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二六章 猫怎么能替老鼠背黑锅呢
    没事的时候,秦虹锦就喜欢给王子君打个电话,卿卿我我的诉一番衷肠。在这个事业心极强的女人眼里,心爱的男人就像一头雄狮,而自己,就是那头驾驭雄狮的天使!现在有了这件事情,这小电话打得更勤了,那载着一千台彩电的车队到了哪里,王子君几乎三个小时就能得到一个信息,简直像是给运输车队安装了卫星定位。

    幸亏,这两天党校不上课,王子君一边完成论文一边和秦虹锦电话里缠绵,这小日子过得倒也不算寂寞。

    第二天中午,走了一天一夜的车队终于来到了山垣市,张天心看着那一台台崭新包装盒里新近出厂的彩电,脸上充满了笑容,有了这些彩电,尽管他依旧会有损失,但是还上银行的贷款,还是能剩下二三十万的。

    “天心你去吧,不用和那种人多啰嗦。”王子君拍了拍张天心的肩膀,示意自己就不跟他去了。张天心点了点头,也不开他的奥迪了,直接跳上最前面的一辆卡车的副驾驶,就领着车队浩浩荡荡的朝着罗昌豪的公司开去。

    ……罗昌浩悠然自得地坐在装修豪华的办公室里,任由小秘书在他的肩膀上轻重适度的揉搓着。这新招过来的小秘书脸庞艳若桃花,秀目美如弯月,皮肤白皙如玉,神情也是柔媚可人,简直就是个小尤物嘛。如果不是昨晚用力过度,罗昌浩甚至觉得自己心血来潮之下,可能会把这个床上功夫十分了得的小秘书给就地正法了。

    其实,这罗总的办公室是有个套间的。套间里放着一张床。在罗昌豪看来,再怎么轰轰烈烈的爱情都离不开一张床,床是表达爱情的最理想的场所,不仅见证了男人和女人的鱼水之欢,也见证了女人的眼泪和男人的谎言。也就是在这张床上,他趟过了无数条滋味各异的女人河,那种快感简直就是天人合一,神仙也不过如此的。试想,在这个红颜辈出的年代,老在一个胡同里溜达,烦不烦哪。

    “罗总”,带着一丝发嗲的声音,就好似甜腻腻的粽子,在罗昌浩的耳边响起。睁开眼看着娇艳欲滴的小秘书,罗昌浩那本来无力的身上,登时就来了一丝激情四射的感觉。

    “什么事啊?”轻轻地伸动手指朝着身后摸了摸,罗昌浩的脸上荡漾起了一丝丝慵懒的笑意。

    “昨天晚上看了一条项链,很漂亮的,罗总啊……”小秘书看上去已经不是第一次办这种事情了,说话很是有策略性。

    “那就买嘛,”在小秘书修长滑腻的双腿上狠狠地拧了两把,罗昌浩豪气丛生的说道。他罗大少的大方,在山垣市那可是出了名的,尤其是对待跟他有关系的女人,那更是一掷千金,根本就不带眨眼的。据跟过他的女人说,跟罗总要东西得瞅准时机,掌握火候。拿捏得准了,几乎是有求必应的。现在虽然没有达到那种飘飘欲仙的感受,但是想想今天晚上将要发生的事情,罗昌豪的心里就觉得亢奋不已。

    张天心,你小子不是牛么,老子就让你知道知道老子的厉害,拿不出钱来,嘿嘿,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对了,还得给银行的老任打个电话,让他们逼紧点,最好能闹到张家老头子那里去,看他们丢不丢人!

    想着想着,罗昌浩就好似看到了张天心跪在了自己面前,低三下四的向自己求饶,而那个从结婚之后就没有自己放在眼里过的女人,肯定会来求自己的。

    想到那个女人,罗昌浩就不由自主的想到了站在那个女人身旁的姓王的男人,心中的恨意,更是陡增了几分。看那女人小鸟依人的模样,跟那姓王的小白脸肯定有些瓜葛,收拾完了张天心之后,自己说啥也给这个小白脸弄个难堪的!

    越想越激动的罗昌浩,不觉间又想到了姓王的嘲笑自己的那句话,一丝狐疑更是从他的心中升起。尽管打死他也不肯怀疑自己的生育能力有问题,但是,那句话还是像一根钢针一般,固执的扎进他的心里。尤其是想到这么些年,自己到处沾花惹草,居然从来没有惹过哪个女人不小心怀孕的麻烦,他心里的这根刺,仿佛扎得更深了。

    一想到这里,心里突然莫名的烦躁起来,一把揪住小秘书那从身后探过来的长发,就朝自己的身下摁了过去。对于这种事情,小秘书经历的也不少了,所以也没有怎么反抗,两只细嫩的小手伸动之间,就想要帮助罗昌浩解开他的裤子。

    “老板,张天心来了。”门一下子被推开了,那犹如瘦猴一般的程姓男子快步的闯了进来,不过当他的目光落在已经趴在罗昌浩裤子下面的小秘书身上时,方才意识到自己进来得有些冒失了。

    “张天心来了?来得好,你让他进来吧。”以前要是被手下搅了好事,心情不爽的罗昌浩肯定会暴跳如雷,但是今天却是破例了!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宽容的哈哈一笑,继续摁着那小秘书的头,朝着程姓男子吩咐道。

    罗昌浩的心思,程姓男子哪里会不知道?他要在这里羞辱张天心,迟疑了一下的他,最终还是汇报道:“罗总,那张天心让您下去一趟,他是来给咱们送彩电的。”

    来送彩电的?罗昌浩手里的动作不觉就是一停,而那抓住小秘书头发的手,更是在这一刻猛的一松,而那本来已经被罗昌浩的手掌抓得很疼的小秘书,此时一得到解放,本能的将头猛地往上一抬!

    女秘书没有想到,她这一抬头不要紧,她的头狠狠地撞在了罗昌浩的裆部,本来就已经有点充血感觉的罗昌浩,在这冷不丁的碰撞之下,只觉得下身一疼,差点没有摔倒在地上。

    “你这个小贱人,给我滚蛋,有多远滚多远,哎哟,疼死老子了!……”呲牙咧嘴的罗昌浩,此时哪里还有心思怜香惜玉,左脚抬起朝着小秘书狠狠地就是一脚,可是当他的脚揣在小秘书娇软的身躯之上的刹那,又是一股锥心的疼痛再次从他的下面传来。

    程姓男子看到这滑稽的一幕心中虽然暗笑,但是他却只能将笑容留在心上,可是不敢在脸上显露出来。他很是快速的跑到罗昌浩的身旁,将自己的主子搀坐在了椅子上。

    “你说什么,张天心真的来了?”罗昌浩一边忍着这让他痛苦不已的疼痛,一面纳闷地朝着程姓男子问道。

    “是的,他带了十几辆大车,每辆车上都载满了彩电,看模样有一千多台呢。”程姓男子小心翼翼的说道。

    一千多台,罗昌浩沉吟了瞬间,就冷冷一笑道:“张天心这小子这是给我玩混的,想要瞒天过海,哼,老子早就防着他了,你去给工商局的四毛他们打个电话,让他们都给我过来,就说只要是今天来出现场的,老子通通有奖。”

    “好咧!”程姓男子听到罗昌浩一说,顿时把心放进了肚里,当下拿起罗昌浩的电话,快速的拨了出去。

    几句话的功夫,程姓男子就将罗昌浩的吩咐办完了,看着依旧叉开着腿的罗昌浩,程姓男子道:“老板,咱们要不让张天心上来?”

    “上来个逑哇,老子下去见见他,看看等工商局将他这堆垃圾产品查处了之后,他哭丧脸的熊样儿。对了,你说要是工商局查处之后,会不会对他这种欺诈行为进行罚款哪?”罗昌浩轻轻地活动了一下腿,小心的站了站。

    “会啊,怎么不会啊,这一次的罚款,绝对够那小子再喝一壶的。就凭张天心那两下子,他和老板您斗还差得远着呢!”程姓男子小心的搀扶着罗昌浩下楼,就好似古时候的公公一般。

    罗昌浩的脸色,也变得舒展了不少。来到办公室的门外,看着下方一字排开的汽车,忍不住敞开嗓门儿唱道:“你看那前方黑洞洞定是那贼的门户,待俺上前去杀他个干干净净……”

    张天心站在下面,看着从楼上一瘸一拐地走下来的罗昌浩,虽然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在心头,却是一阵的解气。

    “怎么了罗大经理,是不是坏事办得太多崴住脚了?哎哟哟,苍天哪大地啊,这是哪个天使姐姐给俺出了口气啊!”

    听到张天心哪壶不开提哪壶,罗昌浩的脸色顿时就是一变,他冷冷的朝着张天心看了一眼,扑哧一笑道:“天心,给我玩这一手,你还嫩了点,这些车上都是你运来的彩电么?等一会儿可不要后悔呀!”

    张天心冷冷的笑了笑,懒得理会罗昌豪,而他的这般模样落在罗昌豪的眼中,却是觉得张天心做贼心虚,当下朝着身旁姓程的吩咐道:“程二,让兄弟们给我看好了,既然来了咱们这,就不能让他走了。”

    “好咧。”那程二答应一声,就朝着站在不远处的一群人一挥手,示意将这些车辆看住。

    “你要是没钱呢,老子可没空跟你玩,你有合同,老子也有,你就等着赔我吧。”张天心对这个前姐夫可谓是恨在心头,说话之间,狠狠的吐了一口唾沫。

    觉得自己已经是胜券在握的罗昌豪嘿嘿一笑道:“天心哪,你急什么,心急是吃不了热豆腐的,哥有的是钱,等一会儿只要你的货质量没问题,我二话不说,立马就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就在罗昌豪说话之间,一辆挂着工商行政执法标志的车,就从远处开了过来,从车上下来七八个戴着大盖帽的男子,领头的嘴里叼着根烟,刚一下车,就朝着正和他对面的罗昌豪喊道:“罗少,您有什么吩咐?”

    “四毛,我这里有人拿着一堆洋垃圾硬冲好彩电,没办法,只有请您们来这里给我这个小老百姓作一回主了!”罗昌豪的话语虽然说得很客气,但是一股傲然之气,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住的。

    那四毛将烟一掐道:“谁这么不长眼睛敢坑你罗少啊,真是不知深浅哪!”

    就在四毛说话的时候,张天心缓缓的扭过了头去,看着一脸严霜的张天心,四毛的心中就是一颤,作为在山垣市混的人,四毛怎么不认识张天心呢,想到这两位之间的恩怨情仇,四毛手里的烟可是夹不住了。

    “张……张少……”

    张天心根本就没有理会四毛,依旧冷然的看着罗昌豪:“原来,你这是不相信我提供的东西啊?”

    “天心,我这也是预防万一么,如果你的彩电质量有保证,哥哥我等一会儿给你磕头赔罪都行。”罗昌豪说的很是小意,笑的很是灿烂,但是在这小意和灿烂之中,却带着他无比的自信,在罗大少看来,介于牛a与牛c之间的人物,一般情况下,那都是带硬势、说软话,这才是低调之下的真正炫耀呢!

    “你确定你磕头赔罪吗?”张天心神色变幻之间,不依不饶的问道。

    “磕头赔罪”之类的言语,只不过是罗昌豪江湖言语之中的一部分,他哪里会当真这么做呢,可是此时被张天心这么一将军,他还真的有点不好后退了。

    “那是当然,我罗昌豪说话向来是一言九鼎,驷马难追,吐一口唾沫星儿,那落地就得成个坑儿!”罗昌豪想到自己的判断,顿时又来了劲。

    “好,那就验货吧。”张天心等的就是这句话。将这句话顶死在这里之后,他就朝着骡子一挥手道:“将电视机弄几台下来,让罗经理和各位工商局的领导验货。”

    四毛作为工商所的一个所长,要说是根本就不敢得罪张天心的,但是此时事已至此,他也是没有办法了。在张天心和罗昌豪两人之间他必须要得罪一个,掂量了一番之后,他就选了张天心,不但因为他和罗昌豪是老关系户了,更是因为罗昌豪的老爹是省委常委,山坦市市委书记。

    “这一台,这一台,还有这一台。”在体制内混了多年,一旦下定了决心,四毛干活也就利落了起来,他直接跑到中间的几辆汽车之旁,指着最中间的几个箱子说道。

    张天心已经看过了货物,此时自然不会怯场,他朝着骡子等人一挥手,十几台彩电就从指定的车上卸了下来。

    罗昌豪看着堆积在眼前的十几个箱子,心中突然有点不踏实,他这丝慌乱,完全就是因为张天心的态度,这厮表现得从容镇定,若无其事似的,难道这彩电质量没问题?不过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也由不得他了。

    “开箱验货。”罗昌豪一咬牙,朝着四毛等人说道。

    箱子的包装,再次被打开,随着那写着飞虹集团的包装箱被从中破开,一台崭新的电视出现在罗昌豪的眼前。

    罗昌豪的脸色,顿时就是一变,他朝着另外一台大喊道:“给我接着拆!”

    只是几分钟的功夫,十几个箱子全部被打开,每一个箱子之中,都显露出了一台崭新的彩电。阳光照射在崭新的彩电上泛起的光芒,让罗昌豪感到分外的刺眼。

    “这……这只是你的运气好。”罗昌豪不准备认输,也不想认输,他指着张天心,声音之中带着一丝的不敢相信。

    “好,罗昌豪,你既然怀疑,那咱们就一个箱子一个箱子的验,如果真的有问题,我张天心给你磕头赔礼,但是要是没有问题,今天这个事情,你必须得给我个说法!”越加有信心的张天心,此时就感到心中的怨气瞬间被发泄了出来,他也不等罗昌豪反应,就朝着身后的骡子等人挥手吩咐。

    骡子等人跟着张天心混,所谓是主辱臣死,此时张天心找回了面子,一个个自然是倍感振奋,七手八脚之间,就又卸下来了几十个电视箱子。

    “十二台……第一百零五……三百二十一”

    一个个打开了包装的电视,堆了一大院子,罗昌豪的脸色随着一台台电视的打开,变得非常的难看,他不在意自己要掏的钱,他只是想着自己说出去的话。

    在山垣市混的公子哥,最看重的就是信用和面子了,所谓吐个唾沫星儿,那就是个钉儿,罗昌豪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大放厥词,如果不算数的话,就算表面上没人敢说他,那他也是颜面扫地了!

    “罗昌豪,还用开吗?如果不开的话,那我可就等着你给我磕头认错了。”张天心看着身体有点摇晃的罗昌豪,故意刺激道。

    “质量有问题么?有问题就直说!别怕,有我在呢!”罗昌豪没有看张天心,此时的他就好似一个输急了眼的赌徒,双眸狠狠的盯着四毛,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哪怕你他娘的鸡蛋里面挑骨头呢,只要找到点小毛病就成,这一关,老子也算过了!

    在罗昌豪那充满了逼迫的目光注视之下,四毛心里一阵发苦,飞虹集团的电器全国都有名气,是工商总局评的质量信得过企业,自己哪里随便吹毛求疵的胡乱安了毛病哟。

    “没……没有。”艰难地咽了咽唾沫,四毛的声音越加的低沉。罗昌豪虽然有权有势,但是自己毕竟是执法人员,如果光天化下之下,睁眼说瞎话,这张天心也不是一个好惹的主儿,弄到最后肯定无法收场。猫怎么能替老鼠背黑锅呢?

    罗昌豪的神色,变得无比的狰狞,刚才似乎已经好过了一些的胯下,此时又觉得一阵疼痛,恼羞成怒之下,指了指张天心,气急败坏的吩咐道:“把钱给他,让他们滚!”

    说话之间,罗昌豪就扭头朝着自己办公楼走了过去,此时的他,也顾不得下体的疼痛了,两条腿迈起步子来虽然别扭的紧,但是走起路来却一下子恢复了健步如飞的样子。

    罗昌豪是一个喜欢干净的人,要求公司的楼梯每天至少要用抹布擦上三遍,以前他健步如飞自然是没有问题,而这一次实在是有点匆忙,再加上腿脚不便,上楼时因为急火攻心,一个不留神,在上第一个台阶的时候,罗昌豪狠狠的摔了个嘴啃泥。

    “哈哈哈,罗家的孙子,别以为这样爷爷就能饶了你,一个赔罪的响头,我可等着呢!”张天心看着狼狈不堪地摔在地上的罗昌豪,不由的一阵惬意。哈哈大笑之间,所有的闷气一扫而空,虽然他还是损失几十万块钱,但是拿着几十万买罗昌豪一个响头,他觉得多少也算是个安慰吧。依他张天心来看,面子这东西是重于泰山的,钱算什么货色呢,钱就是鬼孙,没了咱再拼!

    大笑之间,张天心心中就出现在了王子君的模样,他心中清楚,要不是王子君,狼狈不堪的就应该是他了,而不是这个倒在地上的罗昌豪。在王子君初来这山垣市的时候,张天心对于王子君的位置虽然有些佩服,但是却并不觉得自己差多少,王子君这一次看似很随意的出手,却让他对王子君的认识,突然觉得难以琢磨起来。

    王子君,这个儿时的伙伴究竟还有多少东西不为自己所知呢?

    领着骡子以及所有开车的师傅大吃了一顿之后,张天心掂着个黑色的提包来到了王子君的宿舍里,看着奋笔疾书的王子君,张天心将包往王子君的旁边一放道:“子君,谢谢了。”

    王子君看了看提包里那一袋子钱,轻轻一推道:“这些钱你不应该给我,你应该转给厂家。另外每一台的成本是七百,你每一台加一百块钱就行了。”

    王子君的话,让张天心很是感动,他知道王子君这是在帮他,如果按照这个价格来的话,他这一次虽然不会挣到什么钱,但也不会落下什么亏空。

    “子君,咱们亲兄弟明算账……”

    “我就是跟你明算账啊!”王子君一拦张天心的话头,接着道:“想不想让那小子吃个哑巴亏啊?我朋友的厂子对这种型号出了一个加强版,虽然配置差不多,但是配置更高端,外表更精美,在价格上比你给他的价格,还要便宜三百多呢。”

    一台便宜三百多,那一千台就是三十多万,再加上罗昌豪买自己的电视时就加了价,这一下子就能够让罗昌豪赔大发了,足足有四五十万呢!想到罗昌豪赔钱倒霉的摸样,再看看坐在自己身旁,一副清秀面容好似人兽无害的王子君,张天心不由得朝着王子君的胸前狠狠的捣了一拳,口无遮拦道:“他娘的,从小我一直都觉得你小子挺老实的,现在看来,你小子才是真的蔫儿坏啊!”

    对于张天心的这种不加掩饰的粗话,王子君宽容地笑了笑,没有说话,就在他准备将张天心打发走继续写自己的文章之时,却被张天心强拉硬拽的拖出去喝酒了。

    在张天心近乎无赖的作风之下,王子君被迫臣服,将那篇写了一半的论文整理好放在了桌子上,王子君就跟着张天心离开了自己的宿舍。

    时光流逝,王子君在党校的生活,也变得越来充实起来,虽然因为成为青干班的班头儿得罪了几个人,但是随着接触的增多,王子君的朋友也变得越加多了起来。

    虽然这些朋友,大多都是可以同富贵之人,却也算是锦上添花,一条条的人脉,就在这有形无形之中建立了起来。

    “班头儿,你真是不一般啊,文章都发到了内部参考上了!”风风火火的李松梅,手中拿着一份还飘着墨香的内部参考,从远处快步的跑了过来。

    近一段时间之内,李松梅不断地向王子君靠拢,虽然王子君对此人没有什么好感,但也不愿意得罪人,虚与委蛇之下,也搭理她几分。而那李松梅却耐着性子,总是千方百计地把自己和王子君的距离无限拉近。

    李松梅这一喊,顿时惹来了不少人,在李松梅将内部参考放在王子君的课桌上时,这些人就围到了王子君的课桌前。

    内部参考乃是省委党校主办的一种内部刊物,只要刊登的都是党校的教授对于一些问题的看法和理论文章,因为理论性很强,不但在党校之中发行,在省委省政府之中更是有着不小的影响。光从省委常委们人手一份这个规模来看,就足以判定这个刊物在省委领导心目中的份量。

    《促进经济发展,更要促进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看着油墨香味还没有散尽的文章,王子君轻轻地笑了笑,虽然他对写文章不是特别的重视,但是能够将自己的文章发表出去,这本身毕竟是一种值得肯定的事情。

    ……罗昌豪这些天非常的不顺,动不动就着急上火,无端的发脾气。且不说因为小秘书的猛一抬头让他活受了七八天的罪,就是那堆积在仓库里的一堆彩电,都让他郁闷不已。

    对于这些彩电,他开始的时候也没有怎么当回事,虽然让张天心那小子过了关,但是彩电紧俏,他也不担心砸到手中。可是随着一个叫做君诚电器商城的大卖场开张,他那一千台彩电,愣是一台也没有卖出去。

    让人一打听才知道,这家电器商城不但卖的东西多,而且还有一种和自己现在拥有的彩电型号相近的电视在出售,听宣传是自己手中这一千台彩电的升级版。

    他娘的升级版你就升级版吧,买的价格一台比自己这原版的还要便宜三百多,先不说功能怎样,就冲着那比原版还要漂亮的外形和那省出来的三百多块钱,就算他,那也想屁颠儿屁颠儿的去买那升级版的,按他罗昌豪的处世风格来看,有便宜不占,那不是傻瓜就是晕蛋!

    一千多台电视,这足足压了他两百万的资金呢。虽然罗昌豪手中还没有出现资金链断溜儿的事情,但是这么一堆东西在这儿趴窝了,罗昌豪也觉得有点头大!

    不行,今天回去无论如何也得找老爷子想想办法,赶紧将这批彩电处理了,不然的话那可是要亏大了,虽然喜欢争强斗胜,但是罗昌豪市场上的知识还是知道一些的,他知道大凡是电子产品,那是越来越便宜,如果让人家再出来第二代加强版或者是第三代升级版的话,恐怕他这就得当一堆废物处理掉了!

    “老板,那君诚电器城的老板打听出来了。”程二满脸兴奋的跑了个进来,脸上带着无尽的讨好之意。

    “说,到底是谁在跟我作对?”冷冷的朝着程二看了一眼,罗昌豪迫不及待的问道。

    自从那一天之后,程二就感到自己在罗昌豪眼中的地位在下降,这对于程二来说,可不是一件好事情,他是指靠着罗昌豪才在山垣市混出来了,如果罗昌豪对自己一旦有了成见,那他的前程可就是灰懵懵一片了!

    谄媚的朝着罗昌豪笑了笑,程二小声的道:“老板,那君诚家电商场乃是江市君诚量贩的子公司,现在开的这家商城,张天心也有股份呢。”

    君诚量贩,罗昌豪咀嚼着这个名字,心中忍不住叹道,怪不得自己听着这君诚家电商城的名字感到这么的熟悉呢,原来都在这君诚量贩上!对于君诚量贩他并不陌生,虽然在山省,但是他只要去江省,都要去这君诚量贩消费一番。

    “张天心怎么和君诚量贩联系上了?”罗昌豪手指轻轻地敲击着桌子,朝着那程二问道。

    “听说是那个叫做王子君的搭的桥。”程二一面回答,一面暗自庆幸,幸亏自己打听的详细,要是一问三不知的话,估计这罗老板对自己就更不满意了!

    王子君,想着这个名字,罗昌豪的心就好似被针扎了一般,尤其是他和那个女人牵手的模样,更是让他妒火中烧,只是,这年头,也是讲究投鼠忌器的,这个人是党校青干班的学员,有张家护着,自己就算是想要来胡的,都没有几个人敢干。

    “哼”,罗昌豪冷哼了一声,就朝着办公室外走去。还没有出办公室的门,就见泪眼婆娑的小秘书正站在那里等他,看小秘书的小模样,应该是来请罪的。

    看着小秘书犹如梨花带雨一般的精致的小脸,说实话,罗总的心立马就有点软了,但是走动之间,依旧带来的点点疼痛,还是让他心中的火气再次升腾了!

    “滚”,冷喝一声的罗昌豪,快步的走下了楼,丝毫不理会小秘书那犹如哈巴狗一般的神情。登上早就等候在楼下的车,罗昌豪快步离开了公司。

    虽然是省委常委,但是作为山垣市委书记,罗仁威并没有住在省委家属院,而是住在了山垣市委家属院,虽然都说在哪里住都没有关系,但是这也反应了罗仁威一部分的心思。宁**头不为牛后,在山省,他虽然是常委,但是排名在他前面的人也不少,在省委家属院,他的位置虽然也不低,但是和书记省长比起来,却也暗淡无光,但是在山垣市委,他就是当之无愧的老一了,整个山垣市委都要围着他转。

    两层半的小别墅虽然有些年头了,但是看上去依旧贵气逼人。在门口下了车,罗昌豪就走进了别墅之中。罗母看到多日不着家的儿子,自然是无限欢喜,不过罗昌豪次来主要还是找他爹的,因此,胡乱应付了几句母亲之后,就迫不及待地朝着书房走了过去。

    罗仁威五十多岁,和罗昌豪很是相似的脸膛上除了多出的一丝丝皱纹,看上去比罗昌豪更多了几分的威严,此时的他静静的坐在躺椅上翻动着一份材料,一壶泛着香气的茶叶水在手边放着。

    “还知道回来啊!”罗仁威朝着自己的儿子看了一眼,冷声的说道。

    对于罗仁威,罗昌豪可不敢像他妈那样随意,他轻轻地叫了一声爸,就在罗仁威的旁边战了过去。

    “说吧,这次又是什么事啊?”作为市委书记,罗仁威的眼睛是雪亮的,他根本就不用想,就知道罗昌豪这般急匆匆的回家来找他,八成是又遇到什么麻烦了!

    “爸,我进了一批彩电,现在砸在手里了。”罗昌豪也没有废话,沉声的说道。

    “孽障!你看看你都快三十的人了,还要我天天给你擦屁股,你说说,这些年你都干了些什么?啊?露佳那么好的孩子,被你硬生生的气走了,你能不能让我跟你妈省省心?”一提到张露佳,罗仁威的脸色就变得更加的难看,手中的书也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罗昌豪听到老爹提到张露佳,脸色也变得阴沉起来,不过他不敢顶嘴,只能站着在那里听着。

    “有时候我都怀疑你还是不是我罗仁威的儿子?整天游手好闲,除了吃喝就是玩乐,现在你老爹在位子上坐着呢,你以为你打着我的旗号鼓捣的那些买卖我不知道啊?告诉你,我门儿清着呢!问题是,等我什么时候退下来了,你觉得你来钱还能这么容易么?都这么大的人了,你怎么不想想自己的退路呢!”

    痛斥着自己不争气的儿子,罗仁威的气还是不打一处来,一拍那本新近拿来的内部参考道:“你再看看人家,人家比你年轻五岁,都是一县之长了,这文章还得到了聂书记的亲自点评,赞不绝口呢,同样都是年轻人,你怎么跟人家一比就差了十万八千里呢?”

    对于老爹拍过来的杂志,罗昌豪并没有怎么注意,不过当他的眼睛落在一篇文章的落款上时,心中却生出了冤家路窄的感觉。他娘的,老爹夸的怎么是他啊,真他娘的扫兴。

    被罗仁威骂了一个狗血喷头却没办成什么事情,罗昌豪的心中更是憋火,白天在家里狼吞虎咽的吃了一顿之后,就没有在家里久留,临出门丢给罗母一句,我还有事就离开了家门。

    “狗男女!”

    坐在车里咬牙切齿地咒骂着王子君和张露佳这对让他丢尽了面子的狗男女,罗昌豪的心中舒爽了很多。不过他越是骂,越觉得自己对那个叫王子君的家伙无计可施了,这家伙的名字要是让老聂都记住了,就更不好摆弄他的事情了。

    “嘟嘟嘟……”手机的响声,陡然响起,罗昌豪很不耐的看了一眼号码,发现里面竟然是杨军才这三个字,怠慢之心旋即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军才哥啊,您有什么吩咐啊?”因为习性相投,再加上有共同的敌人,这杨军才和他罗昌豪的关系也在不断升温。

    “昌豪,来锦园吧,我约了几个朋友,咱们一起好好聊聊。”杨军才的声音之中虽然客气,却带着一丝不容置疑的味道,这强势让罗昌豪很是不舒服。

    可是不舒服归不舒服,他知道自己和杨军才的差距,除了在挂了电话之后骂了一声操你娘的之外,罗昌豪就驱车朝着锦园奔了过去。

    锦园在大饭店里有些名气,在一堆纨绔子弟的交往圈儿里,口碑很是不错,别的不说,单单冲着这些穿着性感的女招待,就让锦园赚足了眼球和人气。

    轻车熟路的走进锦园的一号厅,罗昌豪就发现不但杨军才在坐,还有几个人陪着,不过这些人之中他只认识齐正鸿的秘书杨小毛,先朝着杨小毛点了点头,罗昌豪就呵呵一笑道:“杨书记,您大驾光临到现在才通知老弟我,是不是怕小弟穷得没钱请客了啊!”

    杨军才笑了笑道:“你罗老板财大气粗,我哪里敢怀疑你的实力啊,只不过是时间紧迫,齐省长对于我们芦北县的特色农业发展态势十分关注,我这也是刚刚从他的办公室里汇报完工作啊。”

    杨军才说的轻松随意,但是这话语之中却是带着一丝显摆和得意。在杨军才说完,那秘书杨小毛就笑着道:“齐省长之所以这么重视,还不是和杨书记您选的方向有关哪,只要这项工作做得好,嘿嘿,咱们山省就会再树起一个典型来。”

    刘传法正陪同着,在他身旁就坐的是赵宗泽,此时的赵宗泽身上依旧是那套朴素的装备,但是头发却被发胶打的紧朝着一边倒。听到杨小毛吹捧杨军才,当下也开口道:“只要有齐省长的支持,在杨书记的领导下,我们有信心、有决心将我们芦北县的特色农业树成全国的样板示范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