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三二章 磨刀千日功 挥斩图穷日
    在一双双羡慕的目光之中,石岩峰轻轻地站起来,表达了对学校以及对张露佳本人的感谢。虽然张露佳并没有支持他,但这是规矩,无论如何,这个姿态还是少不了的。

    “在这里,我尤其要感谢的,就是王子君同学,如果不是王子君同学主动放弃了这次机会,我觉得代表发言的就不是我了。在这里,请允许我向王子君对我的帮助表示衷心的感谢!”石岩峰说的落落大方,好像他这个名额,果真是王子君让给他的一般。

    如果没有陈沪德声称王子君抄袭的事情,石岩峰这一番感激涕零的表演可能会让所有人都觉得,这个名额是王子君让出来的,但是现在,石岩峰的发言,无疑就成了一种讥讽。

    石岩峰这个家伙,真是有点太锋芒毕露了,也不知道他这个处级干部是怎么混出来的。想到自己经历过的那些县乡领导,王子君对石岩峰的评价更是低了几分,这种没有经历过基层磨练的人,真是有点太自以为是了。

    王子君在一众的笑声中从容镇定的站起身来,一本正经的说道:“石岩峰同学,你不用这么客气,我只是让出了一个名额而已。”

    随着王子君若无其事的坐下,石岩峰的脸登时拉得更长了,他没想到王子君这家伙居然会把自己的感谢给堂而皇之的接了,好像这个名额真是他让给自己的一般!

    从第一次竞争班长失败之后,石岩峰就对王子君有一种妒忌,一直在单位里都是顺风顺水的他,在仕途上可谓是一路坦途,春风得意。他原以为来到青干班他仍然能像在组织部一般的风光之时,却被王子君当头给敲了一棍子。

    现在这个时候,虽然他知道自己此时讥讽王子君没有什么好处,但是在他看来,痛打一个落水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没想到这家伙脸皮厚得跟城墙似的,差点让自己下不了台了。

    “不管怎么说,我都要谢谢班头儿你的,对了,班头儿,在咱们班,你的文字功底那可是数一数二的,等我把发言稿写好了,你可得给我把把关,斧正斧正哦。”石岩峰哪壶不开提哪壶,这话语里的意思,谁听不明白?

    “岩峰啊,你这话太客气了,我可不敢当,不过你要真的需要我帮忙的话,我肯定会不惜力气的。”

    两人在课堂上,可谓是唇枪舌剑,如果不知道真相的人听到这二人的对话,还真会以为两人交情不一般呢,看着石岩峰和恭喜他的同学兴奋的交谈着,王子君心里暗道:“真是可怜的家伙!”

    ……“上下五千年,滚滚的黄河水带走了多少英雄,这些英雄虽然去了,但是却给我们留下了犹如照亮星空一般的精神……”青干班的教室里,石岩峰在校领导的安排下,正在进行着例行排练。

    为了能让这次发言尽善尽美,党校的领导们可是费尽了心思,这篇稿子虽然是石岩峰自己起草的,但是经过党校的文字高手三番五次的削减,早已经没有了半丝原来的意思。

    课堂上,石岩峰慷慨激昂,尽显年轻干部的勇于担当,他神情凝重地站在讲台上,一身西装把他衬托得神采飞扬。

    张露佳坐在王子君的身旁,一副正襟危坐、细心聆听的模样,不过,她那不时的踢一下王子君脚跟儿的小动作,却是让王子君的心思早已信马由缰,想起昨晚两个人的疯狂了!

    和所有人想像的一般,仿佛已经注定要暗淡退场的王子君同学,在大多数青年干部返回学校之后,却从学校宿舍里搬了出来。这在所有人看来,都是王同学羞于见人的表现,但是他们哪里知道,这只不过是王子君同学偷香窃玉的一种举动而已。

    为了便于和张露佳在一起,王子君很是干脆的在山垣市新开发的小区里买了一套普通装修的商品房,随着几样家具搬进去,一个温暖的小巢就这么产生了。

    “岩峰,你讲的太好了,道出了我们这些青年干部的心声,这一次领导让你代表我们这些青年干部发言,真是选对人了。”胡慑军在石岩峰讲完之后,很及时的猛拍了一句马屁。

    对于石岩峰作为学员代表发言的事情,很多人心里都是不服气的。无奈事已至此,大家都只能忍气吞声,更何况,这石岩峰也是注定前途无量,嫉妒之余,几乎所有人都觉得应该锦上添花,尽量和石岩峰拉好关系才是明智之举。

    而现在,拉拢好关系的最好手段,那就是让石岩峰感受到自己对他此次发言的热烈捧场。因此,每一次石岩峰试讲完毕,都会有人提出来很多中肯的建议,这让石岩峰的演讲水平飞速提高。

    除了这些手段,还有像李松梅这样的女同学,自掏腰包买了些水果口香糖饮料之类的东西,在给石岩峰指点之余顺便拉拢一下其他同学,以此进一步融洽彼此的关系。

    “岩峰,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好好休息,保持良好的状态。明天聂书记就要来了,你现在的水平虽然还有提高的余地,但是,磨刀不误砍柴工,不如今天就到这里,你回去好好休息,明天就可以精神百倍的出场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同学,轻声的朝着石岩峰建议道。

    在这同学开口之后,几乎所有的同学都开始劝石岩峰好好休息,更有男同学开玩笑,让石岩峰今天晚上无论如何都不能回家,以保持最好的精气神儿。当然说到精这个字的时候,那人是加了重音的。

    在张露佳点评之后,犹如众星捧月的石岩峰就要被人簇拥而下,而这时,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干事走了进来:“谁是石岩峰啊,赵校长请你过去一趟。”

    赵校长虽然管不到他们的升迁,但是党校常务副校长的身份依旧让这些年轻干部足以仰视,看着石岩峰点点头,很快就和年轻的干事离开了,王子君的脸色颇值得玩味。

    “已经确定了吗?”王子君扭头看着张露佳,轻声的问道。

    “嗯,已经确定了,这次代表老师发言的是陈沪德,他是经济方面的专家,自身有些威望,再加上有人推波助澜,所以就选了他。”张露佳说话之间,又轻轻地一掐王子君道:“你这个坏蛋,自己有打算也就罢了,还非让我给你当帮手啊。”

    两人的声音很小,而且在神态上,也是一本正经的模样,看起来就好似循循善诱的张老师,正在给不听话的王子君同学上课一般。

    作为青干班的辅导员,张露佳今天很忙,整个党校都在为聂贺军的到来有条不紊的忙碌着,而关注此事的,可不止党校一家。

    闪亮的灯光,让房间里不论是瓷器还是玻璃,都闪动着晶莹的光芒,舒缓的音乐之下,罗昌豪轻轻地举起玻璃高脚杯道:“杨书记,这一杯,兄弟祝你鹏程万里。”

    杨军才笑了笑,也端起自己跟前的杯子,很是洒然的说道:“咱们都是自己人,就不敬来敬去的了,我看,咱哥仨儿还是同端吧,也算为那个家伙送行了!”

    杨军才虽然是朝着罗昌豪说的,但是他的目光看的却是杨小毛。在杨军才注视之下的杨小毛也紧跟着端起酒杯道:“杨哥说得好,这下真是大快人心哪!”

    三个人心照不宣的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杨军才用象牙筷子夹了一根青菜,矜持的咀嚼了两下,这才轻声的问道:“小毛啊,这次贷款额度就不能再多点吗?”

    杨小毛挠了挠头,为难道:“杨哥,一千万已经是极限了,齐省长掌握着全省的财政不假,但是有些事情,他也不是随心所欲的。”

    杨军才的眉头微微的蹙着,他要搞一番大事业,除了缺少像赵中泽这样足智多谋的干将之外,现在最紧缺的就是钱了。发展波尔山羊要钱,种植苹果树、枣树也要钱,随着这个三一五工程的纵深推进,杨军才就发现,自己被钱这个字给逼的头疼不已了。

    “杨书记,省里的支持是有限的,你们芦北县的三一五工程,那是为了芦北县的老百姓致富的,本着谁投资,谁受益的原则,也该承担一部分义务的。杨哥,您说是不是这个理儿呢?”杨小毛笑嘻嘻的端起酒杯,朝着杨军才建议道。

    杨军才点了点头,好似赞同杨小毛的意见,但是心中却是充满了鄙夷,这种办法依着自己掌控一方的头脑,又不是想不到,可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哪,如果老百姓那么容易做工作,还轮得着你来指手画脚的?

    罗昌豪听着两个人的对话,心中念头闪动之间,就笑着道:“杨哥,您是要实现你的宏图大业到底需要多少钱哪?”

    “怎么,罗总罗老弟,你想赞助我一下么?”杨军才在和罗昌豪的接触之中,虽然知道他没什么太大的本事,但是人脉却十分广博,此时见他主动提出来,眼前为之一亮!

    “嘿嘿,杨哥儿,您这是笑话兄弟了,您代表的是政府,吹口气就能像台风一样刮倒我,你说,我一个小商人哪来的力量给您赞助哟。不过,我虽然没钱,但是,却有一个生钱的门路呢。”

    罗昌豪晃了晃酒杯,故作神秘的说道:“你知道吗,现在听说南岛那里遍地是黄金,别说盖房子了,就是光弄块地,用不了几天就能翻一番。”

    “我一个哥们儿,以前还跟我混,前些日子拿着几十万去了南岛,他娘的前两天回来,摇身一变就成了千万富翁了。”

    对于南岛的事情,杨军才也听说过不少,不过那时候他的心思完全都在仕途之上,并没有放在心上。此时一听罗昌豪的话,心里一动。

    “真有那么来钱么?”杨军才目光闪烁,沉声的问道。

    “可不是嘛,从那边回来的人,一个个都弄大发了!等过完年之后,我就准备把这边的生意弄个了断,到南边发展呢,杨哥你手里又不是没有钱,只要投进去,那过不了多长时间,就能借鸡生蛋,利润翻番,一千万不就变成两千万了?到时候,还愁解决不了你的问题?”

    罗昌豪的话,让杨军才心动不已,目前芦北县虽然依然是财政吃紧的状态,但是,如果能赚一把,那困扰自己的问题不就迎刃而解了?他也不用再为芦北县的建设所需的钱操心了,甚至他自己,还可以借助这个机会大挣一把。

    “要不,你什么时候安排一下,让我见见你那个朋友。”心中打定主意的杨军才,从烟盒里掏出一根烟塞进了嘴中。

    “好,我给他打个电话,让他明天过来一趟。”罗昌豪见杨军才动心,心里很是高兴,又端起酒杯和杨军才、杨小毛两人干了一个。

    “杨书记,反正你明天又不回去,干脆咱兄弟几个到党校转转看看热闹吧,听说为了接待聂书记,党校可是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啊!”杨小毛见杨军才和罗昌豪的关系迅速升温,心里有些危机感,端起酒杯,笑着向杨军才建议道。

    杨军才对于这件事也是关心的很,一放酒杯道:“都已经安排好了吗?”

    “安排好了,一个市委常委的位置,嘿嘿,唉,可怜天下父母心哪,那老头就算豁出去也会把这件事给咱办好的,咱们静等着看戏好了!”杨小毛得意的一扬手,满有把握的说道。

    杨军才端着酒杯,心中却想着自己来到山省之后那个人给自己的耻辱。想到自己一次次在那个人手中吃瘪的情形,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阴冷的笑意。

    “不去看看,实在可惜了,不过越是这个时候,越要慎重,不要节外生枝才好!”杨军才轻轻地握着水杯,淡淡的说道。

    朝阳亦如昨日,轻轻地破开天幕的薄雾照耀在天空之中,这一天对于山垣市大多数的居民来说,都是他们无数平凡的生活之中的一天而已,可是对于省委党校来说,对于某些党校里的学员来说,这一天是极不平常的。

    天还没有亮,党校的老师就开始集合了,昨天晚上已经打扫的干干净净的卫生,更是在天蒙蒙亮的时候又被打扫了一遍,彻底到每一处角落。整洁的会议室,更是被擦了又擦,生恐聂书记在来到党校后见到一点点土粒。

    “热烈欢迎省委领导莅临我校指导工作”的大红条幅,高高的被挂起来了,此时的党校领导层,一个个都忙得好似恨不得将自己一下子分成两个用,唯恐自己负责的工作出现什么纰漏。

    而对于在党校学习的青干班学员来说,大多数人都充满了激动。虽然他们都是青年干部之中的佼佼者,但是这样和省委书记面对面交谈的机会,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太难得了。如果能被省委书记记住的话,那可就是打开了扶摇直上的大门。

    一个个几乎在早晨起来的时候,都开始打扮自己,女生自然不用说,虽然大多已经是女孩的婆子,但是却都还想将自己打扮的和花儿一般的摸样。就算是那些平日里不怎么注意的男干部,此时都一个个认真地梳头刮胡子,生恐自己的脸上有半丝邋遢的摸样。

    和同学们相比,王子君同样显得光彩照人,不过他可不是自己动手的,而是张露佳亲自动手,把他给好好的打扮了一番。

    早晨八点,在党校里学习的所有学员,都在党校的小操场上集合。常务副校长赵松林穿着一身看上去很是挺括的中山装出现在众人面前,此时的赵校长满头的黑发,精神抖擞的模样就好似四十多岁的中年人。

    “同志们,这次省委领导来我们党校指导工作,这是对我们党校工作的重视,也是对你们这些年轻干部的重视。对于领导的看重,我们要以更加严谨的态度,戒骄戒躁,好好学习,只有这样,才不辜负领导对于我们的期望……”

    赵松林的话,大多说的是四平八稳的套话,根本就没有什么实际内容,好在在场的都是在官场里混迹多年的老油子,哪里会不知道这番训话里蕴含的意思?赵校长这是在不动声色的告诫学员呢,要他们老老实实的听话,可不要半路整出来幺蛾子,要不然,休怪他老人家不客气。

    上午八点半,省委的车队终于来到了党校之中,欢迎领导的事情,自然用不着王子君等学生来管,他们大多数人都直接从操场上被送到了会议室之中。

    因为这次聂贺军书记来主要是看望青干班的学员,所以在会议室的座位安排上,青干班的学生都被安排在了中间位置,很是有些显要。而那些普通培训班的学生就算是厅级身份,也只能给这些年轻的干部当陪衬。

    在赵松林等人的簇拥之下,省委书记聂贺军,省委副书记、省委党校校长刘传瑞在主席台就坐,虽然下面的干部大都是第一次面对面的见到省委书记,但是对于这位山省第一人的面貌,却并不陌生。

    作为山省的第一人,聂贺军可谓是山省新闻的焦点人物,几乎每天的新闻里都能够看得他忙碌的身影,在电视中聂贺军给人的感觉有点高大,但是此时真人坐在主席台之上,虽然面容一样,但是论起个头来,却也是和普通人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刘传瑞坐在聂贺军的旁边,在另一边坐的是省委组织部长,而作为省委党校常务副校长的赵松林,只能在边上找一个座位坐下来,这还是得益于他常务副校长的身份,要不然哪里有他坐的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