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二零章 直挂云帆济沧海
    已经是初冬了,北风呼呼地叫着,空气弥漫着冷清而又干净的气息,有些沁凉透骨。倏忽之间,天暗下来了,天空上聚涌而来的云压得很低,低得几乎伸手可取,王子君突然觉得有些伤感,对这个为之奋斗过的芦北县城涌起一股深深的眷恋!

    甲鱼村最大的包间里,孙国良、杜自强、左明方、肖子东、李锦湖、韩明启、辛军则等人都等在那里。今天的菜特别丰盛,而且最后一道压轴菜,是甲鱼村的老板刘胖子亲自端上来的。

    肖子东笑着打趣道:“刘老板,看来,你这生意不是火爆,而是出奇的火爆啊,连老总都下放成服务员了!”

    刘胖子心里有些得意,嘴上却恭恭敬敬的笑着道:“肖领导有所不知,我这饭店的服务员都有一项特殊的本领,就是芦北县有头有脸的人,只要来甲鱼村吃饭,就会记住,然后通知后厨,这厨师长会亲自上灶,煎炒烹炸定当事必躬亲,一道程序也不敢少!所以呢,我就给各位领导端盘子来了!”

    刘胖子的这番话虽然是活用品走了过来。陶瓷茶缸和白瓷盆子随着他的走动不时的碰撞,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

    “王县长,您被分到二零一房间了。”蔡辰斌将一份课程表和宿舍安排的通知单交给王子君,轻声的说道。

    党校说是实行封闭式学习,要求所有的学员统一在党校住宿,不过因为住宿的大多是领导干部,虽然有这个要求,但是实施的却并不是很严格。

    “走,咱们先去看看宿舍。”王子君接过来蔡辰斌手中的部分物品,笑着说道。

    两人一前一后就朝着宿舍楼走了过去,用手里的通知单换了宿舍钥匙,就打开了二零一的房门,这二零一房间是一间向阳的单间,有床有沙发有桌子,还有一个卫生间,大有一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味道。

    不过,这二零一并不只是给王子君一个人住的,那两张并立的床足以说明这地方还有一个主人。将手中的东西放下,蔡辰斌就建议道:“王县长,咱们到外面去住吧,来的时候肖县长给我带够钱了。”

    “就住这里吧,挺好的。”王子君看着那白色的被子,制止了蔡辰斌。宿舍里的卫生看得出来每天都有人打扫,根本就用不着两个人动手,只是将蔡辰斌手中发的东西归拢了一下,王子君要生活半年的宿舍就收拾的差不多了。

    “咚咚咚”

    轻轻的敲门声,在外面响起来,随着蔡辰斌打开门,就见一个三十多岁,身材不高的人走了进来,这人脸上全是笑容,一进门就笑吟吟的和王子君打招呼:“我是二零五的,你们领导在不在?”

    一听来人的问话,王子君就明白了,感情这位哥们误会自己和蔡辰斌是领导的秘书和司机了,也难怪,蔡辰斌本来就是一个小年轻的,而王子君论起年龄也不比蔡辰斌大,虽然这次是年轻干部培训班,但是能够走到处级干部这个台阶的年轻干部,大部分也都是三十多岁。

    “你好,我是王子君,从安易市芦北县来的,以后多联系啊。”说话之间,王子君就朝着那人伸出了手掌。

    那人一愣,随即就反应了过来,赶紧和王子君紧紧的握了一下手,惊喜的说道:“听说咱们这期培训班里有一位最年轻的同学,就是因为他把我们培训班的总体年龄拉低了一岁呢,看来,此人就是老弟你了!幸会幸会啊,我叫胡慑军,杜阳市政府的。”

    据王子君所知,能够参加这次培训的,那都是从各市选拔过来的优秀年轻干部,一般来说,一个市里也就一个指标,甚至有的市里面根本就没有争取到指标,能在全市干部的角逐中脱颖而出,自然不是普通人。

    党校的培训分为好几种,而这种梯层干部的培训无疑是最吸引人的。像王子君他们这种级别,一般参与的都是市委党校的培训,而省委党校的梯层干部培训指标,那都是争破了头的,胡慑军能够在杜阳市政府之中脱颖而出,想来也不是一个普通人物。

    因为刚刚相识,两个人也没什么好聊的,在扯了几句闲话之后,胡慑军就发出邀请道:“子君老弟,今天晚上咱们来报到的同学聚一聚餐,你有没有时间?”

    “我保证随叫随到,什么时候出发?”王子君没有迟疑,笑着说道。

    “那好,晚上六点,咱们一起去。这一次可是有大户吃,不吃白不吃啊。”胡慑军说到大户的时候,嘴角往上挑了一下,显然,他对于这个大户很有些不屑的。

    不过这些,王子君看在眼里却并不多问,把胡慑军送走之后,王子君就对蔡辰斌道:“辰斌,给你放几天假,这一年来你也忙得够呛,趁我现在没有什么事,好好陪陪家里人,陪陪你女朋友吧。”

    蔡辰斌听说给自己放假,心中虽然高兴,但还是嘴上还是拒绝道:“王县长,我是陪您来学习的,怎么能随便离开呢,我在您身边,您随时都可以招呼我,我一走您就不方便了!”

    看着蔡辰斌一副坚决的模样,王子君沉吟了瞬间,变通道:“我给你放假,也不是白放的,而是有任务交给你的,虽然我离职学习,但是县里的事情还需要有人给我盯着点,你也不用去县政府上班,只要县里有什么大的变动给我汇报一下就行了。”

    虽然对王子君的吩咐有些怀疑,但是蔡辰斌还是接受了王子君的安排,依依不舍的开着车离开了市委党校。

    在蔡辰斌离开之后,王子君又将自己的书归了归类,就坐在学习桌前看了会书。不过,在他看书之时又有几个算是同学的人来见面,寒暄了几句也算是混了一个脸熟。

    晚上六点,胡慑军准时来到了王子君的宿舍,邀请他一起走。和胡慑军也没有客气,两人谈笑之间,就朝着宿舍楼下走去。在这谈话之间,王子君知道这个胡慑军乃是杜阳市发改委的副主任,这次参加学习就是为了提拔正处级做准备的。

    金辉煌大酒店距离省委党校并不算太远,胡慑军的司机停好车之后,胡慑军就和王子君并肩朝着酒店走了过去。已经是深冬了,但是穿着旗袍的女招待依旧露着白皙的大腿,在两人走进酒店之时躬身向两人行礼。

    虽然是杜阳市的干部,但是看胡慑军的模样,他对于这金辉煌大酒店好像根本就不陌生,也不理会那些漂亮的服务员,带着王子君轻车熟路的朝着四楼走去。

    “这金辉煌的老板可不是一般的人哪,下海才几年就扑腾出来这么大一个场面,当年,他盘下金辉煌的时候还邀请过我入股,只不过给我拒绝了。”胡慑军一边上楼,一边笑着和王子君说道。

    对于胡慑军说的这种不是秘密的小秘密,王子君一边听一边点头,他当然知道胡慑军之所以会这么说,绝对不是因为这家伙是一个实话实说的呆头鹅,而是因为他嘴里所说的并不是实质性的东西。肯跟王子君倒出来,一来是这种小事既能表明自己的身份,又有利于增进感情,对他本人更不会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

    这家伙搞社交还真是一把好手呢,心中感慨之余。胡慑军就已经停在了一个大包间前。门口两个同样穿着旗袍的服务员见两人来到门口,深深的鞠躬道了句欢迎光临,就将房门轻轻地给推开了。

    此时的包间里,正有六七个人谈得热火朝天。这六七个人之中只有一个是女子,不过作为唯一的女子,她却不是众星捧月的中心。

    被众人围在中间说话的,是一个身材修长的男子,与他的性别极不相称的是一只白嫩的手,把玩着一只酒杯,很有些优雅的风范。

    “张处长,您可是年轻有为,要说咱们这一班培训的,那可就属您了。”带着一丝娇柔的声音,从那唯一的女干部口中说出,让人听着有一种甜腻腻的感觉。

    如果光听声音的话,一定会以为是一个美人级别的人物,可是如果随着这声音朝着那脸看过去,那就会让你觉得很是泄劲,那女人虽然长得不算难看,但是一张饼子脸配上有点黑的皮肤,怎么看都让人失望。

    “松梅姐过奖了,您这句话我可是不敢当啊!”男子对于这女干部的话很是受用,但是嘴里,却是做出了一副谦逊谨慎的模样。

    就在这男子说话的瞬间,胡慑军和王子君已经推门走了进来。在这几个男子之中认识胡慑军的有不少,看到他一进门,就听人道:“老胡啊,你这次可是有点来晚了,要不是等你,我们早就开始了。”

    胡慑军哈哈一笑道:“主要是去接了一个同学,所以晚了点,同学们,请允许我郑重介绍一下这位闪亮登场的人物,咱们培训班最年轻的同学:芦北县县长王子君。”

    正在悠然自得地举着酒杯的张处长闻言脸色就是一变,看向王子君的目光就有点不友善了。而其他人在胡慑军开口的时候,眼光也有些变幻,不过一个个目光之中,都露出了一丝玩味的复杂神色。

    王子君看着投来的一道道目光,在看着那被称为松梅姐的女干部变幻的神色,心中顿时一动,不过此时他却不动声色的客气道:“各位师兄、师姐好,小弟王子君,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那叫作松梅姐的女干部看了一眼那张处长,就笑着说道:“小王还真是年轻啊,让我这老大姐不服老都不行了,这么年轻的副县长,在咱们全省也不多见,来,姐姐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团省委的张处长,也是咱们同学,在山垣市如果有什么事情,可以多多向他请教。”

    这松梅姐不愧是能在男人为主的官场里混得开的人物,三言两语之间,就让那张处长的脸色好转了起来。他轻轻地朝着王子君一举酒杯道:“小王老弟,来,哥哥陪你走一个。”

    对于松梅姐的这种小手段,王子君没有追究的兴趣,现在这个党校给他的感觉,依旧就像在官场,只不过是换了一个环境而已。他也不要愿意辩解什么,在那张处长端起酒杯的时候,也将酒杯端了起来。

    胡慑军看着那松梅姐三言两语就将眼前的尴尬给化解了,也端起酒杯道:“松梅姐,你这话可说错了,别看人家子君年轻,他可不是副县长,人家可是安易市芦北县响当当的政府一把手呢。”

    坐在这里的,虽然有正处,也有副处级,但是能够坐在这里的都是一些被市里看中的年轻干部。在这些干部里面正县长也不是没有,但是像王子君如此年轻却被委以重任的,却还是第一家。

    要说年轻有为,这才是真正的年轻有为。俗话说得好,在官场里,年龄也是个宝啊。在大多数干部的眼中,省里的处级干部和县里面的一把手是有不小差距的。在省里处级也就是一个处的领导,而县长却是领导一方几十万或者上百万人的一方诸侯。

    胡慑军这家伙这么介绍自己,看来也没安什么好心,这不是分明想把自己往火架子上烤嘛。王子君朝着胡慑军轻轻地看了一眼,嘴角闪过了一丝不易觉察的冷笑。虽然他不喜欢来了就和人斗气,但是一旦有人欺负到自己头上,他也不介意和他过过招的。

    “胡哥,您太抬举我了,我也就是走了点运道,碰上的。”王子君说话之间,端起酒杯就和那张处长碰了一个。

    张处长的脸色,依旧不是很好,但是他知道自己此时还是要保持风度。此时其他几个同学也都纷纷做了介绍,王子君这才知道那松梅姐叫做李松梅,是千山市的常务副市长,不过,她这个常务副市长也就相当于常务副县长,因为千山市是县级市。

    而其他的人,也大多都是下面市里来的,其中只有两个最引王子君注意,一个是三湖市的市委办公室副主任鲁田诚,另一个是安平地区的建委主任陈浩志。而张处长就是省团委的张舒志。

    在互相介绍之后,气氛才有了点小小的回升,但是却怎么也回不到以前那个无拘无束的状态了。胡慑军依旧满是笑容的站在王子君的身边,笑吟吟的和其他人打招呼。

    “张处长,你确定已经请了咱们的辅导员了么?”鲁田诚走到张处长的身旁,笑嘻嘻的问道。

    张处长在被王子君的光芒打击了一下之后,就变得有点低调了,此时听到鲁田诚这么一问,不由得嘿嘿一笑道:“那可不是嘛。别的不敢说大话,这一点我还是敢打保票的。我可以小小的透露一下,那是我姐啊。以后啊,你们请假什么的都可以找她。”

    看着鲁田诚点头,那张处长又有点得意的介绍道:“别看我姐在党校只是一个辅导员,但是论起说话的分量来,那就是副校长也没有她的话好使呢,谁让刘校长是咱们老爷子当年的老部下呢。”

    听张处长提到刘校长,刚才那些互相交谈的人都停了下来。党校的校长,一般都是由抓组织的副书记兼任,而刘校长是谁,自然是呼之欲出了。虽然他们这个级别还够不到让省委副书记来重视,但是省委副书记却只要一句话,就能够决定他们这些人的生死去留。

    而这个辅导员居然和刘校长有这么亲密的关系,那可要好好地结交一下。一时间,打着和鲁田诚同样心思的人还真是不少。他们这些人虽然一个个都有后台,而且还都很硬,但是多个朋友多条路,谁不想自己以后的路能够走到更宽一些呢?

    张舒志很是享受这种众星捧月的感觉,他看着几位同学向他身上投来的目光,故意抬起手表看了看道:“再等十分钟我姐就来了,她可是一个很守时的人。”

    胡慑军的神色,不断地变幻,看模样他也是动了心的,不过刚才的小动作,谁都能看得出来,因此,就算他现在再拿着热脸去贴,也只能凑个冷屁股,没有什么用了。

    王子君静静的看着这些官僚的同学,心里暗暗的摇了摇头,他虽然也想在这里结交一些人脉,但是在这个酒桌上却是绝了这个念头,这些人都摩拳擦掌的等着巴结那张舒志了,哪里顾得上对他有个好脸色?

    “嘟嘟嘟”,清脆的传呼声在王子君的口袋里响起,拿出传呼机看了一眼,却发现这传呼竟然是张露佳打过来的,就见上面写道:“小家伙来到山垣市也不给我报个到,是不是找挨揍呢。”

    已经无心和这些同学应付的王子君,看到这条信息,当下就歉意的说道:“对不起了各位,我临时有事情,只好先走一步了,下一次我请。”说话之间,王子君也不待其他人有什么反应,就快步的离开了包间。

    “真是贵人事忙啊,早知道这家伙这般模样,我就不带他来了,来来来,张处长,我敬您一杯,算是为今天带这么一个人过来给您赔罪了。”胡慑军在王子君出门之后,就快步来到张舒志的面前,举起手中的酒杯笑嘻嘻的说道。

    张舒志看了看胡慑军,也举起了杯子。两人碰了一个之后,胡慑军又小意的说了两句话,这才把那张舒志哄得再次眉开眼笑了。

    “那小子也就是一个走了狗屎运的家伙,张处长安排这么好的机会都不知道感谢。不过张处长,您也不用在意这些,咱们权当他没来算了。”胡慑军说话之间,再次端起酒杯朝着那张处长说道。

    张舒志对于抢了他光芒的王子君很是妒忌,此时听着胡慑军的话语,立刻就把他这个始作俑者给忘了。就在他端起酒杯要和那胡慑军干杯的时候,张舒志放在桌子上的大哥大响了起来。

    “什么?姐,你来不了了?遇到多年不见的一个老朋友啊,好好好,那你忙吧,我改天再请你吧。”张舒志满是惊讶的接通了电话。

    王子君来到中心广场的时候,就见夜空之中,明月高悬,夜色如梦,远远望去,一身白色休闲衣裤的张露佳正站在路灯下,柔和的灯光极有分寸地显现出她如大理石雕像般棱角分明的脸庞,就好似一个光芒耀眼的女神,美得惊心动魄。

    望着张露佳时而温柔,时而沉思,时而微笑,时而肃穆的踱着步等他,尽管知道张露佳比自己大了七八岁,但是看到这女子的瞬间,王子君还是不由得怦然心动,那种属于成熟女子的独特的妖娆,好像无时无刻不在吸引着他。静了静气,王子君这才大声的喊道:“露佳姐,我来了!”

    猛然转过头来的张露佳发丝飘动,有一种回眸一笑百媚生的感觉,在看到王子君的瞬间,张露佳就笑容满面的迎了上来,而那粉嫩的小手,更是朝着王子君的耳朵招呼了过来:“好你个小坏蛋,来到山垣市学习也不给姐姐说一声,如果不是姐姐我还有些手段,你是不是就不想见我了?”

    张露佳的身高在女性之中算得上是高挑的,但是比王子君却低了半头,她这一拧王子君的耳朵,身体不觉就贴在了王子君的身上。虽然王子君提醒自己这是姐姐,但是那两块柔软的肉团贴住自己的瞬间,王子君却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 360搜索:.☆//☆

    有那么一刻,王子君觉得这种动人心魄的感觉即使是铁石心肠的男人也会被融化掉了,更何况他王大县长的心不仅是肉长的,而且还长得像花一样呢。

    好在张露佳也很快意识到这个举动的不妥,轻轻的拧了王子君一下之后就退了开来,不然的话,恐怕王大县长这次就有点失态了。

    努力的将自己身上的反应压下去,王子君这才笑着道:“不是不去找姐姐啊,只不过是今天刚刚到山垣市,气还没喘匀呢。本来想好好地休整一下,要是我灰头土脸的去找你,姐姐一时认不出来把我给赶出来,我就是哭也找不着地方啊!”

    “你这个小滑头,就会油嘴滑舌。”张露佳看着笑嘻嘻的和自己开玩笑的王子君,心中也是一暖,但是那股刚才接触的瞬间从对方身上传来的异样的感觉,却是让她回味不已。

    两人说笑了两句,王子君就道:“露佳姐,这里也不是说好的地方,咱们不如找个地方好好聊聊吧。”

    “那你就跟我走吧。”张露佳说话之间,就朝着一辆白色的桑塔纳走了过去,用钥匙打开车门,一股淡淡的香气,就从车里传了出来。

    “我这车不好,你这大县长可不要嫌弃哟。”张露佳一边说话,一边驱车朝着前方驶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