市委的意图还怎么实现呢?哼!”

    一把手书记对你有意见,那你的政治前途基本上就该歇菜了。董国庆那是葛长礼的爱将,此时虽然知道郑东方正在气头上,但他还是小心的道:“郑书记,董国庆他今天刚到芦北县,还没能掌握局势呢。”

    “嗯”,郑东方轻轻地嗯了一声,然后一拍桌子道:“杨军才这个书记是怎么当的?连市委的意志都贯彻不了,我看,明摆着是他这个一把手的掌控能力有问题嘛。”

    程万寿和葛长礼,脸色都变得很是难看,出现这么一个结果是他们不情愿看到的,更何况,这把无名火还烧到杨军才的身上。可是此时,他们还真的说不出什么,毕竟杨军才是县委书记,出了事情,他必须第一个出来承担着。

    作为一个县的县委书记,如果被上面认为你掌控能力有问题,那几乎就是给你判了死刑。虽然杨军才有后台,但是郑东方的这句话在常委会上说出来的话,那杀伤力可就不是一般的大了。

    远在芦北县的杨军才,哪里会想到他已经被郑东方给批评了呢。此时的他,正在和董国庆一个挨一个的和县委委员们谈话。

    “老吕,你也是老干部了,我相信你面对组织上的调查,能实话实说,你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有人胁迫着让你对刘主任划不合格票的?”杨军才努力压制着自己心中的怒火,轻声的朝着孙连铺乡的党委书记问道。

    那老吕五十岁左右,大队支书出身的他说话很是有点粗,在县里可是有名的大炮仗,人说要不是因为他这张嘴坏事,他至少也是县级干部了。

    “杨书记,您还真别说,还真是有人让我这么做的。”老吕两只机灵精怪的眼睛看着杨军才,黝黑的脸庞上满是忠心耿耿。

    已经有点疲惫的董国庆和杨军才,猛的一听到这犹如纶音一般的表态之后,两个人都好似吃了兴奋剂一般,立刻就来了精神。两个人本来还有点拖拉的身体,此时更是直了不少。

    “老吕,你慢慢说,究竟是谁耍了花招呢,只要你肯将这个人说出来,我和董部长绝对会对严格保密,而且,我保证对你的调查到此为止,既往不咎。”杨军才盯着老吕那张脸,就好似盯着什么珍奇珠宝一般的说道。

    董国庆没有说话,但是他脸上堆起的那一丝笑容,却好似要让老吕感受一下市委组织部的温暖。

    “是我的良心让我这么做的,刘传法来到芦北县才几天,屁大的事情弄不成不说,还整天没事儿瞎吆喝,市委为什么提拔这样的干部我不知道,但是我的良心让我面对选票时,必须得实话实话。杨书记,您不是说,选票必须得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对本人负责,对组织负责,对自己负责么?我就按您说的这么做了!”老吕猛地一拍桌子,大声的说道。

    在乡里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这老吕也是拍桌子拍习惯了,说到畅快之处时,这老吕根本就忘了自己是在县委了,黝黑的大手一掌拍在了桌子上,这种有话就说,有气就讲的痛快,怎一个爽字了得!

    脸色有点发黑的杨军才,此时被这一拍下了一跳。他张嘴就想对这老吕训斥一顿,却也知道这家伙像一头驴一样犟,再问也没有什么结果,只好让这位爷走人了事了。

    董国庆此时可没有和这人生气的闲心,看着一个个调查记录上那写着自愿,为组织负责,投好自己神圣一票的套话,他的脑子简直都大了两圈儿了。他知道,这件事情太玄乎了,依着他多年的经历,出现这种意外的结果,私下里没有人搞小动作的可能性基本上是没有的,但是人家搞得你一点小辫子都抓不到,这手段可就不是一般的高明了!

    娘的个刘传法,自己弄得不好,还让老子来给你陪罪。心中想着自己回去之后最少也要挨个批评,董国庆的脸色就更加的抑郁。

    杨军才的脸色,也很是难看,他狠狠地抽了一根烟,然后就朝着王子君的办公室走了过去。此时王子君正坐在办公室之中看文件,看到杨军才连忙站起来道:“杨书记,事情怎么样了?”

    “事情怎么样了,王县长您心里还猜不明白么?”杨军才冷冷的看着王子君,沉声的道:“你是县长,政府一把手,更应该和组织站在一起,我就奇了怪了,你怎么混同于其他人,也会投刘传法同志的反对票?”

    “杨书记,话可不能乱说,对于市委的意图,就算我再怎么不理解也会不折不扣的落实到位的,这次投票,我堂堂正正的说,我就是投了刘传法同志的不合格票。作为一名党员,一名处级干部,我觉得更应该对组织实话实说,这个同志怎么样,更应该如实的去评价。”王子君丝毫不恼,声音平和的接着道:“市委组织部对刘传法同志只是考察,可没有说别的。”

    “你……”杨军才此时简直就有点气炸了肺的感觉,但是他虽然气的不行,却也不能说王子君说的不对,在这些方面,他还真是挑不出王子君半点毛病。

    这只是考察,我只是表明我自己的意见,如果上级指名道姓的坚持让刘传法任副书记,我也会举双手支持赞成的。他娘的,你说的比唱的都好听,比哑巴还会说话呢,只是,你这不是屁话么,你带头弄了这么一出,他刘传法还能当上这个副书记么?

    “王县长,人在做,天在看,就算是你再怎么能说会道,上级领导也不是傻子,谁在这里面搅动风雨,领导会知道的。”杨军才沉吟了瞬间,接着毫不客气的说道。

    “杨书记的话我相信,不过杨书记,您才是芦北县的县委书记,县委的一把手,就算需要芦北县委班子向市委作检讨,恐怕还挨不到我这个县长,工作上要配合不假,但是,这种事情,我只能做到帮忙而不添乱,到位却不越位的,否则,那岂不是有点越俎代庖了不是?”王子君却是越来越轻松,他看着情绪几近失控的杨军才,淡淡的说道。

    杨军才的头上,登时就被泼了一瓢凉水。这种事情要是真找不到原因,他这个一把手书记那绝对是追究责任的对象。而王子君是县长,县长主要管经济,人事上出了问题,县委的责任当然是第一位的。

    他娘的,杨军才忍不住在心中骂了一句脏话,明明是王子君将好处占尽,他娘的这黑锅还要自己来背。而且,这黑锅,他杨军才背得也太窝囊了!

    怒气冲冲的杨军才,从王子君的办公室摔门而出。看着扬长而去的杨军才,王子君的神色变得越加的平静。

    就在王子君沉吟之时,电话响了起来,王子君刚刚接通电话,就听电话那头有人厉声的说道:“王子君,你真是好大的胆子,连这种事情你都敢做!”

    听着这熟悉的声音,王子君并没有太多的惊慌,他沉吟了瞬间,就沉声的说道:“郑书记,我这肩膀有点窄,可扛不起这么重的担子,您可不能看着我这个人老实,就什么脏水往俺身上泼啊!”

    郑东方听着王子君那近乎无赖的反驳,心里有些好笑,不过想到这小子不择手段的出手,当下把脸一沉,还是狠心的批评道:“子君哪,你还年轻,这一时一地的得失都不重要,你可知道,这种事情一旦操作不好的话,对你是什么影响么?”

    不等王子君回答,郑东方就接着道:“你们芦北县的这次事情,影响很不好,你们这些不安分的家伙,就等着挨市委的板子吧。”说话之间,郑东方就挂了电话。

    郑东方的电话很短,但是这短短的电话却是把自己的态度表明了,像王子君这种心思玲珑之辈,又怎么会听不出来郑书记对这件事暗暗的支持呢?把电话放下,王子君那有点忐忑的心才算是彻底的放了下来。

    这种事情不能老做,王子君明白这个道理,如果不是前期投入太多的话,王子君也不会铤而走险,冒险走出这一步的。

    选票的事情,在芦北县是个大的新闻,但是对于安易市来说,就只是一个副书记的考察没有如期通过而已。而到了整个山省,那些每天都忙得日理万机,前脚打后脑勺的大佬们,根本就不知道这些小事的。

    作为省里的大佬之一,齐正鸿本来也可以不知道这件事情,但是杨军才的电话,却是让插手这件事情的齐正鸿平静不下来。对于刘传法之流被人一砖拍在了沙滩上的事情,他根本就不关注,他关心的是杨军才会不会受影响。

    “郑书记说军才掌控力有问题。”这句话就像一枚钉子似的,狠狠的钉在了齐正鸿的心头。一个县委副书记,真的是小事,但是事情关系到了杨军才,那就是大事了。

    老领导将儿子托付给自己,那还不是看中自己么?如果让杨军才因为这件事情受了处分,甚至于郑东方直接拉开脸将杨军才给拿下的话,那对于杨军才来说,就是一个毁灭性的灾难,下来镀金被撸了帽子,这怎么说得过去呢?

    和杨军才等人想的彻底调查这件事情是不是有人恶意串联不同,齐正鸿站的却是另外一个高度,那就是这个板子,绝对不能打在杨军才的身上。现在别说恶意串联的事情不好查,就算是查出来,作为一把手的县委书记,该挨板子还是要挨板子的,只不过这板子的轻重不同而已。

    心中念头闪动之间,齐正鸿拿起了电话,不过在他刚要拨号的时候,又把电话挂断了。作为一个性格比较强势的人,他就在工作之中,很少让步。只要是自己决定对的,一般都是坚持到底。现在,他依旧想要坚持,但是相对杨度陆在京里请自己吃饭的情形,齐正鸿的心又动摇起来。

    他这个电话打了,那就等于认输了,可是不打的话,他又如何对得起杨度陆的重托?想到杨军才那张脸,齐正鸿的心思不觉就转移到了那位和杨军才搁伙计的王子君身上。

    当年选择让杨军才到芦北县挂职县委书记,就是出自他的手笔,作为一个有远见的领导,齐正鸿看准了芦北县那即将腾飞的发展优势,别的不说,光一条联通两省的通道,就能够让这个县受益良多。

    杨军才去了芦北县,正好赶上芦北县腾飞之时,这就是堂堂正正的政绩,只要杨军才这个县委书记在这里坐着,就没有人能够将这功劳从他的身上扒走。

    当时齐正鸿想的挺好的,可是在这一刻,他陡然觉得有点后悔,如果将杨军才放在一个普通的县里面,可能早就打开了局面,放在芦北,和那个光芒耀眼的年轻人放在一起,这主意真是糟糕透顶了!

    想到那张年轻而充满了斗志的脸,齐正鸿终于下定了决心。这个年轻人既然动了手,如果没有后手他根本就不相信,而他要做的,就是在这年轻人后手发动之前,将这件事情捏死在现在这个状态,至于受委屈什么的,那只好以后再说了。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听着电话那头郑东方客气的叫他领导,并请他作指示的时候,齐正鸿爽朗的一笑道:“东方书记啊,你这就太客气了,过不了几天,你就是省委常委了,我哪里敢领导你啊!”

    郑东方对于齐正鸿很是客气,但是在这客气之中,齐正鸿却真切的感受到了两人之间的距离。他心中清楚郑东方的心中对于自己插手芦北县的事情心存芥蒂,但是此时,他又不得不将这枚苦果吞下去。

    “老郑啊,军才这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虽然有点小毛病,但是此人的本质还是好的。他刚刚到安易市,有些事情,还需要你这个当领导的多多担待啊!”作为省部级的干部,齐正鸿不会将事情说的十分露骨,但是他的意思,却已经明显的隐含在其中了。

    “领导您放心,军才到了我这里,那还不是跟到了自家一样?有什么事情,你拿我试问就是了。”郑东方回答得也很客气。

    两人说完这主要的话语之后,就又谈了两天天气,在齐正鸿提醒郑东方要多穿件衣服之后,就各自很有默契的挂了电话。轻轻地躺在老板椅之上,齐正鸿沉吟了瞬间,再次拿起了电话,不过这一次,却是打给程万寿的。

    在刘传法考察事件发生之后,王子君表现得很是低调,除了处理一些日常的事物之外,对于那些不是必须出席的会议,他是能推就推。

    不过就算是他表现得再低调,也就有无数的眼睛盯着他。考察事件闹出了这么大的风浪,整个芦北县都不相信这件事情会跟王子君没有关系。

    坐在办公桌之前,王子君看着那份好似还有着油墨香气的组织部文件,长长的吁了一口气。一切的努力,在这份文件下来之后,终于也算是尘埃落定了。

    孙国良接任主抓政工的副书记,李锦湖任县委常委、组织部长,而刘传法在这份文件之中,却是只字未提。

    “咚咚咚”,轻轻地敲门声之中,孙贺州带着孙国良走了进来,王子君在看到孙国良之后,就赶忙站起来道:“孙书记,恭喜恭喜啊!这一次你可更进一步了,可一定要请客。”

    孙国良看着满是笑容的王子君,很难相信这个好似大学生一般的年轻人现在就是整个芦北县最有权势的人,丝毫不容置疑。他朝着王子君笑了笑,沉声的说道:“王县长您什么时候有空,只要一个电话,我随叫随到。”

    孙贺州在给孙国良泡了一杯茶之后,就悄悄的退了出去,作为一个合格的秘书,在领导不需要你在这里的时候,你最好立刻就能够消失掉。

    “贺州年轻有为,不过呆在机关的时间太长了,要想进一步发展,还得到基层去。”孙国良看着孙贺州离去的身影,轻声的说道。

    作了多年的组织部长,孙国良眼力还算是不错的,他一眼就指出了孙贺州此时所缺少的东西,孙贺州虽然跟着王子君时间不长,但是在县委办的时间却是不短。论起机关工作那是一把好手,但是要起具体工作来,却依旧需要锻炼。

    “孙书记你说得对,贺州是个不错的苗子,但越是这样,越是需要多加锻炼。”王子君根本就好似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年龄比孙贺州还小。

    孙国良呵呵一笑道:“只要县长您舍得,我随时给贺州找个地方锻炼锻炼。”说话之时,孙国良的脑子就开始旋转到了城关镇的头上,看看在城关镇是不是能够挤出一个有力的位置让孙贺州镀镀金。

    王子君笑了笑道:“那就这么说定了,等我让贺州找上门去的时候,孙书记您可别矢口否认,拒不认账啊!”

    两人说话之间,都哈哈大笑了起来,好似遇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般。孙国良来找王子君自然不是为了孙贺州,在又说了两句闲话之后,孙国良就道:“王县长,明天陈书记就要去市里报道了,我们几个老伙计想要请陈书记喝两杯,不知道您晚上有没有时间?”

    孙国良虽然知道对于自己的邀请王子君不可能拒绝,但是此时听到王子君亲口答应参见,心中还是充满了喜悦。毕竟这代表着王子君接受了他们抛来的橄榄枝:“甲鱼村,虽然想要给陈书记找个不一样的地方,但是挑来挑去,还是觉得那里最好。”

    闲聊了几句之后,孙国良就离开了王子君的办公室,这位即将成为芦北县第三号人物的人,在和来世相比脚步不觉又轻快了几分。

    陈路遥要走了,王子君看着压在自己办公桌之下的电话号码表,不觉就在陈路遥的名字之上轻轻地划了一道。虽然陈路遥并没有退休,但是已经成为了市爱卫办副主任的他,从今之后,就会对芦北县的影响力越来越小,以至于消失了。

    想到陈路遥的离去,王子君心中念头闪动之间,就轻轻地拿起电话,拨出了一个号码。

    “喂。”电话那头,杨军才的声音轻轻地传了过来。在听到这声音的瞬间,王子君就满是笑容的说道:“杨书记,忙着呢,我是子君啊。”

    杨军才没有想到王子君竟然会给自己打电话。在刘传法的事情发生之后,他觉得自己和王子君的关系已经降低到了冰点。再一次的失败,也让杨军才对王子君有了那么一丝的阴影。 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

    “王县长你好,有什么事情吗?”镇定了一下心绪的杨军才,轻声的朝着王子君说道。

    “杨书记,听说陈书记明天就要到市里去报到,今天有些同志为陈书记送行,咱们两人不如一起出席一下,您有空没有?”王子君声音平和,姿态放得有点低。

    杨军才的心快速的转动着,他虽然很是不想和王子君站在一起,但是这时候关系到要离去的陈路遥,他还是点头道:“好的,那我晚上一准到。”

    王子君在和杨军才说了地址之后,就挂了电话。这次的拼斗,虽然他在棋出险招之后,胜了一筹,但是郑东方却是给他说过一句很有意思的话:团结的班子出人才。

    对于这句话,王子君自然不会认为郑东方是让自己团结在杨军才的身边。几经推敲,王子君终于有了一些所得,那就是无论自己和杨军才闹得如此的对立,但是在表面之上,最好还是要保持团结的样子。

    谁说了算,按照谁的思路走,不是靠着碰撞来实现的。高明的境界,应该是化解一切于无形之中,正所谓善战者无赫赫之功。在一般的时候,自己作为一个二把手表现的太过于强势并不好,而将这种强势糅合在温润的团结之下,则让人挑不出任何的毛病。

    这次为陈路遥送行,自己拉着杨军才去,既让陈路遥觉得有面子,还可以让人觉得自己对杨军才这个书记还算尊重,此举实在是一举两得啊,何乐而不为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