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三六章 亲爱的我们结婚吧
    张露佳和莫小北、和秦虹锦、和伊枫绝对是不同类型的女人,有那么一刻,王子君甚至觉得自己还是个男孩子的时候,就已经下意识的把这个女人装进心里了。像他这个年龄,又是体制中人的身份,恐怕对张露佳的贤淑温存就会多一份渴求和希冀了。

    实际上张露佳的动人之处远远不止她的容貌和为人,还在于她的理解力、领悟力非常的卓尔不群。莫小北是个事业型的,伊枫是个个性十足的小女人,而秦虹锦则是一个叱咤风云的商界女强人。相比较而言,张露佳似乎更愿意永远甘于躲在她崇拜的人的身影后,默默地为他打理和操持着一切他想到或者根本顾及不到的事情,让他没有后顾之忧,可以无所顾忌地拼杀向前。

    只是,每当心绪不宁的夜半时分,看看躺在自己身边呼呼大睡的男人,张露佳就有些顾影自怜的感觉。尽管温存过后,他总是爱用他那厚实的大手爱怜地抚摸一下自己的头顶,在她俏皮的鼻子上轻轻刮上一下,既然两个人四目相对不说话,张露佳也觉得心里的幸福盛得满满的,几乎快要溢出来了。

    然而,每当她跨进小区的大门时,心里却又烦乱复杂一片,战战兢兢地像是怕被人当场捉住的偷情的女人,仓皇地窜回家里,心突突地乱跳,情绪坏到了极点。

    这是一个让人难以入睡的夜晚。从进入官场那天起,王子君已经记不清自己有多少个夜晚,面对着烟头上那一点忽明忽暗的红光,独自煎熬于漫漫长夜了。不过,今天却是不同的,这个夜晚,有张露佳在,他不愿让睡眠占据他的那份成功的兴奋和快乐。

    和王子君的幸福相比,陈政宇就有点狼狈了,最近这段时间,他一直沉浸于喜从天降之中,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官场里的变数实在是太大了!如此巨大的打击居然从天而降,狠狠的击打在了他的头上。弄得对自己寄予殷切希望的老爹住院了,随之而来的就是那个可以让他平步青云的计划,三下五除二,就被人不动声色的收回去了,更严重的是,把老爹一世的英名也给搭上了!

    好在,让陈政宇悲喜交加,略感庆幸的是,老爹的身体没有什么致命的问题,那边也适时的打来电话,承诺不会因为这件事情没办成就不管他的死活,让他下放副市长的事情,已经是板上钉钉了。

    在医院里艰难地熬过一个让他烦躁不已的夜晚,陈政宇还是收拾了一下心情,将已经清醒过来却是一言不发的陈沪德交给从家里赶来的母亲之后,就匆匆的朝着省委大院赶了过去。

    坐在出租车上,凉凉的风透过车窗吹在他的脸上,让他清醒了很多。对于父亲醒来之后为什么不说话,他知道为什么,他悲哀的意识到,尽管老爸依旧活得好好的,但是从精神上,因为这么一出闹剧,父亲的精气神儿已经垮了!在党校的主席台上被那个年轻人当场还击的那一瞬间,他的精神就已经垮了。现在留下的,只不过是一具活着的行尸走肉罢了。

    这件事情没玩,我陈政宇和你王子君不共戴天!紧紧的咬着牙的陈政宇,根本就没有去想是他们诬陷王子君在先,却将一股脑的恨意砸在了王子君的头上。

    和为父报仇的心思相比,陈政宇想得更多的,却是他自己以后的前程。他心中清楚,这次机会十分难得,如果能够抓住这次机会做出成绩的话,他也不是没有可能升到让人仰视的程度的。而一旦到了那种地位,再想要收拾王子君报仇,那岂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了?

    省委宣传部在省委大院之中有一栋单独的九层楼,陈政宇的办公室就在三层,一路之上,陈政宇遇到了好几个同事,有恭喜他的,更有在恭喜之时用怪异的眼神看着他的。

    对于这些神情,陈政宇心中清楚的紧,不过此时他根本就不分辨什么,他清楚,越是这个时候,他越要若无其事的保持镇定,只有不动声色的熬过了这一段,他就能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了!

    “陈处长好。”处里和陈政宇关系最铁的小冯在看到陈政宇的时候,就满是笑容的朝着陈政宇迎了上来,嘴中更是不断的说着恭喜他高升的话。

    一边淡淡的敷衍着小冯,陈政宇一边和处里的其他人打招呼,和以往比起来,此时的他,好像更多了一些领导的风度。父亲虽然是败了,但是他陈政宇,依旧有着出人头地的机会。而这个机会,就将是他翻身的最大本钱。

    “陈处长,听说令尊住院了?”一个和陈政宇年龄差不多的人推开房门走了进来,他嘴上虽然说这关心的话,但是那一丝隐含在嘴角淡淡的笑容,却是已经说明了一切。

    对于这人的心思,陈政宇心中清楚的很,这个人和自己一直在部里明争暗斗,虽然见了面一直都是笑嘻嘻的,但是心里却是恨不得对方出场车祸什么的恨!

    “谢谢周处长关心,我爹没有什么事情。”陈政宇虽然恨不得将这个家伙的大嘴给狂揍乱搧一顿,但是嘴上却依旧保持着友好。

    那周处长嘿嘿一笑道:“没事儿就好,没事儿就好啊,老爷子身体安然无恙,那就是小辈儿最大的福份哪!”

    随着两人的谈话,不少处里的工作人员,就已经汇集在了两人的四周,轻声的和两人说着话。

    “老陈啊,恭喜你了,你老兄这一次领先一步,可真是让人羡慕啊!”周处长看样子不想让陈政宇走,没话找话的说道。

    陈政宇虽然不想和周处长纠缠下去,但是现在他也不好表现的太过,听到周处长提及这个事情,轻轻一笑,漫不经心的说道:“这事八字还没一撇呢,可不能开这种玩笑的!传到领导耳朵眼里,还以为是我乱说话呢。”

    “怎么会是乱说话呢?我相信,陈处长你早就知道消息了!”周处长说话之间从烟盒之中掏了几根烟散了散,还亲手递给了陈政宇一根,然后又用打火机帮着陈政宇将烟点着,这才笑着道:“老陈啊,我听说你们家老爷子为了你的事情将一辈子的名声都砸上去了,这机会,可要珍惜啊!”

    陈政宇本来还有点享受着猫给耗子示好的烟,但是在听到周处长提到陈沪德的事情,神色顿时就是一变,不过刹那间,他的眼中就闪烁出了一丝的怒火。

    “现在的人,真是什么话都敢说啊,我听说,有人想要给聂书记下绊子,聂书记不是称赞过那篇文章么,他们就让你老爹出来将那个人抹黑,进而让聂书记丢脸,真是他娘的信口雌黄、胡说八道啊!”周处长一边说话,一边朝着四周大声嚷嚷道。

    正围在两人四周的众人,此时却是一个个的围了上来,从他们的模样就可以知道,他们对于这种事情很是感兴趣,毕竟这不是一件普通的事情,关于省委书记的话题,那就算再简单也够一些人议论半天。

    “是谁造的谣,我爹他……”感到了一股不对的陈政宇大声的想要辩论,但是在话语要出口的时候,他却陡然感到自己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说是好。

    周处长的眼睛之中,露出了一丝欢喜的笑容。虽然他没有什么机会升上去,但是作为陈政宇的老对手,他可是不喜欢自己的对手爬到了自己上面。眼下如此好的机会,他又怎么会轻易放过呢:“陈教授的德学,我一向佩服,以陈教授的为人,不论是我还是其他人,都不会相信他会为了一篇文章而自毁名声。当然,如果有其他猫腻的话,那自然是另当别论了!”

    其他的事情,陈沪德就要退休,而自己在这个时候提拔,周处长虽然没有说出来,但是此时却是所有人都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这周处长的意思在这儿明摆着:有人指示陈教授通过这种事情给聂书记添堵呢,让人觉得聂书记识人不明,而这种添堵的交换,就是陈政宇的前途。”

    这个人是谁,听上去很是难找,但是想到那关于自己前程的会议,陈政宇的心思顿时变得一片冰冷!

    省委机关,水深不可测,表面上看,那就是一潭看不到底的死水,根本就没有半尺的风浪,但是有一点却是大家心知肚明的,既使只是一点微风,下面已经是波涛汹涌了!

    聂贺军最为山省的一哥,整个省委大院都在围着他转,一些平常的琐事,都能够卷起浪花千重,更不要说有人要落他面子这种事情。聂贺军曾经称赞过那篇文章的事情,大院之中都知道,而趁着聂贺军去党校慰问年轻干部的时候,让一个老教授出来弄这么一出,那就是有人要给聂贺军的脸上抹黑,谁让他聂贺军大力支持党校青干班来着?

    有人给陈沪德好处,让陈沪德抹黑聂贺军的消息,就好似一阵的旋风,将整个省委机关都卷动了起来,虽然有人开始的时候不屑一顾,但是随着不少人开始证明陈沪德教授是一个德高望重,严于律己的好人之后,阴谋之风,顿时被不少人接受。更何况陈政宇一下子就要个省委宣传部的处长蹦到地级市的常委副市长的高位,早就让很多人妒忌不已。

    在官场之上,越是显得有内幕的消息,越是容易让人接受,传播的也越广,这里面,更是有不少人在推波助澜,生恐这件事情闹得太小。

    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的办公室,此时烟雾缭绕。作为省委组织部的第二号人物,李权仲在全省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就是身为一方诸侯的各市市委书记,对于这位组织部的实权人物大都也是笑脸相迎。

    在省委各部门之中,他和省纪委常务副书记孙明达并称为正厅级干部之中的顶尖人物,就算是省委的几个副秘书长,都没有两个人风光。不过现在这个人,却是眉头深锁。

    来自省委大院之中的谣言,李权仲自然不会听不到。以往的时候,他对于这等流传的事情,根本就没有怎么放在心上过,只是当做一种笑话来看,处在他的位置,已经是掌握了一定权力的人,怎么会看得起那些听风就是雨的谣言。

    可是现在听到的这一则谣言,却是难受之极。甚至于有了骂娘的心思。抹黑省委书记,亏他们想的出来!可是骂娘也罢,不骂也罢,都逃不出一个事实,那就是陈政宇的提名,是他先在组织部办公会议之上提出来的。

    想到别人看他之时那异样的眼神,李权仲的心中就有点难受,那种眼神他一时间还真是不好形容,要是硬靠的话,就是看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当然,这个天鹅不是他。

    自己抹黑省委书记,想到最终从谣言之中得到的结论,李权仲连哭的心思都有,他自己有几斤几两他自己清楚,要说偶尔和作为自己上司的组织部长斗斗心眼,他也许还行,但是和省委书记弄事,他可没有这个胆子。

    谣言止于智者,这句话李权仲非常想相信,但是那谣言之中如此之多让人称道的巧合,就是不知道省委书记聂贺军是不是会是智者。要是聂书记歪歪嘴,恐怕他多年的奋斗,也就要化作一场空了。

    越想后果越严重的李权仲,此时充满了后悔,他觉得自己根本就不应该帮杨小毛的那个忙,不,应该是现在该是自己表明自己的时候了。

    心中越想越觉得自己行动的李权仲,拿起电话拨通了齐正鸿的电话,在接通之后,已经完全恢复了平静的李权仲,很是亲切的说道:“齐省长,我是权仲啊,您有时间没有,我有一项工作要给您汇报一下。”

    齐正鸿那边很快答应了他的要求,不过两人约的不是齐正鸿的办公室,而是一个叫五湖茶楼的地方。放下电话之后的李权仲,在推门离去的时候,就已经下定了决心,那就是无论如何,也要让齐正鸿答应推了这件事情。

    和李权仲的决断相比,杨小毛此时心中也是充满了忐忑。作为省政府的二秘,他同样有不少的消息来源,卷动了省委省政府的旋风,更是逃不过他的耳朵。

    在听到这谣言的瞬间,他的心中就感到有点不好。省委省政府之中现在诡异的形式,他不是不清楚,省委书记聂贺军和省长之间看似平和的山省政局,其实隐含着无尽的不安定因素,也许一点小小的风浪,就可能引起一场大的对阵。

    而这种谣言,更是在给人火上浇油。杨小毛心中有点后悔自己讨好杨军才的时候有点鲁莽,不过出了这种事情,就不能瞒着齐正鸿,他知道齐正鸿知道的越早,也越能够从容应对。

    打定决心的杨小毛刚要推门,却见齐正鸿从办公室之中走了出来,恭敬的叫了一声齐省长之后,就听齐正鸿道:“小毛,你去财政厅一趟,就说我今天不过去了。”

    说话之间,齐正鸿就已经走到了走廊,杨小毛看着走廊之中不断经过的人,知道此时不是说话的时候,也只能低头跟着齐正鸿朝着楼下走。

    几次趁着旁边没有人想要张嘴,但是不知道是不是老天故意和他作对,每一次差不多话已经到嘴边的时候,就会出来一个人和其中打招呼,这让杨小毛差点没有气疯了。

    随着齐正鸿坐上小车扬长而去,杨小毛心中很是有些失落,不过想到齐正鸿吩咐的事情,他也不敢怠慢,毕竟财政厅乃是齐省长下辖的最为重要的一个厅,齐省长吩咐自己去,也是代表了齐省长的面子。

    在省委大院之中混了这么多年,杨小毛知道很多事情看上去不大,但是涉及到面子问题,就更应该注意。在这一点之上,他没有少和齐正鸿学习。就拿财政厅的这件事情来说吧,本来一个电话也能够解决的,但是自己亲自代齐正鸿去一趟,那在财政厅的诸位领导的眼中,就是不一样的结果。

    杨小毛去小车班要了一辆车,就朝着财政厅出发,对于这种事情他也是轻车熟路,在和财政厅的几位厅长副厅长热情的说了齐省长的意思之后,就拒绝了几位领导吃午饭的挽留,但是对于财政厅给撞在车子之上的几件小物品,却并没有怎么拒绝。

    纯金的书签,亏财政厅的这几位领导想的起来,东西不大,还尽显文雅之气,但是对于经济还算是了解的杨小毛却清楚,这一个薄薄的小书签,最少也得值两三千块钱,把玩着小书签,杨小毛心中的担心就去了不少。

    和自己的秘书相比,齐正鸿此时的脸色却是不怎么好。他看着李权仲那陪着小心的脸,心中带着一丝丝的愤怒:用这种手段来栽赃人,亏他们想得出来!

    通过李权仲的话语,再加上王子君的名字,齐正鸿就已经将整件事情联系到了一起。在暗骂杨军才和杨小毛的同时,他也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现在和聂贺军刚刚达到了平衡,他齐正鸿不想打破。可是这种事情,还必须要处理好。想着那直指聂贺军的谣言,齐正鸿的心中就出现了王子君那淡淡的笑脸。

    这件事情和王子君不会没有关系,心中念头闪动的齐正鸿,那里猜不到这个人要干什么。虽然对于他这种丝毫不吃亏的脾性感到有一些看不起,但是却也只能将这口气给咽下去。

    “权仲,这件事情,你看着办就行了,不用凡事都来请示我。”齐正鸿端起茶杯轻轻地喝了一口,说出了自己的意见。

    李权仲虽然已经下定了决心,但是听到齐正鸿的回答,还是大松了一口气,毕竟他和齐正鸿乃是一个派系的人,如果没有必要,他还真是不想搞僵自己和齐正鸿的关系。现在齐正鸿让自己放手去做,意思已经很是明了了。

    “谢谢齐省长支持。”李权仲端起茶杯给齐正鸿倒了杯茶,轻声的说道。

    齐正鸿轻轻的敲了敲桌子,沉吟了瞬间道:“小毛跟着我的时间也不短了。”

    齐正鸿虽然只是说了这几句话,但是久在组织部之中混日子的李权仲却是听弦歌而知雅意,心中虽然为杨小毛感到有点可惜,但是却也并不说什么。毕竟杨小毛那是齐正鸿身边的人,这种事情,自己还是少参与的好。

    省委之中的风波,来得快也灭的快。在杨小毛出任千山市副市长的决定通过省委研究之后,那谣言虽然依旧在传播,却是已经没有太多的人关注这个问题了。至于陈政宇,则依旧在省委宣传部之中当他的处长,好似这件事情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但是明眼人却是已经知道,陈政宇已经被牺牲了!

    陈沪德事件,在省委党校之中卷起了一阵阵的旋风,党校的纪律风气整顿,比之以前不知道严厉了多少,很多在外面居住的干部,都在这次整顿之中老老实实的重新搬回了党校之中。

    随着风暴的平息,王子君在党校的生活恢复了平静。不过随着春节的临近,一件大事,终于被提上议事日程了。

    婚期快要到了,随着一张日历被纤纤素手从台历上撕下来,日子就朝着婚期又近了一天。对于王子君的婚礼,要说最为关心的,恐怕还要属赵雪华这个当妈的,正是她几乎一天好几个电话,让王子君有了婚期逼迫而来的感觉。

    对于和莫小北的结合,王子君并不反对。可是每当提到结婚,王子君的心中,就会想到为了自己独走粤东的秦虹锦,就会想到那在江省之中苦苦思恋着自己的伊枫,还有现在的张露佳,王子君的心中就有点黯淡。

    虽然已经说服了自己,但是从内心深处,王子君却又觉得自己有点对不起她们。

    “你该请假了。”张露佳将手中的纸片轻轻地放下,轻轻地坐在王子君的旁边,娇声的说道。

    距婚礼的举行还有七天时间,虽然家里已经开始准备,但是自己确确实实是应该请假了。王子君看着笑嘻嘻的张露佳,他虽然不善于琢磨女子的心思,但是却也明白自己的露佳姐并不如外表表现的如此洒脱。

    轻轻的伸出手臂,一把将张露佳抱在了怀中。张露佳扭动了一下娇柔的身子,就没有再说话。

    “露佳姐,我对不起你们。”在一阵愧疚之心越加升华的王大书记,终于说出了一句隐含依旧的话语。不过他这句话才刚刚开口,张露佳就陡然抬起头道:“这么说,你除了我,还有别人喽?”

    看着张露佳清水芙蓉一般的面容,王书记真的不知道说什么了。心说自己这也是自找的,怎么就将这句心里话给说出来了呢?

    就在王子君有点懊恼的时候,张露佳那热情的朱唇,却是已经吻在了他的嘴唇之上,轻灵的小舌,更是热情的破开他的嘴唇,搅进了他的大嘴之中。

    在张露佳的热情之中,王子君也被彻底点燃了起来,他粗暴的将张露佳抱在怀中,热情的回应着自己眼前的这个娇娆。滚热的火焰,在两个人的躯体之中不断地燃烧。

    “自作多情的家伙,我早就下定决心单身了,你以为你还有让本小姐下嫁的本事啊!”从缠绵之中抬起头的张露佳,眼含秋水的看着王子君,轻声的娇斥道。

    “不过你要记住,就算是你结了婚,该给我尽的义务,还是不能少。”

    看着犹如花儿乱颤的张露佳,王子君那已经被挑起的热情,哪里还能按捺得住?一个饿虎扑羊,就将那还没有躲开的小女子扑到了怀中,给这个善解人意的女人交公粮来了。

    王子君还是请假了,虽然党校之中要求没有大事尽量少请假,但是王子君请假的理由正当,再加上已经有点手忙脚乱的赵松林很想让这个挑起这么大风波的家伙弄走,好来一个人不见心不烦。因此,很是爽快的批了王子君的请假条,不,应该说还给多加了几天的假期,嘱咐王子君度完蜜月之后再来就行。

    按照赵校长的话说,那就是新婚夫妻,应该多度度蜜月才是。但是在党校之中,知道赵校长想法的,可是不少。

    从山垣市到江市,最直接的当然是坐火车。张露佳更是体贴的让张天心将卧铺票买好了。可是就在王子君准备出发的时候,蔡辰斌却开着车来了。

    蔡辰斌这一次并不只是来接王子君的,他来主要是为了向王子君汇报一件事情,一件关于肖子东的事情。

    在蔡辰斌的话语之中,王子君对于芦北县发生的事情了解的越加的清楚,随着三一五工程的推开,杨军才和肖子东的矛盾变得越加的激烈。

    对于三一五工程,肖子东此时可以说是旗帜鲜明的反对,虽然他的阻拦依旧挡不住杨军才三一五工程的开展,但是却也让杨军才恨恨不已。

    对于肖子东,杨军才可以说是恨到了牙缝儿里,但是因为肖子东这个人一向是很有原则,所以杨军才一时间倒也揪不住他的什么把柄。不过随着矛盾的一步步加深,杨军才拿掉肖子东的想法,也就越加的急切了。

    芦北县虽然依旧是芦北县,但是没有了王子君的坐镇,杨军才在芦北县的话语权变得越加的掷地有声了。而杨军才推荐赵中泽进入常委的提议在被肖子东联合李锦湖和左明方等人否决了一次之后,却在前天的又一次常委会上通过了。

    一般来说,常委会之上少数服从多数,通过了就算是过了,但是在对待赵中泽的问题上,肖子东却是反对的异常坚决,并要求要把这件事情上全委会讨论之后再定。

    一上全委会,那事情就是闹大了,双方可以说就是摆明车马决个高低了。这次全委会,对于杨军才等人来说,就算是不通过也只不过就是提名不通过,但是对于肖子东,却是致命的。

    如果结果依旧,那已经算是撕破脸的肖子东,在芦北县就难以再呆下去了,就算是他想不走,安易市委也会考虑让他离开芦北县,另外在他的身上,更会落下一个刚愎自用,难以搭班子的名声。

    而有了这等的名声,肖子东的结果可想而知。王子君听着蔡辰斌的话语,脸色已经变得凝重无比。

    “辰斌,你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明天和我一起去芦北县。”王子君在沉吟了一会之后,沉声的说道。

    蔡辰斌听说王子君要到芦北县,心中顿时一阵的欣喜,在他的心中,只要是王子君出手,一般都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送走蔡辰斌,王子君又沉思了好半响,这才拿起电话拨出来一个用了不多的号码。电话接通的很快,听着电话那头轻轻地女声,王子君笑着问道:“还在芦北县么?”

    听到王子君的声音,电话那边的莫小北沉吟了一下,这才嗯了一声,在确定了莫小北还在之后,王子君笑着道:“我妈给我寄了点钱,说是要让咱们两个看着买点东西,我明天去芦北县找你,咱们去买东西吧?”

    看着眼前一排排英姿飒爽的士兵,杨军才的脸上充满了得意。而随着一句从首长讲话的话语从身旁陪伴的中年军官口中喝出,一阵阵的掌声,更是从这些士兵之中响起。

    随着春节的临近,对于部队的慰问再次开始,作为芦北县县委书记,杨军才也带着县武装部的领导干部来到驻军之中,送来了米面肉等过年的物资。

    对于杨军才的到来,驻军部门很是热情,不但组织了欢迎仪式,更恭请杨军才讲话,可谓是脸面十足。

    坐在高台之上,杨军才可谓是春风得意,虽然在对付那个人的行动之中再次失败,但是对于他确实没有太大的损失,更何况那个人此时远在山垣市,对于他在芦北县的大业没有丝毫的影响,而他对于芦北县的掌控,也变得越加有力。

    全委会,嘿嘿,这一次全委会过后,我看你肖子东还怎么在芦北县呆下去。杨军才翻动着手中的讲话稿,心中暗自得意不已的想到。轻轻咳嗽了一声之后,杨军才就准备开始他的发言。而就在他抬头的那一刻,一个绿色的身影,映入了他的眼帘。

    冬天的军装看上去很是臃肿,但是穿在这个人的身上,却是给人一种犹如画中的感觉。虽然离得很远看不太清这个人的脸,但是光凭着第一眼的感觉,杨军才就已经确定了这个人是谁。

    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莫不是他知道我来这里慰问,专门来看我的么?想到这个理由,杨军才的心就不觉跳快了几分。对,就是这样,要不然凭着她的身份和性格,又有谁能够让她站在这里呢?

    心中越加肯定了自己判断的杨军才,刹那间心中就好似升起了无尽的热血一般,他做的更加的端正,声音也更加的高亢有力:“部队指挥员,同志们,在一年一度的春节来临之际,我仅代表县委县政府,向你们致以节日的问候和良好的祝愿……”

    杨军才虽然眼睛多数都盯着讲话稿,不过他却总也忍不住看一看那一个矗立在人群之后的身影,心中更是思想着这个身影的主人为什么会在这一刻出现在这里。

    听说她就要和那个姓王的结婚了,莫不是她对于这件婚事又不同意了,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岂不是说自己的机会又来了,凭着自己在家族之中的位置,如果能够和她结合在一起的话,那可是更上一层楼简直就是一件板上钉钉的事情,相信老爷子和爹都是喜闻乐见的吧。

    就像是一个开屏的雄孔雀,杨军才的讲话稿诵读的越加慷慨激昂,不过在他翻过了一页之后,手中的演讲稿就只剩下了短短的几行字。

    他娘的,这是谁写的稿子,在这关键的时候竟然给老子掉链子,正念得慷慨激昂的杨军才陡然发现稿子就要结束,顿时就是一阵的不满,浑然忘了昨天嫌弃稿子太长的就是他。

    虽然心中埋怨,但是杨军才还是用尽自己的心思将这演讲稿朗诵好,争取不丢自己的颜面。可是就在他准备读最后一段的时候,一辆黑色的桑塔纳轻轻地停在了不远处,而那本来站在人群之中的身影,就好似投怀的乳燕一般,朝着黑色的轿车飞了过去。而轿车之中,更是走出来一个让他难受不已的身影。

    怎么是他,他怎么会来了?心中咯噔一下的杨军才,浑然忘了自己的演讲,心中充满了对这个人的惊疑。不过这惊疑,瞬间就变成了苦涩,原来人家根本就不是来看自己演讲的,只不过是凑巧在这里等人罢了。

    用自己最大的自制力制止了自己的愤怒,杨军才还是坚持将稿子念完了,不过和刚才的慷慨激昂,相比,现在的话语却是浑然无力。而那祝愿的合家幸福,万事如意的话语听着怎么都让人觉得有点别扭。

    就在杨军才悲催的结束他的讲话之时,载着莫小北的王子君的桑塔纳正朝着芦北县的方向行驶而去。王子君开着车,莫小北静静的坐在副驾驶之上。

    “这一段过的怎么样?”看着不怎么言语的莫小北,王子君轻轻一笑,开口道。

    “还不错。”莫小北点了点头,回了王子君几个字。如果换成其他女孩子,一般就能够凑着这个话语顺势问王子君过的怎么样,然后将话题展开,两个人也就不会显得尴尬,可是此时的莫小北,却是直接一句话,将这话题给堵死了。

    王子君早就明白莫小北的个性,也不觉得意外,他轻笑道:“外面这么冷,我不是说等我来了再给你打电话?”

    “想早点看到你啊。”莫小北轻轻地抬起头,一本正经的说道。莫小北的声音清脆而不娇柔,但是此时这几句话语的冰冷之中,却是让王子君感到了如火一般的热情。

    “杨军才没有你讲得好。”就在王子君被温情所包围的时候,清脆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

    “你准备什么时候回京城?”王子君很想说一些柔情似水的话,可是看着静静的莫小北,在其他几个女子面前的柔情蜜意,此时却变得有点说不出来,最终也只是磕巴着说出了这么几个字来。

    “最迟也是后天,爷爷亲自打了电话。”莫小北说到莫家老爷子的时候,轻轻地吐了吐舌头也就是在这一刻,本来绷着的小脸露出了一丝慧黠。 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

    看着这一刻的莫小北,王子君的心头充满了轻松,他不觉将来时在心头充斥的事情放在了一边,轻声的说道:“你婆婆给我寄了些钱来,说是让咱们两个趁着这个时候先买点东西。”王子君一边说,心中就有了逗一逗莫小北的想法,话锋一转道:“不过给的钱不是太多,咱们悠着点花还成。”

    “没关系,我有钱,你的那个秦……每个月都在给我分成。”莫小北正色的看着王子君道。

    “咳咳咳”,一阵咳嗽声从王子君的口中传出,什么叫做我的那个秦,很是有点后悔提到钱的王子君,赶忙用咳嗽将这个情节给省略过去了。

    二十多分钟之后,两人就来到了芦北县城的边上,王子君一边说话一边开车,才进入县城,就听得车子咯噔一下子,整个车子被弹了一下,坐在车里的他和莫小北,更是给狠狠的晃了一下。

    赶忙将车停下来的王子君,抬头朝着不远处仔细一看,就见本来平整的公路,此时被铲的坑坑洼洼,一些大小不一的坑遍布在公路上。

    修路,心中念头瞬间升起在心头的王子君,看着这狼藉一片的街道,心中瞬间升起了这个年头,不过想到这街道乃是去年才整修过的,脸色顿时就有些阴沉。

    王子君没有说话,将车倒出来之后,就换了一个方向朝着县城的另外一个商业区开了过去,这一次倒是没有再被迫掉头,但是在行走之间看到几条已经挖出来却没有修的路,王子君的心里就有些不舒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